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八章

上一章: 下一章:

香港威远公司是南州开发区新招商的合作项目,重点是建设物流市场与进出口贸易。

方良华秘书长是这个项目的主要责任人,自从市委出台了领导干部离岗招商的文件后,南州的大部分处级领导干部都出去了。近的跑省内,远的跑省外,更远的跑到了新马泰。反正是为了招商,用的是公款,吃的是公饭,喝的是公酒,联络感情嘛,捕捉信息嘛,打好基础嘛,一切都是为了招商,南州上上下下,拧成了一股绳,大招商,强招商。真的有些商就被招来了,沿海省份的一些企业,不断地来人考察。来的都是老总,正儿八经地考察一番,然后申明他们的项目,不仅仅在江南省吃香,就是江北省和其他的省也在想办法争。可是项目只有一个,我们要好好考虑,才能决定放在哪里啊。但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哪里环境好,就到哪里。这环境好,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就是哪里开的口子大,给的政策活,享受的待遇高?

威远公司能来南州,方良华做了大量的工作,前期考察时,方良华亲自陪着威远的老总田诗铭在南州转了两天。田诗铭看过了开发区,也看了南州的牌坊街,在感叹南州历史文化的丰厚与现代气息的浓郁的同时,终于在一次痛快地喝了一斤五粮液后,拍板将威远的物流和进出口贸易项目,放在了南州。齐鸣书记说这是南州招商史上的一个突破。威远的总投资达到八个亿,全部项目投产后,年上缴税收可达到一亿五千万。

南州市专门为此召开了一次常委副市长联席会,重点讨论了对威远项目的政策投入。方良华提出了三点:一是以每亩二十万的价格,低价给威远提供二百亩土地;二是南州的商业银行,向威远提供两亿元人民币的信贷支持;三是项目投产第一年,免征一半的税收,第二年免征三分之一,第三年免征五分之一,第四年正常收取。

方良华把这三条一说,整个会议室里都是声音了。大家都在议论,南州这么多年来,似乎还没有给哪个项目这么好的优惠。齐鸣清了清嗓子,说道:"良华秘书长在全市大招商中,应该说带了个好头,也开了个好头。这不容易啊!同志们,都说招商是难事,我看不难。关键是要有诚心,有恒心,有耐心,当然喽,还要有爱心。我说的爱心,是指要换位思考,要想别人来,不给别人适当的政策,那怎么行呢?空手套不了白狼,只要不违反国家政策,有什么政策不能给呢?我看刚才良华秘书长提的三条,就很好嘛。有这样的好政策,不怕他不来,也不怕他待不下去。是不是啊?大家都说说看。"

齐鸣这一段话其实已经给会议定了调子,大家再说,也说不出什么来了。赵守春市长将茶杯盖子慢慢地放好,然后看了看各位常委和副市长,缓缓说道:"总体上嘛,我同意良华秘书长的建议。不过,我一直在想,这个土地嘛,一下子就两百亩,从哪里来啊?国家的政策很紧,大家都清楚。土地是红线,轻易踩不得。我想这总要有变通的办法。另外就是税收,减免的幅度太大了,这个头不能开。南州的财政也是很吃紧的,还是稳妥些好。"

方良华望了望齐鸣,齐鸣在看着笔记本,却没有做声。方良华便笑着说:"赵市长只看着眼前啊!这个项目得之不易,没有好的政策怕他不会同意。至于税收,有总比没有好。没有项目,就是想减免也找不着地方。赵市长,您看是吧?"

"我不是反对这个项目,也不是反对给优惠政策,我是要强调政策给得要适度。"赵守春抬高了声音。

程一路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说话了,"我来说几句。招商引资是大事,有商最好,养商需要政策。因此我觉得出台一些政策,特别是一些优惠政策是有必要的。没有优惠政策,是招不来商的,人家总要冲着你的好处来,这个我不反对。刚才良华秘书长讲了三条意见,守春市长也说了,我看这个事情还是要好好地研究。既要给政策,也不能开口子太大。口子一开,以后就不好收拾。但是,我想招商其实也是一件双赢的事。我们不能老是考虑是我们在招,他们也需要落脚的,也需要平台。我们搭好了台,给他们唱戏,他们也是赢家嘛!既然也是赢家,那就得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我同意刚才守春市长的意见,给优惠政策,但不要给得那么多,要适度,适当。"

会议室里一下子静了,仅仅片刻,程一路便听见其他的人不断发言了,基本上是同意赵守春和他的意见。齐鸣书记一直听着,程一路看见齐鸣的眉头时不时地皱皱。他知道,齐鸣心里有些不痛快,不过,齐鸣是一个比较沉得住的人,他最后怎么定,也难以说准。

方良华一直拿眼看着程一路,他没有想到程一路会出来支持赵守春。他所提的三条意见,在会议前,已经给田诗铭说过了。如果没说倒好些,正因为说了,又通不过,他就不好向田诗铭解释,也很没面子。本来,他给齐鸣书记汇报时,是想齐鸣书记点头就行。可是,齐鸣说这是大事,而且是个好的开头,一定要开会来讨论,也给别的市级领导鼓鼓气。这一开会,成了这样的局面,方良华没有料到,大概连齐鸣书记也不会料到吧。

高晓风是最后发言的:"我同意市长和一路书记的意见。招商是发展经济,不是抱个孩子宠着,不能开了这个不好的头。政策是早已定了的,其实研究都没有多大必要。既然研究,那就要适可而止。"

齐鸣等大家都说完了,又环视了一遍会场,才说:"刚才大家的意见,应该说都是为南州经济的发展而考虑的,总体上都是好的。良华秘书长牵头同香港威远公司达成协议,这是个好的开端。既是好的,就要大张旗鼓地鼓励他。守春同志和一路同志,谈到了有关政策问题,也很对,也是立足南州的实际的。但是,同志们哪,我们南州地处内陆,经济发展的压力很大,前景不容乐观。就目前来说,除了招商引资来增强外力外,我们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因此,以优惠的政策来招商,以良好的环境来安商,这是完全必要的。"

停了一会儿,齐鸣看了看大家,几乎所有人都在朝他望着,脸上的表情也是各种各样。程一路则一边望着,一边转动着茶杯。齐鸣继续说道:"今天的会议很好,良华同志的三条意见,我看这样来落实:请守春市长从土地收储中解决两百亩土地,不过价格上不能高,就按二十万;银行信贷,请良华同志继续关注;至于税收嘛,我想要作些调整,第一年免百分之四十,第二年免百分之二十,第三年正常收取。大家看看怎么样?"

会场上没有声音,齐鸣便说道:"那就这样吧!"

散会后,在走廊上,方良华的脸色有些不太好。徐成问:"秘书长最近好像思想深沉哪!"

方良华的脸色更阴了:"不是思想深沉,而是烦哪。看来思想解放还真得有个过程啊!"

徐成当然清楚方良华说的是谁,只是笑笑,下楼去了。

高晓风没有回去,而是到了程一路副书记的办公室,陈阳给他泡了茶。高晓风坐着,陈阳知道高晓风是有话要和程一路说,就带上门出去了。

"程书记,有一件事我一直想给你汇报。你看……"高晓风抿了口茶。

程一路抬着头,"说吧,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秘?"

"这个……是这样的,我们前不久接到群众举报,最近又收到省纪委转来的举报信,都是举报我们现在的一位市委领导的。主要是经济问题,涉及的数字较大,我们也拿不准,所以一直拖着。"高晓风看见程一路皱了皱眉,其实他心里清楚,程一路也许已经知道了。

果然,程一路说道:"你是说良华同志的事吧,我也收到了举报信。这个问题很严重。我一直在考虑,南州去年刚刚经过了一系列的风波,再出事不利于稳定。稳定是第一要务啊。可是,这事……"

高晓风点点头,"是啊,我也知道稳定。南州去年刚刚经历了这么大的变动,我也不想再有事。再有事又动荡,经济还怎么发展?对整个南州都不利啊!可是,举报信都来了,这事也不能不查。所以我想在给齐鸣同志和省纪委汇报之前,先听听一路书记的意见。你对这一块情况熟悉,而且拿得准。"

程一路看着高晓风,高晓风的国字脸,在灯光下显得很严肃。搞纪委工作的人,不严肃不行。高晓风也是从部队下来的,一直干纪检,可以说是个专家。南州去年的涉及处级领导干部的案件,大部分都是高晓风参与处理的。

"我看这样,晓风同志,这事纪委先搞个内部调查。你自己亲自抓,千万不能搞出声响,搞出动静,那样就容易被动。如果查了后,没有多大的问题,当然是好;如果有问题,到时再向齐鸣书记汇报,再向省纪委汇报。你看怎样?"程一路说完,高晓风说道:"我当然同意,我就怕不查则已,一查放不了啊!另外,我还想给你汇报一下,方良华秘书长主动上交了一张银行卡。我们查了一下,上面有四十万,是好望角工程公司的吴起飞送的,他说他也不知道上面的数字,放抽屉里忘记了,现在想起来,所以上交了。"

"啊,有这事?那……这样吧,你们先放着,等等看看。要是真的放不了,那也是某些同志自己的问题。组织上要对他负责,这是必须的。四十万,四十万哪!糊涂!要弄清到底他自己知不知道,这很关键。但总的来说,主动上交就是好事了,要慎重哪。"程一路给高晓风续了点水,又说道,"晓风啊,这事一定要注意影响,一定要注意影响啊!"说着,他拍拍高晓风的肩膀,高晓风笑道:"再怎么说,我还是个军人,是个常委嘛,这个就请程书记放心吧,我会正确处理的。"

高晓风走后,程一路的心情很复杂。站在窗前,他看见天下雨了。细雨打在香樟树的叶子上,一下一下的,发出轻轻的声音,如同天簌。这声音多少让他心里舒畅了些。一回头,简韵送他的《瓦尔登湖》还放在桌子上,那朴素的封面,让人宁静。他回到座位上,拿出手机,写了一条短信:南州下雨了,愿你快乐!

手指按下发送键的一刹那,程一路停下了,接着将短信删除了。

下午,程一路刚刚从一个会议上回来,就接到方浩然的电话。方浩然是市政协主席,现在正在省城住院。年前,程一路曾专程到省医院去看望他。他得的是癌症,做了手术,可是效果并不好。

"浩然主席,您好些了吧?"程一路问。

方浩然讲话的声音很低,还有些颤抖:"唉,好什么啊?不行啦!……秘书长,啊,不,程书记,我是想跟你说说话啊……我怕不说……不说就……来不及啦。"

程一路立即劝道:"方主席,不要这样。好好休息!身体最重要啊。有话您就说吧,我听着呢。"

"我这人脾气不好,以前在班子里得罪了不少……不少人哪。在你提常委的问题上……我当时也是反对的。现在看来,你这人正直,也很不错,我感到有愧啊。……以后,我走了……你……就请你别再想了。好吧?"方浩然这一段说了足足有三四分钟。

程一路听着,心却在发紧。方浩然当年不同意他进常委班子的事,他当然知道。可是,他并没有记恨什么。都是为工作,不是为私事。方浩然还是一个比较公正的人,他不同意,自然有他不同意的理由。然而,现在当方浩然躺在病床上时,却心想着这事,为这事专门给他电话。这就让他感到不太正常了。本来是工作上正常的人事问题,却上升到了心理负担问题。唉……

"方主席,您别这么说,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您给过我很多支持和关心哪。您好好休息,有空我到省城去看您。"程一路说的是真话,打心眼里,他对方浩然还是十分尊重的。

程一路听见方浩然在那头叹了口气,说:"程书记,那就这样了。其他的事,我会向组织上说的。……谢谢你了啊!谢谢!"

方浩然一连说了两个谢谢,程一路的鼻子有些酸了。早在好几天前,他就听方浩然的家人讲,方浩然的时间不多了。人之将死,其心也诚啊!

放下电话,程一路发了会儿呆,才打电话给方良华秘书长,让他通知组织部的同志,这两天到省城去一趟,好好地见见方浩然主席。方良华说:"就安排。"又问:"哪些人去?齐鸣同志和守春同志,还有一路书记,是不是都去?"

程一路想了想,说:"齐鸣同志和守春同志,你再征求一下意见,我是一定要去的。就这两天吧,最好是明天!"

"这么急?"方良华问了句。

"是啊,就这样吧。"程一路挂了电话,他猛然想起去年方浩然拉着他一道去南州禅寺,后来通过统战部的渠道,给了南州禅寺一笔资金。那次回来后,方浩然就病倒了。本来,一般的癌症手术后,存活的时间不会这么短。可是,方浩然不行。医生们给他下的结论就是:心火太旺了,心火一旺,焉有不伤身之理?

临下班时,方良华上来,说齐鸣书记找程一路副书记,一道商量个事。程一路一上去,齐鸣就说:"香港威远的田总,邀请我们去香港考察,主要是考察他们的公司。我最近有事,去不成了。一路同志啊,你跟良华秘书长一道去吧。不行,再请政府派个副市长过去。人家真心实意地邀请,我们不能拒绝啊。礼尚往来,有往才有来啊!"

程一路没有想到威远的田诗铭会来这一招,香港他以前去过,但是,这是工作,就说:"如果齐鸣同志决定了,我就去吧。好在有良华秘书长一道,他对这个项目熟悉。"

"那就好,什么时间哪?良华?"齐鸣问。

"下周一吧,田总现在在美国,他周日回香港。周一,他让人到省城来接我们,然后乘机去港。"方良华说道。

"那就周一吧,准备工作就请良华同志做了,我明天要去省城。"程一路看了眼齐鸣。齐鸣问:"是去看浩然同志吧,代我向他问好。"

程一路说:"行。"齐鸣说:"晚上一道去湖海山庄吧,温雅温总生日,大家给她庆祝庆祝!让她有一种南州就是她的家的感觉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