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三十九章

上一章: 下一章:

雨一直在下,南州这么多年来,也没下过这么大、时间这么长的雨。程一路感到已经很久没见到阳光了。站在办公室的窗子前,他看到香樟树在雨中也好像有些沉闷。肥大的叶子,失去了轻盈,变得沉重起来。

陈阳把一大摞文件送过来,顺便问

秘书长上午有什么安排。如果没什么特殊的事,他想请假。外地的几个同学来了。程一路说你去吧,有事我找马洪涛。

陈阳虽然年轻,但是做事还是很扎实的,这一点程一路很喜欢。

喝了口茶,程一路开始看文件。刚看了两封,王一达市长打电话来了,请

秘书长通知常委和副市长,上午十点召开紧急联席会议。程一路没有问为什么,只是答应马上通知。挂了电话,他立即叫来马洪涛,让他赶快通知。马洪涛看着程一路,脸上挂着狐疑的神情。程一路也没问,马洪涛嘴动了动了劝就出去了。

程一路也有些疑惑,按理王一达不会这么着急来开联席会议。一定是有什么大事,而且不是一般的大事。开会可能只是一次通报。是不是徐硕峰案件又牵连出来了什么人?还是张敏钊案件中涉及到的人,现在要开始真正地过问了?

也许都是,又可能都不是。

程一路有些盲目地看着文件。江跃进的上访信又来了,还有机械厂的那些工人,一直在吵着增加破产补偿。马怀民到物价局后,开始了大动作。送来的文件里就有物价系统人事的重新安排,新官上任三把火,马怀民这火烧得烈。不过,程一路也很清楚,现在哪个干部到一个新的部门任一把手,都首先要从人事上动刀子。人事不动,一把手弄得不好就会落得被架空。

常委和副市长们陆陆续续地到来了,都是很疑惑地样子,但是彼此却都不打听。大家都清楚,开这样的一个紧急会议,涉及的内容一定十分重要。打听了,就显得自己急燥。而急燥对于已经到了市级领导的干部来说,就是很大的忌讳了。

大家坐在会议室里喝茶,气氛凝重。迟雨田正跟常振兴说到方浩然的病情,说手术后情况也不是太好,关键是发现迟了,已经扩散了。常振兴脸上挂着忧伤的表情,摇着头。迟雨田道:“老方一辈子辛苦,到头来快退了,能享点福了,却要走了。人哪,其实不管什么活法,关键还是要有得活。往下一躺,进了大烟囱,再大的本事也是枉然。”

正谈着,程一路听见门外有了声响,知道是王一达过来了。他赶紧出来,看见王一达带着几个人已经上了楼梯,就迎上去。王一达问:“都来齐了?”

“都到了”,程一路回答道。

王一达向后面跟着的人介绍说:“这是我们的市委

秘书长,程一路同志。”程一路和来人握了握手,王一达又介绍道:“这是中纪委的高处长。”

进了会议室,坐下后,王一达看了看四周,让马洪涛关上门,然后开口道:“会议之前,我先介绍一下,这是中纪委的高处长,还有几位都是中纪委的工作人员。今天的会议,本来是一个不该有的会议。开这样的会,我很痛心。但是,我们还是要开。”王一达的脸开始变红,接着说:“主要内容还请高处长给我们介绍,大家欢迎。”

一般情况下,“大家欢迎”后面必定是掌声,而今天却没有。一会议室的人,脸色都在灯光下变得沉重而暧昧。程一路看着原来徐硕峰坐的地方,现在醒目地空着。他突然有一种害怕的感觉,他怕今天在坐的人中,又有人会被请走,又会留下新的空位。

高处长开始讲话,他介绍了张敏钊违纪案件的一些情况,都是原则性的。程一路听着有点明白了,今天要涉及到的,主要就是张敏钊案件涉及到的人和事。这一下,他的心里更有些打鼓了。他拿眼看看,有几个人正迅速地转过眼去。这说明刚才他在低头时,有人正在抬头看他。张敏钊案件涉及到的人,如果以一般人的眼光看,程一路非在不可。程一路是张敏钊的侄女婿,而且程一路能干到到常委、

秘书长这个位子,不能不说与张敏钊有关。就是张敏钊没有直接出面,别人也可能是看着张敏钊的面子的。官场规则就是这样,有很多事情领导并不知道,却已经有人替你做了。

“张敏钊案件涉及人员之多,涉及面之广,这在江南省的历史上也是少有的。中央对这个案件高度重视,主要领导同志作出了重要批示。根据张敏钊的交待,涉及到南州的一些干部。经请示中纪委并经江南省委同意,现在决定成立张敏钊案件南州工作组。我任组长,主要负责南州涉案人员的调查工作。”高处长说着停顿了一下,望望大家,接着道:“根据张敏钊的交待,南州涉案人员主要有两类,一类是直接参与了张敏钊违法案件的,有李仁、孙前进、周守一等,已决定采取双规措施。其它涉及人员共四十五名,主要是向张敏钊行贿。我们建议采取以下措施:从今天起三天内,主动向工作组交待问题,并且数字较小的,一般不追究刑事责任,以教育和政纪处分为主;三天之后,工作组将采取直接措施,对这些人员一律在处理时,从重从严。”

高处长的话,让会议室里气氛缓和了不少,名单上没有这会议室的人,大家悬着的心都放下来了。不过,程一路想张敏钊在南州多年,保不准这在座的人中,也有人向张敏钊送过钱递过卡。倒是李仁孙前进周守一他们,前几天还请程一路喝茶。他们涉及到的主要问题,按刚才高处长的说法,就是为张敏钊筹集了一些资金,请人在北京活动。这笔资金的具体数字高处长没说,但一定不会很少。到北京活动,没有几十万上百万的,是难以伸展开手脚的。上一次张敏钊那么突然而神秘地到南州来,找李仁他们一定就是为这事。张敏钊当时不找程一路,现在想来不仅仅是因为程一路没钱,可能也含着对程一路保护的意思,就像他一直不找阎丽丽一样。

程一路的心突然有些疼,他喝了口水,抬头看看大家。个个都是面色沉重,却少了刚才的紧张。王一达在高处长讲完后,发表了一些很带感情的话,当然主要是检讨、惋惜和痛心。

会议结束了,程一路走出会议室的门,感到脚有些沉重。外面的雨还在下,王一达让纪委高晓风书记陪着中纪委的人,自己走到程一路办公室,叹着气说:“真的没有想到啊!说真话,原来我还真的有点为你担心。现在看来不必了。”

程一路摇着头道:“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谢谢一达市长了。”

“清者自清,这好啊!不过,这么老是出事,南州的经济影响很大,现在关键还是要凝心聚力,发展经济。今年到现在,上半年计划的财政收入都还没有完成,省里很有意见。可是现在出事的,都是经济主管部门的一把手,这些人出事,影响更大。我一直担心哪!”王一达说道:“因此我想马上建议常委们下到各个县和有关部门,一方面协助防讯,一方面抓一下经济建设。”

“这个方法很不错,防汛发展两不误。”程一路笑道。

王一达点点头,问滨江大道的招标情况。程一路说已经全部通知了,最近就要开招标会。

王一达走后,程一路心里很乱。其实他也知道,现在的南州,不仅仅他的心里乱,还有更多的人心里更乱。李仁和孙前进、周守一他们,大概已经被双规了。纪委的人行动是很快的,按照程一路的感觉,孙前进他们对这事也有一些心理上的准备。那天在一起喝茶,虽然都没有明说,但看得出来,每个人的心里都有阴影,只是大家都不想把事情往更坏的方向揣测而已。也许从张敏钊被从南州的会场带走开始,他们就清楚这一天终究会来临的。

喜欢

秘书长,就登陆书盟踊跃投票吧。

程一路轻轻地叹口气,这一刻,不知为什么,他一点也没有自己不在其中的幸运和兴奋。陈阳进来,把今天的报纸放在桌上,看见

秘书长一言不发,也就不做声出去了。报纸上正刊登着无名氏捐款近十万元用于希望工程的报道。说是一个好心人,委托一名年轻女孩,匿名捐款八万多元。工作人员问到捐款人姓名,女孩坚持不说。办完手续便匆匆离去。报道最后,用了很大篇幅,号召全社会向这位匿名捐款人学习,用爱心促进社会的进一步和谐。

文章很长,发在晚报的头条位置。程一路看着,眼前却不断地幻化出那一张张卡来。那卡狂舞着,跳跃着,啃噬着千里长堤……

中午程一路参加了安全局的一个接待,无非是走走过场,说说话,吃吃饭,客套客套。这一套程序,他驾轻就熟,圆润得狠。吃完饭,看看时间,也快到一点了,他就让叶开送他到办公室。雨一直在下,人似乎都要发霉了。

王传珠正在值班,见

秘书长回来,便来替他泡了茶,问道:“上午的事都落实了?”

程一路点点头,王传珠问的落实,其实应该是都行动了的意思。王传珠叹道:“这年头,总是有人想不通。官都做到那么大了,还要钱干什么?人为钱活,也为钱亡哪!”

王传珠虽然是市委的副

秘书长,但平时程一路很少与他闲谈。在办公室内部,程一路还是保持着必要有威严。他把眼光抬起来,朝王传珠看了看。王传珠不做声了,接着问:“听说徐真书记要提前回去了。”

“啊”,程一路哼道。

“省妇联马上要改选,听说她回去可能要上一下的,当副主席了。”王传珠道:“衙门大就是好,下来转一下级别就上去了。我们在底下混一辈子,还是个正处。都老了,老哪!”

程一路笑着说:“正处也不错了,想想其它人,连处级都还没沾上边。”

“这倒也是,平平安安就是福!”王传珠说着往外走,门边上碰见了马洪涛。马洪涛正拿着一摞文稿过来,摇着头道:“天天都是务虚,什么稿子都要。政研室成了大酱缸了。”

程一路接过文稿,原来是给王一达写的《领导干部关键就是要自律》。

“这个时候出来写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意在何为?

秘书长,你看看,反正我是写出来了,改是改不动了。”

“改不动就直接送一达市长”,程一路把文稿又递回来。

马洪涛笑道:“看着好像整个南州就他一个人廉政似的……”

“不要乱说。”程一路制止道:“见风就是雨,洪涛啊,你这习惯不好。”

马洪涛脸红了,支吾道:“好了,我知道了。”说着拿着文稿出去了。程一路想起上次在网上看到的贴子,不禁叹了口气。

下午的雨更大了,常委们除了程一路在家外,其余的全部按照王一达市长的安排,到一线去了。常振兴到仁义,临走时问程一路可有什么话带给冯军。程一路笑着道:“有话也不能劳驾你常书记,我们有热线。”常振兴也笑了,但是程一路看得出来,那笑中有一丝勉强,也有一份无奈。

徐真因为是挂职的,也就没有下去。程一路回到办公室,徐真已在等他了。程一路忙问道:“徐书记有事?”

“没事,只是想过来坐坐”,徐真说着把手中的杯子放下来,“程

秘书长,我可能马上要回省里了。省妇联要换届。”

“这是好事啊,徐书记”,程一路装作兴奋地说道。

徐真继续说:“感谢程

秘书长哪,我来南州一直得到你的关心。特别是一些个人的事。南州现在情况复杂,

秘书长……”

程一路笑道:“情况再复杂,也会过去的。这个请徐书记放心。”

“我在省里听说,可能要派新的书记过来。至于是谁还没定。不过关于

秘书长,我倒听说可能要动。是好事,不是坏事。”徐真说着望了望程一路。程一路感到徐真说这话时,是真诚的。她的专注的眼光告诉了他。

程一路却没做声,徐真上前掩上门,轻声说:“省里对一达同志很有想法。”

“这,我倒没听说。这一个阶段,一达同志负责工作,也还是很不错的嘛!”

“工作倒是其次,关键是最近省里主要领导不断地收到关于一达同志的信,都是要求让一达同志担任南州市委书记的,说一达同志能力强,作风正派,对南州情况熟悉。这信多了,让主要领导有些不高兴了,听说省纪委正在介入此事。”徐真一口气把这一大段话说了,然后望着程一路。程一路也感到惊诧,脸上显出莫名的神情。

桌上手机振动了,徐真端起杯子,边开门往外走边说:“我也只是听说,当不得真的。”

程一路接起手机,是简韵。简韵让程一路猜猜她在哪里。程一路说我猜不出,一定不会在南州。简韵笑着,说:“真让

秘书长猜准了,我在省城。确切点说,是在乔晓阳乔部长家中。”

“在那?啊,想起来了,好像你和他女儿同学。”程一路道。

“乔部长就在边上,要不要说话?

秘书长。”简韵问道。

简韵这么一问,程一路自然说要说。接着他就听见乔晓阳的声音了,他喊了声乔部长好。乔晓阳说:“这个简韵,对你好得狠哪。你简直成了她的偶像。最近工作还好吧?南州情况复杂,好自为之啊。不过,我清楚你,简韵也不断说到你。下一步省里会考虑你的事的。”

“那就谢谢乔部长了。简韵那是抬举我啊。什么时候乔部长再来南州视察啊?”程一路问道。

“最近可能就要去的。”乔晓阳说。

“最近?”

“是啊,不说了,让简韵跟你说吧。”接着简韵的声音又出来了,简韵说她正在省城参加全省电视主持人大赛,她已经入围了最后的决赛,有望冲击第一名。程一路说那是好事啊,先祝贺你。简韵笑着,随便说了几句就收了线。

程一路的心里却开始回荡起简韵的笑声,清脆而清新。他拿过手机,给简韵发了个信息:什么时候决赛,我到场为你加油!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