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百九十九章 新的生活(五)

上一章: 下一章:

李澄首先打招呼:“王桥,你来了,你先上楼,我一会就上来。”

王桥和李澄不仅普通朋友关系,还有在看守所管教和犯罪嫌疑人的奇特关系。每次王桥与李澄见面,总会想到在广南第三看守所渡过的日日夜夜。但是在今天,他只是朝李澄点了点头,目光就迅速地望向了吕忠勇。

吕忠勇和王桥对视片刻,都对在交通宾馆门口突然遭遇感到十分意外。

很久以来,他们都似乎将对方遗忘在脑后。今天相遇,两人明白实际上都没有忘记对方,而是深藏于心底。自从王桥走出看守所以后,吕忠勇就没有听到过王桥的消息,今天猛然间在交通宾馆门口相遇,而且王桥应该是和李澄在一起吃饭,这让他十分惊讶。

王桥知道吕忠勇在东城公安分局当副局长,是李澄的直接领导,他们在一起谈话很正常,惊讶程度反而低一些。

两人都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人,在瞬间都控制住心情,没有让心底震荡在脸上显现。

王桥首先说话道:“吕局,你好。”

李澄道:“王桥认识吕局长吗?”

王桥淡然地道:“吕局是静州人。”

吕忠勇看着眼前这一条沉稳的光头汉子,道:“我们在静州就认识。”

李澄敏感地发现吕忠勇和王桥关系很特别,两人都口称在静州就认识,但是显然互相戒心重重。

王桥非常平静地道:“吕局,吕琪现在在做什么?我很久都没有见到她了。”

吕忠勇眼中锋锐闪了闪。道:“她在国外留学,有几年了。”

王桥道:“原来吕琪出国了。难怪从来没有遇到过她。她好吗,成家了吗?”

吕忠勇望着眼前的光头大汉。道:“虽然学业很忙,她还是在积极准备婚事。”他原本是想用“考虑婚事”来表达女儿现状,话在嘴边变成了“准备婚事”。女儿个人生活不幸福,便与眼前之人有关,在这一点上,他对王桥颇有怨念。

王桥胸腹里有一股地火呼呼地燃烧,道:“祝福她,希望她幸福。”

李澄算是听明白了,王桥应该与吕忠勇的女儿是熟人。甚至可能是恋人关系,否则王桥和吕忠勇不会是这种态度。他为了化解现场尴尬的气氛,对王桥道:“你当年因为误入杀人现场,有重大杀人嫌疑,被关进了广南第三看守所。当时吕局长刚调到东城分局,由他来抓光头老三的杀人案。”(还是恢复到海洋里的情节了,否则衔接始终有些生硬。)

吕忠勇的目光又转移到王桥的光头上,猜测着他现在的身份。

李澄继续道:“刑警队很多人都认为你有重大嫌疑,唯独吕局长坚持此案疑点太多。能侦破此案,吕局长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我来到东城分局以后,多次听到队友们谈起此事。”

此案侦破有一定偶然因素,是另一件绑架案牵出杀人真凶。但是李澄的说法也是事实。吕忠勇由静州调到东城分局任副局长时。面临着东城分局刑警队的信任危机。在案情分析会上,他坚持认为王桥不是凶手,成立专案组集中力量侦办此案。虽然最终破案是另案牵出。但是结果证明了吕忠勇判断完全准确,此案确立了吕忠勇在东城分局刑事侦察方面的地位。

王桥走出看守所以后与李澄有过多次接触。但是都没有涉起到侦破工作细节。若不是李澄发现了吕忠勇和王桥特殊关系,也就不会想起讲述那一段历史。

看守怕一百天对于王桥有着重要意义。他发自内心地对吕忠勇道:“谢谢吕局。”

吕忠勇神情慢慢轻松下来,道:“不用谢,这是我的本职工作。”

“一码归一码,我是顶着杀人嫌疑犯的帽子进的看守所,能走出来,要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王桥又道:“再次祝福吕琪,请吕局替我问个好。”

吕忠勇道:“可以。”

王桥便告辞,和黑唐上楼。

吕忠勇望着王桥挺直背影和锃亮光头,道:“他在做什么?”

李澄道:“王桥从看守所出来以后,到静州一中复读班复读。这小子极聪明,复读一年居然考上了山南大学。他在山南大学入了党,是省优秀学生干部,毕业后被省委组织部选调到昌东城,先当了城管委副主任,后来主持昌东县政府的工作。与光头老三案子一样,他被稀里糊涂牵连了,如今被弄到县档案局工作。他们还在想办法,准备换一个地方。”

“看到他留着一个光头,还以为他在做生意。”吕忠勇没有想到光头汉子居然还是国家干部,而且担任过领导,这事比今天相遇还要意外。

李澄有意帮着王桥说话,道:“王桥很优秀,这些年我见到他一步一步从最低层走出来,性格坚毅,人品不错。我和他们一家人关系都挺好,今天就是在一起吃饭。吕局,等会我来敬你酒。”

吕忠勇道:“隔席不管,跑来跑去敬酒麻烦。今天是政治处宴请媒体朋友,非得把我拉上。”

李澄道:“现在媒体厉害,是无冕之王,我们公安做一百件好事他们不报道,做了一件坏事偏偏就盯着不放。”

“好了,改天我们再聊,我先上去了。”他们两人原本是在门口偶遇,便站在一起谈了谈东城区的案子。没有想到王桥不期而遇,让吕忠勇没有谈话的兴致,直接上了楼。

李澄随即来到包房,只见到黑唐一人,道:“王桥不在?”

黑唐对李澄恭敬得很,道:“李支,王桥有事出去十分钟,很快就回来。”他拿了烟,递给李澄,顺便坐在李澄身边。

此时王桥快步行走在大街上,如同一株燃烧的人形树。经过了这些年,他原本以为将吕琪淡忘了,晏琳或李宁咏在某个时间段甚至代替了吕琪。当他从吕忠勇口中听到了吕琪的消息以后,才知道吕琪仍然深埋在心中,如森林将能量以古朴的煤炭形式存于内心深处,遇到合适的时机就爆发。

与吕忠勇交谈之后,王桥感觉无法压抑自己的情感,找了个借口离开了省交通宾馆。

他回到山南大学,沿着雀湖一路狂奔。雀湖里有不少散步的青年男女,见到一个光头汉子围着湖跑步,都让出一条路。山南大学是综合性大学,能人不少,怪人也很多,同学们身处其中,都有很强的包容性,尽管眼前的光头汉子穿皮鞋跑步的要子看起来很怪异,仍然没有人阻止或者报警。

跑了三圈以后,王桥站在赵波曾经醉倒的隐蔽处大口大口地喘气。他仍然觉得心中有地火冒起来,吕琪准备结婚就是烧起地火的高温。

一株粗壮的香樟树原本在雀湖边上自由自在地生长,没有惹谁也没有碍谁,结果却被一个野蛮的汉子一阵猛抽,猛烈摇晃起来。

王桥使出了猛烈的鞭腿,抽在香樟树上,发出砰砰的声音。

双腿轮流抽了十几下,小腿火辣辣地疼痛起来,王桥拉开裤腿,见到小腿有血流出,这才作罢

经过这一轮折腾,王桥终于平静了下来,坐在地上,拿出手机开始拨打吕琪的传呼。至从手机出现以后,传呼就退出了历史舞台,当时传呼台的温柔女声全部烟消云散。

王桥依然清楚地记得吕琪的传呼号码,拨打以后,不停响“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的提示音。

他终于冷静了下来,抽着烟苦笑。

他想起了“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的诗句,又想起了“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的词名,还想起了“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的古体诗。

这三首诗都是王桥喜欢的,在不同时期各有侧重点,最初吕琪离去时,他经常写第一首,后来读大学以后,他开始写第二首,在昌东县工作以后,他时常写第三首。

今天这是一场注定会来到的偶遇,让王桥感受到了久违激情。在与黄永贵老师交流时,黄永贵直指其有暮气,当时王桥还是略有不服的。今天他受到了更加强烈的刺激,更是准备将所谓的“暮气”扔进太平洋。

交通宾馆房间里,王晓正和黑唐、李澄聊得非常融洽。黑唐与李澄单独在一起时,气氛还是很淡,犹如一碗没有放盐的面条。当王晓来到房间时,气氛顿时就活跃起来。当王桥回到房间时,三人目光都如探照灯一样照向他。

王桥道:“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我就是出去散个步。”

王晓道:“大家都在等你吃饭,你发什么疯,突然出去散步。”

王桥道:“刚才遇到了吕忠勇,谈起了当年光头老三的案子,觉得心里不舒服,就去散了心。”

李澄解释道:“吕忠勇是分局副局长,曾经负责光头老三的案子,他力主王桥不是凶手。”

黑唐听得云里雾里,不过从谈话内容就知道事情不简单,望着王桥的目光就有些高山仰止。

王晓最熟悉王桥的感情生活,听到“吕忠勇”便知道了王桥散步的真正原因,她用怜悯的眼光看了一眼极为优秀的却又屡受挫折的弟弟,对自己姐弟的命运暗自感慨数声。

她望向了李澄,道:“你见过吕局女儿吗?”

(第二百九十七)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还是恢复到海洋里的情节了,否则衔接始终有些生硬。)说道:

    你吗笔终于知道恢复到过去了,小桥你个S13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