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程一路和方良华在香港待了三天,参观了威远在香港的公司总部,也考察了香港市场。吴兰兰除了第一天晚上的宴会参加了外,就再也没有露面。程一路理解吴兰兰的心情,因此自始到终他都没有主动去问。田诗铭倒是解释了两次,说兰兰身体不方便,因此……

方良华是第一次到香港,能跑的地方都跑了下,也真正地享受了一回购物天堂的快乐。临离开宾馆时,方良华手里的大包小包已有十来个了。欧阳帮着提上了车,程一路看着,不经意地摇了摇头。

出了海关,便到了内地,在飞机场,吴兰兰却意外地来了。

田诗铭问:"你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

"我正好在这边做保健,知道他们要走了,便过来送送。"吴兰兰看着程一路。

田诗铭大着嗓子说:"啊哈,好啊,战友嘛,是要来送送。"

程一路说道:"其实也不必了,见了面就行了。"

吴兰兰的脸显然是刚刚化了妆的,粉似乎还没有匀开。她拉过程一路,说:"代我向卓照他们问好,十几年的战友了,以后见面越来越少啦。"

"怎么会少?我们在南州的项目开始后,我带你去,不就见着了?女人嘛,尽说些伤情的话。程书记,别见外啊。"田诗铭却插上了话。

程一路并没接田诗铭的话茬,对吴兰兰说道:"多回去看看老首长吧,一个人,也挺孤单的。"

"我会的。"吴兰兰笑着,但泪水却在眼睛里闪着。程一路赶紧避开,大家往候机厅走了。吴兰兰说:"一路团长,我就不送你们了。"说着,便转身跑开了。程一路看着吴兰兰跑去的背影,心里一疼,也立即生出了一缕淡淡的忧伤。

人到中年了,吴兰兰说以后见面越来越少啦,也不是没有道理。去年,吴兰兰陪老首长到南州时,冯军还和大家一起说说笑笑。可是现在,冯军早已化成了一缕轻烟。人生苦短,何况已是人到中年了呢?

回到南州,南州老城改造规划已经正式出台了,而且经过了人大的批准。程一路给齐鸣汇报香港之行时,齐鸣就顺带将这事也说了,并且想请程一路出来,担任老城改造的指挥长。

程一路没有答应,说:"我先看了规划再说吧。"

齐鸣也就没有再坚持,他知道在老城改造上,程一路是有不同的意见的,便将规划书递给程一路,让他好好看看,最近可能就要有动作。

"动作?是拆?还是……"程一路问。

"当然是要拆,不拆城市怎么发展哪?"齐鸣说着看了眼程一路,"先是拆迁,这是个硬工程,涉及面广,复杂啊。我想了想,除了你,没有人合适了。在拆的同时,我们还要考虑建。我已经联系了一家省城的开发商,最近可能要来。你先准备准备,到时再谈。"

"我一直认为,不能走老城拆迁这种思路。"程一路拿着规划,正要继续往下说,被齐鸣打断了,"一路同志啊,我们要着眼长远哪。老城是好,但毕竟老了嘛。从城市发展,从民生工程,从将来的保护上看,都是要动的嘛。不推陈,何以出新哪。是不是啊?"说着,齐鸣拍了拍程一路的肩膀,"我知道这件工作难度大,任务重,而且会有很多的麻烦事啊。你先干着,你不牵头谁还能牵头啊?总不至于让我齐鸣来牵头吧?哈哈,是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规划上上次说有蓝线区,不知这次怎样?这样吧,我先看看再说吧。"程一路说着就将规划卷起来,出去了。

齐鸣坐在椅子上,他明白程一路的心思。在老城改造上,程一路根本上就是不积极不主张的心态。听说去年在拆沿江老街时,程一路一开始也是不太同意的,后来任怀航做了工作,又让程一路去做组长,老街拆迁才算拿了下来。这一回,齐鸣也套用了任怀航的方法,你不同意可以,但是,你必须去做这个工程的指挥长。这样,从外界看,就消除了班子内部有分歧的印象。南州刚刚经历过官场地震,齐鸣是实实在在地不希望再出现班子不团结,或者其他不正常的现象的。

上午,齐鸣还有一个会,他正准备起身,方良华进来了。

"齐书记,我想向您汇报一下思想。"方良华说道。

"啊哈,思想?好啊,是香港之行的吧。听一路同志说情况不错嘛。威远的实力很强,这好啊。这个项目你要牢牢抓着。"齐鸣放下了包。

方良华笑着说道:"项目都是在齐书记领导下开展的,我会好好地盯着。我是想汇报件事……"

"那说吧。"齐鸣挥了下手。

"去年我在桐山,桐山高速建设时,我坚持推行阳光操作,公开招标。结果好望角工程公司中标了。工程完成得很好。今年年初,我到市委后,好望角的老总吴起飞来看我,走时趁我不注意,放了张卡在我抽屉里。前几天我才看到,马上交给纪委了。这事,我反复想想,还是应该给齐书记汇报下,也算是一次思想汇报吧。"方良华说完望着齐鸣,齐鸣的眉头皱了皱,旋即道:"这个做法是对的。很好!领导干部一定要把握住自己,人家送与不送,那是人家的事;但我们收与不收,是我们自己的事。这就看一个干部的素质,一个干部的廉政意识。良华啊,你还年轻。这事做得很好啊,很好!"

方良华笑着,将手中的一个小盒子拿出来,递给齐鸣。齐鸣问是什么,方良华说打开就知道了。

齐鸣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只玉兔。他马上明白了,自己属兔,方良华还真是个有心的人,就说道:"香港的?"

"我也是随便看着的,觉得还好,就要了。"方良华嘴上说着,心里却想:为这玉兔,他和欧阳跑了半天。仅仅就这一只兔子,价格就不是小数目……

齐鸣用手摩挲着玉兔,看得出来他很喜欢。摩了一会儿,齐鸣把玉兔放进盒子里,问道:"多少钱哪?不便宜吧?"

"这个,这个……香港很便宜的。一点心意吧,就请齐书记别说了。您要下去了,车已准备好了。"方良华说着往外走。

齐鸣也拿起包,跟着出来了。

程一路到仁义来,心情是很复杂的。从去年冯军出事后,他只到仁义来过两次,一次是慰问困难户,一次是陪同省财政厅领导考察。

马洪涛打电话来,请程一路书记参加仁义的矿业集团揭牌仪式,电话中马洪涛说:"这个主意还是程书记出的呢,程书记为仁义人民找到了一条致富路啊。您可一定要来!"

程一路不好再拒绝了,何况他也想去看看马洪涛到底怎么运作的。

车到仁义,马洪涛带着县委县政府一班子人,已经在等候了。程一路说:"洪涛啊,你也学会搞排场了,这不好啊!"

"那要看谁来了,程书记来了,仁义人民都是发自内心地欢迎,这就不叫排场。"马洪涛笑道。

"你啊,学会耍嘴皮子了。好,不声不响的,就把个集团搞起来了,洪涛能干哪。"程一路边夸奖边跟着马洪涛进了会议室。

马洪涛把矿业集团组建的有关情况,向程一路作了汇报。其实很简单,就是政府主导,将原来的五家规模大些、设备先进些、安全状况好些的个体矿,联合起来,实行统一管理、统一安全防范、统一销售、统一开采、统一调度五个统一,组建股份制采矿企业。前几天,已经召开了股东大会,选举产生了领导机构。县政府的一位常务副县长任董事长,总经理由五个联合矿中的最大的一个矿的老总担任。

"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将小矿山开采,从无序变成有序,既发挥我们的资源优势,又强化管理,消除安全隐患。"马洪涛汇报时,程一路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就是当初他给马洪涛出这个主意,到底是对还是错。仁义自从去年矿山整顿后,财政一落千丈,当地老百姓的生活也出现返贫现象。矿山是仁义的资源,有资源就要开发,关键是如何合理开发。程一路出这个主意的目的,也就是要给仁义找一条灵活的路子,既不要有悖于国家政策,又能保证安全,同时还增加地方收入。

从目前马洪涛的实践来看,是按照程一路的主意在进行的,而且进行得还很扎实。马洪涛汇报完后,程一路简单地讲了几句:"仁义组建矿业集团,对于仁义县来说,是个机遇,也是个新的起点。关键是要抓好安全,抓好管理。只有安全了,管理好了,才能有效益。仁义对于安全问题,有深刻的教训哪。前车之辙,后车之鉴,我们一定要牢记住!"

程一路说完,前来参加仪式的地矿局的领导也说了几句,然后大家又驱车到矿上。远远一看,彩旗招展,人头攒动。这是个老矿区,路早已修好了。

下车后,马洪涛介绍说:"这个矿原来是南方人来开的,后来撤资走了。现在由本地的一个大老板负责,这次他当选了集团的总经理。"说着,就看见一个满脸红光的矮胖子走过来,马洪涛又介绍道:"这是南州市委副书记程一路程书记,这是集团总经理黄成富。"

"程书记好,程书记能亲临我们矿的揭牌仪式,这是我们的光荣哪!"黄成富嘴里吐着沫子,脸上因为阳光照着,更加闪亮了。

程一路握了握黄成富的手,说:"搞得不错嘛!很好啊!"

马洪涛说:"你别看他个矮胖子,可是个资产好几千万的大富翁。这次联合组矿前,他原来准备到南方去的。我们做了工作,留下来了。搞联合体,没有市场没有管理不行,他就是这方面的人才。"

"留得住人才是从政素质的一个表现,洪涛啊,不能仅仅留下,要更大程度地发挥作用。一人致富不算富啊,关键要带动。不仅仅是采矿业,还要由此带动第三产业的发展,培育仁义经济新的增长点。"程一路边往主席台走边跟马洪涛交流着。

马洪涛不断地点头,主席台是临时搭建的,跟农村旧时唱戏的台子差不多。程一路站在上面,一眼看下去,满山满坡都是人,一直到更远的山凹里,那些房子前也都隐约地站着人。

常务副县长王农代表仁义县委县政府,宣布仁义矿业集团正式组建,同时宣读了省和中央有关部门的审批文件。黄成富就下一步联合矿业的发展与管理作了发言。程一路听着,心想:这个矮胖子,看起来似乎是个草包,但讲起来也还有头有脑,有条有理。这也说明了在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一些民营企业家向现代企业家过渡的一个特征。这些企业家也在摸索,也在积累,也在成长。比如说采矿,一开始是找一个矿窝子,拉一支队伍,采出来就卖钱;再后来是成立个公司,粗放管理,以挣钱为第一;到现在,经这几次整顿,并且有了多次教训后,这些企业家们开始关注企业管理,以安全求高效。虽然感到从黄成富嘴里吐出那些现代企业管理的词儿,有些不伦不类,但毕竟是开始吐了。这就是进步!也就是发展!

黄成富讲完后,王农宣布请南州市委副书记程一路同志讲话,底下是一片掌声。程一路清了清嗓子:"同志们,对于仁义矿业集团的组建,我代表南州市委市政府表示祝贺!在这里,我想简单地讲三句话:一、祝贺!这是仁义人民经济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将对仁义的资源开发和经济发展,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二、要求。希望仁义县委县政府,特别是仁义矿业集团,要切实把矿业的现代管理,作为集团生存和发展的根本来抓。不能仅仅是形式上现代,而且要从内涵上重视和强化。三、建议。安全生产是头等大事,尤其是矿业,我们要以人为本,以生命安全为第一。同志们哪,到仁义来参加这个仪式,让我想起了你们的老书记冯军同志。那是血的教训啦,安全无小事,一出就是大事啊。"

程一路停了下,望了望下面,那么多人,都是静悄悄的。他继续说道:"因此,我希望矿业集团要不断地加大安全投入,要在矿业的利润中,专门设立安全基金。在矿业的现代管理上,还要不断地加强学习,向外地取经,提高现代管理的水平。仁义县委县政府,要将矿业集团的发展和安全,作为重要的大事,拎在手上,一刻也不能放松。同时,要加强对其他非法小矿的取缔工作,坚决打击非法采矿。我相信,通过县委县政府的重视,通过矿业集团自身的努力,通过广大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仁义矿业集团一定会成为仁义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支柱,一定会为仁义广大人民的脱贫致富,作出应有的贡献!谢谢大家!"

底下先是静了一瞬,接着掌声哗的一下响了起来。马洪涛说:"程书记讲得好,老百姓都欢迎哪!"

接下来由程一路和马洪涛以及省地矿局的一个处长一道为仁义矿业集团揭牌。拉开红丝绸,牌子上鲜红的"仁义矿业集团"六个大字,在阳光下更加明亮。

揭牌后,程一路随马洪涛一道,下到了即将开采的一号矿井。这里的工作面都安装上了安全防护设施,黄成富介绍说:"我现在不得不安装哪,死一个,矿就完了。"

程一路咳了下,批评道:"黄总哪,看来你的认识还有问题啊。这不是死人不死人的问题,是企业如何走向现代化,管理如何正规化的必然要求。"

马洪涛接着说:"程书记批评得对,黄总还是要加强学习,联合矿业不是你以前的私家小矿了,没有管理就没有效益,没有安全就没有保证。程书记,我们下一步还要搞矿业培训班,安全问题,我们会时时刻刻放在心上的,请您放心!"

"那就好。"程一路应了声。

下午,程一路继续在仁义考察。他重点看了一些贫困户,特别是一些因为矿难而失去家庭主要劳力的贫困户。家徒四壁,温饱有虑,这是这些家庭给程一路的最深的印象。看完这些家庭,程一路感到心里发紧,鼻子发酸。他没有多说什么,却让马洪涛觉出了异样的沉重。

晚上程一路谢绝了马洪涛和仁义班子同志的挽留,回到了南州。在车上,程一路问陈阳:"仁义能不能真正地搞好矿业安全?"

陈阳知道程一路一直为这事担心,就答道:"关键是管理。"

"是啊,是啊!"程一路叹道。

车快到南州时,程一路接到了吴兰兰发来的短信:原谅我的失礼,注意威远的投资。

这前一句话程一路当然知道意思,可是后一句呢?是提醒南州方面注意威远在南州的投资吗?还是其他?但不管是什么,吴兰兰作为威远的美国代表,这个提醒是有一定价值的。程一路心中突然有了某种隐忧。他立刻回了个短信:看见你一切很好我很高兴,谢谢你的提醒。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