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八章

上一章: 下一章:

从省土地局出来,已经是中午了。省局本来安排了中餐,但程一路觉得这事已经麻烦了别人,何况又是中午,就一再地谢绝了。孙前进看程一路确实不太愿意,就说:不如这样,我们来请省局的李处长和几位科长。省局的王局长说中午有事,先走了。大家就到云月轩去。中餐不能喝酒,点的菜却不少。吃饭后,因为时间还早,孙前进提议找个地方去休闲一下。李处长和几个科长都很有兴致,程一路也不好反对。大家便到云月轩边上的休闲中心了。

在南州,程一路一般是不会在休闲中心这样的场合出现的。张晓玉在家时,不止一次的告诉他,医院里又收治了一个病人,性病,据说就是到某某休闲中心后感染的。说得程一路心里也有几分发毛。程一路自己其实也不太愿意,有时饭后有空,也有人请他去。他无一例外地推了。几次一推,大家都知道程一路

秘书长是不喜欢到休闲中心的,就再也没有敢请。在官场上,对于领导,不仅仅要了解他工作的特点,更要了解他生活的特点。有时,生活决定工作,生活上得罪了领导,甚至胜过在工作上得罪了领导。

但是,这是在省城,而且是陪着省土地局的处长。别看人家只是处长科长,但你要来求他,他就是龙王老子了。在省直机关,真正有事去找厅长局长,人家客客气气。但是,你要找处长科长,对不起了,你得看眼色。而真正要办的事,还就恰恰恰在这些处长科长手上。很多时候,上面疏通了,到下面来却肠梗阻。不明就里,反复一查才知,得罪了经办的处长或者科长。他不是不办,就是拖着慢慢办。土地局本身就是个特权部门,这里的处长和科长就更不一般了。

程一路洗了个澡,然后什么也没要就躺在休息室里休息。李处长和几个科长,被孙前进拉着上了楼。叶开出去逛街了。程一路一个人躺着,迷迷糊糊地想睡。却有了电话。他接起来,是冯军的。

程一路问:“有事吗?这么急!”

“是有事,听说中央的矿山检查组要到仁义来。是不是有这回事?”冯军喘着粗气。

“还没听说。不过是肯定要来的,全国都在整顿。”

“,真要来?”

“也许是吧,你做好准备,不就行了。没有问题,怕查什么?”

“问题是没有,可是一整顿,仁义就没日子过了。那样,我也只好走了。”

“我在省城,回去再说吧。”

挂了电话,程一路仿佛看见冯军急猴猴的样子。其实这事,程一路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告诉过冯军,让他注意点。仁义是靠矿山过日子,但不能违反国家政策。外地资本大面积流到仁义,矿山被过度开发,而且安全问题也得不到保证,老百姓抵触情绪很大。上一次吴兰兰去时,就被老百姓围住了,将来也许还会出更大的乱子,这一直是程一路替冯军担心的。

程一路迷糊了一会儿,就有小姐来问要不要特殊服务,他赶紧回了。心想这孙前进,上去就不下来,也真是!

迷糊中程一路好像看见了简韵,还是在那天晚上乜一笑的饭桌上。程一路和方城谈得投机,酒就多喝了点,头不知不觉就昏了。方城也是海量,两个人海阔天空,到最后,程一路醒过来的时候,已在自家的床上了。他吃了一惊,爬起来看看屋里,简韵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程一路赶紧又缩回来,确认自己衣衫完整,才走出来,不好意思地问简韵:“是你送我回来的吧?谢谢了。”

简韵已经站起来,笑着说:“我和老乜一道送你回来的,他有事先走了。你可是醉得厉害。现在好了,没事了,我也走了。”说着就往门边走。

程一路上前道:“夜深了,我送你吧。”

“也好”,简韵十分爽快地答应了。两个人便出了门,走在外面的林荫道上,程一路看见整个院子都已经没有了灯光。再往前走,门房也关门了。程一路准备上前去叫门,简韵却拦住了他,轻轻地说:“别叫了,你回去吧。一个堂堂的

秘书长这么夜深送一个女孩子出门,传出去不好听。你先回去。我等你上去了再来喊门。”

程一路有点为难,但一想简韵说得也有理,就轻轻地拍了拍简韵的脸,小声道:“那就听你的吧。我先走。谢谢你了。”

简韵说:“走吧,我可要喊门了。”

程一路赶快往回走,然后上了楼,进门后关了灯,走到窗户前,他蒙胧地听见简韵正在喊门,不一会儿,门房出来了。两个人说了几句话,简韵就出门去了。程一路赶紧找出手机,给简韵发了个短信:谢谢你的细心和理解,愿你快乐。

回到客厅,程一路坐在黑暗中的沙发上,心想着简韵该走到哪里了,她的家就在附近,但是到底多少路,程一路也不清楚。这个女孩子,是程一路到地方上以后,第一次让他感到可爱的女孩子。回头一看,这些年来,程一路事实上很少再顾及到这些,在他的眼里,在他的日程安排上,更多的是官场的是是非非,是在官场这台大机器上不断地转动、铆紧、协调和圆滑。如果说简韵能让程一路有些什么想法的话,那这种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简韵让程一路机械的生活有了一点生动。

现在回想起来,程一路好像还闻见简韵头发的清香。他的手机还保存着简韵回家后给他发过来的短信:累了别挺着,休息休息;烦了别闷着,联系联系;馋了别忍着,咪西咪西;乐了别揣着,同喜同喜……这个短信让程一路开心地笑了一回。他又打开手机,调出来看了一回,又想给简韵发个短信,但随即就否定了。他摇摇头,放下了手机。

孙前进他们终于下来了,个个脸上都是红红的,程一路当然不会多问,只是笑笑。李处长说:“让

秘书长久等了,真的不好意思。”

程一路笑道:“我正好睡了一觉,昨晚没睡好。”

李处长和几个科长出门后,程一路让叶开用车子送一下,孙前进没有去,留下来陪

秘书长。孙前进说:“

秘书长不怪罪吧?”

“怪罪什么?”程一路故意问道。

孙前进也就哈哈笑笑,接着问是下午去找张省长,还是晚上去。程一路说下午去,张省长正好在。孙前进问道:“张省长老早就说要到省委,唉……”

程一路清楚孙前进这一声唉是什么意思,孙前进是张敏钊在南州时提起来的,他本来只是湖东县的一个副县长,能坐到土地局局长这样重要的位子,没有张敏钊是不可能的。所以,孙前进也铁了心跟着张敏钊,就是张敏钊离开南州后,他也一直跟得很紧。市里有些领导早就想动孙前进了,无奈张敏钊在前面发话,谁都撼不了。孙前进当然盼望着张敏钊能更快地上去,但是,他这一声唉,却又含着许多的莫名的无奈。

突然,孙前进问程一路:“

秘书长清楚李仁为什么到纪委吧?”

“这……”程一路一时不好回答,干脆马虎了。

“这是张省长打招呼的”,孙前进说。

这倒是有些让程一路吃惊,张敏钊打招呼让李仁到纪委,这看似不合情理。在南州,谁都知道,李仁是张敏钊的嫡系。李仁当建设局长,是南州少有的几个狠局长。没有多少人能动他。上次研究时,任怀航突然提出李仁到纪委任常务副书记,程一路也感到很让人费解。后来他想任怀航也许是为了让关鹏到建设才先把李仁下了的。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么回事。张敏钊又为什么突然要提出将李仁调出呢?

程一路想问孙前进,但是不好开口,倒是孙前进说了,“李仁在建设太多年了,有些问题不太好说。而且可能有牵连。张省长这是爱护他啊!”

程一路这一下明白了,而且程一路还更深层次地想到张敏钊上一次专程秘密地回到南州的目的。李仁到纪委后,按理他是应该有想法的,但是每回上班时在大院里碰到,李仁却总是高高兴兴的,好像捡了便宜一样。以前,关于李仁和建设局的检举信也是不断。奇怪的是,李仁一离开,这些信好像一夜间统一消失了,再也没收到过一份。想到这,程一路不经意地笑了笑,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担忧。

叶开回来了,孙前进问是不是就去。程一路说当然。车子就往省政府开。昨天晚上,程一路已经打了电话,问了婶婶,知道张敏钊今天在省城。程一路的车子是有省政府大院的出入证的,所以直接开了进去。上了三楼,到张敏钊副省长办公室,一问张省长果然在,程一路就让秘书进去通报一下,说南州市委的程一路来了。不几分钟,秘书出来,请程一路进去。孙前进也要跟着,秘书却说张省长只请了程

秘书长一个人,你在外等着吧。孙前进眨巴了下眼睛,心里有些不太高兴。程一路进去,张敏钊问了情况,立即道:“这个事情很敏感,现在不要再找了。省委正明书记已明确表态,要严肃处理。一路啊,你先回去吧。有办法我自然会照顾的。”

程一路听张敏钊这样一说,也知道事情的严重。但是张敏钊毕竟没有把话说死,就说明还可能会有办法的。

张敏钊问了问张晓玉在澳洲的情况,程一路一一地说了。又问道南州几个老同志的身体,程一路说基本上都还不错。张敏钊有点感慨,“这样最好啊,无官一身轻!”

程一路不知道张敏钊为什么有这样的感慨,两个人说了一会话,就是不提南州最近发生的黄川案件的事。秘书进来,请张省长上去开会。程一路马上起身,道了再见,就出来了。张敏钊也跟着出来了,见着孙前进,一愣。孙前进已经上前喊了声张省长,张敏钊说:“你也来了?一路刚才怎么不说?这不,我要去开会了。”

“省长忙,我们也走了”,孙前进说。

张敏钊就送程一路和孙前进到了楼梯口,自己上楼开会去了。孙前进对程一路说:“张省长好像比上次更瘦了。”

在车上,程一路将张敏钊副省长的话告诉了任怀航,任怀航在电话里嗯嗯了几声,然后说:“你就在省城,我马上过去。”

时间才下午三点半,程一路让孙前进在和平大酒店开了房间,自己却和叶开出去,到发改委了。齐鸣主任正在,见着程一路,说了几句话就问黄川的案子怎么样了。程一路说光天珍在办这个案子,保密得像铁筒一样,一点风都不透。齐鸣说:“我可听说黄川在里面把什么都说了,牵连到了一些人,省里正在考虑。”

“我也听说。不过也有人说黄川什么话也没说,一个人扛了,而且现在问题也就只出了财政大楼上,黄川的家人已将钱退了。”

“如果这样,要好些。唉,现如今,一个萝卜连出一片菜地,人心不稳哪!”

程一路没有做声,齐鸣望了望他,小声地说:“我还听说敏钊省长……”

“敏钊省长……”

“啊,不说了,不说了,道听途说而已。”

齐鸣很快茬开了话题,说到刚从非洲回来,那里的土著民族活得自在。“个个都是真实的,虽然戴着面具。我们没有戴面具,却经常显得不真实。一路啊,有时候我真后悔进入官场哪。半夜想想,当官是最没有意思的事。”

程一路笑道:“连齐主任都这么说,我们当官就更没意思了。”

“哈哈,我也只是说说。跟你说。在外人面前,还不是一样摆着谱。”齐鸣笑道。

程一路看看手表,也快五点了,就起身告辞。

回到和平大酒店,任怀航带着蒋和川也正好到了。晚上就在酒店里宴请省土地局的王局长。林晓山

秘书长也来了,一见到程一路,就问滨江大道工程进展怎样了。程一路说还正在拆迁,下个月要搞招标。林晓山意味深长地笑笑,拍着程一路的肩膀说:“要关照关照啊!”

程一路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大家入席坐定,酒菜就上来了。

这天晚上,程一路彻底地喝醉了。叶开后来说:“我从没看见

秘书长喝酒当场吐了的,这是第一次!”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0 条评论

  1. 嘿嘿说道:

    嘿嘿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