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百三十六章 变化

上一章: 下一章:

乐彬立刻给宫方平打去电话。

宫方平安抚道:“这是一件坏事,但是坏事可以变成好事,可以成为解决垃圾场的契机。县刑警队己经连夜上山,立刻开始案件侦办工作,明天还要抽调人员成立专案组,就算案子破不了,也要让垃圾场周边村民感受到公安机关的压力。”

乐彬道:“明天我们继续进场,我带头去,看那个村民敢明火执仗杀人放火。”

宫方平道:“城管委有不少转业军官,你带两个身手好的在身边,免得发生意外。”

难熬的一天终于过去。

王桥回家,匆匆洗了个澡,头靠在枕头就睡着了。

睡来,天微亮,七点钟不到,王桥再也睡不着觉,起床在屋里打青年长拳,脑子里装着垃圾场的事情,挥之不去。

七点半,乐彬、王桥、乔勇、姜大战来到阳和垃圾场。垃圾场的入场道路暂时畅通无阻。

垃圾场管理房外面停了三辆警车,这是刑警队查案用车。

八点,以杨家大院为主的村民来到入场道路,又开始堵路。堵路的总人数比昨天明显减少,只有七八个老头老太婆站在公路上。防暴大队警察在九点到达垃圾场,将堵路村民全部拉开。

等在一旁的垃圾车顺势进入垃圾场。

十点,杨宗奎带着十六个村民来到垃圾场,准备到垃圾场工作。

王桥准备实施消气第一板斧,解除与曹致民劳动合同,由姜大战和新招工人接手垃圾场。

曹致民完全没有料到王桥会在这种时候毫无征兆地解除自己的劳动合同。青筋暴起,不停地拍着桌子。吼道:“凭什么解除劳动合同?你们这是乱来。”

王桥慢条斯理拿出以前的合同书,念道:“第七条。因管理不善引起了群众上访,甲方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曹致民辩道:“群众上访不是我引起的,是焚烧炉停用后引起的。姓侯的,你这是借机整人。”

王桥抬手看着手表,冷冷地道:“给你三十分钟清理私人物品,如果公物有损坏,就在这个月的承包费里面扣除。”

曹致民横眉怒眼,喘着气,如斗牛场上的公牛。道:“合同还有十几天到期,我要求合同到期后,财务科把帐算清楚再走。”

王桥面色平静,一动不动看着手表,道:“还剩下二十八分钟,时间一到,我就把你的东西扔进垃圾场,我姓王的说到做到。”

曹致民跳起脚,大骂道:“王桥屁眼虫。你等到起,老子和你没有完。”

王桥神情充满对曹致民的藐视,道:“随时奉陪。”

红道,王桥是城管委副主任。黑道,社会大哥洪平是王桥的兄弟,曹致民在这一刻猛然想通了自己的真实处境。脸色青一阵黑一阵,突然间软了下来。可怜巴巴地道:“王主任,我在垃圾场干了这么久。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你大人不识小人过,我以后一定好好干,王主任指向哪里我打向哪里。”

王桥冷冷地道:“我给你无数机会,现在说这些话晚了。”

曹致民眼见局面无法挽回,尖叫道:“我要带着工人去上访。”他冲出办公室,见姜大战正在给自己手下的工人发钱,斑竹村杨宗奎书记带着十六位村民等在一边。

见大势已去,曹致民收拾东西,搭乘垃圾车,灰溜溜地离开了垃圾处理场。

在姜大战的建议下,垃圾场留用了四名工作扎实、经验丰富的老工人。尽管垃圾场使用二十个工人有点偏多,出于统一战线考虑,王桥还是说服了乐彬,让杨宗奎推荐的十六位工人全部留在垃圾场试用。

“消气三板斧”顺利砍下第一斧,效果不错,至少有十六家人的对抗情绪明显减弱了。垃圾场工作条件不好,但是每个月都能找现钱,对于农村人家来说,现钱总是缺的,所以新工作很重要。十六家人有了新工作,有效地减轻了周边村民对抗情绪。

王桥下山之时接近十二点,他急急忙忙回到电力家属院。

李宁咏从沙发上站起,飞奔到王桥怀里。王桥抱着女友道:“今天上午事情多得很,你几次催我回家,到底是什么事?”

李宁咏道:“你猜。”

王桥道:“昨天买了福彩,中大奖了。”

“不是,再猜。”

“你的作品在省里获奖了。”

“省里还在搜集作品,没有到评奖的时候,再猜?”

“你怀孕了。”

“没有。你别乱猜了。”李宁咏满是幸福地道:“今天上午开了书记办公会,研究了人事工作,你要调到县政府办公室,担任府办副主任。”

王桥微笑的表情一点一点消失了,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事前一点都不知道。”

李宁咏知道王桥有着顽固的自尊心,怕他又犯起春节前的执拗病,解释道:“上次在枫林山庄,你写的对联获得彭县长的赏识。县府办正好差一位副主任,他就点了你的将。”

王桥道:“事情就这么简单?”

李宁咏道:“你如果不相信,自己去问彭县长。”盗墓笔记小说

王桥道:“邱叔没有起作用?”

“我爸是起了点作用,如果不在枫林山庄吃饭,彭县长对你没有深刻印象,自然就不会想着要调你到府办。你这人有时一根筋,我爸帮你是好意,你不能好心当成驴狗肺。如果你真的很介意此事,说明你爱我不彻底。”说到后来,李宁咏委屈起来。

“垃圾场正处于关键时刻,我就这样调走,有当逃兵的嫌疑。”王桥说的是真心话,三板斧砍出去一斧,效果不错,他还颇有信心继续砍下去。

“这是组织调动,怎么算是逃兵。”

“我不是迂腐之人,并不介意家人、朋友伸出援手。只是我有我的底线,不想作牵线木偶,希望你能够理解。”王桥加重语气道:“你肯定希望你的男人不是一个靠别人扶持的阿斗,这种男人不可能带给女人幸福。”

李宁咏喜欢王桥身上这股敢于对自己发脾气、拉冷脸的男人味,笑道:“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好事。我们是不是先刷个牙,庆祝一番。”

“刷个牙”是两人习惯用语,也就是运动的前奏。

王桥僵硬的表情缓和了下来,伸出双手揉了揉李宁咏的脸蛋,道:“我才从垃圾场下来,先洗个澡,你等着我。”

卫生间里,无数温润的水丝从莲蓬上落下来,将心绪不宁的王桥紧紧包围。他眯着眼陷入水丝里,思绪飞越昌东小县城,朝着远处的山南飘去。

乐彬听到了这个信息,第一时间找到了宫县长,报告道:“宫县长,目前垃圾场闹得正凶,县里怎么在这个时候把王桥调走。”

宫县长道:“才开书记办公会,你就知道消息,蛮灵通嘛。王桥是才参加工作不久的大学生,担任城管委副主任是否适合,我一直心有怀疑。”

乐彬道:“王桥在城管委工作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受到上上下下同志的支持,他工作能力很强,还敢于承担责任,敬业精神更不用说,很适合在城管委工作。”

宫县长道:“你对他评价这么高。”

乐彬道:“我只是讲了客观事实。城管委的工作刚刚搞顺,就把大将调走,对工作真的不利。”

宫县长道:“书记办公会都开了,我没有办法推翻书记办公会的决定。地球离了谁都一样转,吉书记最近要出差,到国外去考察,县委常委会召开还有一段时间,趁这段时间,你在全县找一找合适的副主任人选,我去给牛部沟通。”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