礼拜五秘书网

第一百九十六章 借力打力

上一章: 下一章:

这是菜鸟副主任王桥第一次接触到人大建议、批评、意见和政协提案。

人大建议、批评、意见和政协提案涉及环卫方面内容的一共四十六份,主要分为四大类,一是街道环境卫生,二是化粪池,三是公厕,四是洗车场。当前环卫工作最棘手的事是阳和垃圾场,由于垃圾场位于城外的巴岳山上,代表和委员们平时很难接触到垃圾场,最值得关注的事情反而没有代表和委员提起。

按照昌东县人大的规定,凡是代表或委员明确表示不满意的,各部门主要负责人须当面向人大主任作说明。

为了应付代表和委员们的提问,王桥拿出参加高考的劲头,对照着法律法规和文件,逐条研究以前的回复,并作了笔记。

晚上三点,王桥熟悉了材料,基本心中有数,这才上床睡觉。

早上七点半,闹钟准时响起,王桥换上白色短袖衬衫,把皮鞋擦得锃亮,衣冠楚楚地来到城管委大院。

环卫所安排了一辆洒水车和四名工人,将办公楼前面的坝子冲得一尘不染,坝子里的车辆被清理一空,放着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停车位的牌子,两位从军队转业的监察队员笔直站在大门口,指挥车辆,迎接客人。

在四楼会议室上,王桥检查会场准备工作,在一块座牌前停了下来。这块座牌写着“牛清德”三个字,这三个字散发着洋洋得意的味道,令人憎恶。王桥骂了一句:“这个烂人怎么混到政协去了?老天爷有眼无珠。”

以他对牛清德的了解。牛清德是个没有耐心的人,有这种政策规定的千载难逢的良机。绝对会找自己的麻烦。王桥站在座牌前面,脑子里浮现出牛清德脸上自得、阴险、夸张的表情。

现在大家都是台面上的人。解决问题自然不能再靠拳头和体力,而得动脑筋。通过研究人大建议、批评、意见和政协提案涉及环卫方面内容,王桥判断了牛清德大体的攻击点,作出了以诚应对的方案。

县人大代表和县政协委员陆续来到会场,牛清德一直没有出现。会议即将开始的时候,黑汉子牛清德出现在会场。在这种特殊的场合下,王桥不愿意和牛清德打招呼,特意关照由刘友树将牛清德迎接到座位上。

当年刘友树想调到旧乡镇政府,是由牛清德牵线搭桥。两人关系现到都还挺不错。牛清德毫不掩饰对王桥的仇恨,道:“这个屁眼虫到城管委来当领导,组织部门真是瞎了眼。你小子别听他指挥,更别跟在他屁股后面,这人恶毒,小心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刘友树知道王桥和牛清德恩怨,没有附和这话,道:“牛总,你的位置在这边。很久没有在一起喝酒了,改天聚聚。”

走到座位上,牛清德用藐视的眼光打量着王桥,与几位关系良好的代表、委员交换眼神。他原来的提案与公共停车场有关。探知王桥分管环卫工作以后,就派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到县城里专门拍摄县城里的“脏、乱、差”,准备让王桥出个大洋相。

汇报会上有两个主要议程。一是由乐彬主任汇报人大建议、批评、意见以及政协提案的办理情况,乐彬发言有书面材料。参会代表和委员人手一份;二是由代表和委员们提意见,城管委领导和相关业务科室负责解答。

王桥见到牛清德似笑非笑的邪恶神情。在这个场合上,就假装无视,没有作任何反击。

第一个环节是例行公事,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

第二个环节刚刚开始,牛清德迫不及待就跳将出来,他满脸严肃、义正辞职地道:“城管委成立以来,各项工作进步明显,我们这些代表和委员都看到眼里,表扬的话在今天这个场合就不多说,现在我来说说不足之处。”

牛清德当了企业的头头,经常在大会小会上讲话。再加上早年的经历,以及大哥和二哥的影响,体制内语言模式不知不觉地印在脑里,在正式的会议上,官话几乎是脱口而出。

牛清德道:“我觉得县城破一点旧一点都没有关系,搞建设需要钱,县城不可能几年就建得和大城市一样漂亮,但是,把环境卫生搞好是完全做得到的。这几天,我陪着客人考察昌东县城,原本想把县城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客人,谁知这一考察丢了我的老脸,满城垃圾,脏得他妈的看不得。我的客人看到县城环境这么糟糕,转身就走,根本不和我谈事。现在我的一张老脸都火辣辣的,在朋友面前抬不起头。”

王桥尽管有心理准备,而对牛清德毫不留情的揭短和批评还是脸上火辣辣的。

牛清德是政协委员,参政议政是其职责,城管委所有人只能客客气气听着。而且其言也有几分真实,特别是在垃圾堵场之时,县城环境确实糟糕得无法言表。

乐彬皱着眉毛看着牛清德,道:“清德,县城的卫生没有这么糟糕吧。”

牛清德道:“乐主任,你是旧乡的老领导,我怎么会胡说八道。我陪客人时恰好带着相机,这是我在现场照的相片,就是前几天拍的,上面有时间。大家看一看就知道我所言非虚。”

县城十几平方公里,十几万人口,卫生死角散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如果把所有卫生死角全部拍摄下来,集中在一起,再加上特意找来的垃圾堵场时的相片,看起来相当触目惊心。

代表和委员们传看着照片,不少人发出“啧、啧”之声。

牛清行见相片引起了效果,道:“今天是一家人关起门来说话,我就说得直白一点,城管委分管环卫的领导应该摸着良心问一问自己是不是尽了力。今天我们代表和委员不想听解释,请分管领导站出来说清楚,为什么环境卫生工作搞不好?王桥,你有没有能耐,没有能耐就换人,别他马的占着茅坑不拉屎。”

最初发言之时,牛清德遵守着官场套语,到了最后,积攒在胸口多年的怒气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喷发渠道,锋芒直接对准王桥。

“那个是王桥,必须向代表和委员作出解释,否则就提质询案。”

“到底是怎么回事,分管领导别当缩头乌龟。”

与牛清德有关系的几个代表、委员跟着附和,一时之间,会议室里刀光斧影,城管委分管环卫的领导王桥成为千夫所指。

类似见面会几乎年年都要开,绝大部分会场上都是一团和气,就算有性格激烈一点的代表、委员发出批评之语,也是对事不对人,象今天这样把矛头对准个人的情况,着实罕见。

有些比较正直的代表和委员觉察到了不对劲。

王桥用手摸了摸挂在胸前的铁丝项链,深深吸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等到几个代表、委员把话说得差不多时,他把话筒拿过来,沉声道:“感谢参会的代表和委员对环卫工作的关心,你们的批评是我们做好工作的动力。你代表全体环卫工人向大家保证,一定会在短期内改变我们城市的面貌。”

说到这里,他稍有停顿,道:“估计绝大多数代表和委员都不认识我,我先作一个自我介绍,我是城管委分管环卫工作的副主任王桥,今年七月份从山南大学毕业,七月中旬来到城管委工作。目前正在努力进入角色,希望代表和委员们多支持。”

多数代表和委员得知王桥到城管委工作满打满算不超过半个月,对牛清德异于寻常的发言表示了疑惑。

王桥继续道:“环卫所负责县城一百多万平米的清扫保洁作业面,有环卫工人三百多人。在工作中肯定有许多不足之处,我虽然才来,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今后工作中我一定会和环卫所所有工作人员一道,努力改进环卫工作,再次希望各位代表和委员支持环卫工作。牛总以前在旧乡时,我也在旧乡,曾经因为锁事有过争执,这么多年过去了,很高兴看到牛总的企业蒸蒸日上。刘总作为政协委员负有参政议政的职能,希望刘总公正地为环卫工人呼吁。”

这时,早有准备的乔勇带着十位身穿环卫工人服装的环卫工人来到会场,乔勇道:“我是环卫所长,工作没有做好,我和员工们向代表和委员们致歉。”

十位年老的、瘦弱的环卫工人在乔勇的带领下向参会人员鞠躬。

在会前,乔勇并不相信王桥说的有人要向环卫所发难,在王桥坚持下,这才带着十个环卫工人等到楼下办公室。当牛清德发难时,乔勇气愤之余,又庆幸提前做了准备。

参会的代表和委员们从王桥的语言知道牛清德和王桥有旧怨。与牛清德的咄咄逼人相比,眼前这个小伙子面对责难不卑不亢,多数代表和委员的心理天平不由得发生倾斜。

当环卫工人上场后,根本不需要扮演的弱势群体形象立刻就彻底转变了大家的态度。

王桥继续道:“昌东财政弱,环卫工人待遇很一般,我们准备成立一个环卫基金,专门帮助特别困难的环卫工人,比如得了病,子女入了学等情况都需要用钱,环卫基金就可以发挥作用。牛总一直以来非常关心环卫工人,我个人倡议,环卫基金第一笔款项的崇高荣誉就交给牛总,如果同意,请大家欢迎。”

环卫工人、城管委干部和多数代表委员都热情鼓掌。

牛清德被将了军,鼻子差点气歪了。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嘿嘿说道:

    我认为王桥在会上表现还可以
    但是
    我说的是但是
    像老牛这种货色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王桥还应该像在旧乡时那样
    追着屁股猛追猛打
    一直打到老牛家门口
    记住要蒙面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