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九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国土局长孙前进过来了,刚坐下,程一路就看见他的脸好像清瘦了些。

陈阳进来泡了茶,就退出去了。程一路关切地问道:“人瘦了不少,是忙吧?还是酒喝多了?”

“唉”,孙前进的脸色因为瘦而发出清光,皱纹也一道一道的,“哪还喝酒啊?早就不喝了,三高,再喝就得进大烟囱了。”

“这倒也是,到了这个年龄,谁都有个这高那高的。老百姓说这叫官场病。其实他们不知道身在其中的苦。身体是自己的,什么都换不到。”程一路也感慨。

孙前进望着程一路,眼神里却有些空茫。

两个人又随便地说了些不关痛痒的事,最后,一杯茶也喝得快尽了,孙前进站起来,轻轻地问:“张省长五一不过来吧?”

“不太清楚。”程一路确实不太清楚,他没问,张敏钊也没说。

“上次,张省长过来,那事,我已经办了,”孙前进说,“要是看见他,给他说一声。最近我老为这事心烦。”

“那事?啊,好的。”程一路答道。

孙前进放下杯子走了。程一路揣摩他过来,也许就只是为了最后那几句话。孙前进说的那事,其实程一路一点也不知道。张敏钊上次过来,虽然是程一路安排的,但后来他没有参与。张敏钊找李仁、孙前进还有周守一,到底为什么事,程一路也不曾过问。不该是他知道的,他从来不主动知道。现在看来,当时他们确实谈了些事,不然孙前进不会说“事,我已办了”这样的话。但是,听孙前进的口气,张敏钊没有对孙前进事情办了后给以回复,这可能让孙前进有些着急。不然,他不会找到程一路的,更不会说出那样的话的。

那么,张敏钊到底到南州来,让孙前进他们干了什么事呢?程一路突然想到这点,却无处可问。

王传珠进来汇报说明天到九寨沟都已安排好了。一共四十四人。程一路说不是四十一吗?王传珠笑道:“增加了三个,常书记的夫人,王书记的小姨,还有一个是桐山的方良华方书记的妹妹。她跟王书记的小姨正好是同学。”

程一路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不快。但是没有说出来。王传珠当然看见了,就又笑着说:“这事也怪我,但是,书记说了,我也不太好办。当然最后还是请

秘书长您来定。”

“还定什么?就这样吧。”程一路语气有些生硬。

王传珠依然笑着出去了,王传珠这人长期搞后勤,练就了这样的功夫。脸上总是挂着笑,就是挨批了,也还是笑。笑有时不失为一个好的手段,能够化解尴尬,大事化小。

下午,程一路分别到任怀航书记和其他几个书记的办公室走了一趟,一一地问了问五一长假的安排,办公室是不是需要提前准备什么。任怀航是要回省城的,常振兴和王浩都已另外有安排了,徐真副书记还没定,但是,也不会在南州,晚上她就要赶到省城。

领导们都安排定了,程一路心里也定了些。办公室里同时安排了三台车子,作机动用。虽说是长假,但也还有很多的事要处理。常委会有一个纪律,长假期间,不论在哪里,不论什么时候,手机一定要保持畅通,人能够随时找到。事实上,对于领导们来说,长假不长假,都是一样。只是平时的工作更忙些。因为长假,上面的会开得少,下面也就不需要急着一层层地往下传达。少了会和各种名目的调研,中国的机关工作立即就单纯了,也就一下子清净了。

程一路没有给其他领导说他自己五一长假的安排。鲁胡生曾经打过电话,问他一个人怎么度假,说蒋和川想请

秘书长出去走走。这走走的意思,程一路自然懂。这几年,国家实行长假后,不仅造成了黄金周,创造了假日经济,同时也派生出了“假日官场经济”。很多人就瞅准了长假,请领导出去走走,散散心,赏赏风景,高雅,体面。领导不花钱,请的人自然也得到了他们想得到的利益。山山水水间,不仅留下了各级领导的足迹,也不断地留下了他们对人生的感慨和对生活的赞美。因此,每到长假前,领导们的安排就成了一些人关注的焦点。蒋和川去年长假曾请任怀航书记一家到西北走了一趟。据任怀航书记回来讲,看了西北,才知道什么叫苍凉,才知道什么叫旷达。相比南州这样的江南城市,西北就是伟岸的丈夫了。

程一路原以为鲁胡生一定早已知道吴兰兰和老首长要来南州,但听口气,好像并不知道,就顺便告诉了他。鲁胡生在电话里大着嗓子喊:“这个吴兰兰,真不像话。这事都不和我说,还是团长好啊!”

晚上,程一路回家打开电脑,就看见张晓玉发过来的邮件,内容主要是告诉他出去旅游应该注意的一些事项,写得很细,连牙膏牙刷等等,都写上了。程一路想以张晓玉的打字速度,打这样的一封信,怕也要两个小时。心中就有些感动。赶紧回信,告诉她九寨沟去不成了,老首长要来南州。同时,让她自己和程小路都注意身体。又问问澳洲现在的风景怎样了,让她下次也发一点和儿子一起在澳洲的照片过来。说实在话,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程一路还真的很想她们了。

程一路和张晓玉结婚时,并不是住在现在这套房子里,而是住在即将要拆迁的滨江大道的那条老街上。老街临江,大都是明清建筑,古朴典雅。那时,程一路的父亲还在,家里种了一院子的花草。一进门,就能闻到各种不同的花香,“四季有花,日日有香”,这是父亲在自己屋门上写的对联。这些花草,后来随着父亲的故去,也不断地凋谢了。人说花草有情,程一路算是真的见识了。父亲去世后,程一路也从老房子里搬了出来,住到市委宿舍里。先是在处干楼,后来到厅干楼。老房子一直空着,前几年一个老家的亲戚曾借住过。也有人想买它,但程一路根本连想都不想地就回绝了。老房子里不仅仅住过父亲母亲,也留下过他的童年、少年和他与张晓玉最初生活的温暖。好像一旦卖了,就没有了回忆,没有了根。

现在,老房子终于要拆迁了。而且曾经生活在老街上的程一路,恰恰是拆迁改建工程的常务副组长。这也许就是天意吧!

程一路已经计划好了老首长来南州后的安排,当然首先是同所有在南州的老部下见面,然后他想安排老首长去一趟南州禅寺,虽然老首长不信佛,但去看看也无妨。如果老首长兴趣好,他还想请他到湖西去,到程一路的老家看看。那地方也曾经过战争的洗礼,对老首长来说,可能会更亲切些。生活问题,他已让接待处详细安排,老首长在级别上是大军区级,即使不搞兴师动众,但到地方来后,由组织出面接待也是理所应当。想到这儿,程一路觉得还是应该把老首长来南州的事,向任怀航书记汇报一下。不然事后问起就被动了。因此,五一节早晨,程一路一起床,就给任怀航打电话,简单地将事情说了。任怀航对级别问题十分敏感,立即吩咐程一路好好接待,他如果有时间的话,将赶回南州亲自陪同。

中午,冯军和刘卓照提前赶来了,大家就一同在湖海山庄就餐。冯军和刘卓照都是今年常委换届的竞争人选,席间大家却都不说,只谈在部队里的事。鲁胡生前前后后,像个勤务兵一般。王志满跟程一路说到市委刚出台的优化环境的政策文件,边开玩笑边说:“这可真的断了我们的一条财路。现在是公开保护了。”

“话不能这么说,”程一路打断道,“那个文件也没说对违法的要保护。说得很清楚,至于断了你们的路,说明你们以前走的就不是正路。不是正路却要罚钱,这只是你们公安的内部规矩。”

“其实,要我说,还不如一切公开了好。一个愿卖,一个愿买,生意两清,堵也堵不住。你看这些年,这是越堵越多,越堵越猖狂。”刘卓照边将菜放进嘴里,边笑说。

程一路笑着,说:“越说越不像话了,有点离谱了。传出去不好。”他转过头问鲁胡生,“南日最近形势如何啊?”

“一派大好。”鲁胡生哈哈笑道。

“一派大好?我看也未必。不过蒋和川发了,圈了那么多地,就不得了了。”刘卓照说。

冯军却回过头来,问程一路是不是由他来负责滨江大道的改建,程一路说是,刚定的。冯军笑着,望着程一路,“这可是个好差事,不行,向怀航书记建议建议,把我调来给你做助手,如何?”

“我可担当不起。”程一路依然笑着。

“不想要就明说,别打什么官话。”冯军咋呼道。

这时候,程一路的手机响了。一看号码,是个陌生的。程一路就接了过来,却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很年轻的,向程一路问节日好。程一路想这是谁呢?正愣时,对方先说了:“我是简韵,

秘书长不记得哪?”

“啊,是你啊,小简,你好。”

“也就是打个电话问声节日好,您忙,我挂了。”简韵没等程一路同意,就收了线。

程一路握着响着忙音的手机,呆了一瞬。冯军马上说道:“可不能这样啊,团长,我可是要告诉晓玉同志的。”

“你告诉什么?同志之间,正常往来。”程一路望着冯军,眯着眼。

饭后大家开始打牌,一边说笑。老首长的飞机,正点的话,要到晚上七点。这一下午的时间,看来就只有在牌桌上度过了。中间,程一路又接到好几个电话,还有短信,大都是问候节日的。现在的人,大概都有了节日综合症。不论什么节,只要是节,都搞得一本正经。短信满天飞,直乐坏了短信运营商。程一路一般不回,他在手机上打字速度比在电脑上还要慢。而且,手机上很多字的拆字,根本不是你所能想像出来的。短信接得多了,有时他看着也笑。有些短信很有些意思,更有意思的是有些人把别人发给他的短信直接转发过来,连别人的名字都一道照搬。

但是,简韵的电话,今天却让程一路有些高兴。

叶峰也打来了电话,请程一路到省城去做客,顺便指导指导他们公司。程一路说没有时间啦,等以后吧。叶峰有意识地提到了任怀航,说刚刚中午在一起,任书记的酒量好像更见长了。程一路只是哈哈地应付,他明白叶峰话的意思,就是我不仅仅能找到你程一路,我更能找到任怀航。对滨江大道的改建,程一路心里还是一片漆黑,他想等到长假以后,再真正地进入进去。至于谁来承建,他早想好了,公开招标,阳光操作。

当然,真到了招标时,程一路能说多少话,能做多少主,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这样大的工程,上面的组长副组长,个个都不可能只是挂名的。常务常务,主要是在做事上,而不是在决策上。这可能也正是任怀航坚持要让他来出任常务副组长的原因。现在想来,对于任怀航来说,能名正言顺地负责滨江大道改建工程并且又能很好地为他所用的人选,除了

秘书长程一路,确实是再没有更合适的了。

马洪涛跟随到九寨沟的大部队,已经到了成都。刚下飞机,就打电话来报了个平安。马洪涛做事一向谨慎,特别是做后勤这一摊子,让人放心。不过,程一路还是在电话里叮嘱他:一定要注意安全,大部队在外,安全第一。

虽然是在打牌,但是桌上的四个人,电话此停彼响,牌也打得索然无味。有时候,个别电话还得出了包厢门接,其他人就只好玩着手中的牌。谁都有私密,对于今天牌桌上的四个人来说,心照不宣,知此知彼。只有鲁胡生,大概是满屋跑得累了,靠在沙发上睡觉。他的鼾声,一点没有因为电话而受到干扰。程一路看着,笑了笑。

就在这时,程一路的手机又响了。吴兰兰在机场说:“我们到了,飞机早点!”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