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七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晚上回家,程一路边看电视边将衣服洗了。衣刚晾好,门铃响了。他以为是二扣子,就擦着手来开门。门外站着的却是一个陌生人,问:“程

秘书长吧?”

程一路答是,来人说:“我是从省城过来的。林晓山

秘书长让我来看看您。”

“啊,那请进吧。”进了门,来人先是夸奖了一番这屋的装潢,说用料好,上档次。接着又介绍自己叫叶峰,是省委叶书记的侄子。这次来南州,主要是想参与南州滨江大道的竞标。“当然,我们的公司是个有实力的公司,省城的很多重要建筑,就是由我们公司承建的。”叶峰随口就说出了几个省城标志性建筑的名字,“我们还长年在外省承接工程。道路改建工程是我们的强项。”

程一路想这人说起生意来,比水淌得还快。叶正明的侄子,林晓山亲自介绍过来,自身有了底气,说话才滔滔不绝的。

叶峰说到最后,才拐到正题上:“听说任怀航书记有意让

秘书长来主管滨江大道的改建,所以以后还请

秘书长多多关照。”

“这事我不清楚。”程一路直接说道。滨江大道改建,市委是定了的。但谁来主管,没有明确。按理应该由副书记和分管建设的副市长来抓。

叶峰见程一路在有意回避,就装作无意地掏出了手机,然后就听见他说:“林

秘书长,您好啊,我正在南州程

秘书长家呢。啊,是啊,是啊。程

秘书长很客气。要不要他跟您讲话?”接着递过了手机。程一路只好同林晓山打了招呼,说了几句不咸不淡的话。最后答应一定关照,林晓山才收了线。程一路心里有点不快,心想:真是拿了鸡毛当令箭。

叶峰脸上堆着笑,期待地望着程一路。程一路正要说话,门铃又响了。他边往门前走,边说:“以后再说吧,我记着。好不好?”叶峰当然是个聪明人,知道外面来人了,赶紧起身,同时将一张卡放到了茶几上。程一路想拦住已来不及了。门已被叶峰打开,二扣子站在门前。叶峰说:“

秘书长,以后再来拜访,再见!那事还请您多费心。”

程一路潦潦地应着,叶峰走了。二扣子进了门,一眼就看见茶几上的卡。本来程一路要把卡收起来的,但一想找二扣子来的目的就是要处理这些卡,收不收也就无所谓了。二扣子神情激动,他没有想到当

秘书长的叔会专门找电话请他来家。要知道在他们村里,连村长大概也不曾受过这样的礼遇。

程一路让二扣子坐下,问了些乡下的事,又问工程进行得怎样了。二扣子红着脸,一一地说了,一再地感谢叔对村里人的照顾。说村里的老百姓们还在商量,什么时候要派代表专程到市里来感谢叔。程一路笑着道:“哪能那样。我也没出什么大力。回去后告诉他们,不要来了,来了也不一定能见着我。”

“那倒也是,叔多忙。”

“今天把你找来,是有点事要请你帮忙的。辛苦一下。你知道我这里来人多,有些人经常带些东西来。不收又不行,收了也不好处理。这样吧,你看看,能不能帮着给处理一下?也免得坏了,浪费了可惜。”

“这……当然可以。我以前在南州干工程时,认识好几个做烟酒生意的老板。没有问题,叔放心。我一定会处理好的。”

“那就好。”说着程一路带二扣子到书房里,二扣子一看也呆了,一大堆烟酒,都是名牌的。程一路说:“你自己整理一下,怎么处理,你看着办就行。你也拿两条烟回去抽。”二扣子赶紧说:“我不要。我也抽不得。这好烟让给我抽可惜了。我先整理一下,回头问好了再来拿。”

程一路点点头。他原来准备把卡也交给二扣子,但一想这样目标太大,不好。而且对于卡,他也有别的处理的方法。何况,二扣子他也不是太熟悉,万一说出去,就麻烦了。还是暂时放着,等二扣子处理了这些烟酒后,看看他的表现再说。

二扣子点了一下数,一共是五十二条烟,四十瓶酒。程一路心想平时看不出来,才两个多月,就已经有这么大的数了。真是不得了。以前,他从来不问这方面的事,张晓玉全权处理。现在看来,这些年,张晓玉就处理烟酒的收入,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点完东西,二扣子就要走。程一路一再叮嘱这事一定要注意,二扣子说:“叔,你放心。我知道。除了我,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事。”

“这就好,这就好。”程一路意外地握了一下二扣子的手,二扣子竟激动地哆嗦了一下。

上网后打开邮箱,程小路发来了一封邮件。大意是告诉程一路,妈妈在这里生活得很好,甚至能讲几句不中不洋的英语了。妈妈总想往家里打电话,拦都拦不住。程一路回了信。他知道张晓玉是挂念他。每两天一次电话还嫌少。回完信,草草地看看新闻。他平时没有时间看电视,在网上看新闻成了他了解大事的一个窗口。

网上的新闻太多,眼花缭乱。程一路主要看要闻,而且集中在政治要闻上。今天的头条新闻是海军的一个副司令员因为腐败被抓了。他再进去细看,这个副司令员,竟然是他以前部队的首长。他当团长时,这人是军政委。军长出事后,这人当了军长。后来就调到别的军种去了。程一路不太喜欢这个人,但是,这人的军事才能和组织能力都相当不错。如今也才五十五岁上下,看来前程是没了。可怜一生的经营,毁于一旦。程一路坐在电脑前沉思了很久,心里升起一些痛惜。其实,到了副司令员这个级别,还腐败有什么意思呢?可见腐败并不一定都是物质的,重要的还是精神的。钱再多,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为钱而累,只是因为心灵在无限制地需要,只是因为欲望在无限制地膨胀。

程一路这天晚上有些失眠了。

早晨,程一路到市委食堂吃了早餐,刚回办公室,就看见王士达市长来了。王士达的脸色不是太好,不高的身材在楼梯上晃动。程一路赶紧打了招呼。王士达问怀航书记来了没有,程一路说好像还没到。王士达就到程一路办公室里,陈阳上来泡了茶。程一路递上一支烟,刚要点上,王士达说话了:“听说市委要出台一个关于招商引资政策的新文件?这可是个大事啊,谁在搞?”

“政研室在拿初稿,正准备搞好后送怀航书记和您过目。”程一路一听王士达的话的意思,立即改了口。这文件本来已给任怀航看了,任怀航已签了“发”。不想王士达出来了。王士达是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发文不通过他,显然是不合适的。所以,程一路临时改口说才在拿初稿,还要请市长过目的。

“这就好,”王士达点着烟,说,“我最反对没有原则没有限度地出政策。我们是要招商引资,但也不能为了招女婿,格外去打死儿子。”

“我也同意,”程一路也点了颗烟,“这次出台的政策,只是在原来的基础上有了点小的修改。关键是优化环境。”

“现在大家都讲优化环境,我讲首先要优化政治环境,强化民主意识。不然都是空话。都是空话啊!”王士达说着吐了片茶叶。

陈阳过来说任书记来了,王士达便起身去任怀航的办公室。程一路没有去,他知道王士达此去一定又有些情绪,还是不当灯泡的好。他按惯例批阅文件,刚批了几份,任怀航就打电话过来,让通知下午召开市委常委会。程一路马上叫办公室通知。好在这个时候,领导们都还没有动身,一会儿,王传珠过来说都通知了,又悄悄问:“临时开会,什么事啊?这么急!”

“谁知道。”程一路没有抬头。

下午的常委会因为临时通知,会议议程也没来得及打印。任怀航说反正都到了,一项项地往下研究就是了。第一项研究的就是招商引资的政策。到底是常委们,一听初稿,就多少明白了其中所含的意思。汪卫先发言,说这个政策好,不是早了,而是出台太迟了。徐硕峰说像这样的政策,早在好多年前,沿海等地都已经出台了。而且在政策上更加宽容,因此建议文件还要放开些,不要遮遮掩掩。组织部徐成部长意见正好相反,他认为这个政策太宽了,不利于环境的优化。这不叫优化环境,而是破坏风气。王浩副书记说得更直接,说:“‘大力营造外来投资者宾至如归的感觉,增强外来投资者在南州的安全感、信任感和温暖感。公安等相关部门,要积极保障外来投资者人身利益和行动自由,坚决打击侵扰投资者行为。’这岂不就是说外商在南州就是天王老子了,没人能管,没有人管?”

程一路听着,这班常委们个个言之有理。但是也听得出来,观点基本上是分成了两种。这两种观点事实上不一定真的都是他们自己的观点,而是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说话的两位一把手的观点,只不过先通过他们的嘴说出来而已。王士达这回显然是有备而来,弄得任怀航有些被动。

大家都说完了,程一路非说不可了。程一路看看大家,说:“这个文件,我认为出台还是很有必要的。这对当前招商引资工作有很好的促进作用。文件的主题是优化环境,从大的宏观上作了明确。”他停了一下,看见任怀航正朝自己望着,就继续道:“这符合国家的政策,也没有对本地企业形成冲击。关键是想通过这个文件,改善相关部门的服务环境。这也有利于本地企业的成长。当然,文件因为是初稿,不成熟的地方也还很多。像刚才有些同志说到的政策是否过宽,有些地方提法不是太确切,这都还需要修改。”

程一路这话说得原则而具体,但是他的倾向性已经出来了。他是支持这个文件的。王浩点到的文件中的几句话其实就出自程一路之口,他不可能自己吐口水自己擦的。但是,这时候,程一路也看了看列席会议的马洪涛。马洪涛脸红了一下,程一路想:这班家伙,我说了,就照搬,连字都不动。

会议室里一下子静了,这是主要负责人要说话前的气氛。

王士达先说了,“我总体上是不反对这个文件的,”他喝了口茶,“但是,我觉得办公室在起草这个文件时,观点有些问题。第一,政策过宽,这很容易让人犯错误。外商来投资,我们当然欢迎,但是,不能把他们放在南州老百姓之上。第二,这个文件重点放在优化环境上,我赞成。但是,我们要优化什么环境,值得研究。关键是优化我们的服务环境,主要是领导环境和特权部门环境。这两点要作为重点。说到环境,我又想起我们一直在搞的效能建设,也处理了个别同志,情况是不是就好转了呢?我看没有。最近我就听说有个别领导同志的司机,晚上利用公车出入娱乐场所。这就是很大的腐败!领导知不知道呢?是知道不问,还是真的不知道?老百姓看见了,骂的是市委,是政府。这个值得好好反思。”

程一路没有想到王士达会扯到这个事情上,前几天王传珠给他说到这事,他原想等过几天找小刘谈谈的。看来王士达早就清楚了。程一路看看任怀航,任怀航面无表情,只用手摸了摸头发。

王士达结束了发言,意味深长地朝任怀航瞟了一眼。任怀航把手从头上拿下来,清了清嗓子,说:“大家都作了很好的发言。说明大家对这个文件,对这个政策高度重视。这很好,说明了我们在招商引资上的思想的高度统一。至于文件本身,原则上我是同意的。”他话锋一转,“这个文件中的新的政策的出台,其实不仅仅是一个政策了,更是代表着南州的改革开放的理念,代表着南州与时俱进的形象,代表着南州海纳百川的气度。南州要发展,就必须大招商,大开放。在这个问题上想不通,就是对党的政策的不理解,就是对南州的未来不负责。这个文件是在我们有些港商出事后才出台的,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因此,这个文件必须要出来,而且要快,表明我们的诚意,明确我们的态度。”

任怀航就到这儿,用眼环视了一下,王士达正低头喝水。任怀航又道:“至于效能建设,我的态度是明朗的,一定要加大力度。一路同志,请你再过问一下,特别是刚才士达同志提到的问题,要认真地查,既不能放任,也不能冤枉。我在这里带头声明一下,我的司机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出现了,更要严惩。”

程一路没有做声,他看看王士达,王士达正冷冷地笑着。

常委会的最后一项,是早已经市委同意的滨江大道改建工程事项。徐硕峰作了汇报。这项工程投资达两个多亿,是南州近年来最大的基建工程。对于这样大的工程,谁来主管,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就程一路所知,在会议之前,王浩、常振兴都显示了对这工程主管的兴趣。应该说,在昨天晚上之前,程一路对此从来都没想过。他只是市委常委、

秘书长,这样大的工程不可能轮到他的头上来。但是,听叶峰昨天晚上那么一说,也许真的有那么回事。叶峰从省里来,而且有过硬的关系,他来南州,也是掌握了确切的消息后才来的,不会是无头苍蝇。如果叶峰所说的是真的,这说明了任怀航早有打算。那么,在徐硕峰汇报后,任怀航一定就会快速作出表态的。

果然,当徐硕峰汇报刚结束,王浩和常振兴以及其他人都还在静静地等着的时候,任怀航打破惯例,先讲话了:“滨江大道改建工程是南州市十一五期间的重大工程。这项工程责任重大,民心所系。这项工程的主管,我建议由一路同志负责。这项工程涉及面广,尤其是拆迁任务繁重。一路同志具备这方面的协调能力,而且他本身又是滨江大道的拆迁户之一。他家的老房子还在街上。由他出面来做这个工作,容易服人,也易于化解各方面的矛盾。当然,在具体工作上,请硕峰同志配合。一路同志考虑一下,会后成立一个专门的领导小组,我和士达同志任组长和政委,王浩同志、硕峰同志和你任副组长。你是常务,负责日常工作。”

王士达嘴唇动了一下,却没有说话。王浩已经被列在了副组长的名单中,也不好说话了。徐硕峰说:“我完全同意怀航书记的意见。由一路同志来主管这项工作,是慎重而合适的。我配合一路同志,争取把工作做好。”

“这是个大工程,我怕不行。”程一路知道自己必须先谦虚一下,这个时候,如果他不同意,显然让任怀航为难,也让其他人不理解。如果他一点也不推辞,好像这事任怀航和他先就通过气似的,所以他一点也不意外。因此,他必须先推辞几句。他看见大家都不说话,便接着道:“滨江大道改建,工程浩大,涉及方方面面。虽然我很有信心,但是,面临的许多问题还是要请大家共同来解决。怀航书记和士达市长作组长和政委,我的心就定了。由你们掌舵,我来划船就是了。何况还有王浩书记、振兴书记,我要是再推,大家要批评我了。”

“这样吧,我看一路同志也不要谦虚了,既然定了,就好好干。”任怀航抢过话头道。

王士达这时也不得不说话了,“一路同志负责,我认为比较合适。先就这样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