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三百零四章 突破点(一)

上一章: 下一章:

李宁咏正在办公室对着电脑看材料。

她调到静州电视台办公室以后,比起在昌东电视台的生活来说其实无趣得多。

在昌东电视台,台长看到邱老虎的面子,将一个可有可无的新栏目交给李宁咏。李宁咏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将《昌东往事》栏目办得挺红火,这个节目被静州电视台看中并借鉴。县级电视台的自办节目被市级电视台学习,这是县级电视台的荣誉。李宁咏本是邱大海的女儿,有市电视台原就有关系,借着《静州往事》新栏目开办之机,调到了静州电视台。

如果在静州电视台仍然留在业务部门,日子没有现在这么难过。主动调到办公室以后,李宁咏才发现写稿子真不是人干的活。她咬着牙开始学着写稿子,入手倒也算快。

桌上电话响起,一串熟悉数字在跳动。她已经将王桥的名字删除了,但是不管如何删除,这组数字是短时间忘不掉的。

这串数字如一根又一根飞针,刺得心中一阵阵疼痛。

“小李,电话。”办公室另一位大姐提醒道。

李宁咏抬头道:“一个不相干的人,不接。”

电话响了一回,停了。隔了几分钟,又响了起来。

办公室大姐开玩笑道:“如此执着,肯定是追求者,小李长得这么漂亮,追求者肯定不少。现在的男人个个都是花心肠子,小李得睁大双眼,免得让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李宁咏干脆将手机开成静音。埋头继续弄文件。埋了一会文件,她将这一串数字设定成黑名单。

设定以后。她又解除设置。

解除设置以后,她又重新设置了黑名单。

弄了一会稿子。杨成功的电话打了进来。李宁咏看了看手机上的号码,接过手机,道:“成功,昨天怎么不来?”杨成功道:“在京城喝了酒,醉惨了,我今天来静州。”李宁咏道:“嗯,来吧。”杨成功道:“听你语气,不欢迎。”李宁咏道:“要来就来,不来随便。”杨成功笑道:“你还是小时候的脾气。好,我投降,以后说话算话。”

杨成功小时候是一个鼻涕虫,十几年未见,变成了一个还算英俊的小伙子,不令人反感。虽然从相貌到气质都不如王桥,可是其背景是王桥所不能比的。

“就算能力再强,再优秀,没有后台。说完蛋就完蛋。”李宁咏给自己鼓了鼓劲,继续面对着电脑操作。

她打了一会电脑,又给二哥打电话:“二哥,杨成功要来。你过来陪他喝酒。”

王桥给李宁咏打了两个电话以后,就不再拨打手机。他将手机拿在手上,坐上了长途客车站前往静州。客车在高速路飞奔。将沿途风景远远地丢在了身后,也将自己的希望丢在风中。

王桥一直在等待着手机响起来。结果很遗憾,手机一直未响。

客车到了静州以后。王桥没有走出车站,直接买了到到昌东的客车票。

从经济繁华的广南回到昌东,时间仿佛在开倒车一般。依着王桥的直观感受,昌东与广南在经济和意识上至少相差有三十年。当然,相差多少年是一种完全不准确的伪概念,是一种心理感受,在现代信息技术覆盖下,此地与彼地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以彻底割裂开来。

提着小包走到了电办局家属院,电力局的队伍正在打球。前一阵子王桥热心为球队拉外援,目的是通过打篮球赢得张大山的注意。此时已经直接与张大山到得了联系,打篮球便纯粹变成兴趣爱好。

王桥没有回寝室,提着小包直接走到了篮球场。

“王桥,你回来了?”小李局长满头大汗,衣服更是被湿透。从小李局长的个子和球技来说,肯定上不了场,但是作为电力局副局长,他亲自在场上,肯定会极大地鼓励全体球员。

王桥道:“吴教练和队员都到了吗?”

小李局长竖起大拇指,笑道:“这两人昨天来了,水平真高,看来我们有望打出静州,称雄山南。”

就算没有接近张大山的目的,参加这一场篮球比赛也是王桥之所愿。他上楼去换了球衣,直接加入了热火朝天的训练之中。

打完球,王桥与电力局一帮小伙子们到大排档吃了饭,回到寝室又洗澡,等把这一套都搞完,接近晚上九点了。

运动让人愉悦,特别是这种集体项目,往往会带人进入一种忘记烦恼的氛围。心情平和的王桥从包里拿出手机,查了来电记录,没有李宁咏的电话。

尽管当初王桥接受了摊牌的结果,但是他并没有完全理解为什么邱家要摊牌,此时李宁咏的态度让他深切地感受到了广南王家与昌东邱家在眼光、格局和能力上的差距。

这是摊牌之后王桥第一次主动联络李宁咏,如此结果让王桥打消了任何行动的企图。

早上起床后,王桥到昌东师范后街叫了二两碗杂面。碗杂面是碗豆和杂酱的混合升级版,王桥曾经和吕琪在这里多次吃过简陋门店的美食,很久以来他都不愿意到这里来吃碗杂面,害怕想起不知所踪的吕琪。如今吕琪行踪已经知道,远隔重洋,再也无法交集,也就去了心障,再次来到这个很久没有来过的小店。

碗杂面味道依旧,人却变化了很多。

细细地品味着碗杂面的香味,王桥又思考起如何在基层重新崛起。广南王国栋掌握了充足的资源,能够改变年轻人的命运,在王国栋的眼里,在基层工作就是一种修炼。可是对于王桥来说,要有所成就地渡过这三年,还真没有很好的路径。

档案局门前的破损马路已经修好。解决了夏天扬灰、雨天溅泥的困境。只是新铺的水泥地面与老水泥地面颜色不一样,留了些明显“衣服疤痕”。看到伤疤。王桥觉得姐姐的白改黑项目是摸准的时代需求。

在左思右想中王桥走到档案局二楼角落房屋,推开房门时。房门发出嘎地一声响。久无人住,桌上已经积有了灰尘,空气中飘荡着一股衰败的霉味。

王桥在卫生间前的水笼头接水时遇到了局长刘涛。刘涛道:“王主任来了。”王桥道:“在外面走了一段时间,回来看看。”

刘涛打定主意不安排王桥做具体事情,所以安置了一个可以到办公室来也可以不到办公室来的督导员职位,今天见到王桥到办公室来,便站在卫生间外闲聊了几句,转身回办公室,暗自琢磨着王桥回办公室有什么事情。

由于平时基本上没有来档案局办公。档案局办公室也就没有送来报纸。王桥喝了茶,无所事事地在办公室呆坐了一会,终于还是锁上办公室,到外面闲逛。

一场风波,王桥由每天忙得不可开交的大忙人变成有你不多无你不少的闲人。他背着手在街道上胡乱逛着,想着王国栋提出的在基层奋斗三年的要求,暗道:“难道象我这样在街上乱逛的行为就是奋斗吗?我要做事,突破点在何处?”

突破点在哪里?是在意料之外。

梁强案之后,省委一直在考察市委书记人选。经过多次酝酿。三番考察,最后还是决定由市长杜立高接任市委书记。在杜立高上任前,一直主持梁强案的省纪委副书记彭振纲按照省纪委要求,与新任市委书记杜立高就梁强案交换了一次意见。

彭振纲是一位很有经验的纪委领导。在主持梁强案时分寸掌握得相当好,圆满地完成了本次任务,赢得了上下一致赞扬。新市委书记杜立高自然对彭振纲持正面看法。很看重其意见。

彭振纲道:“案子主要情况就是这样,暂时就到此为止。”

杜立高道:“静州能保持既清除**又稳定的良好效果。彭书记功不可没,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对彭书记表示真诚的感谢。”

彭振纲道:“我还有一件事。其实这事已经与案子无关,只是提出来与杜书记作个参考。”

杜立高道:“请彭书记指示。”

彭振纲道:“静州大案起于昌东,昌东县政府涉及最深,除了两个县领导以久,还涉及一位府办主任、两位科长和三个县政府部门领导。我们在调查时除了发现**分子以外,也发现了一些出淤泥而不染的优秀同志,比如曾经以副主任身份主持县政府办工作的王桥同志,这位同志很年轻,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在他身边都陷入**之时,能够独善其身。有矿老板想拉拢他,由于其为人处事严谨,矿老板找不到合适的手段,最后只能悄悄送了一张温泉城的贵宾卡。”

杜立高对于王桥还有点印象,知道其是邱大海的女婿,桑铁汉也是因为他被调出公安系统,只是没有料到彭振纲会在交流意见时特意提到此人。

彭振纲继续道:“为了不冤枉一个好同志,不放过一个**分子,办案组对涉案的每个人进行了认真调查,王桥经受住了全方位调查,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同志。我也找他谈了话,对调到档案局任副主任科员这个事,他能够坦然接受,素质相当好。希望组织能考虑对他的使用,这也是树立正面典型,教育其他干部。”

按照新任市委书记杜立高的想法,凡是涉及梁强案的领导干部,不管最后如何处理,一律都不得重用。可是省纪委副书记彭振纲单独提到此人,他肯定要有所行动。好在王桥只不过是一个昌东县的次要角色,不管怎样安排,都无伤大局。

送走彭振纲后,杜立高立刻安排秘书去悄悄了解王桥情况。

两天后,信息反馈了过来。第一,王桥是省委组织部选调生,担任过昌东县城管委副主任、县政府办副主任; 第二,王桥曾经与邱大海女儿谈过恋爱,在梁强案后,听到消息说是两人已经分手。

杜立高看着与王桥有关的信息,玩味良久。

(第三百零四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