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三百二十章 祭祖(六)

上一章: 下一章:

宋鸿礼又道:“城关镇和城管委不一样,管着近十万人,有党委、总支和支部,党务工作极为重要,万万不能马虎。组织部是相当重要的党委部门,你要搞好为党务工作,必须要赢得组织部领导的信任。”

王桥道:“我明白,等会我好好地给家振部长敬酒。”

王桥不愿意给牛清扬拜年,一个重要原因是到牛家纯粹是私人与私人的关系。如今宋鸿礼请彭家振吃饭,则半是公事半是私事,他作为分管党群的副书记,不可能拒绝。而这次调到档案局的经历也让王桥不断反思自己,过刚易折,有些时候必须将自尊心收到内心深处。

外园内方,外面园滑,内心方正,这是传统知识分子的处事方法。现在看起来,这种方式确实是现实生活中的有效方法。

宋鸿礼要了解一个人,常常要将此人放在矛盾中检验。比如针对王桥,他就根据王桥的实际情况与现实工作用了两次神不知鬼不觉的考验,第一次就是让王桥提前来城关镇参加会议,来,则有可能与传统规则不符,有可能闹出笑话,不来,则是明显不听话,头上有可能长反骨。他就用这种两难境界来考验王桥的性格;

第二就是到省城去灭火,本来王桥并不分管宣传工作,将他叫到办公室来商量此事,就是看他有没有主动精神和协作精神。如果因为没有分管宣传就不愿意出头,则会被低看一眼。

今天算是第三次。

上一次彭家振轻飘飘的一句话,让人老成精的宋鸿礼意识到彭家振和王桥绝对有旧怨。而且矛盾不浅。宋鸿礼对于王桥和彭家振因何产生矛盾百思不得其解,王桥工作不过一年多时间。不管是在城管委还是在府办,都不应该与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发生冲突。更何况邱大海与牛清扬还有一层老关系在里面。

这次,宋鸿礼专门请彭家振来吃饭,就是看一看王桥的心胸。如果能过了这三关,则王桥是值得使用的朋友和工作伙伴。

当年姚向辉初来之时,宋鸿礼同样不露山不显水地出了三道∑∑,题目,结果姚向辉三道题都没有做出让宋鸿礼满意的答案。宋鸿礼是书记,姚向辉是镇长,两人是平级的,但是宋鸿礼在城关镇是一个土舵爷。所有村居干部都跟在宋的屁股后面,失去了宋的支持,姚向辉开展工作就很艰难,有几次由姚向辉独自提出的工作,由于宋鸿礼不置可否,便根本推不动。

几番明争暗斗以后,姚向辉每次都吃哑巴亏,连告状都不知道怎么告,便泄了气。基本不在城关镇提出自己的主张,只是满足于完成宋鸿礼布置的工作,成为站在宋鸿礼影子后面的镇长。姚向辉这个态度还是让宋鸿礼满意的,大家相安无事。这三年都被县委评为了四好班子。

最初宋鸿礼对王桥这个“孙悟空”还是比较担心的,谁知自己出了两个题目,王桥都解决得很不错。今天算是第三个题目了。

在二楼闲聊了一会,听到了外面汽车响。宋鸿礼站在楼下窗口朝下看了一眼,道:“彭部来了。王书记,麻烦你下去接一接。”

王桥便朝楼下走,走到门口,见到了彭家振和陆军。

王桥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微笑,快步迎了上去,道:“彭部,宋书记在楼上。”

在彭家振心目中,王桥是一个挺刚的人。他是存了解不开这个疙瘩的心态,屡次在宋鸿礼面前说些小话,尽量给王桥制造些麻烦。

彭家振没有料到这个和他老爹一样倔强的人会在门口迎接自己。

“王桥书记,到城关镇感觉怎么样?”彭家振原本想叫一声王桥,话出口,还是加上了职务。

王桥道:“刚刚报到,还没有入门,正在抓紧时间了解情况。”

彭家振习惯性地用手理了理稀疏的头发,道:“王书记在城管委工作过,那也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部门,进入角色应该很快。”

王桥与彭家振说了两句话,这才与陆军打招呼,道:“陆主任,你好。”陆军笑道:“王书记到了城关镇,今天我要敬你一杯酒。”王桥道:“彭部和陆主任是客,今天晚上应该由我们来敬酒。”彭家振笑道:“大家都是昌东人,何必客气来客气去,今天晚上就是喝酒。”

宋鸿礼站在门口,朗声道:“彭部,今天是周五了,你不准半途开溜。”

彭家振笑道:“老宋是一个吞口,我哪里遭得住你喝。今天晚上少喝点,喝完可以打双扣。”

大家坐定,腊排内、土鳝段、肚子鸡汤等大盆菜就端了上来。这些菜都是上不得大酒店的,到了大酒店变得精致就失去了原味,此时用大盆装起来就味道十足。王桥不由得想起了老味道土菜馆,心道:“以后我要再开餐馆,也就弄这种土菜。”他转念又想到腾飞集团已经起来了,又被广南王家认识,再想去开这种小餐馆已经不可能了。

酒刚倒上,黎陵秋拿了一张晚报回来。她进屋以后,先朝王桥竖了大拇指,然后将晚报送到宋书记面前。宋鸿礼听黎陵秋说起过晚报文章的大体内容,尚有三分存疑,觉得花两三千块钱就能发自己想发的文章,未免太过容易。

他接过报纸认真看了看,文章内容确实在不知不觉中转了向,追问起城管体制问题,将拆迁小区种种问题放在了一边。虽然拆迁并不是城关镇的责任,可是县委县政府抡起了属地管理的大旗,部门惹了祸,城关镇必须得擦屁股。能够减少出事的可能性,终究是一件好事。

宋鸿礼又夸道:“王书记这次的事情办得不错。这一期倒是解决了,还有没有第四期?”

王桥道:“晚报面向全省,全省的新闻热点多得很,接连做三期已经足够了。”

宋鸿礼道:“你有把握。”

王桥道:“不敢说绝对把握,七成吧。”

宋鸿礼端起酒杯,道:“彭部,感谢你给城关镇送来一个人才,王书记是环卫专家,虽然暂时还没有发挥这个特长,但是肯定会发挥作用的。王书记还是新闻专家,这就是成果。”他将报纸递给了彭家振。

彭家振从事是组织工作,对地方上的事情不是太熟悉,加上对前期事件不了解,看着报纸就有些模糊。宋鸿礼三言两语将事情说清楚后,彭家振道:“没有料到王书记还有这种关系,下次给杨部长推荐,也可以帮着搞搞外宣。”宋鸿礼立刻道:“彭部,今天请你喝酒,不能挖城关镇的墙角啊。”

酒局慢慢进入高·潮。

王桥主动出击,多次跟彭家振和陆军喝酒。酒局结束时,彭家振颇有些醉意,双扣就打不成了。下楼后,他拉着王桥的手,说起了曾经与王永德在一起工作时的情景,还到小车后备箱拿了一个盒子。

“你爸好啊,水平高,板书写得好,知识面丰富。如果不是他舍不得二道拐,我早就要将他调进城了。”彭家振喷着酒气,动情地道。

王桥是局中人,曾经为彭家振所误,自然知道彭家振说的是满嘴慌话。他挽着彭家振的胳膊,热情地道:“彭部,我爸多次给我说过,当年那一批同事到学校,他唯独最看好你,后来证明他的眼光不错,彭部的成就别人是不能比的。”

宋鸿礼脸有醉意,一双眼睛清醒得很,似笑非笑地看着挽着手的两人。

陆军和王桥是同学,但是两人在酒桌上一直没有说起这个关系,就如寻常的同事一般。以前陆军一直认为王桥过于高傲,处理不太圆滑,没有料到王桥先找了邱老虎的女儿谈恋爱,现在又与曾经刻骨的仇敌手挽手,他站在一旁暗自嗟叹:“原来王桥也会变得圆滑啊。”

彭家振将那个盒子塞到王桥手中,道:“桥兄弟,这个给王老师带回去,不是贵重物品,就是原产地的三七。”

王桥略有推辞。

彭家振就拍着王桥肩膀,道:“别客气,客气就见外了,回家带问王老师好。”

王桥这才接了礼盒,道:“谢谢彭部。”

送走了略带醉意的彭家振和陆军,宋鸿礼坐车走了。王桥正在离开,被黎陵秋叫住了,递了一个信封,道:“跑了一趟省城,辛苦了,这是出差补助。”她见王桥眼中有疑问,道:“我去阳州办事时从镇里借了些钱,没有花完,今天给宋书记报了二千九的数,就算我们三人的补助,以前都是这样操作的。”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清则无友,王桥接过信封,道了声谢。

黎陵秋原本担心王桥不会接这个信封,见到爽快,也高兴。

王桥带了三分酒意,裤腿里装着一个信封,左手提着一个礼盒,迈步朝着电力局家属院走去。经过电视台时,不由得又想起了李宁咏,浑身一股****涌动。

若是在省城阳州,还可以砂舞一曲,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决了自己的浴火。昌东是个小地方,娱乐场所本就很少,更关键他在昌东是有身份的人,绝对不可以去这些场所。若是被人发现,就是以前辅导员陈刚的下场。

年轻火盛,浴火得不到释放,变成了小耗子,在身体里窜来窜去,惹到王桥一阵阵心猿意马。他准备回家写十个条幅,用书法来消除欲望,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时,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一个女子的电话。

(第三百二十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