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二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殷眉儿打电话给方良华秘书长,她怀孕了。

这让方良华有些吃惊,但随即他给了殷眉儿一个不容更改的决定:去医院做了。

殷眉儿在电话里哭泣着说:"我不想做,我想留下来。"

"你疯啦?"方良华生气了,"怎么能留?快去做了。"

殷眉儿挂了电话,方良华的心里很乱。这个殷眉儿,偏偏在这个时候,搞出什么怀孕来,真是要命!怎么搞的?每次不都是防范得很好嘛。

方良华呆坐着,高天进来报告说:"省委考察南州政府班子的考察组明天就要到了,齐书记请秘书长和组织部联系,过问一下。"

"好了,我知道了。"方良华显得很没有精神。

高天问:"秘书长是不是太累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没有,你去忙吧。"方良华挥挥手,高天出去了。手机上来了短信,是殷眉儿的。殷眉儿说她想留下这个孩子,她知道方良华不可能永远属于她,所以她要留下孩子,一个人过。

唉,这女子!方良华在心里叹了声,拿起电话拨通了殷眉儿的手机,让她晚上到南州来。殷眉儿却回答说不来了,刚刚怀孕,是不能长途颠簸的。

方良华哭笑不得,这个时候,他真正知道殷眉儿也是个很有主见的女人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殷眉儿要留孩子,这不啻于把方良华往火坑里塞。在殷眉儿电话之前,方良华刚刚接到省里的一个同学的电话,告知他省委的有关领导看到了举报信,已责成省纪委组成调查组,正式要对方良华的有关问题展开调查了。

调查,方良华倒是不怕。卡交了,其他的也无非是过年过节的事,查不出大名堂的。但是,一个干部被调查,总不是好事。何况,真的按照有关条例来查,怕是任谁也能查出个一二三四来。

可是,这个时候……

方良华想了很长时间,决定这事还是得向齐鸣说说,请齐鸣出面。就上楼到了齐鸣办公室,他一眼就看见那只玉兔子正摆在齐鸣的办公桌上。

"有事吧?"齐鸣抬起头来问。

"是有事。两个事,一个是领导干部离岗招商,现在基本上都出去了,初步成效不错。"方良华停了下。齐鸣问成效到底怎样不错?方良华说已经有三个项目在谈了。

齐鸣站起来,笑道:"可见南州的干部是有路子的嘛,一出去,商不就来了嘛。"

"是啊,是啊,还是齐书记决策英明啊。"方良华也笑着。

齐鸣喝了口茶,方良华动了动嘴唇,然后说:"还有件事,听说省纪委要来查……"

"啊……"齐鸣回头问道。

"我刚刚听一个同学说,省纪委要来南州查我,就是因为那张我上次给你汇报过的卡。"方良华望着齐鸣。

齐鸣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嘴上说:"那张卡?不是交了吗?还查什么?"

"就是啊,早就交了。"方良华一脸无辜的样子。

"啊,我知道了。好好,就这事吧?"齐鸣问方良华。方良华点点头,说就这事。齐鸣又说了遍"我知道了",方良华便没有再说了。

回到办公室,方良华揣摩齐鸣的想法,他只是说"我知道了",而没有表态。但是,从他的语气上可以听出,齐鸣对这事也是有些吃惊的。他没有一推干净,而是用了"我知道了"这样的语言,方良华估计,齐鸣会很快找省纪委了解情况,然后再作出他的判断的。齐鸣在官场上经营了这么多年,对这事的处理,他必须慎而又慎,不会轻易地表态的。

该说的说了,方良华现在不知道该怎样来走下一步了。

桐山的副县长刘劲松来了,方良华看着刘劲松,刘劲松笑道:"方书记不认识我了?看得让人心慌。"

"最近怎么样哪?"方良华移开了目光。

刘劲松说道:"能有怎么样?天天干吧。不过,我在县里听说贾红旗在到处告你,是有这回事吧?"

"啊,他告?你怎么知道?不要乱猜测。"方良华支开了话题。

"我也是想不通嘛,贾红旗凭什么告你?他自己,他自己还一屁股屎呢。"刘劲松说着啐了一口。

方良华心想:这就是你刘劲松的不对了,老是沉不住气,怎么行呢?这可是官场之大忌啊!贾红旗有没有问题,那也不是你刘劲松说了算的。

刘劲松见方良华对这些并不太感兴趣,就换了个话题,说最近桐山的招商即将有个大突破了,招来了一个大项目。

"大项目?什么项目啊?"方良华问。

"是个无污染高效益的好项目啊,秘书长,我说出来您别见怪。"刘劲松玩了个滑头。

方良华笑笑,点点头。

刘劲松道:"姚旷书记亲自招商,桐山最大的开发项目月亮湾风情岛,过几天就要正式奠基了。姚书记没给您汇报?"刘劲松故意问了问。

"这个我不太清楚。月亮湾风情岛,名字倒挺好的。干什么呢?"方良华有些迷惑。

刘劲松一脸的坏笑:"风情嘛,既是风情,还能干什么?下次秘书长到桐山,我请您上岛。开发这个项目的是个广东投资商,据说将来的服务人员都得从东南亚请。"

"唉,这也叫招商?"方良华问刘劲松项目投资多大,刘劲松说一期工程六千万。

"规模不小啊。"方良华叹道。

余百川边嚷着边往里走,一进来就道:"秘书长,我干脆回去吧。我这调查报告怎么就不能发?这可都是事实。"说着扬了扬手里的稿子。

方良华已经知道余百川来的原因了,余百川在底下跑了一段,搞了个关于南州经济发展的调查报告,虽然内容翔实,但是观点上与市委不太一致。方良华看后要他修改,余百川没同意,还要求在《南州研究》上发表,方良华当然不同意。这不,余百川找来了。

刘劲松看余百川一脸怒气的样子,就说有事先走了。方良华道:"百川哪,不要发火嘛。不就是个调查报告吗?用得着这么发火?"

"什么?就这么个调查报告。秘书长您这是看不起这报告啊。我倒想问问:这个报告为什么不能发表?"余百川声音很大,"是政治问题,还是认识问题?是观点问题,还是调查本身出了问题?"余百川有些咄咄逼人了。

方良华只是笑着,他知道对付余百川这样的人,必须让他先泄光了怒气,才好慢慢地磨他。果然,余百川说了一通,看方良华一直不说话,也就停了。

"百川哪,说完了吧?"方良华依然笑着,"这个报告为什么不能发?是吧?只有一条理由:与市委的有关决定相冲突。你说这样的报告能发吗?我这不是针对你个人,而是针对报告。我知道你余百川文字好,调查扎实,但是关键是观点。你是市委政研室的主任,你就得对市委负责。"

余百川嘴唇动了几下,但没有说话。方良华看着,心想这就是知识分子的特点,你点中了他的软肋,他就疲软。你要和他戗着来,他会比牛还犟,于是便换了口气道:"这样吧,百川,这个报告虽然不能发,但还是很有价值的。先印一部分,送齐鸣同志、守春同志和一路同志、岳琪同志,请他们看看。好不好?"

"那就这样吧。"余百川还是生着气,态度却明显地缓和了。

省委考察组由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乔晓阳带队,来南州考察政府和人大、政协班子。

对于省委考察组的到来,南州官场这次是意外的平静。去年,为南州市委换届,省委考察组曾三次到南州,其中一次还是由时任省委组织部部长的秋浩月亲自带队。严格说,整个的南州市委班子考察,结果是很不令人满意的。南州的市委班子,到头来除了程一路提了副书记,方良华提了秘书长,其余的要么不动,要么平调。因此,这次政府考察,官场上再也没有像市委考察那样风云变幻了。

这次的考察,大部分人选其实是早已定了的。空出来的名额,也无非就三四个,还都是人大和政协的职务。政协主席方浩然刚刚因病去世,这个位子并不在考察之列。

刘卓照在第一时间打电话问程一路,是不是省考察组到了。程一路说:"是的,不是已通知你们来参加会议了吗?还问什么?"

刘卓照探道:"不知……"

程一路对着听筒,哈哈一笑道:"吞吞吐吐什么,想说就说。不就那事吗?等考察后就知道了。"

"那也是,还请团长多关照啊。"刘卓照也笑了。

"好吧。啊,前几天到香港,看见了吴兰兰,她向你问好。"程一路刚说完,刘卓照在对面就笑了。程一路知道刘卓照笑的意思,便说道:"她从美国到香港了,为即将在南州上项目的威远集团服务。"

"啊,是吧,团长。不打扰你了。请拉老部下一把啊。"刘卓照半开玩笑半认真。

程一路笑着,说当然当然,便挂了电话。

按刘卓照的资历和任职经历,这次班子调整,他是很有竞争力的。政府的位子,肯定是不行了。齐鸣已经内定了徐成过去,而徐成留下的位子,一准会由省委直派。组织部长一般不在本地提拔。刘卓照的年龄也已经不在党委提拔的人选范围之内了。人大这次要新增两名副主任,原来的两位老同志到龄了。刘卓照最合适的位子也就在这儿。但是,排在刘卓照前面的远远不止两位,其中的市经济委主任戴轩,是非上不可的。那么,最后只剩下了一个位子。现在,这个位子竞争最激烈的是两个人,一个是交通局的吴光大,一个就是刘卓照。政协虽然这次也要增加一个,但是必须是党外人士,跟刘卓照沾不上边儿。吴光大这几年一直在交通局,根基很稳。从几次的接触来看,吴光大和齐鸣书记的关系,也是非比寻常。

而且,组织意图往往也只是一个方面,民主测评这一关非过不可。刘卓照一直在下面,民评这关,对他就很不利。县委书记们互相拼着,不会轻松地让他上的。市直投他票的也不会多,吴光大在市直的活动能力不一般,相比较,刘卓照就有些艰难了。

去年,冯军本来内定了要进市委班子的,可是党代会没开,他就以身殉职了。作为战友,程一路悲痛不已。他甚至懊悔,没有早一点帮冯军解决问题。因此,这次刘卓照找他,他虽然嘴上没有明确答复,但心里早已定了调子,要尽最大努力,来帮刘卓照一把。

在省委考察组来之前,市委常委会上报了几个考察人选,刘卓照也在其中。昨天,当程一路知道是乔晓阳带队来南州时,他给乔晓阳专门打了电话,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乔晓阳说明白了,他会关照的。乔晓阳又顺便问到简韵,说那丫头人不错,在省台干得挺好的。

程一路不明白乔晓阳提到简韵的意思,也没有问。简韵和乔晓阳的女儿是同学,现在简韵又在省城,与乔晓阳接触自然会更多些了。

考察会议在南州市委小礼堂进行,齐鸣主持了会议。

会前,程一路把陈阳叫了过来,轻轻地对他说了几句。陈阳点点头,就出去忙活了。程一路是让他在适当的时候放点风出去,给刘卓照造造空气。

齐鸣对考察工作作了一番讲话,主要的意思无非就是两点:要从政治的高度搞好考察;要从全局的高度服从考察。程一路看见刘卓照今天特地坐在醒目的位置上,神情里或多或少有一些紧张。而吴光大,则坐在最后面,一脸的踌蹰满志。

大多数人在听齐鸣的讲话,齐鸣讲完了,乔晓阳也例行公事地讲了一遍。

接下来的民主测评,没有任何条件。看似绝对公平,但细一对照,却发现能对上号的也就那么几个。

投票结束后,会议也就结束了。散会时,乔晓阳笑着对程一路道:"齐鸣同志很看重你的意见啊。"

"啊,是吧。我只是建议而已。"程一路也笑道。

赵守春走过来,跟乔晓阳开玩笑说:"晓阳部长啊,去年到西江也是你去的。你可把我搞惨了,从市长搞成了代理市长。是不是哪次酒没陪好啊?"

乔晓阳拍拍赵守春的肩膀:"你啊,老赵。南州差似西江?组织上是看你在西江待得太久了,不好脱身,才关照你的啊。你啊,得了人情还卖乖。"

"这倒是,南州就是好些,连女孩子都美丽些。乔部长,是吧?"赵守春大声地笑了起来。

刘卓照从身边过,朝程一路笑了笑,程一路也笑了一下,两个人都没打招呼,便走开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