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五章

上一章: 下一章:

秋浩月来南州了。

秋浩月是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组织部长很少下来,秋浩月上一次来南州,好像快两年了。那时,程一路刚刚到市委这边来任职。

任怀航书记高度重视秋部长的到来,专门召开会议,明确接待工作由程一路

秘书长直接负责。秋部长此行,虽说名义上是调查南州的基层组织建设,但大家都知道,这跟上一次到南州的考察不成功有关,也跟南州干部下一步的走向有关。

在秋浩月来之前,程一路陪同常振兴副书记到秋部长要调研的点上去看了看。点选在桐山县的青树村。这是一个老典型,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就是全国学大寨的一面旗帜。同时也是历届市委书记的联系点。这里基础好,关键是干部素质高,政治敏感性强。老百姓也是很有觉悟,不会像一些地方一样出现不应该出现的失控局面。这是最关键的,也是常振兴和程一路最为关注的。

好在村里的干部一点都不慌,这个村这些年来不知接待过多少来调研的各级干部。村里的主要工作就是接待。经济发展,因为是市委书记的点,要项目有项目,要资金有资金,看起来也红红火火,一派繁荣。村支书鲁小宝拍着胸脯保证:一定完成市委交待的任务。桐山县委书记方良华也一再说:请市委放心,一定会让秋部长满意的。

常振兴说:“当然要满意,不仅要满意,还要有新意。”

方良华就问:“新意?对啊,是要有新意,就是亮点。小鲁啊,你看……”

小鲁是原来村支书老鲁的儿子,他几乎继承了父亲的全部特点。他挠了挠头发,说:“我们的新意就是在村委会的领导下,坚决开展党员联系制。一个党员一个贫困户,一个党小组帮扶一个后进分子,真正让党的基层组织深入到千家万户。”

“这很好。”常振兴肯定道。

程一路又就调研路线和中餐安排,作了布置。他特别强调:省领导来的时候,绝对不能出现沿途乞讨者,更不能出现上访者。

秋浩月部长来后,没有像往常一样听取南州市委的汇报,而是直接到基层调研。任怀航和王士达一直陪着,同来的乔小阳副部长也一同到了点上。应该说,青树村确实很有看头,耐看,好看。一进村,两边的墙壁上大多写着关于基层组织建设方面的标语,也有关于计划生育的,关于普九教育的,关于绿化造林的,一幅幅标语,形成了一条长一公里左右的标语墙。秋浩月部长特意地下了车,沿着这标语墙细细地看过来。程一路在后面观察了一下,看到秋部长的脸色比刚到南州时开朗多了,也逐渐高兴了一些。方良华正一条条地读着标语,有时秋浩月也笑一下,停下来说这条很好,很生动。又问是不是村支委自己创作的,小鲁支书马上回答说大部分都是党员们自己想出来的。秋浩月对任怀航道:“怀航同志,看看我们的党员们创作的标语多么生动,多么通俗易懂,把党的政策宣传得很到位。我看这个应该推广,应该作为基层组织建设中的一个亮点和经验,好好总结。”

任怀航马上接道:“是个不错的想法,回头我们一定好好总结。”

秋浩月部长年龄比任怀航要小,她是从中组部直接下来的,所以她在省里说话很有分量。她长得不算太漂亮,但是经得起看。更重要的是,她身上还散发着一种女人的气息。这在高层女领导中是很少见的。但是,就程一路所知,这是一个外表看起来柔弱、办事却十分泼辣的女部长。据说在省里,一些省级领导也对她有三分敬畏。

秋部长显然对青树村这个点很满意,走完标语墙,她又看了几个农户。这其中,有近年来致富典型,家中盖着三层楼的小洋房,底层还配了车库。秋部长问女主人,一年的收入多少?这个女主人一看也是经过场面的,回答起来一点不慌。

“一年也就十来万吧。”

“十来万?不少啊?都干了些什么呢?”

“跑运输,栽水果,样样都来。”

“啊,看来是个全能户啊!很好,很好。农闲时都在家干嘛呢?”

“这……”女主人好像突然语塞了,脸也一下子红了,望着小鲁支书。小鲁支书马上替她答道:“看看电视读读报。学知识呗。”

秋浩月看着小鲁支书,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大家又去看一户贫困户。贫困户在中国农村是个奇特现象,多年来一直喊着消灭,却仿佛春草,灭而不绝。它的存在,不仅仅说明了贫困户本身的现实,同时给富裕户有了一个比照,也给各级领导干部访贫问苦创造了机会。大凡领导干部下来考察或者调研,走访贫困户是必走的一道程序。这户贫困户住了三间低矮的土坯房子,里面光线很暗。秋部长走进去,模模糊糊地看见一个人躺在床上。小鲁支书介绍说:“这一户人家现在有五口人,其中两个儿子都是弱智,一个女儿正在读初中。躺在床上的是女主人,长年患病,每年的家庭收入还管不了药费。男人在仁义的矿上下矿,每个月的收入也就六七百块钱。”

秋部长皱了皱眉头:“村里谁来帮扶这一户?”

“我自己。”小鲁支书说,“像这样的贫困户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好办法,村里和我自己每年给他们解决一点资金。前年我曾经鼓励他们栽经果林,却找不出人来管理。但是不论怎样,我们支部定的原则是:不能饿着,不能冻着,不能辍学。”

“这三个‘不能’提得好。”秋浩月边说边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在床上躺着的女人,说这是一点心意。女人迟疑着,小鲁支书就说:“这是秋部长的关心,快收下。”女人伸手接了,一连声地说“谢谢”。

秋部长就拉过女人的手,屋内的灯已经开了,程一路看见秋浩月的手和女人的手拉在一起,一个枯瘦,一个圆润,一黑一白,反差强烈。拉了一会儿,秋浩月又说了几句鼓励的话,一行人就出门了。秋浩月对任怀航说:“怀航同志啊,像这样的贫困户,我们还需要来研究方法,帮助他们脱贫。他们自己没有能力,是不是可以考虑成立互助组织,把他们集中起来,利用他们的责任田,利用他们的责任山,发挥效益,解决问题?”

“浩月部长这个提议很有创新意义啊,我也一直在考虑,怎样从根本上解决这些贫困户的脱贫问题。特别是像刚才看的这户,不是因为懒,而是因为智力欠缺,因为生病,才贫困的。给几个钱固然能解决一时之需,但不能解决根本。浩月部长的意见给我们指明了一条路子,成立互助组织,最大限度地利用他们现有的资源,带动他们致富。这很值得研究,很值得探索啊。”任怀航说着回头对程一路道,“一路同志回去后就组织政研室,按照浩月部长的指示,好好研究。”

程一路答是。大家继续往前,村子里的路面看得出来,也扫了一次,两旁的香樟树整整齐齐的,散发出一缕缕清香。

秋浩月和任怀航并肩走着,不停地交谈。王士达紧紧地跟在后面,却说不上话。方良华建议领导去看看村里的党员活动室,说这是桐山县的标兵活动室。秋浩月点了点头,继续往前,一直走到香樟树路的尽头,是一幢三层的建筑。从外面看很有气派,这是村部。小鲁支书带着,大家依次看过了党员活动室,计划生育服务室,农民文化室,老年活动中心,电教室等等,里面都很整洁,老人活动室里还坐着几个正在闲聊的老人。程一路明白这都是小鲁支书临时找来的。上次他和常振兴书记来时,活动室里灰尘多厚,仅有的几张桌子上,还散落着一粒粒的老鼠屎。

秋浩月部长的兴致看来好起来了,任怀航原来绷着的脸面也放开来,看完了各种活动室,大家就在会议室就座。小鲁支书简短地汇报了情况,方良华也说了一段。市里就由常振兴副书记汇报。秋部长听得十分认真,不时地还记上一段。常振兴说完了,任怀航正要请秋部长指示,王士达却说话了。

“首先我代表南州市人民政府,欢迎秋部长到南州来考察。刚才秋部长也看了青树村的基层组织建设情况,看起来确实很好,很令人振奋,令人鼓舞。这说明南州这些年基层组织建设抓出了成果。具体情况常振兴同志都汇报了,我也就不重复。不过,我想借这个机会,也来谈谈对基层组织建设的一点看法。”王士达说着,看了一眼秋浩月,发现秋部长并没有生气的意思,就接着道,“组织建设是党发挥领导作用的主要阵地,无论在基层,还是在县,在市,道理都是一样的。我想搞好基层组织建设,重点除了刚才大家看到的、听到的以外,恐怕最需要从组织领导、组织方式、特别是民主与集中上,去体现,去深入。我们现在很多地方,组织看起来很健全,但是,这不是党的全体党员的组织,而成了一些人实施自己意图和欲望的小组织、小团体。这是一个十分不好的倾向,我是坚决反对的!”

“士达同志,”任怀航终于听不下去了,直接打断了王士达的讲话。程一路看见任怀航脸是青的,虽然挂着笑意,看得出来,那笑不是真正的笑,而是气愤与无奈的笑。

王士达停了话头,任怀航就用手摸了一下头发,望着秋浩月说:“基层组织建设是个严肃的大课题,也是一个需要不断创新、不断探索的新课题。南州虽然作了一些探索性的工作,但是,不足的地方仍然很多。以后我们将不断地在工作中加以改正。下面,还是请浩月部长给我们作指示,大家欢迎!”说着任怀航自己带头鼓起了掌。

大家也都鼓掌,秋浩月环视了一下,然后清清嗓子,才说道:“看来今天的调研很有成效,不仅仅看到了青树村的典型,还引发了我们关于基层组织建设的思考。这说明调研有必要,也出了成效。基层组织建设涵盖面广,情况复杂,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得好的。这里面,就需要大家进一步团结,众志成城,才能扎实地解决问题。任何形式的不团结,和片面地强调民主,或者片面地强化集中,都是有害的,也是要不得的。我希望南州市委在这方面要好好研究,深入研究!”

秋浩月说完了,任怀航嘴上说谢谢部长的指示,心里却在不断地鼓噪。王士达却像没事一样,夹起包就往下走,程一路朝他看看,他也没理。一行人很快上了车,正要开动时,斜刺里突然冲出一个老人来。程一路立马感到可能出事了,马上下了车。小鲁支书也跑了过来,拉着老人就要走。

老人却嚷开了,“我要告状!……”

常振兴也下了车,跟程一路一块过来,示意小鲁支书快一点将老人带走。可是这老人不仅不动,嚷声更大了,“什么村委会?老百姓一分钱好处得不到。上面一年给的钱,都落到干部腰包里了。你拉我,你个鲁天柱,你得了多少好处?吃了多少老百姓的扶贫钱?你说啊,你说啊!刚才看的那小楼就是他自己家的,那贫困户也是临时找人替代的。欺骗啊!欺骗!”

小鲁支书脸通红的拉着老人,任怀航坐在车里皱着眉头。

老人还是被拉走了,小鲁支书和方良华跑到任怀航的车子边,红着脸解释。任怀航说解释什么,要解释给秋部长解释去。秋浩月当然不会听什么解释,车子仿佛约好了似的,一齐轰轰地发动,缓缓地开走了。

程一路的心里很有些生气,但又不好明说,只是叹了口气。任怀航却在前面车上打电话过来了,问程一路怎么搞的?语气很生硬。程一路只好说:“我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没有想到。”任怀航声音提高了:“为什么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就是失职。”

“妈的个鲁天柱!”程一路一生气,在部队时骂人的口头禅就出来了。

陈阳说:“其实怎么能怪我们?他要跑出来,脚长在他身上,谁也拦不住。”

中餐时,大家好像都忘记了在青树村的事,匆匆地吃了工作餐。在往南州赶时,秋浩月部长请王士达坐到了她的车上。程一路瞟了一眼任怀航,任怀航脸上没有表情,正用手摸着头发。

秋浩月部长在南州呆了两天,一天到桐山调研,另外一天,准确地说是一下午和一晚上,主要是找南州几大班子的主要负责人谈话。谈话是分别进行的,谈到副书记为止。程一路一直呆在湖海山庄,成了任怀航书记和秋浩月部长之间的联系人。阎丽丽不断地进来陪他说话,程一路看得出来,阎丽丽好像老了一些,脸上的皱纹深了。阎丽丽问:“张晓玉在澳洲习惯不?”程一路说:“还好,反正整天在家,跟国内没个什么区别。要说区别,就是看到的人多了,不同肤色,不同语言,也很有意思。”

“当然有意思。不行下一步,我也到澳洲得了。”阎丽丽说。

“你去干什么?放着南州大好的事业不做,跑澳洲当富姐啊?不像晓玉,她是去照看儿子的,是身负历史使命的。”

“这倒也是。”阎丽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问,“啊,最近跟张省长联系过没有啊?

秘书长。”

“没有,平时我们就不太联系。晓玉在家的时候,也是她与伯母联系。张省长忙啦。”

“官当到这个份上,也是苦事。

秘书长,我斗胆问一句,你们男人当官,累不累啊?”

“嗬哈,你说累不累?不就像你们女人经商一样,都是苦事。”

平时,程一路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大与人谈到张敏钊。别人谈时,他也尽量回避。但是,与阎丽丽谈张敏钊又是另外一回事。张敏钊与阎丽丽的关系,虽然保密得很好,但像程一路这样领导层的人,还是很清楚的。只是大家都不说,以前,张敏钊经常一个人到南州来,接待工作都是阎丽丽做的,但每回,都有人向他报告张省长来了,说在路上看见了张省长的车子,或者在湖海山庄看到了张省长在散步。程一路听了也不说,连张晓玉也不告诉。领导干部这方面的事,是个敏感话题,一旦传了,后果就难以收拾。

阎丽丽走后,程一路想看来前几天张敏钊来南州,连阎丽丽都没告诉。他走后,当天晚上被找去的人,也没有向程一路反馈什么。他所要办的事情,也许真的是一件天大的事情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