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三十五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南日集团二期工程的工地上,彩旗招展,鼓乐喧天。

程一路刚下车,蒋和川就迎了上来。蒋和川的光脑袋,在阳光下发着淡黄的光晕。他握住程一路的手,说了几句客套话。接着又介绍了香港方面的代表,是上次见过的大中集团的胡平总经理。吴兰兰站在远处,朝程一路这边看着。蒋和川喊道:“吴总,过来吧。

秘书长来了。你们我就不介绍了吧。”

程一路伸出手,跟走过来的吴兰兰的手握了一下,很轻。程一路发现,那一瞬间,吴兰兰的脸红了,然后又迅速地变了回去。

典礼开始,蒋和川主持。香港和北京方面的代表都分别致辞。程一路站在前排,他看见了简韵正拿着话筒,站在不远的人群前,好像正在看着他。简韵今天穿着很随便的牛仔装,头发长长的,在风中飘动着。

蒋和川对程一路道:“待会儿要请

秘书长发表讲话了。您可得美言几句。”

程一路笑笑,眼睛却看着简韵。吴兰兰显然注意到了程一路的眼光,也向简韵看去。简韵很快从人群前消失了。

胡平的致辞已接近尾声,程一路正准备上前。蒋和川拉住了他,轻轻地说:“刚才王一达市长打电话过来,他要亲自来参加典礼。”

“这……”程一路感到意外,却不便表明。只是含糊地说:“那就等一达市长来吧。”心里却想:这王一达,平时对南日一直不十分感冒,今天怎么突然要来参加南日二期的开工典礼?既然市长要来,那就得等他,而且一定要请市长发表讲话。王一达不来,程一路是今天来的最高领导;王一达来了,他就必须退到后面。这样的场合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其实也已经习惯了。

胡平的讲话完了,蒋和川站着,却不知怎么办才好。程一路朝远处看去,还是没见王一达的车子,就对蒋和川说:“这样吧,我先应付几句,待会儿请一达市长指示。”

蒋和川的光头上开始冒汗了,听程一路一说,像得了救星似的,赶紧请市委常委

秘书长程一路讲话。程一路也就正了正衣冠,上前几步,走到麦克风前,开始讲话。他一边讲着一边用眼看着四周的动静。忽然看见人群一动,他知道是王一达来了,就在王一达市长站到前面来时,结束了讲话,并且稍带了句,“请南州市市长王一达同志讲话,大家欢迎!”

王一达的脖子大概是阳光照射的原因,红里透着白。他走到话筒前,先是看了看四周,然后开口道:“我本来是不准备来的,我一直以为南日集团的工程没有多大的希望!”说着,王一达停了。蒋和川的脸色有点变白了,朝程一路看,程一路也不知道王一达接着到底要说什么。人群里开始有些燥动。王一达又说了,“但是,我还是来了。既然来了,就得说几句。一是祝贺,祝贺南日二期的顺利开工;二是问候,向和南日合作的香港和北京的朋友问好;三是希望,希望南日抓住机遇,抢占先机,真正成为南州民营企业的老大。”

“我的讲话完了。”王一达笑着。

所有的人都鼓掌,程一路看看蒋和川,虽然脸上还是迷惑的神色,但是他的掌声并不比别人差。程一路也鼓掌。典礼结束后,程一路跟在王一达后面,笑着说:“市长的讲话言简意赅,振奋人心哪!”

王一达哈哈一笑,“我就知道一路同志会说话”,说着又拉过蒋和川,“蒋总哪,南日是南州的一面旗帜,可要举好。出了问题,我唯你是问。”

蒋和川当然听得出王一达这话的份量,马上道:“请市长放心,南日一定不会辜负市委市政府的期望的。”

“这就好,这就好!”王一达说着,就要上车。叶开也替程一路打开了车门,程一路正要进去,看见简韵走了过来。程一路站起来,笑着同简韵打了招呼。简韵递过一本书,说:“我上次在省城看见的,觉得

秘书长看挺合适。愿意看吗?”

程一路接过书,笑着说:“当然愿意。谢谢了。”

简韵没有说话,就跑开了。上了车,叶开笑道:“这个小主持人,有点意思……”程一路没有搭腔,看看简韵丢下的书,是一本《瓦尔登湖》,梭罗著。再翻开,里面有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这是一片人间的净土,可以休憩,可以静心。愿这本书能为你带去繁忙之后的片刻安宁!

程一路把书合上,用手摩挲着书面,心里突然升起一缕莫名的情愫。

中午,蒋和川一再地打电话来,请程一路

秘书长无论如何要去出席一下南日的酒会,鲁胡生亲自跑来了。程一路只好过去。吴兰兰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看程一路的眼光也是左右闪烁。程一路只当作没有看见,依旧笑着和大家喝一点礼节性的酒。饭后,蒋和川把程一路请到里面,问王一达怎么突然去了?程一路说我也不知道。我要知道我就不去了。蒋和川挠挠光头,说:“是不是他听说怀航书记要走了,就来显摆了。”

“话不能这么说,怀航书记不是还没走吗?”程一路打断了蒋和川的话,自己心里却在想:王一达也许就是这个意思,向外面传递一个信号,我王一达是南州的一把手了。可是,王一达也许并不知道,他下一步说不定也不会在南州,而且就在南州的话,按目前程一路的观察,王一达接任怀航位子的可能性并不大。不仅上一次张敏钊说了,其它的一些渠道也在不断的传着。只是王一达自己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这点,有点过于乐观了。

毕竟等了七八年,如今近在咫尺了,王一达的心情,能不激动和不安吗?

但这些,程一路并没有跟蒋和川说,在南州地面上,程一路一般情况下是不随便议论官场是非的。蒋和川就问到上次所说的关于土地的事,是不是结了?程一路说不太清楚,省国土局是同意了,可是上面怎么样还说不准。蒋和川叹口气,“原来还可以指望一下张省长,可现在……”

程一路说:“走吧,外面的人等急了。”果然出来,大家都在等着告辞了。吴兰兰中午喝了点酒,脸红红的,对着程一路道:“

秘书长,我晚上就回北京了。能送送我吗?”

“当然行,只要来得及”,程一路大方地答道。

吴兰兰却笑了,“你

秘书长太忙了,还是别送了吧。就此告辞了,下次欢迎到京做客。”

“那……也好,先祝你一路顺风了。”程一路说着伸出了手。吴兰兰也伸出了手,程一路感到吴兰兰的手有些颤抖。这双十几年前,在程一路的掌心里温柔娇软的手,现在变得不仅颤抖,而且陌生了。

下午刚上班,光天珍就过来了,直接要求见任怀航书记。程一路陪着她到了任怀航办公室,掩上门,光天珍说:“黄川案件我们已经给省里有着领导汇报了,同意我们与南州市专案组一道,立即对涉案的其它人员采取措施。”

任怀航的手还放在头发上,这会上慢慢的滑下来了,问道:“你们打算怎么办?”

“我们准备先对涉及到的厅级干部双规,至于一些处级干部,请南州市委研究,采取相应措施。”光天珍的态度十分明白,就是要立即行动。程一路听着心里一惊,还涉及到厅级干部,那一定是现任地级领导干部。会是谁呢?

任怀航的神情依然是不紧不慢的,仿佛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光天珍拿出省纪委的有关文件,递给任怀航。任怀航低头看时,程一路瞥见了徐硕峰的名字,与他心中所猜测的一样。黄川与徐硕峰最近,一个是财政局长,一个是分管财政工作的常务副市长。黄川出事,还只是处级干部的层面;现在徐硕峰出事了,那就说明南州的反腐工作上升了一个层面,到厅级干部了。

“我们已经做了一些前期调查,黄川汇报材料上的情况是真实的。因此对徐硕峰同志采取相应措施,也是必须的。”光天珍说着拿出了文件。任怀航沉思了一会儿,点点头,问:“要我们配合吗?”

“我想请任书记立即召开市委常委会,通知徐硕峰参加。在会前我们宣布。”光天珍说着又拿过另一封文件,“这是涉及到的处级干部名单,请市委研究定。”

任怀航看着名单,并没有任何反映。程一路侧着看过去,这名单上大概有七八个人名,但是因为是侧着,他并没有看清楚。任怀航已经开口说:“一路同志,你就请办公室通知一下吧,下午四点召开市委常委会议,任何人不得缺席。”

程一路点点头,就出门去安排了。

王传珠问“这么急开常委会,是不是?”

“没有什么,只是通报一下黄川案情。”程一路道。

安排好以后,程一路回到任怀航办公室,任怀航把刚才的处级干部名单递了过来,第一个就是关鹏,然后是财政局的另外一个副局长,还有发改委的一个副主任。也涉及到下面的个别干部,都是副县长。程一路看着这个名单,不知怎么却松了口气。他也不希望这名单上出现更多的人,更不希望这名单上出现他不想出现在里的人。现在,他看过了,没有,这令他放心。

三个人坐在任怀航书记的办公室里,虽然嘴上不断地说着话,但是这话却不着边际,寡淡无味。程一路借故有点事先回到了办公室,他有意识时把门开着,免得别人猜疑。快四点的时候,王一达过来了,同程一路打了个招呼,问程一路怎么这么急着临时开会。程一路说怀航书记定的,王一达就上去了。程一路本来也想就上去,但转念还是退了回来。他怕待会儿碰见徐硕峰。他站了一下,又关上门。这时手机响了,是吴兰兰。吴兰兰想请他晚上吃饭,说有些事想当面和他说说。程一路问不是说晚上回北京吗?吴兰兰说不走了,就想请你吃饭。程一路答应了,吴兰兰这样一个心高气傲的女人,既然她先提出来请他,那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再不答应,只会让她伤心,让她生恨。

四点零五分,程一路开了门。他是第一次在常委会上迟到。等他进门时,大家都坐好了。任怀航环视了一下,然后宣布会议开始。接着程一路看见会议室的门边出现了几个陌生的身影。任怀航请省纪委关天珍同志宣布有关事项,光天珍站了起来,只说了几句,大意是徐硕峰同志涉及有关违纪问题,经省委同意,立即双规。程一路看见徐硕峰的脸有些白了,但是人还是坐着,一动不动。从外面进来了两个人,向徐硕峰作了个“请”的手势,徐硕峰站起来,看了一遍会议室,说道:“不必了,我走便是!谢谢在座的各位了。大家共事这么多年,请各自珍重!”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出了门。一屋子的人都呆着,程一路吸了一口凉气,胸部突然像被什么塞住了一样,直有一种堵得慌的感觉。

光天珍跟着后面也走了,任怀航的眼睛还在望着门边,好一会儿才收回来,宣布开始下一个议程。

没有任何人反对,也没有任何人同意,按照省纪委的建议,南州市委对关鹏等八人同时宣布双规。由市纪委书记高晓风牵头,与黄川案件串并进行。

散会后,王一达市长下楼时到程一路办公室,一开口便说:“怎么这样?怎么?南州怎么搞的?”他的脸因为激动更红了。

程一路说先坐下吧,喝口茶,坐下后,王一达有些痛心,“我真没想到会这样。我一直以为南州的官场是很风清气正的,是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的。怎么出了一个黄川,就带出了这么一大片来?连常务副市长也进去了,这说明我们的反腐败形势严峻哪!一路啊,我原来以为南州会顺利地搞好换届,不会出纰漏的。你看你看,现在这样……怀航同志要走了,下一步我们的担子重啦!”

“是没想到!谁都不会想到啊!”程一路摇头道。

“我一直以为,硕峰同志是个不错的同志。他的工作很能干哪!怎么?怎么就在这事上出了茬子呢?唉!”王一达喝了口茶,脸色依然是沉重的。

程一路没有说话了,王一达问到滨江大道的改建工程,说既然徐硕峰暂时停止工作了,这个工程也就摆一摆吧,“一路同志,你看……”

“当然好,我也正在考虑这个事。工程的前期工作都是硕峰同志搞的,我也不很熟悉。摆一摆,也不错。”程一路说着站起来。王一达也站了起来,道:“我也过去了,一天到晚都是事啊。”正要往前走,却停住,问:“浩然同志听说检查了情况不是太好,我看是不是市委这边先同政协的同志一道去看看再说。”

“那好!”程一路一边回答,一边拿着文件和王一达一道出了门。

办公室里马洪涛和几个人正说得热闹,见程一路来了,突然没了声音。程一路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也就装着不知道,放下文件就走了。

天有些阴沉,而且有些闷热。窗外的香樟树,阴影更重了。不一会儿,一场大雨倾盆而下,雨点落在樟树的叶子上,不断地冲上去,又不断地滑下来。再看远处,都被雨蒙住了。天地之间,只剩了一片苍茫与混沌……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