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六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方良华回到办公室,闷闷地坐了一会儿,叹了口气。他本来想给刘劲松打个电话,但想想还是算了。人事上的事,不解释更好。一解释,小事都会被解释成大事。以前在桐山当书记时,他是一个人说了算。只要他能想到的,他一定能做到。现在,他看起来官升了一级,当了市委常委秘书长,但事实上他说话的分量轻了。他理解了当初他到程一路家里去时程一路对他说过的话,程一路说:秘书长只是个干事的官儿,不是一个能做决定的官儿。看来真的不假。他原以为他提出刘劲松一定能顺利通过,却不想半路上杀出了个余百川。唉!

高天进来,他看到方良华秘书长的脸色并不太好看,就迟疑了一下,准备出去。方良华叫住了他,让他通知刘劲松,请他晚上到南州来一趟。

高天也很熟悉刘劲松。方良华到市里后,就把高天从桐山县委办要了过来,说人事熟悉。高天最大的好处是不太说话,大多的时候,他是听方良华说话。而且文字也很不错,更重要的是懂得方良华的思维套路。高天回答说马上就去通知,然后将一摞文件放了下来,特地拎出其中一份说:"这是一件上访件,从省里批转过来的,涉及汽配城项目。"

"这么快?"方良华没有看文件,就有些吃惊地说道。

高天说:"一定是南日集团原来的人干的,里面写了不少内幕的东西。您看看再说吧。我下去通知刘县长了。"

"好吧。"方良华哼了一声。

这份上访信确实是一份了不得的上访信,从南日集团一直写到现在的汽配城项目。既有南日集团早几年的辉煌,又重点讲了南日和蒋和川的集资。列举了大量的例子,很多集资的工人,都是倾尽家产,全部投入的。在说到现在的汽配城项目时,也没有直接反对,只是提出应该将汽配城项目与工人集资问题合并考虑。在上访信的结尾,也少不了一些牢骚的话,甚至写道:南日集资项目与原市委的个别领导密切相关,我们广大工人希望市委高度重视,尽早解决此事。否则――

一个很长的破折号,而且用了红颜色,说明这里面的意味深长。

方良华皱了皱眉,上访是中国老百姓的传统。很多老百姓都认为,只要上访了,解决问题的可能性就比直接面对面地找领导容易。而且,他们也很少能有机会面对面地去见到领导。事实上是,确实有很多问题是通过上访发现和解决的,甚至这几年一些大案要案,都是由上访信提出的线索。因此,中央对群众上访工作高度重视,有访必接,有访必答。但像这封上访信所提的事情,并不是一下子能解决的。齐鸣到南州后,也曾想着手解决南日这个烂摊子,后来发现规模太大了,财政难以承受。所以只好拖着,想等蒋和川案件有些眉目后再来处理。可是这些集资者不这么想,他们要的是钱。蒋和川在逃,案件的眉目,也就随着他的消失,不见了踪影。

"蒋和川啊蒋和川。"方良华自言自语道。

看完了其他的文件,抬起头来时,方良华感到脖子一阵酸。这时,副秘书长王传珠进来,要汇报市委办公楼改造的情况。方良华示意他先坐下,然后问:"预算多少?"

"七十一万零三千。"王传珠报得很准。

"这……"方良华心想,要七十多万,是不是太多了点。七十多万,差不多能建一幢小楼了。就问道:"哪个公司算的?"

"是市建司,"王传珠说,"就是胡平那个建司。考虑到工程量不大,也就不打算分开招标了。"

方良华沉默了会儿,拿过王传珠手上的预算详表,似乎是很仔细地看了一遍,然后说道:"还是稍等等吧,这事我看也要公开。招标好,既节省,又能保证质量。这事我还得向齐鸣书记汇报,等齐书记定了再说。"

王传珠皱着眉说:"我已经与胡平通过气了,这……"

"这没关系,现在工程都是公开化,让他来投标就行了。"方良华说完起身端起了杯子,王传珠马上给他续了水。方良华问:"余百川到底怎么样?听说你很熟悉。"

王传珠虽然已经知道余百川要来当政研室主任了,但方良华这么一问,他还是有些茫然,随口就答道:"人不错,也很有才,就是有点……"

"有点个性,是吧?"方良华笑道。

"是的,很有个性。"王传珠道,"不过,我看到政研室合适。"

"是吧。"方良华将一根茶叶在嘴里嚼了嚼,他感到了一缕青涩。

中午,桐山县副县长刘劲松赶到了南州市。他先以为方良华秘书长会给他带来什么好消息,及至方良华说了后,他也感到一点沮丧。上周,方良华与他谈起这事,说要把他调过来,当政研室的主任。他也很高兴,一来毕竟进了市委,二来又从副处提成了正处。早晨常委会前,他打电话问方良华,秘书长还是很有信心地让他等待。可一场会下来,一切变了。他还得做桐山的副县长。许多事情,就像一颗埋在地下的种子,不给它雨水,它也不一定就想着发芽。可一旦给了雨水,它正满怀希望地等着发芽时,又猛地让它回到土里,那种滋味,就有点近乎残酷了。

"不过,还有的是机会。"方良华劝道。

刘劲松是桐山县政府办原来的主任,方良华当书记时,把他提成了副县长。这人性格上与方良华很接近,敢想敢干,只是有时胆子太大。他在县里分管经济,有时为了跑项目,啥事都敢干。不过,每次过后他都会向方良华汇报。他常说一句话: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他说自己就是孩子,为了桐山的经济,他愿意与狼共舞。他嘴上这么说,做起事也还真有一套。他经手跑的项目,几乎都能成功。桐山开发区项目,化纤工程项目等几个大的投资上亿的财政项目,都是他"与狼共舞"的成果。这样的人,作为一把手的书记需要,但是也很不放心。方良华现在离开了桐山,刘劲松在桐山的日子就不像原来那样好过了。桐山现在的书记是原来的县长提起来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谨慎之人。刘劲松的作派当然不能再得到鼓励。而且,刘劲松这样做久了,也必定会出事。到时,就不是"与狼共舞"了,而是成了真正的"狼"了。

从这一点上,方良华也想解决刘劲松的问题,这次本来是个机会,可是……

"这样吧,下一步市直班子调整,我替你说说。不行就到哪个局干吧,找个好一点的。"方良华望着有些失望的刘劲松。

刘劲松点点头。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其他几个约好的人都到齐了,于是开饭。中餐是禁酒的,省纪委明查暗访,搞得很厉害。因此,酒也就不喝了,每人喝一小杯牛奶。吃着吃着,几个人闷着吃完了饭,刘劲松说:"这中午也没事,秘书长,我请你去洗脚吧。"

方良华顿了一会儿,点点头。刘劲松就让其他的人都走了,自己驾车带着方良华往城外开去。方良华知道刘劲松要到哪儿去,是城外的太平洋娱乐城。

车子停在太平洋娱乐城的后门边上,这是太平洋娱乐城的高妙之处。它不仅仅有前门,更重要的是有后门。一般的人不知道,知道了也进不去。方良华来过这儿,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门,上了楼,直接到了四楼。刘劲松在车上已经联系过了,太平洋的总领班已在等着,分别将他们带到了两个不同的包厢。刘劲松说:"反正时间还早,秘书长好好休息。"

包厢里空调开着,温度正好。方良华一边享受着药浴,一边闭上了眼睛。蒙胧中,他仿佛感到身边有一阵异样的芳香,他微微地吸了一口,慢慢地睡着了。

齐鸣书记最近心里很烦。

去年底,南州官场地震后,省委决定让他到南州来任书记。他先还是很高兴的。他在南州挂过职,对南州的情况还是比较熟悉的。上一次,作为副省长候选人没有能选上,主要原因就是没有地市级主要负责人的工作经历。到南州干个三四年,正赶上下一次政府换届,他就有很大的优势了。正是这样想,他才接受了省委的安排,明知南州官场风雨飘摇,仍然前来主政。但是,来了半年后,他感到了心烦。南州的情况比他想象中还要糟。

一个地方,不怕乱,也不怕吵,怕就怕一点声音也没有。官场地震后的南州,就是一片寂静。官员们大概是得了"地震恐惧症",日常小心翼翼,连工作也是畏首畏尾。南州经济发展一再滞后,省委在上次常委扩大会上,对南州提出了不点名的批评。齐鸣很急,如何让南州官场地震的影响尽快扭转,如何寻找南州经济发展的新的突破口,让他绞尽脑汁。他曾同副书记程一路深入谈过,程一路的意见是:尽快调整人事,以人事调整促进整体转变。新人新气象嘛,人是决定一切的。

齐鸣当然知道调整人事的必要,可是两个一把手都是从外地调来的。要是调整,主要的发言权就在程一路和组织部的手里了。这一点齐鸣也不介意,他已经嘱咐程一路,加快进度与组织部门一道,先摸底,再调整。

对于人事大调整,齐鸣给程一路和组织部一个基本原则:任人唯贤,能者上,庸者下;有利于经济发展的上,不懂经济的下;开拓创新的上,一味保守的下。现在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经济发展不上来,南州在江南省的地位就岌岌可危。南州没了地位,齐鸣将来的前途也就堪忧。"有为才有位",为就在经济发展,就在争先进。

齐鸣坐在办公室里,想了很长时间,又起来看了看窗子外的天空。五月的天空,清明中透着湿意。他让秘书打电话给徐成,要组织部快一点拿出人事调整的方案,下周的书记会先研究一下。

秘书下去后,齐鸣将程一路喊了上来,问人事调整的事怎样了。

"有一个基本的框架,"程一路说,"不过还没定,等定了给你汇报。"

"这样吧,先把框架给我,南州的干部再不动,南州就成了一块寂静的铁板了。"齐鸣有些激动地说道。

程一路马上答道:"那好,我下去拿来。"说着他就出门了。不一会儿,他带着一摞文件过来,上面写满了那些要调整的市直部门和各县的领导职位,其中不少是一把手。特别是一些经济主管部门,大部分都在调整之列。

齐鸣看了会儿,说:"好,就要这样。一路啊,你先定一下,要落实到人。"

"这……"程一路迟疑了会儿,还是答说:"好吧,我尽快。"

齐鸣递给程一路一支烟,程一路一般是不抽的,但这回接了。两个人将火点上,齐鸣突然问:"你看谁到政府那边合适?"

程一路清楚齐鸣这话的意思,政府常务副市长一直缺着。原来的常务副市长因为经济问题早被双规了。齐鸣这一问,里面的意思至少有两层,一是征求程一路的意见,他可能自己心中并没有人选;二是他已有人选,但不好直接说出来。到底是哪种意思呢?程一路做出思考的样子,慢慢说道:"这个人选我还真没考虑,书记有了吧?你看谁合适?"

齐鸣就等着程一路将这个问号还回来,程一路果真是官场的行家,顺势就踢了回来,而且油光水滑,不露痕迹。

齐鸣望着程一路,轻轻道:"徐成怎样?"

"可以,我认为合适。老常委,组织部长,挺合适的。"程一路笑笑说。

"不过他对经济……特别是政府这一块儿,不知怎样啊?"齐鸣显得很担心。

程一路笑着:"这应该没问题,他以前在政府干过。现在的领导干部,哪个不懂经济?"

"这也是。不过这事我得向省委组织部通个气。你先忙其他的人事吧,这事我来。"齐鸣说着狠狠地吸了口烟。其实齐鸣也是不抽烟的,只是心烦的时候也抽上一两支。说是抽,还不如说是作个姿态。

程一路已将烟掐灭了,出了齐鸣办公室。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就见余百川站在门口。

余百川喊道:"程书记,我找您有事。"

"有事?"程一路坐定后问道。

"是有事。听说您推荐我来当政研室主任?"余百川问。

"是啊。不是我推荐,是组织研究的。"程一路望着余百川。余百川身材不高,皮肤白净。这会儿,脸微微地泛红。

"我不同意。"余百川的一句话让程一路一惊,问道:"什么?你不同意?"

"是的,我不同意。我当不了政研室主任。您另请高人吧。"余百川这话不像是玩笑。程一路当真了,马上正色道:"你给我听着,这不是我个人的决定,是市委的决定。一个党员,一个领导干部,服从组织决定是义务。不要再说了。"

余百川还在嘟囔,程一路却在喊陈阳:"叫叶开准备,我马上到开发区去。"

余百川还在后面嚷着:"服从组织决定也得听听个人意见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