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三章

上一章: 下一章:

长假过后刚上班,第一天下午,程一路就主持召开了市委办公室的全体人员会议。

大家都还沉浸在到九寨沟的喜悦之中,叽叽喳喳,议论不休。程一路进来,所有的声音都停了,会议室里除了喝茶的声音,什么声音都没有。

马洪涛在会上通报了到九寨沟的有关情况,当然也提到了个别同志的违纪行为。王传珠对办公室有关规章制度进行了重新宣读,这是程一路特意安排的。

程一路最后讲话,他只讲了三点:一是对在九寨沟违纪的个别人员,要认真检查,认识错误;二是严肃纪律,包括各项制度,尤其是用车制度。今后不准任何人在领导用车之外,私自动用车辆;三是坚持效能建设,创造良好的服务环境。

程一路这话每一条都有出处,也都有落脚点。如果是一个外人听来,可能是冠冕堂皇,但是对于彼此熟悉的办公室人员听来,却句句有针对,虽然没有点名,也与点名差不了多少。市委办公室虽然也只是一个处级机构,但因为它是中枢机关,所以在外人看来,就有些高贵和神圣。特别是老百姓,在他们心目中,市委就是市委办,是最高特权机构。即使《宪法》明确规定,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是人大。但谁都清楚,人大也还是要听市委的。一切服从党委,这是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

开完会,程一路到各个领导的办公室走了一趟。长假归来,他同各个领导谈了谈工作和假期的安排。任怀航书记还没有来,他在省里参加一个会了。常振兴副书记正在接待客人,程一路就到徐真副书记的办公室坐了坐。他看见徐真的脖子上还是围着一条丝巾,粉色的,把她的短圆脸映衬得比平时好看些了。

徐书记正在看文件,见程一路进来,就招呼道:“坐吧,听说长假期间发生了一点事,处理好了吧?”

“基本处理好了”,程一路知道徐真指的是雷远程的事,就答道:“主要是女的家属,这事让物价局在处理。过几天等处理定了,再汇报。”

“也是,这事麻烦!但我想不通,怎么就起火了呢?”

“根据公安机关的查实,可能是速度过快,先撞车后引进起火。人根本就不可能逃出来,窒息了。”

“唉!”

“徐书记长假在省城吧?没出去?”

“不在。我到北京了。啊,在北京正巧碰见怀航书记。”

“啊,那也是巧。”程一路心想这也真的巧极了。不过他没有问怎么碰见了任怀航书记。这时,徐真的电话响了,程一路听见徐真有电话里不断地说:待会儿再说,好不好?可是看起来对方并没有待会儿再说的意思,还在继续说着。程一路看见徐真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就示意他还有事,先出去了。在回头带上门时,他听见徐真说:你给我点面子好不好?我在上班。有事下次我回去再说。

程一路心想这打电话的人大概是徐真的丈夫,不然不是这样的口气。

徐真的丈夫,在省新华印刷厂工作。听说还是个副总。程一路只是在徐真刚来时见过一面,后来再没见过。那是个文质彬彬的人,不过程一路感到他的眼神里有一股子倔劲。

回到办公室,马洪涛拿着一本刊物过来,说是关于私营企业主的调查报告已经在省委的刊物上发出来了。程一路拿过来看看,确实发出来了,署名是中共南州市委书记任怀航。文章很长,有八页,发的位置也相当不错。前面还加了一段编者按:私营企业是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私营企业的健康成长关系到经济的全面提升。任怀航同志对私营企业的调查,深入细致,既体现了一个领导干部扎实的求实作风,也对当前困惑我们的一些关于私营企业的问题,作出了正确的判断。请各地,尤其是领导干部认真学习。

“不错”,程一路笑道:“这是个很有份量的东西。”

“谢谢

秘书长肯定”,马洪涛望着程一路说:“刚才这个刊物的主编来电说,今年是换届年,想在这个刊物上发稿很难。很多稿子都有一定的倾向性。一般稿件是不会发的。特别是领导干部署名文章,没有主要负责同志点头,是不可能发的。这也说明这个稿子,省委的主要领导看过了,也就说明省委的主要领导对怀航书记是很看重的,同时还说明……”

“不要说了。哪来那么多说明?你也想得太多了。”

“也许是我想得多了。不过,还有件事……”

“说吧。”

“这个刊物的主编说最好请我在南州给他搞一点赞助。可以作为刊物的理事单位的。”

“啊哈,我就知道,说了这么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要多少?”

“他没说。”

“这样吧,这个刊物很重要。你给经济委的姚主任说一下,请他解决。”

“那好”马洪涛说着就要出门。程一路喊住他,说:“以后要少猜测,少说话,这对你有好处。”

马洪涛点了点头,但眼神里有些迷茫。程一路想:一个人,干文字工作时间太长了,可能就真的会书生气。书生气不同于书卷气,书卷气在官场上有用,书生气在官场上却只会有害。

程一路认真地看了这篇文章,觉得有些提法其实也还值得商讨。但是,他想这已经是任怀航认可了的,又以任怀航的名义发了,就是任怀航的观点了,是不能随便乱动和乱改的。看完文章,天色也不早了。晚上程一路还有一个应酬,人大的迟雨田常务副主任女儿出嫁。迟雨田的女儿在市医院工作,和张晓玉是同事。张晓玉到澳洲去了,程一路就不能不去祝贺一下。因此,长假前,他就让陈阳给迟雨田家送去了一份贺礼。迟雨田很高兴,打电话说本来他是不想铺张的,女儿出嫁,也是平常事。但是女儿女婿有这个意思,年轻人好排场,而且亲戚朋友和领导们又看得起。所以也只好简单地搞一个仪式,算是对孩子的一个交待吧。程一路说这应该应该,人生只有这么一回,喜庆些好。

叶开把程一路送到金大地后,就先开车走了。他没有送礼,怕撞着迟雨田不好意思。迟雨田满面春风,迎着程一路进了贵宾厅。厅里已经坐满人了,一看都是人大的几个副主任,还有底下县的人大的主任。大家一一招呼,程一路自然坐在最上面的位子上。他是市委

秘书长,是出席今天晚上婚宴的最高领导。说来也很有意思,本来是一场婚宴,却也成了讲究官场秩序的地方。

贵宾厅的门,不断地开开关关,许多人进来同程一路打招呼。都是些部委办局的头头脑脑。程一路心想迟雨田说不铺张,这个场面,也实在是不小了。

迟雨田也忙得团团转,但是再忙,他还得不时地进来,问程一路茶喝了没,烟呢?点上一支,喜烟呢。程一路笑着道:“迟主任是忙着手里乐在心里,前年刚抱了孙子,明年又要抱外孙子了。”

“是啊是啊,人老了,不就盼着这点”,迟雨田笑着。

程一路也笑,大家都笑,一时间,整个贵宾厅里都是喜悦的笑声了。

电视台的南州名记乜一笑也来了,看见程一路,就笑道:“

秘书长也来了,真是大喜啊。”程一路没有搭腔,乜一笑就有些不太好意思,上前来轻声说:“听说

秘书长要到政府了,祝贺啊!”

程一路不好不说话了,就道:“别乱说。”

乜一笑道:“我哪是乱说?谁都知道。下次我去给

秘书长拍到政府上任的专题。”

程一路的脸色跨了下来,乜一笑也看见,就有些尴尬地走开了。程一路看着乜一笑走出厅门,想起简韵。他朝人群中扫了一眼,却没有看见。

婚宴的酒一般不会喝得太多,但是,喝起来很麻烦,礼节太多。程一路感觉到绝大部份时间都是在站着的,接受新郎新娘的敬酒,男女双方家人的敬酒,亲戚朋友的敬酒,要命的是那些各个部门的头头脑脑们,也不分场合都跑过来敬酒。程一路似乎成了婚宴的主角,他实在有些不太好受了,就借故晚上还另外有事,提前走了。迟雨田一直送到金大地的大门外,拉着程一路的手说:“真的谢谢

秘书长啦,给我面子,我是快退的人了,以后就看你们。

秘书长,我支持你!”

“谢谢了,迟主任”,程一路渐渐放开被迟雨田握着的手,边说边往车子边走。迟雨田追上来,对着程一路的耳朵道:“王一达在南州也呆不长了。”

“啊,是啊,是啊”,程一路应付着已经上了车。他朝迟雨田招招手,车子就开走了。

叶开问:“

秘书长,晚上一定人很多吧?我碰到不少各单位的司机。”

“还好”,程一路答道。晚上的人是很多,一个厅级的人大常务副主任嫁女儿,来这么多人,正常又不正常。程一路想迟雨田也许想着反正要退了,临退前把女儿的婚礼热闹地操办一下,也不是多大了不得的事。程一路原来还犹豫过参不参加今晚的婚宴,现在看来参加是正确的。不仅仅给迟雨田一个面子,也让自己出了一回脸。刚才那么多人上来敬酒,有喊

秘书长的,也有喊市长的。不管喊什么,都是冲着他程一路来的。一个官场中人,在适当的场合,理智而体面的出场,是必须的,也是必要的。老百姓其实不可能天天真正地看到你,他是通过别人的口,通过电视,来知道市委市政府的领导的。哪个领导出来得多,在新闻节目中出来得早,就说明那个领导官大,威信高,影响力大。换句俗话就是权力大。程一路其实相当注意这一点。到市委后,他一般都是跟在领导后面。即使有电视画面时,他也有意识地往后退,千万不能抢了主要领导的镜头。当然,如果他就是出席某个场面的最高领导,他也会当仁不让地站在镜头的最中间,站在最突出的位置。

有人曾经开玩笑说:现在的电视新闻,越到下面越单纯。省里的电视新闻还是有些社会性的,到了市一级,主要是领导的,再到县一级,基本都是领导的了。有时新闻节目就是领导活动动态,不管大事小事,总要领导出来。而且,新闻节目不是看本身的新闻性,而是看领导的新闻性了。

车子在南州的夜色中慢慢行进,叶开知道程一路

秘书长晚上喜欢车开得慢,他好看看车窗外的街景。

手机却在这时响了。

程一路打开手机,看见是蒋和川的电话,就问是什么事。蒋和川说他在“别有天”。香港的黄总来了,想请

秘书长出来喝茶。不知赏脸不?

“这……”程一路想拒绝,但他知道蒋和川是个好面子的人,他一定是在黄总面前打程一路的电话的,以显示他与程一路

秘书长的关系非同一般。如果程一路不去,蒋和川就会很难堪。而且,蒋和川在给程一路打电话前,事实上已经摸清了程一路现在的动向。这些企业家,现在个个神通广大。有个短信就说:开放毁了一代女人,企业家毁了一代官员。

程一路一直注意与蒋和川这样的企业家拉开距离,即使程小路当初是以南日公派留学的身份出去的,但程一路也不是直接找蒋和川的,而是鲁胡生从中帮忙。包括张晓玉的出国。在市委

秘书长的任上,他不可能不与企业家接触,但接触都是有分寸的。企业家的目的是干好企业,而干好企业的目的是利益最大化。因此这就决定了所有的企业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做赔本的卖买。企业家与官员频繁接触,这是中国的一个怪现象,也是市场经济初级阶段的产物。说明了市场的不规范,和官员的过度干预。国外,是官员围着企业转,而在中国,恰恰相反,企业围着官员转。

蒋和川是个城府极深的人,以前他与张敏钊的关系就很微妙。任怀航书记来了后,很快就把眼光盯向了南日。曾有人评价南日是红色企业,意思是指南日与官场走提比较近。这官场,其实指的范围很小。在南州,南日在企业界的地位,决定了蒋和川根本不会把一般的小官小吏放在心里。程一路甚至想:蒋和川的心里,可能只有任怀航一个人。其它人,包括徐硕峰,黄川,都只不过是他的棋子。

那么,程一路呢?

在到别有天的路上,程一路一直想这个问题。想到最后,他归结到一点:因为他是市委的

秘书长,而一般情况下,

秘书长是与市委一把手走得最近的人,因此在蒋和川的眼里,程一路就是与任怀航走得最近的人。所以,任怀航不在南州,港商来了,蒋和川自然要请程一路来陪同。

车子很快停在了别有天的门前,叶开拉开车门,程一路一眼就看见蒋和川正站在门前的台阶上,摇晃着手机,向他的车子跑了过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