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五章

上一章: 下一章:

秘书长,开会了”,马洪涛喊过程一路后,就上楼到会议室了。

程一路拿着本子和茶杯子,也上了楼。常委们都到了,程一路是最后一个。以往每一次常委会,程一路基本上是最先一个。今天,他一直在办公室里考虑怎样去处理滨江大道改建的事。进了会议室,程一路抱歉地笑笑。

任怀航清了清嗓子,说开会了。会议的议题有三个:雷远程事件,黄川问题,滨江大道改建工程。

程一路先将关于雷远程事件的调查情况作了汇报,列席会议的公安局长周守一,也将公安部门所掌握的资料作了解释。其实关于雷远程,只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事件的定性,到底是因公,还是因私。如果因公,就可以叫殉职,可以享受相应的待遇;如果因私,只能是一死百了。

常振兴副书记先发言:“从工作上看,雷远程同志是个不错的同志。对他的去世,我感到痛心。对于这个事件的定性,我觉得要尊重事实,不能因为人死了,就马虎。是因私,就不能说成是因公。这是一个不好的导向,会引来其它同志效仿。”

“我不同意常书记的意见。”王浩说道:“雷远程同志在长假期间,因为招商引资,而出了事。他自驾车当然有些不妥,但不能因为他自己驾车,同时车上又有一个女同志,就说他是因私。如果这样,雷远程死不瞑目啊!”

王浩说完,会议室静了。大家都感到今天的常委会,从一开始就形成了一种对立,在这个场合,随便地发表意见就是表明自己的倾向。

任怀航环视了一下会议室,“大家都说说,都谈谈嘛。”

没有人说,王一达说了。王一达先是亮了一下嗓子,喝了口水才说道:“雷远程同志已经走了,这是事实。这个事件发生得突然,一路同志在家,处理得也很到位。刚才一路同志、守一同志和大家都发表了意见,我听了,觉得很有想法。第一:在这个问题的处理上,不要人为地把雷远程同志拨高,也不能人为地降低。尊重事实,是基本尺度。第二,具体处理,我觉得应该定性为因公。物价局出具的一系列证明,是很有说服力的。我们在研究时要尊重。当然,同时,我们也要吸取教训,即使为了工作,领导干部以后还是不能私自驾车。领导干部考虑问题多,电话多,驾车时就难免分心。我建议市委就此事下发一个通报,以后不准任何党政领导,私自驾车。一旦发现,严肃查处。”

王一达说完话,又喝了一口茶,而且喝茶的声音也很大,在寂静的会议室里有些滑稽。

程一路看看任怀航,任怀航的手已经放在头发上了,他要说话了。果然,任怀航开口道:“我同意一达同志的意见。对雷远程同志的不幸,我也深表同情。这样的一个同志,为了招商引资,因公故去,这是令人痛心的。请政府按照有关规定,进行抚恤。我原则上同意就此事发个通报,按照一达市长的意见,下发到县、乡级。这个工作就由一路同志负责。”

任怀航迅速而利落地说完了意见,这令所有的人,包括王一达都感到意外。雷远程一直与王一达走得很近,又是王一达的姨侄子,现在人死了,王一达为他说几句话也是应当。但任怀航态度如此明朗,很快地同意了王一达的意见,这多少有些令人不解。程一路乍一听也觉得奇怪,前几天任怀航让他到物价局前态度还是要严肃处理的。可是随即他便知道了。任怀航的智慧,往往就显示在这样的大是大非的场合,他的目的总是深藏不露。这就不是一般的官场人物所能做到的了。

接着开始的议题,是大家更不愿意触及的。

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高晓风,简单地将对黄川的调查情况作了说明,根据现在掌握的情况,黄川同志可能涉及到一些经济问题,而且数额较大。省纪委光天珍副巡视员建议南州市委对黄川立即双规。至于到底是哪些问题,高晓风只简单地说了两点,一是财政大楼承建上,收受了承包商五十万元;二是通过项目立项和审批,多次收受钱财,目前查出的有一百多万元。

高晓风说明结束,会议室里突然静得连针落下去的声音都能听见。

程一路正低着头,在笔记本上记着什么。事实上,他一个字也没记。他不能抬头,这个时候,他不看都知道,所有人都在忙活,就是没有一个人抬头。谁都不愿意自己的目光先碰着别人的目光。如果说有抬头的,那就是方浩然和迟雨田,以及马洪涛他们。他们不需要发言,尽管看着大家。他们也是见怪不怪,在常委会上出现这样的无声电影,也不是没有过的,只是次数少罢了。

最后还是王一达说话了,任怀航永远不会先说,而王一达又必须永远在任怀航之前说。王一达的脸有点红,粗脖子胀着,情绪好像有些激动。黄川出问题,王一达按理应该是有点得意的。作为财政局长,黄川并不是太去买王一达的帐。王一达的嗓子也有些低沉,一定是有意压着的,“对于黄川同志的问题,我的第一个感觉是可惜。这么年轻的一个同志,出这么大的问题,值得我们反思。第二,我同意省纪委的建议,立即对黄川同志‘双规’。”

王一达说完,看了看任怀航,这显然与刚才任怀航同意了他对雷远程事件的表态有关。黄川是任怀航的人,这在南州官场,尽人皆知。王一达更是清楚明白。越是这样,越不能说过头的话。何况刚才任怀航已顺手卖了一个人情。

“这样吧,”任怀航摸了摸头发,望了一眼会议室,说道:“这样,同意省纪委的建议,对黄川同志‘双规’。同时,南州市委的态度也是明朗的,那就是我们不搞政治运动,不搞连带打击。黄川同志有问题,这完全是他个人造成的,当然这与组织上没有及时发现和引导教育有关。但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还是自己。所以,对这个案件,我们既要吸取教训,又要防止因此带来的其它负面影响。请晓风同志向省里的调查组讲明我们的态度,不要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当然,我们这不是干预调查组办案。市委对调查组的工作,给予全力支持,这是不动摇的。”

任怀航这一番话,说得句句原则,却句句有内容。态度也是很明朗的。高晓风连忙答道:“会后我就向光调转达市委的意见!”

滨江大道的改建工程,目前已经通过了规划和前期筹备,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工程中最核心的一件大事:招标。作为南州历史上最大的市政建设工程,多少家工程队都在眼红红地看着,谁都想把这个工程吃下去。程一路在没接手前,叶峰就来了。接手后,胡平又找了。还有其它的几家公司,也都通过不同的方式,向程一路表达了意思。这么大的工程,通过招标运作,是无疑的。关键是怎样招标,如何招标。是不是带有倾向性意见,走过场;还是公正公开地凭标的,这都是十分棘手的问题。

程一路在汇报时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坚持公开招标,搞阳光操作。

徐硕峰接着补充汇报了滨江大道改建的一些前期情况,万事俱备,只欠动工。对招标,徐硕峰有意识地回避了。

王浩副书记和常振兴都是改建工程的副组长,王浩先看了眼常振兴,示意常振兴先说。常振兴就动了动身子,哼了下嗓子,开口道:“滨江大道的改建,任务重,事头多。不仅仅有下一步的改造。更有第一步的拆迁。拆迁政策虽然出台了,市民是不是满意,还有待于看成效。因此我的意见是一边抓拆迁,一边抓招标。对于参与招标的公司,我想最好还是先进行必要的审查。不然就会出现鱼目混珠的情况。”

“这个我同意常书记的意见。但是,对于来投标的公司进行审查,这只能是从资质上,而不能进行行政干预。滨江大道改建,事关南州的形象,马虎不得。”王浩说完,便起身拿出手机,出去接电话了。

其它几个常委也都发表了意见,大同小异。王一达没有表态,只要求:一切公开运作,绝不允许任何暗箱行为。

任怀航等大家都说完了,才把手从头发上拿下来,慢慢道:“我原则上同意大家的意见。滨江大道的改建,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单项的工程,它事关南州形象,事关市委市政府的形象,也事关市民的切身利益。这要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整个工程请一路同志负责,马上开始运作。我在这里表个态:不参与不干预工程的对外招标。我希望其它所有的班子成员,包括人大、政协的领导,都不要介绍工程队,拉关系,影响公开招标。”

程一路觉得任怀航这个表态,充满深意。也是对他工作的一个最大支持,就说道:“我会及时向常委会汇报工程的进展情况,同时谢谢各位的支持。”

任怀航望着程一路笑了笑,程一路又想起胡平,赶紧补充道:“另外我还有件事,想在这里先说一下。也是关于人在大道的事。市建司的胡平前几天和几个老工人找到我,要求承建一部份工程。不知大家意见如何?是让他们一道参与竞争,还是专门拿出一段,由他们施工?建司是个老大难企业,大家都清楚的。我就不说了。请大家定。”

“这个我看可行。建司困难重重,让他们来承建一段,也是合情合理的。”王一达先说了。

任怀航又望了望程一路,眼光便飘向了别处。然后,慢吞吞地说:“最好目前不要这样。建司的困难大家都知道。但是,因为困难,就搞特殊化,容易扰乱正常的工作秩序。一达市长,你看是不是先这样,同样参与招标。过后再说。”

王一达被任怀航一问,很被动地说了声可以。

组织部长徐成问还有几个人事问题,是不是也一并研究了。任怀航站起身来,说下次吧,今天的会议就到这了。说完他已经走到了门口,却站住,回过头来对方浩然说:“浩然同志,请过来一下。”方浩然过去,两个人便径直到任怀航的办公室了。

王一达市长下楼时特地拐到程一路的办公室,程一路赶紧请他坐。王一达笑道:“坐就免了吧,你们最近给怀航同志搞的关于私营企业的调查,很有份量哪!以后就要加强这方面的调查,不仅仅是市委的,政府也要。”

程一路听出这话的言外之意,不能仅仅为任怀航搞调查,也要考虑考虑王一达,就笑着说:“政府办笔杆子多得狠,哪个拿出来也比政研室强。”

王一达哈哈一笑,“你啊!好的,不说这个。最近听说敏钊省长来南州了?”

“是吗?我也不太清楚”,程一路回答得快而干脆。

“上次秋部长来,不知对南州感觉如何啊?我就看不惯窝里斗,团结多好。最近听说怀航同志要走了,他对南州有思想,特别是经济发展上有见地。真走我还有点舍不得啊!”

“也是”。

“听说你要到政府,我欢迎啦。不管下一步我在哪里。一路同志工作扎实,现在政府工作就要这样的同志。”

“啊,哈哈,我都不知道。还是请一达市长关照,把我要过去好了。”

“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是吧。好了,你也忙,我就不说了。”王一达说完就往外走,程一路站在门口。王一达回头时还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程一路关上办公室的门,一个人站在窗前,看着樟树的绿色,正一天天地茂盛起来。他想起刚才的常委会,研究的议题之外,他最大的感觉就是任怀航书记今天的态度。以往每次常委会,明显地可以看出任怀航在气势上要胜过王一达一大截,在很多议题的表决上,任怀航经常否决王一达和意见。而今天,王一达所发表的意见,任怀航基本上都同意了,虽然议题特殊,但气氛却少有的融洽。在人事任命这个最关键的议题上,任怀航今天采取的办法也很独特,他根本就不去触及。会后,任怀航又单独找方浩然谈话。王一达跑到程一路的办公室,说的话倾向性也很明显。这一切,在程一路到市委来任

秘书长后的这两年,从来没有发生过。

难道南州官场的格局真的要发生什么变化?还是……

前几天迟雨田曾说王一达也要离开南州,但是听王一达刚才讲话的口气,不像是要离开南州的样子。相反,话里处处透出他要担任南州一号人物的信息。王一达到南州也八年了,按照中央的规定,他这一届必须从市长的位置上调出。要么就地担任书记,要么离开南州。如果从程一路的判断看,王一达个人是倾向于留在南州的。虽然他在南州市市长的位子上被稍微停顿了一下,但现在也毕竟才四十五岁。何况南州在江南省的位置,也不是其它地方可比的。只要在南州当上书记,将来的结局不会少于一个副省级的。程一路与王一达的关系,不温不火。而且,因为张敏钊,王一达对程一路的客气和和尊重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临下班时,马洪涛和陈阳一块儿进来了。两个人笑着,程一路问碰上什么高兴的事了,马洪涛说不是高兴的事,是看到手机上的一个段子了。程一路没有做声,陈阳就开始读起来:

花和尚吃酒,财神爷建庙,请打两句歇后语。

答案:花和尚吃酒,烧死了;财神爷建庙,钱倒了。

程一路听了心想,这民间文学来得真快,也很巧妙。第一句是讽刺雷远程,第二句是写黄川。生动朴素,简直比诗经年代的采诗官还要直接!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