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章

上一章: 下一章:

东南大学对南州市区设计的总体规划,其实是按照齐鸣书记的设想来做的。齐鸣书记早些年在南州挂职,现在又到南州来任书记,对南州市区的发展和将来,自然有他个人的独特的思考。整个规划厚厚一本,还附上了数十张样图。

王炎教授就规划的编制与有关思想作了详细的说明,齐鸣一直认真地听着。程一路边听边翻着规划,心里却在想:现在的教授也不一样了,到一个城市搞规划,首先不是看城市,而是会见领导。领导定了调子,再去按领导的调子设计。设计完了走人,反正他拿的是设计规划费,至于将来按这个规划实施后的结果,他管不了,也不会管。要是在以前,很多学者,为了一个规划,甚至与领导争执,与领导抬杠,他坚持的是学术,而不是权术。学术与权术的分离,对保证这些规划完整性与严肃性很必要,但现在这两者恰恰走到了一块儿。规划走样,也就是必然的了。

程一路听着王炎教授的讲解,大脑里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这些教授对这个规划到底如何想?他们在看了整个南州城后,又产生了什么样的不同于齐鸣书记的想法?一定有,只是他们不说罢了。不说,保证了规划与领导意图的高度一致;说了,你就只好不断地往下做,一直做到领导满意为止。

南州市区现在是三十万人口,按照规划,在十年内,南州市区的人口要达到五十万。这样,对市区的扩大,就成了规划的重要部分。扩大市区,无外乎两条路:一是向外扩张,二是拆违再建。

向外扩张,这是没有争议的。即使现在国家对土地政策管得很紧,但城市的发展步伐,还是阻止不住的。只不过是扩张的方式不同,更加灵活更加变通了。一个城市要发展,扩张是一种必然趋势。程一路在早几年担任政府秘书长时,就曾经一再提出要将南州市区向东南扩张。南州北临长江,原来的城市发展基本上是沿江走,城市变得狭长,像一条直肠子鱼。规划中也明确了向东南扩张的思路,程一路仿佛看到了南州城正从狭长的鱼形向厚实的方向迈进了。

拆违重建,这是这几年城市建设中一个很时髦的词。所谓拆违,就是将城市中那些没有通过审批的私自搭建的违章建筑拆除,取而代之的是重新建设的新建筑。这一点,程一路曾经也反复研究过。任怀航书记在南州时,也曾想对南州的城市进行一次大的动作。结果把南州沿江老街拆了,修成了今日的滨江大道。如果仅仅看修成了的滨江大道,似乎也是一件大好事。每到夜晚,大道上华灯璀璨,也是一道美景。但如果清楚这滨江大道前身的人,可能就禁不住要长叹。多么古老而幽静的老街,一夕之间,化为尘土。程一路在老街上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光,老宅子也在滨江大道修建时拆了。好在最后还留了一块,南州古塔那边,还原样不动地立着。在大道与老街之间,形成了一种对比。一新一旧,却是别样情怀。

拆违如果真的是仅仅拆除违章建筑,程一路双手赞成。事实上,规划中明明白白地写着:对南州城中牌坊街等老街,在三到五年内逐步拆除,兴建现代化的住宅新区。

牌坊街,程一路是再熟悉不过了。他上小学时,学校就在牌坊街上。听老人说,牌坊街上曾经有过很多座高大的牌坊。但程一路没有看过。解放初就被砸了。牌坊街上有很多的名人故居,有一条很窄的巷子,听说那里曾出过两个状元,所以有"一巷两状元"的说法。

王炎教授讲完了,齐鸣先开了口:"首先,我们得感谢东南大学,特别是王教授对南州城市规划所做出的努力。刚才详细地听了王教授的讲解,我个人认为:这个规划是符合南州的实际的,是着眼于南州的长远发展的,不仅具有可操作性,更具有前瞻性。我就不多说了,先请大家都说说。"

齐鸣说完扫了一眼会场,大部分人的头都低着。这里面有文化、建设、交通、环保、旅游等十几个部门的负责人和专家。大家都在翻看规划,谁都不愿意抬起头来先说。齐鸣笑道:"一路书记,你先说吧。"

程一路把茶杯向前推了推,说:"那好,我先说几句。对于整个规划,我觉得还是比较成功的。主要表现在三点上:一是对南州城市整体发展的思路,很明确。南州就要东进,这也符合国家大的东进战略。二是整个规划的前期工作做得扎实,对南州经济和城市发展的定位,我以为还是比较准确的。十年左右,把南州发展成为有五十万人口的沿江新型城市,这是比较客观的,也是很冷静的。第三,我觉得这个规划,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刚才王教授也详细阐述了,我就不再重复。至于意见嘛,我想一个城市的总体规划,编制起来是要时间的,是要经得住考验的。这里面大的思路都很好,但是,对于牌坊街等老城区的拆建,我想还是要慎重的。去年我们拆沿江老街时,阻力就很大,压力也很大。而且,城市发展中的保护与建设,本来就是个敏感问题,这点是不是请规划组再认真地思考,拿出更合理的方案来。"

程一路说着看了齐鸣一眼,齐鸣也正望着他,脸上几乎没有表情。在会议上,这种没有表情的表情,远远多于各种生动的表情。

一时间,会场上没了声音。只有喝茶的响动,使静寂的气氛中有了点生气。程一路知道,他这一说,除了规划组,除了齐鸣书记,一般人是不好再说的。刚才他本想等大家都说了,自己再说。可是齐鸣书记既然点了,不说就不像样。他本来还想多说点,但觉得还是点一下为好,既说出了想法,又有分寸。

还是规划组的王炎教授打破了这静寂,解释道:"程书记刚才的肯定,是对我们整个规划组的鼓励。至于牌坊街的拆建,我们也曾经深入地思考过。南州作为一座历史文化名城,保持历史文化特色,是必须的,也是必要的。因此,针对牌坊街,我们确定了蓝线区域,在规划中,提出要将部分名人故居,采用集中保护的办法,就是逐步拆移到蓝线区域,这样既达到了拆建的目的,又保持了部分名人故居的风貌。做出这样的规划,也是基于目前的现实,一是国家土地政策的逐步收缩,二是从老街人居环境的改善上考虑。"

王炎说完,程一路没有再做声,他觉得他该说的已经说了。齐鸣道:"大家都再说说,你们都是专家嘛。"

"我来说几句,"文化局文管所的李所说道,"我赞成刚才程书记的意见。这几年,我们拆除的老街不少了,不能再拆了。"李所说着就有些激动,从位子上站了起来,"我一直不明白,城市发展为什么非得从拆建开始?一个城市有什么特色?南州有什么特色?特色就在这些老街,这些老建筑上。都拆了,将来我们的后人看什么?他们是要骂我们的。搞什么蓝线,这纯粹是糊弄嘛!改善人居,也不是以这样的拆建为代价的。"

"李所……"文化局的高局长想打断李所的话,可是李所的话正在兴头上,"高局长,你不说可以,我不说对不起我的良心。我们是搞文保工作的,我们都不说,谁来说?何况今天本来就是讨论规划的,我提意见,也是理所当然的。虽然人微言轻,但我总得要说。领导们听不听,那是领导们的事。我说完了。"

李所说着闷闷地坐了下去,高局长也不好说话了,只道:"这……这个……"

"这个什么?"齐鸣问道,高局长立即红了脸。齐鸣说:"我觉得李所的发言不错嘛。既然是讨论,就得开诚布公,各抒己见。真理越辩越明,怕就怕不辩。南州不管怎么发展,特色是要的。但是,不管怎么保持特色,南州也还是要发展的。这就要我们辩证地看待问题,分析问题,理解问题。我刚才说了,整个的规划是很成功的。但细节上的问题,也是存在的。希望规划组好好地再捋捋,再修改,再完善。一旦改定,我们的规划就必须要有严肃性,就要不折不扣地去实施。"

程一路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他知道是短信,就拿起来,是省委副秘书长林晓山的。短信里就几个字:"你老首长的部下可能要来江南。"

"老首长的部下"?程一路感到有点莫名其妙。他想打电话问问,但林晓山既然给他发短信,说明了林晓山此刻正不方便。他就回问了句:"详情?"

林晓山的短信很快来了:"正明书记即将调离,新任书记听说是你的老首长的部下。"

啊,程一路这一下明白了。早就听说省委叶正明书记要调到中央去,但一直是干打雷不下雨,这一次雨下来了,随着这雨,来江南省的是老首长的部下。前几天,程一路还与老首长通过电话,老首长也没说到这事。那林晓山怎么知道了?而且还知道了是程一路老首长的部下?

也许林晓山只是道听途说而已,部队干部一般到地方来的很少。要是,那就是早些年就转业到地方上的。现在干到省委书记,那应该也是有些来头的。程一路想了想,想不出一个具体的人来。就问林晓山:"谁?"

"卞卫东。"

"卞卫东?"程一路对这个名字一点印象也没有。老首长的部下很多,他很少对别人说起自己的部下。因此,程一路不知道也是正常的了。

其他的同志,还在就南州市区的规划,谈着自己的想法。因为刚才齐鸣对李所意见的总结,其他人的发言,事实上只是一个表态,也只是一个过场。大家心知肚明,所谓的讨论会,还不是听取领导干部意见的指示会……

学术一旦屈从于权力,学术就失去了最关键的独立性和良知意识。民主在发展,到处都在开各种各样的讨论会、听证会、研讨会,但是真正的专家意见,往往是以保留而告终。长期遭遇保留,专家们也蜕变了,既来之则说之,既说之则忘之。终极决定,不是出自于专家,而是出自于权力。

齐鸣书记好像来了电话,他出去接了。回来后,齐鸣说:"大家的发言都很好,讨论会就要畅所欲言。请规划组的同志,好好吸收,认真对待。南州是大家的,是人民的,我们要对人民负责,对南州的未来负责。有些同志着眼于当前,缺乏长远的发展观,这是要不得的,也是很危险的。这个规划,在修改后,还要提交听证。我们不仅要使这个规划高瞻远瞩,更要合法合理合情。"

大家一片掌声,王炎也作了表态。会议结束后,程一路随着齐鸣往外走,齐鸣道:"刚才怀航部长打电话来,说中宣部下派一个干部到南州,最近要过来。"

"啊,下派?"程一路笑道,"上面都有下派,什么时候也把我们下派下派?"

"你啊!老城的改造,看来你还是很有感情的嘛。"齐鸣边走边说。

程一路知道齐鸣这是在敲他的边鼓,就顺势答道:"当然哪。不过,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总要发展的啊。"

"就是,就是!"齐鸣笑道。

晚上,市委市政府设宴招待规划组的专家,赵守春市长也特地赶了过来。下午他在省里开会。一见齐鸣、程一路他们,赵守春就开始发牢骚了:"招商,招商!怎么招啊?下午正明书记又点了南州,说我们的招商进度有问题。人家商不来,我们怎么招?我看,上上下下都得了招商恐惧症了。"

"话不能这么说,别的地方招得很好嘛!还是我们的干部没有发动起来。一路啊,上次让搞的离岗招商,搞得怎么样了?"齐鸣问。

"快了,正在修改。我让他们明天送给你。"程一路嘴上答着,心里却在想:其实要搞,也不要什么文件不文件,写在纸上就太明朗了。离岗招商,不单纯是招商,招商就是本职工作,何来离岗?如今在中西部地区,官场上最堂皇的一句话,就是招商。会必招商,言必招商,行必招商,酒必招商。为了招商,使尽了法子,出尽了点子,有的地方,甚至专门聘请了招商美女,搞起公关招商了。南州市为了招商,不知开过多少次联谊会,发动在外地工作和生活的南州人,为家乡经济发展作贡献。连北京幼儿园的老师的电话号码也装在市委市政府领导的兜里,亲情商情,处处皆情啊!

方良华在旁边说:"我看有的地方在经济发达城市设立招商机构,这也不错。"

"这是个好主意,我们有的是人,在单位闲着也是闲着,派出去,也许就能激活,就能招出一两个项目来。"齐鸣肯定道。

赵守春笑笑,"以前我在西江也干过,结果一年政府拿了上百万给他们,他们吃了,喝了,玩了。你问他招的商,一句话:没有。"

齐鸣也笑笑,说:"能用的方法都试试,招商本来就是新生事物。"

喝酒的时候,程一路特地多敬了规划组的专家们几杯酒,王炎说:"程书记很有思想哪!"

"我有什么思想?您是专家,现在是知识经济时代,真正的思想,是你们的啊!"程一路哈哈一笑,把酒喝了。

喝完酒,程一路想起他曾经与现在调到省社科院的南州市委前副书记常振兴,曾就思想问题作过一次对话。结果是:现在当官的,省部级以下的思想,叫执行思想。真正出思想的,非得到一定级别才可能。但是现在,程一路发现这个结论不是太准确了。齐鸣同志就是一个喜欢出思想的领导者。而且,他所出的思想,往往就是说一不二的思想。不仅出思想,还出权威,这就不容易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