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三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汽车配件城是交通局上半年从沿海引过来的招商项目。据说为这个项目,交通局跟踪了两年多,最后在关键时刻,通过一位在京某部当官的老乡帮忙,才终于成功。齐鸣书记到南州后,抓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汽配城项目。他在市委常委会上提出了一个口号:以经济发展促稳定,以招商引资求发展。

程一路对汽配城项目,从内心里来说,并不是很赞成。但是他也没有反对。不赞成的原因是,他了解到了汽配行业的一些生产内幕。这里涉及很多环境污染与其他问题。这个项目本来在沿海发展得很好,而随着沿海经济的快速发展,环保问题提上了重要位置。一些沿海高污染高能耗企业开始向内地转移。江南省作为沿海企业向内地转移的过渡带,首先承接了这些转移过来的项目。沿海不要,但对江南省来说,却是宝贝。齐鸣书记和赵守春市长都分别到这个项目所在地总部去过。说穿了,这是个一汽定点的配件企业。为了土地审批方便,用市场的名义申请。程一路没有反对,是因为他觉得地处内陆的南州,要想大发展,也确实必须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中国经济的发展,正呈现出水往高处流的格局,越是经济发达的地方,越是吸引人才吸引资本。越落后的地方,人才越外流,资本越外出。最后,这些地方就成了经济发展的锅底。齐鸣书记称之为"锅底效应"。

"南州不能成为锅底",这是齐鸣书记给南州经济发展定的最基本的调子。也正因此,汽配城项目,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它来了以后,在带来丰厚的利益回报时,必然会带来一系列的污染,但还得上,而且要满腔热情地去上。这就是内地的招商引资,也就是内地在沿海发达后,所能寻求到的快速发展模式。

交通局局长吴光大正热情地给齐鸣书记和赵守春市长介绍情况,说的当然是他们下了多少功夫,终于把这个六亿元投资的大项目拿了下来。

程一路听着,这个项目用地将近五百亩,靠近城区,是原来划作南日开发区的地方。南日集团的老总蒋和川外逃后,南日很快倒闭了。留下了一大屁股债务,还等着政府去想办法。南日的工人们多次到市委市政府询问,答复只能是:蒋和川外逃,案件未结,暂时无法处理。现在,这块南日当年圈着准备搞三期工程的土地,正好划给了汽配城。程一路边听边看,心里不知怎地,有些发毛。

汽配城的投资方代表温雅是个很年轻的女人,也很有气质。南州市的领导们在几次项目的前期商谈中,都已经对她很熟悉了。温雅走过来,跟程一路打招呼:"程书记,谢谢您的光临!"

程一路哈哈地笑着,说道:"这是南州的大事,我陪齐鸣同志过来的。"

温雅也笑笑,她笑起来显得老成与聪慧。

吴光大也上来说:"程书记,时间快到了。是不是……"

"准时开始吧。"程一路用手稍稍整了整衣服,这是他从军多年的习惯。

音乐响起来了,齐鸣、赵守春、程一路、方良华,还有市政府分管工业的副市长王硕成,都开始往前面站。

刚站好,方良华就示意音乐停了。这在以前,是程一路秘书长做的事。现在看方良华,做得似乎也不差。

程一路往前走了五步,站到话筒前,开口道:"朋友们,同志们,今天,南州目前最大的招商项目――汽车配件城奠基了,这是……"他的声音被突然涌来的另一股更大的声音淹没了。程一路赶紧停下,回头看看齐鸣。齐鸣也是很意外地正四处张望。吴光大已经跑到场子边上了,只见场子外围了一大群人,整个地向场子中间涌动。吴光大又跑了回来,原来在各处散落着的治安人员开始将人群挡住。

"怎么回事?"程一路有些生气地问吴光大。

"是,是南日集团的员工,他们知道今天奠基,跑来了。程书记,你看……"吴光大说话一急,脸都通红了。

方良华已经上来,狠狠地骂了吴光大一句:"事先怎么搞的?"又问程一路:"是暂停还是?"

程一路没有说话。赵守春粗着嗓门说:"继续。"

好在外围的人群被治安人员一挡,声音也渐渐小了。程一路就继续说了几句,然后请赵守春市长致辞。赵守春没有按原来的讲话稿讲,也是简单地说了些祝贺和要求的话,匆匆地结束了致辞。温雅最后也讲了几句,她的声音基本上没有被人听到。场子外的声音,停一会儿后,就涌起一阵。等温雅讲完话,程一路宣布为南州汽车配件城奠基。齐鸣先拿了锹,铲了两下,然后就放下了。既是奠基,那就是象征性的。程一路看见齐鸣的心情并不好,果然一完事,齐鸣就要走。临走时交待程一路,请他和王硕成副市长一道,了解一下到底什么原因,还说:"环境不好,这是招商引资的大忌。一定要严肃处理!"

齐鸣、赵守春的车走后,程一路和王硕成,还有方良华就详细地询问了吴光大。其实不问程一路也清楚,这些老南日集团的员工,个个都参与了南日二期工程的集资。但是集资款最后被蒋和川全部带到国外去了。问清了情况,程一路道:"这个要请良华秘书长和硕成市长一道,好好地研究。汽配城开工了,再这样闹下去,肯定影响建设,也影响南州的投资环境。我的意见是:先给予适当的安抚,然后再慢慢地解决。"

"我同意程书记的意见,"方良华说道,"这里面的人不同于一般的普通群众,里面有一些知识分子,还有一些原来南日的领导层人员。我看具体问题得具体分析,摸清情况,再作解决。当然目前还是要按程书记的要求,先安抚,以利于汽配城的建设。"

"我看行。"王硕成看着程一路。程一路说道:"那就这样。"

程一路上了车,方良华和王硕成继续留下来,他们要同温雅再商量一下。陈阳在车子里笑道:"让汽配城把这些员工全接收得了。"

程一路没有做声,叶开把车子开得飞快,好像生怕后面有人追上来似的。事实上陈阳心里清楚,他的主意也只是说说。那些人不是要工作,要的是集资款。陈阳从程一路到市里来当秘书长开始,就一直跟着他。年前,程一路升任副书记,秘书和司机按理也要作调整。但程一路说还是原来的小陈和叶开吧,熟悉。陈阳因此就从秘书长秘书升成了副书记秘书。叶开为此笑话说:"托程书记的福,大家都升了。"

这虽然是笑话,陈阳和叶开的心里却也确实这么想。跟在副书记后面,多少比跟在秘书长后面强。在市委大院,不仅官分大小,秘书和司机也有大小。秘书和司机的大小,就看他所跟的官的大小。有句顺口溜:秘书是领导的耳朵,司机是领导的嘴巴。意思就是领导往往是通过秘书来了解一些他了解不到的事情,又间接地通过司机,发布一些他想说却不能说出的话。

方良华留在了汽配城,吴光大将人群中主事的两位找了进来,这其中一位就是南日原来的副总鲁胡生。方良华先是说了一通大道理,结果却被鲁胡生一句话噎住了:"蒋和川当时搞项目时,市委也是这么说的。那还是任怀航书记说的呢。可是现在……你看看,这么多人,这么多钱。"

"别激动嘛,老鲁,你也是从部队出来的老同志了,觉悟总得比其他人高吧。"方良华递过一支烟。

鲁胡生接了,点上,却并没有说话。另一个人开口了:"你们不能说鲁总觉悟高,觉悟再高钱还得要。何况这是我们所有工人集体推举的。我们以前提议政府将这块地卖了,先抵给我们工人一部分款子。政府也答应了,可到现在一个子儿也没有。这不是拿我们开涮吗?"

"话哪能这么说?"王硕成搭茬儿道,"关键是蒋和川的案件还没结。"

"那么说,蒋和川案件一日不结,我们就一日拿不到钱了?"鲁胡生的火脾气又上来了。

"这当然不是,"方良华继续笑着,站起来拍拍鲁胡生的肩膀,说道,"就这样吧,老鲁,我们回去再研究,一定给你们一个答复。汽配城这边,就请你做做工作了。靠闹也解决不了问题嘛!"

王硕成也附和着,大家就边说边往外走。方良华上了车,吴光大和鲁胡生他们又站了一会儿,人群也就散了。

方良华回到市委,却总感到不踏实。他知道鲁胡生是程一路书记的战友,而且是部下。程一路的话,鲁胡生不敢不听。但是,作为秘书长,他也不能直接去要求程一路做事。想了想,他就上楼到齐鸣书记的办公室,将刚才在汽配城的情况汇报了一下,然后说:"我看这事要解决,一是要有好的办法,二是要抓住带着南日集团员工乱搞的人。稳住了他,事情就好办些。"

"是谁?"齐鸣眼光还在文件上。

"鲁胡生,原来南日集团的副总。也是……"方良华故意停了一下。

"啊?……"齐鸣抬起了头。

方良华才说:"也是程一路副书记的战友和老部下。我看,是不是请程书记说说?"

齐鸣正要说话,电话响了,是温雅。温雅说没想到刚奠基,南州人民就给了她一个下马威,这以后,她不能不担心了。齐鸣笑着说:"这是哪里的话,温总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我们正在做工作,以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放下电话,齐鸣沉思了一会儿,就给程一路副书记打电话,请他上来。程一路一上来,看见方良华,心里有了底。齐鸣说了刚才温雅打电话来的事,强调市委要将改善投资环境作为全市的一件大事来抓,并且要求一路书记亲自过问,特别是做好鲁胡生的工作。

程一路说这好办,我随后就给鲁胡生打电话。方良华看事情解决了,就先下了楼。程一路也准备出门,齐鸣把他喊住了。

"一路啊,过几天我想开个常委会,先对政府班子的人选摸一摸,你看怎样?在南州,你比我熟悉,关键还是你拿主意。"齐鸣边说边笑。

"这也好,有些人事总归要研究的。但我不能拿什么意见,还是齐书记和守春市长拿意见吧,我给你们做做参谋。"程一路说完朝齐鸣看了看,接着又说,"要不这样,先让组织部提个方案,我们再来定。"

齐鸣表示同意,就要程一路给组织部长徐成说一下,下周拿出一个方案,先提交书记会,再上常委会。程一路点点头,齐鸣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盒子,笑着递给程一路,说道:"这是上次外地一个同学送的,上好的龙井,正宗地道的。你拿去尝尝。"

"那好,齐书记知道我就好喝点好茶。谢谢了。"程一路接过来谢道。

齐鸣从办公桌前走到沙发上坐下来,压低了嗓子:"敏钊的事还没明朗吧?"

张敏钊是程一路的妻叔,又是齐鸣的老上级,所以,他的事两当然都关心。程一路应道:"好像还没定,但是大概已经明朗了。唉!"

"是啊,我也想不通,他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啊?听说到后来,自己身边并没有钱。连到北京活动还是南州的几个老总出的。"齐鸣说着叹了口气。

"糊涂吧。"程一路叹道。

"一个人在家,还习惯吧?"齐鸣问。

"我有什么习惯不习惯,在部队待过,无所谓了。"程一路笑笑。其实齐鸣知道张晓玉是去年就到澳洲了的。程一路也不解释。

齐鸣站起来,他的个子很高,典型的北方男人形象,他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说道:"那个温雅,还真的挺了不起。"

"是啊,女人不干事则已,一干起事来比男人还疯。"程一路应道。

"是晚上吧?她要请大家喝酒。"齐鸣问。

程一路答说是晚上,齐鸣点点头。程一路又和齐鸣聊了几句招商引资的事,就下楼了。到了自己办公室,刚坐下,温雅的电话就来了:"程书记啊,晚上可一定要赏光。"

"好吧,到时再定。"程一路边回电话边将文件往桌子边摞了摞。

"那晚上我们等您,不仅要喝酒,我还想听程书记高歌一曲呢。我早听说程团长在部队时,就是最标准的男高音啊!"温雅在那头笑声大了。

程一路听着,心想现在搞企业的情报工作做得多么彻底,连他在部队的事都搞清楚了,了不得!这个温雅不简单哪!

温雅的电话挂了,程一路就给鲁胡生打电话。鲁胡生一听程一路的声音,就抢着道:"我知道团长要来骂我,可是这些工人缠着我,我不出头谁出头啊?"

"我不是叫你不出头,关键是不能往汽配城工地上闹。"程一路提高了声音,有些生气。

"以后我可以不参加,但其他人我可保证不了。"鲁胡生道。

"不仅你,其他人也要保证。有事慢慢反映嘛,好不好?"程一路压低了嗓子,劝鲁胡生。

鲁胡生是个直筒性子,程一路这一劝,也就算了,答应做做其他人的工作。程一路最后又嘱咐了句:"哪一天,将战友们约一下,大家聚聚。"

"只要书记有空,我们都行。"鲁胡生马上应了。

放了电话,程一路感到这半年多来,自己跟战友们的接触也太少了。好几次战友们聚会,他都因为或这或那的原因而没去。而且,平日里跟战友们通电话时,战友们说话的语气也不像从前那么随便了。春节时,他曾把战友们邀在一起,准备好好喝一次。可刚喝到一半,省里的一位副书记路过南州,他只好丢下战友去陪省里领导了。想到这儿,程一路不禁有些感伤。

十点二十分,陈阳上来喊程一路,说还有一个会等着他去作重要指示。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