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五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方良华跳一会儿舞,停下来后坐到了桌前,市团委的李雪书记上来说:"没想到秘书长的舞跳得这么好,既标准,又有魅力。"

"其实不好,只是跳跳而已,都丢了好多年了。"方良华笑道:"那些年流行干部跳舞,我们还组织人学习过,可惜大部分都忘了。"

李雪说:"现在跳舞是种时尚,更多的是健身,也是一种交流。秘书长的舞跳得好,下次团的活动,我们可要多请秘书长来指示了。"

"你啊,好啊。跟你们这些年轻人在一起,我也感到年轻啦。"方良华喝了口茶说道。

一支曲子又起,李雪邀请秘书长跳舞。方良华也没有拒绝,他最近心里有些烦躁,跳跳舞也是一种释放。

说实话,李雪的舞跳得实在不敢恭维。好在方良华的舞跳得好,能带得住,看起来两个人在舞池里,也是十分地般配,一旋一转,让其他人看了,都觉得好。方良华搂着李雪,却不知怎么地就想到殷眉儿。他和殷眉儿的事,共青团系统都知道,不过大家都是精明人,知道却都不说,永远让那一层窗户纸挡着,有一丝朦胧的美。

一曲终了,李雪说:"让秘书长为难,我的舞跳得太差。"

"不错的,很好的。你的舞感很好。"方良华说道。

正说着,电视台的乜一笑过来了,朝方良华看看,又朝李雪望望,笑道:"我真该给你们俩一个特写。"

李雪问:"这什么意思啊?特写?"

"是啊,大特写。市委领导关心共青团工作,心贴心,手相连。"乜一笑乐得咧开了嘴。

这乜一笑是南州的名人,有个性,有特色。他的长相就是他的名片,脸上永远都有缕坏笑,加上那古怪的姓氏,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埋在粪土里,也能被人记住"。

方良华没有说话,只看着乜一笑。李雪说道:"秘书长关心共青团工作,理所应当。共青团就是党的后备军呢。"

"这倒也是。我到桐山,秘书长的根据地去。那里有个团县委的副书记,也是女的,叫什么来着?人长得漂亮,也说要紧跟党走。看来,后备力量强大,生机无穷啊!秘书长,你说是吧?"乜一笑坏笑着问。

方良华也笑了,乜一笑说话,再好的话都夹着坏坏的酸意,便说道:"别说得没完没了,你一个非党同志,对党的认识有多高?"

乜一笑眨巴着眼:"那是,我就是不进步。好了,不再打扰秘书长了。"乜一笑说着要转身,却又折过来:"秘书长,待会儿我给你介绍一位从省城来的小美女。"

方良华摇了摇头,"这个老乜……"

李雪说:"我再请别人陪秘书长跳舞吧?"

"不用了,我坐坐。"方良华说道。

下午市里召开共青团系统招商引资动员大会,意在发动各行各业的团员青年,加入到南州招商引资的中心工作中来。本来会议是由程一路来做指示的,但程一路临时有其他更重要的活动了,所以只好方良华来。方良华作为市委常委秘书长,对上是市委的大管家,对下是市委领导,同时,在市委内部,他也是临时为书记副书记替会最多的人。书记有事了,或者副书记有事了,甚至有些书记或副书记不便出面的事,都基本上是由秘书长来出席或承担的。胡菊曾经问方良华,秘书长到底干些什么工作,方良华笑着说:"你只要能想到的市委工作,秘书长都要干;你想不到的市委工作,秘书长还要干!"

会议结束后,李雪坚持要留方秘书长就餐,说这是给全市团员青年的鼓励,秘书长同底下来的其他各行业的团书记们共餐,体现了市委对团的事业的关心,不仅仅是工作上,还有生活上。方良华也就没有再推,反正到哪里都得吃饭。何况在这个场合,他是最高领导。就在他准备吃饭时,老爷子又打了电话来,让方良华回去一趟,说要找他好好谈谈。方良华问老爷子,为什么要谈,谈什么呢?老爷子就很生气了:"谈什么?你知道。你很危险哪!回来!"

方良华当然没有回去,老爷子的脾气他清楚,发了火后就消停了,有空时回去解释解释就行。可是,老爷子这么一搅和,他的心到底就有些烦了。他甚至想:还不如在桐山呢,要多自在就多自在。

"秘书长。"乜一笑又过来了,这回站在他身边的是个着红衣的女子。

乜一笑介绍道:"这是市委的方秘书长,这位是……省电视台的石妮小姐,目前人气最旺的当家主持。"

"啊,你好!"方良华伸出手,握住了石妮的手。这只手温软纤细,在方良华的大手掌里,如同一只小鸽子一般。

石妮没有像一般女孩子那样,很快地抽回手,却把手静静地放在方良华手心里,两个人站着,好久才放开手。石妮说:"没想到秘书长这么帅,恕我直言,这样帅的男人,其实不适合当官。"

"是吗?这我倒要听听,怎么就不适合了?"方良华笑着。

"当然不适合。你在台上一开口,底下无论男女,都有反应。男同志吧,嫉妒;女同志吧,爱慕!这还了得,不利于工作啊!这样的人怎么适合?"石妮说着有些狡猾地笑笑。

方良华心想这女子还真灵巧,把个歪理说得端方四正的。乜一笑说道:"干脆,秘书长到省台去,和石妮搭档,靠不住成了一对金童玉女呢。"

"尽胡说,老乜。"方良华佯装生气说道。

"好好,我不说了。石妮最近一直在南州做节目,其实是指导南州电视事业的发展。到时还请秘书长多关照。"乜一笑说完,石妮也说道:"这次这个工作要三个月,是我们台为加强主持人下基层而做的。请秘书长多关心!"

"一定会。为南州的事业嘛,何况是宣传南州。南州要走向世界,还得靠你们多宣传哪。"方良华正说着,手机响了。乜一笑也就领着石妮,告辞了。

电话是胡菊打来的,说家里有人在等。方良华说:"让他走就是了,我有事。"胡菊说:"不行啦,他一定要等你回来。"

方良华想这是谁呢,还一定要等他回家,就问是谁。胡菊说道:"我不认识。你回来吧。"

"好吧,就回去。"方良华出了舞厅,坐在车上一直在盘算着到底是谁。一般情况下,方良华不在家,来人大多是丢了东西走人。能坚持在等的,而且胡菊也不太认识的,并不多。

回到家,胡菊已经开门在等了。接着一个男人喊道:"方书记好!"

只这一声,方良华不抬头看也知道是谁了。这个人是桐山县交通局的胡钊局长。

"啊,你好!胡局长啊,怎么到了南州?开会?"方良华边坐下边问。

胡钊道:"不是开会,是专门来向方书记汇报的?"

"汇报?"方良华有些诧异。

胡钊朝胡菊看了眼,方良华知道他的意思,就让胡菊进房休息,他同胡局长有话要说。

胡菊进了房间后,方良华问:"出了什么事吗?还是……"

胡钊这才显出了一丝慌张,说:"是有点事。省里有人到桐山了,说是要查我。"

"查你?查你什么啊?"方良华嘴上说着,心里也禁不住打起了小鼓。

胡钊嗫嚅道:"听说是高速的事,有人向省纪委反映了。省里派了人下来了,不过我没看见。听说是秘密的,已经找了一些人调查了。方书记,你知道那事……"

"啊,查到什么了吗?"方良华问。

"不知道。听说找了好几个当时投标的工程公司。我怀疑这事就是哪个落标的公司干的。"胡钊推测说。

"也有可能。"方良华深思了会儿,"现在不要急。心里没事,急什么啊?关键是要找到是谁反映了,请外围的人做一些工作。同时,自己在这个时候,要低调些。别急着,人家没找你,你自己就跳出来了,这不好!不要留尾巴,这是最重要的。"

"我按照方书记的指示处理。您是老领导,这个时节,您可要保护我啊!"胡钊一脸的苦相。

方良华说道:"知道了,知道了。回去吧,没特殊情况,不要到市里来。"

胡钊这就往外走,临到门口,又顺手将一张卡放到了桌子上。方良华立即拿起来,递到胡钊手里,有些生气地说道:"你啊,你!真糊涂。回去好好想想。这个拿走!我就不送了,好吧。有事电话联系。"

胡钊走后,方良华的心悬了起来,前几天有人往省里告他,他虽然有所警觉,但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得这么快。好望角工程公司的老总吴起飞,是在认识方良华后才认识胡钊的。既然他敢给方良华一张存钱的卡,就一定会给胡钊。殷眉儿特地到银行去查了查卡上的数字,这一查不打紧,倒是把方良华也给镇住了,整整四十万。殷眉儿追着问这卡是怎么回事,方良华只说这是一个经商的朋友委托他查的。殷眉儿说:"赶紧还给人家,太可怕了。"

卡还放在方良华的抽屉里,他也正想用一个什么万全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胡钊今天晚上来找方良华,按照方良华的理解,也许有两重意思,第一重是因为方良华是桐山的老书记,胡钊是在他手上提起来的,有事的时候找老领导,也是人之常情;第二重意思,是不是在向他透露,你虽然现在不在桐山了,但是吴起飞和你之间的事,我也很清楚,因此,这个时候,救他胡钊,其实也就是救自己。这个胡钊!方良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重重地叹了口气。

胡菊在里间喊方良华睡觉。方良华说:"快了,我再看会儿电视,喝了浓茶,睡不着。"

电视里尽是些韩剧,人物的面孔也都熟悉,方良华换了几个台,也找不出好的节目来。现在的电视,唉!他正要关上,却看见本省台正在播一台真人秀节目,那个女主持人似乎有些面熟。他细一看,竟然是今天晚上刚见到的石妮。

石妮在节目里打扮得古怪精灵,一副伶牙俐齿,模样还可爱,节目却不可爱。方良华心想,这样的女孩子,怎么能主持这样的节目呢?他猛然想起石妮的手,温软纤细,像牛奶般。他关了电视,同时不经意地笑了笑。

第二天刚到市委大楼,方良华就碰见市委副书记程一路。打了招呼,他不知怎的,突然想起原来南州也有人传着,程一路与电视台的主持人简韵有一腿。现在简韵调到省台了,不知是程一路的安排,还是因为其他。

由两办、组织部等几家单位共同草拟的《关于市直部分单位领导干部离岗招商的意见》已经送过来了,高天放下的时候,特意告诉方良华,这意见按照齐书记的要求,先发给各位常委和副市长讨论,过后还要开会统一。方良华看了看意见,主要是参照一些地方的做法,由领导干部牵头,在外地成立招商办事处。这方法他是赞成的,干部多,都在家,也是人浮于事。出去一部分,既能更多地掌握信息,宣传推介,又能锻炼干部,提高他们的经济工作水平。一举两得,是件好事。他只在几个词的运用上打了个问号,意思是不太准确。其余的,还要集体讨论,不是他这个市委常委秘书长所能做主的了。

陈阳进来告诉方良华,程一路副书记有点事,想请秘书长过去。

方良华抬头看了看陈阳,这个年轻人不错,做事本分,也很老练。人说秘书就是领导的影子,陈阳身上也多多少少有一些程一路的样子。哪里像高天,王传珠曾在背后开玩笑地告诉他:高秘书的派头,十足像个县委书记。

为这事,方良华批评了高天。到市委了,这是大门头了,就不要摆什么谱。进进出出的,大都是处级干部,谁都比你一个秘书长秘书级别高本事大。高天也红了脸,说以后改,果真就好多了。

上了楼,程一路正在看文件,也是关于领导干部离岗招商的。方良华问:"一路书记有事?"

"是啊,有点事。你先坐。这文件搞得不错,不过,面积是不是大了点?要不要所有市直单位都参与,这个值得考虑啊。"程一路抬头说道。

方良华说:"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有些单位根本没有能力出去,我看就没有必要。要区别对待,不能一刀切。"

"不过这里面也有一个把握的问题啊,一刀切不好,不搞一刀切也难办哪,"程一路笑着说,"每项政策,总有暂时不合理的地方,再讨论,再调整嘛。"

"是啊,何况这是个大政策。"方良华笑着,他看见程一路的脸,一半正照着阳光,一明一暗,很有些意味。

程一路偏过头,"余百川还在底下啊?"

"是啊,他说要跑遍四个县和开发区,让他先跑,也熟悉情况吧。"方良华又问了句,"刚才陈阳说一路书记有事找我,是……"

"啊,这个嘛。是这样,方老昨天找了我,说要和你谈谈。我也不知道你们为了什么,父子嘛,沟通沟通。你也忙,是不是回去太少啦。老人吧,就希望孩子们常回家看看。是吧?"程一路边喝茶边说道。

方良华没有想到老爷子居然找到程一路这儿来了,心里不高兴,嘴上却说:"也是,最近因为忙,回去少了。他人老了,话就多。给一路书记添麻烦了。"

"这倒也没有,都是老熟人了。方老是个正直的老同志,值得我们学习啊!"程一路看了眼窗外,天青青的,没有一丝云彩。

"唉,他这人就是不会转弯,也就是缺乏与时俱进哪。我晚上就回去,请一路书记放心。"方良华说着要走。

程一路叫住了他,走上前说:"良华啊,你还年轻,老人的苦心要懂哪!记得我父亲在世时,老是跟我说:要做个好人,当个好官。我也嫌烦啦。现在想来,哪句都是对的。做个好人,当个好官,人生不就满足了?也就平静了。心静才能快乐啊!"

方良华正要说话,却听见楼下喊:"秘书长,徐部长找您!"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