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七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招商引资工作汇报会确定的时间是九点。定在九点,是因为考虑到县里的同志还要上来,另外一些机关早晨可能也还有些事要处理。都是一把手,谁没有这个那个的事?

九点差一分,齐鸣书记走到了主席台上,赵守春、程一路、岳琪,还有其它的市委常委,都齐斩斩地坐下了。齐鸣朝台下一望,还是有不少的空位,便问方良华:“人到齐了吗?”

方良华望着王传珠,王传珠说:“还有几个单位。不过不多了。”

“那就先开吧,齐书记”,方良华问。

齐鸣拿过麦口风,大声道:“让我们全体与会同志,都来等待部份到现在还没来的同志吧!”

程一路拿眼看了看齐鸣,没有做声。赵守春把茶杯转了一圈,咳嗽了一声。整个会场静极了,静得边空调运作的声音,都能听见了。

外面有人陆续地进来,齐鸣又喊道:“请工作人员引导一下,那些刚进来的同志,请到最前面来坐。”

国土局的付旭升局长,这时正好走进来了。工作人员引导时,他大概不太情愿。齐鸣看了,朝下说道:“请付旭升局长到第一排来坐。”

齐鸣这话一喊,付旭升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脸涮地一下红了,拎着个包,站在过道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旁边的人道:“快过去吧,谁让你赶上了呢。”

国土局是个大局,平时付旭升是个小开式的人物,不太把一般人放在眼里。这下被齐鸣书记点了名,其实有很多人是幸灾乐祸的。付旭升涨红着脸,只好往前面走,走到第一排,坐了下来。

程一路看看付旭升,脸像猴子屁股一般,心里不禁笑了一下。

等到九点二十分,最后一个同志才进来。当然也被齐鸣喊到了第一排。赵守春主持会议,宣布了诸如关闭手机等会议纪律,然后由各单位、各县、各招商分局汇报。

每个人的汇报都大同小异,无外乎通过方方面面的关系,积极主动,甚至打情感仗,打亲戚牌,争取招商信息。然后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已经取得了项目的初步进展。对方已经表示了要来南州投资的愿望,有一些已经来南州进行了多次考察。至于最后结果,还要等到下一步工作后,才能真正见分晓。

三十多个分局、四个县,一摊子汇报下来,足足用了三个小时,中间齐鸣还打断了交通局的汇报,要求汇报只汇报数字,其它的一概不说。这样才缩短了一些时间,等全部汇报完,已经是十二点多了。场子里看手机的越来越多,手机的铃声也多了起来,出门方便和接电话,也开始不断了。

齐鸣扫了一下会场,过了一会儿,才道:“今天来参加会议的,都是领导干部。作为一个干部,我想大家都懂得:纪律的重要。这方面大多数同志是都是做得很好的,但是,还有很大的一部份,包括现在坐在前排的付旭升等同志,还有正在不断外出接听手机的同志,纪律性这方面,至少今天,是做得很不好的。可以说,就是缺乏组织纪律性。这样缺乏纪律性的同志,来搞招商引资,我看也是不可能有成果的。”

齐鸣停了下,“不仅仅招商引资,其它工作,没有纪律性,也是办不好的。请今天这些迟到的同志,向纪委说明情况,向市委作检讨。下次再有这种情况,市委将严肃追究责任。”

接下来,齐鸣开始就招商引资工作,谈了三点意见。这都是政研室早已写好的稿子。三点谈完,快一点了。这些参加会议的领导干部们,还有许多的宴席等着。会场上不断有人在张望,有的干脆在低头发信息。程一路已经习惯了这种马拉松会议,只是看着文件,听着齐鸣讲话,不知不觉间,却想到牌坊老街了。

早晨会议之前,岳琪又找到程一路。说她给齐鸣书记汇报了老街拆迁情况,谈到几个钉子户。齐鸣说这事还得一路书记出面。他去年主持过沿江老街的拆迁,有经验。

程一路看着岳琪,笑道:“我有什么经验?要说经验,沿江老街情况不同,我家在那儿。一开始很多人不拆,我知道是看着我们家。等着我们家主动拆了,大家感到连秘书长都拆了,还能不拆?一夜之间,便拆光了。事情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其实这就是不简单哪!”岳琪拢了拢头发。“牌坊街的那几个钉子户,关键的问题就是补偿。现在其中的两户,干脆锁了门,人都不见了。”

“这是不太好办,按照现在的政策,一定要征得他们的同意。但是,在基层工作的实践中,也还有一些对政策的灵活运用。我看对这些锁了门的钉子户,就要灵活些。至于怎么灵活,要边走边看。”程一路道。

岳琪笑了笑,“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灵活?还是请程书记指点指点嘛!”

“这样吧,下午我们一道到现场去看看。”程一路答应了。

真说要到现场,其实程一路心里清楚。上次和陈阳一块去看过,还是那几幢房子,怎么去灵活?程一路心里也有了底。但是,他还得到现场去,同岳琪副书记一道共同研究。岳琪毕竟是从上面来挂职的副书记嘛,程一路出面,只不过了解情况而已。一个从京城来的副书记,这点事能处理不好?

回到会场上,齐鸣的三点讲完了,大家都以为会议要结束了,齐鸣却突然提高了嗓子,“今天参加招商引资会议的所有单位和四个县,没有能够按期完成预期目标的,从下午开始,主要负责人不要再到原单位上班,全部到市委办公室报道。什么时候招商目标实现了,什么时候再回去。同时,我想在这里对王长河事件也作个表态。可能很多同志有不同意见,但是,我想王长河同志的事件,首先要定性为因公。不是因公,他到深圳干什么?只不过是手段和方法不一样。我不强调大家都用王长河的方法,但是,为了招商引资,用一些灵活的方法,也是必须和必要的。”

齐鸣这话,让坐在主席台上的常委们也感到有些意外。王长河事件,常委会因为程一路书记学习,一直没有研究。齐鸣在这样的会上定了性,说白了,就是给招商引资一切可以开的口子,都开;一切可以用的方法,都用;只要不违法,只要能完成目标。

底下的议论声大了,赵守春又咳了下,然后道:“刚才齐鸣同志的讲话,对南州当前的招商引资和经济发展,作用重大。指导性强,针对性明确。我想就会议贯彻,再讲两点意见。”

程一路也倒吸了口气,阳光从窗子上射进来,已经有些偏西了。

赵守春的两点意见很短,最后在宣布会议结束时,他补充了一句:“我刚才听见很多同志对王长河事件的处理,有所议论。齐鸣同志的意见是个指导性意见,具体的处理,还有待市委研究。总之,请大家放开手脚,全力以赴,多招商,招好商,为南州经济实现新跨越、大发展而努力奋斗!”

一片掌声,掌声中还夹杂着拎包的声音,拉包链的声音,开手机的声音,和各种各样匆忙的说话声……

“让人把协议送一份给我,我看看。”程一路说:“还有几户没拆的,都拆了吧?”

“这个我不太清楚,岳琪书记知道。我请她过来。”方良华说着就往门边走,又朝隔壁喊了声:“岳书记!”

岳琪在隔壁应了声,方良华说:“程书记请你。”

岳琪过来后,方良华说下面还有事,就走了。程一路问岳琪老牌坊街拆迁的事,岳琪说:“这个事头疼,把人头都搞大了。老百姓有意见,一些政府官员也有意见。前几天,北京的两家报刊还来人,说南州有人在网上就老牌坊街拆迁发了贴子,他们要从文化保护这角度,来做些深入报道。”

程一路听着,点了点头,岳琪继续道:“现在还有三户,怎么做工作也拆不了。我已经给齐书记说了,请他想办法。”

“啊,”程一路道:“还有三户?报社后来怎么处理了?”

“那些记者从北京来,我能拿下。但说心理话,他们来报道也未尝不是好事。各地都在拆老城,快拆完了。报道报道,也是一种提醒。不过,既然我在南州,这事,我也就只好让他们转了一圈,打道回府了。昨天,我还在给齐书记汇报,蓝线区域一定不能动。听说杜美房产那边,想再多动点。”岳琪说一口京话,舒缓而又有磁性。

程一路用笔敲了下桌子,“这个处理很好。总之要服从组织安排嘛,这是原则。最近你辛苦了。”

“辛苦也说不上,倒是知道下面工作的复杂和艰巨了。这以后还请程书记多指点。”岳琪笑着,脸上还是很青春的。

“指点谈不上,大家共同学习吧。”程一路也笑道。

岳琪突然问:“前不久我跟齐鸣书记一道出去,看见汽配城的老总,叫温什么来着。那女人挺了得!好像跟齐书记有点……不过,我跟她私下里谈话,她对你很敬重哪。”

“还有这事?岳书记是开玩笑了吧。温总,叫温雅,她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敬重我?也有可能吧,年龄长些嘛!是该敬重。”程一路有意识地撇开了岳琪想知道的话题,说道:“下面的工作很复杂,只有多接触,才能想得明白啊!”

岳琪粲然一笑,问:“程书记,听说你爱人和孩子都在澳洲?”

“是啊,我现在是孤家寡人了,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哈哈!”程一路站起来,走到了窗口。

岳琪也笑着,“还不跟我一样?同病相怜哪!”说完,大概她自己感到说得不太合适,脸不红意地红了下。

程一路说:“你看看这窗外的香樟树,长得多好。”

岳琪道:“我正要问呢。南州到处都是这样的树,还发出清香。我们北方没有。它叫香樟,是吧?”

“对啊,四季长青,清香浮动。”程一路说着,眼前似乎幻出了简韵的影子。

“程书记还能做诗呢,真是诗人情怀啊!”岳琪边说边笑,也伸头来看香樟,程一路不经意中闻见岳琪头发上的气息,淡淡的,香香的。

他在一瞬间,陷入了一种迷幻之中……

自从三十多个招商驻外分局成立后,南州真的热闹起来了。按齐鸣书记的话说,就是招商引资取得了新成效。

基本上每一周,南州都会迎接到一两批外地客商来南州考察。既考察南州的投资环境,又考察南州的政策环境。每一批人来了,按照市委招商无小事的主导方针,市委和政府的领导,只要有部门汇报了,请了,都必须参加和陪同。来的都是客,何况来的这些人中,很多就是一些知名企业的老总,市委政府领导参加和陪同,也显示了市委政府对招商引资工作的高度重视,既是诚意,也是礼节。

招商是热热闹闹地开展了,可是成效并不是十分的理想。这事很让齐鸣书记烦恼。一上班,方良华就被齐鸣书记喊到了办公室。

齐鸣问:“最近招商这一块,雷声大,雨点小。我看这样吧,通知召开一个招商汇报会,全面真实地汇报一次情况。”

“这很好。我就让办公室通知。时间……”方良华望着齐鸣。

“就下午吧”,齐鸣道。

方良华想了会儿,“下午可能不行,太快了。有些人还有外地。明天上午吧?”

“那就明天上午。”齐鸣同意了。

方良华回到办公室,立即让人一一通知。又让高天去给程一路副书记、岳琪副书记,还有赵守春市长当面通知一下。程一路副书记刚刚学习结束,今天才开始回来上班。

高天到程一路副书记办公室,正好张风也在。高天一眼瞥见桌上放着张卡,张风见高天进来,好像有些不太自然。程一路却说:“这个你拿回去吧,我有事了。”

张风只好收了卡,脸有些涨红,不说话退出去了。

高天将开会的事,给程一路副书记汇报了下,程一路说我知道了。高天出了门,径直到方良华秘书长的办公室,掩上门,轻声地将刚才看见卡的事,说给方良华听了。方良华却黑了脸,批评高天道:“以后不要见风是雨,特别是这种事。到此为止,要是再有谁知道,我唯你是问。”

高天嘟咙了下,悻悻地往外走了。

方良华坐了会,拿着封文件,就上楼到程一路副书记的办公室。程一路说坐吧,一个月不在,文件这么多了,成了小山了。今天看来就只能一个个地签字划圈了。

方良华笑了笑,说现在就是文件多,不管什么事,文件先行。领导干部看文件,也成了一件大事了。换句话说,也成了公害。

“话不能这么说,文件就是政策,意义还是很大的。”程一路哈哈笑着。

方良华也跟着笑,“程书记,上次报纸上的事,还是……”

“这就不说了吧,早过去了。一张报纸,看了也就算了。”程一路大度地一笑。

“还有个事,上次招商驻深圳分局的王长河,那事你也知道。现在双脚残了,程书记看这事怎么处理?有些同志说要按因分至残,有的说这根本不是因公,纯属私人活动。”方良华说完,从口袋里拿出烟,递给程一路,程一路摆摆手,方良华自己点上了火。

程一路也清楚王长河的事,这个人年龄还不大,原来在市经济委当副主任,平时很洒脱。上次成立招商分局时,他是第一个报名的。看了看方良华,程一路问:“这事齐鸣同志和守春同志是什么意见呢?”

方良华明白程一路问这话的意思,面对这样两难选择的问题,在官场上,听取更高领导的意见,至关重要。但是,就这事,齐鸣和赵守春到目前为止,除了要求努力治疗外,没有任何表态。这也是方良华拿不准的地方。下次汇报时,他必须先要有一个态度,一个方案,否则,这件事就很难在讨论时,能按照方良华的意见定夺。

“齐鸣书记和守春市长,目前都还没有问到这事。程书记,你看……”方良华已经说得很明了,是要听程一路的意见。

程一路笑着说:“按政策办吧,你们先提个意见,再上常委会过一下。最好事先给齐鸣同志和守春同志汇报下。”

方良华听着这话,看起来说了,其实等于没说。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好的,就这样办。”

程一路把桌上的文件,看过的几份捡了出来,边捡边问:“省城的房地产公司与政府正式签约了?”

“是啊,正式签了。就上次你回来见到杜丽杜总那次。”方良华回答道。

“让人把协议送一份给我,我看看。”程一路说:“还有几户没拆的,都拆了吧?”

“这个我不太清楚,岳琪书记知道。我请她过来。”方良华说着就往门边走,又朝隔壁喊了声:“岳书记!”

岳琪在隔壁应了声,方良华说:“程书记请你。”

岳琪过来后,方良华说下面还有事,就走了。程一路问岳琪老牌坊街拆迁的事,岳琪说:“这个事头疼,把人头都搞大了。老百姓有意见,一些政府官员也有意见。前几天,北京的两家报刊还来人,说南州有人在网上就老牌坊街拆迁发了贴子,他们要从文化保护这角度,来做些深入报道。”

程一路听着,点了点头,岳琪继续道:“现在还有三户,怎么做工作也拆不了。我已经给齐书记说了,请他想办法。”

“啊,”程一路道:“还有三户?报社后来怎么处理了?”

“那些记者从北京来,我能拿下。但说心理话,他们来报道也未尝不是好事。各地都在拆老城,快拆完了。报道报道,也是一种提醒。不过,既然我在南州,这事,我也就只好让他们转了一圈,打道回府了。昨天,我还在给齐书记汇报,蓝线区域一定不能动。听说杜美房产那边,想再多动点。”岳琪说一口京话,舒缓而又有磁性。

程一路用笔敲了下桌子,“这个处理很好。总之要服从组织安排嘛,这是原则。最近你辛苦了。”

“辛苦也说不上,倒是知道下面工作的复杂和艰巨了。这以后还请程书记多指点。”岳琪笑着,脸上还是很青春的。

“指点谈不上,大家共同学习吧。”程一路也笑道。

岳琪突然问:“前不久我跟齐鸣书记一道出去,看见汽配城的老总,叫温什么来着。那女人挺了得!好像跟齐书记有点……不过,我跟她私下里谈话,她对你很敬重哪。”

“还有这事?岳书记是开玩笑了吧。温总,叫温雅,她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敬重我?也有可能吧,年龄长些嘛!是该敬重。”程一路有意识地撇开了岳琪想知道的话题,说道:“下面的工作很复杂,只有多接触,才能想得明白啊!”

岳琪粲然一笑,问:“程书记,听说你爱人和孩子都在澳洲?”

“是啊,我现在是孤家寡人了,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哈哈!”程一路站起来,走到了窗口。

岳琪也笑着,“还不跟我一样?同病相怜哪!”说完,大概她自己感到说得不太合适,脸不红意地红了下。

程一路说:“你看看这窗外的香樟树,长得多好。”

岳琪道:“我正要问呢。南州到处都是这样的树,还发出清香。我们北方没有。它叫香樟,是吧?”

“对啊,四季长青,清香浮动。”程一路说着,眼前似乎幻出了简韵的影子。

“程书记还能做诗呢,真是诗人情怀啊!”岳琪边说边笑,也伸头来看香樟,程一路不经意中闻见岳琪头发上的气息,淡淡的,香香的。

他在一瞬间,陷入了一种迷幻之中……

自从三十多个招商驻外分局成立后,南州真的热闹起来了。按齐鸣书记的话说,就是招商引资取得了新成效。

基本上每一周,南州都会迎接到一两批外地客商来南州考察。既考察南州的投资环境,又考察南州的政策环境。每一批人来了,按照市委招商无小事的主导方针,市委和政府的领导,只要有部门汇报了,请了,都必须参加和陪同。来的都是客,何况来的这些人中,很多就是一些知名企业的老总,市委政府领导参加和陪同,也显示了市委政府对招商引资工作的高度重视,既是诚意,也是礼节。

招商是热热闹闹地开展了,可是成效并不是十分的理想。这事很让齐鸣书记烦恼。一上班,方良华就被齐鸣书记喊到了办公室。

齐鸣问:“最近招商这一块,雷声大,雨点小。我看这样吧,通知召开一个招商汇报会,全面真实地汇报一次情况。”

“这很好。我就让办公室通知。时间……”方良华望着齐鸣。

“就下午吧”,齐鸣道。

方良华想了会儿,“下午可能不行,太快了。有些人还有外地。明天上午吧?”

“那就明天上午。”齐鸣同意了。

方良华回到办公室,立即让人一一通知。又让高天去给程一路副书记、岳琪副书记,还有赵守春市长当面通知一下。程一路副书记刚刚学习结束,今天才开始回来上班。

高天到程一路副书记办公室,正好张风也在。高天一眼瞥见桌上放着张卡,张风见高天进来,好像有些不太自然。程一路却说:“这个你拿回去吧,我有事了。”

张风只好收了卡,脸有些涨红,不说话退出去了。

高天将开会的事,给程一路副书记汇报了下,程一路说我知道了。高天出了门,径直到方良华秘书长的办公室,掩上门,轻声地将刚才看见卡的事,说给方良华听了。方良华却黑了脸,批评高天道:“以后不要见风是雨,特别是这种事。到此为止,要是再有谁知道,我唯你是问。”

高天嘟咙了下,悻悻地往外走了。

方良华坐了会,拿着封文件,就上楼到程一路副书记的办公室。程一路说坐吧,一个月不在,文件这么多了,成了小山了。今天看来就只能一个个地签字划圈了。

方良华笑了笑,说现在就是文件多,不管什么事,文件先行。领导干部看文件,也成了一件大事了。换句话说,也成了公害。

“话不能这么说,文件就是政策,意义还是很大的。”程一路哈哈笑着。

方良华也跟着笑,“程书记,上次报纸上的事,还是……”

“这就不说了吧,早过去了。一张报纸,看了也就算了。”程一路大度地一笑。

“还有个事,上次招商驻深圳分局的王长河,那事你也知道。现在双脚残了,程书记看这事怎么处理?有些同志说要按因分至残,有的说这根本不是因公,纯属私人活动。”方良华说完,从口袋里拿出烟,递给程一路,程一路摆摆手,方良华自己点上了火。

程一路也清楚王长河的事,这个人年龄还不大,原来在市经济委当副主任,平时很洒脱。上次成立招商分局时,他是第一个报名的。看了看方良华,程一路问:“这事齐鸣同志和守春同志是什么意见呢?”

方良华明白程一路问这话的意思,面对这样两难选择的问题,在官场上,听取更高领导的意见,至关重要。但是,就这事,齐鸣和赵守春到目前为止,除了要求努力治疗外,没有任何表态。这也是方良华拿不准的地方。下次汇报时,他必须先要有一个态度,一个方案,否则,这件事就很难在讨论时,能按照方良华的意见定夺。

“齐鸣书记和守春市长,目前都还没有问到这事。程书记,你看……”方良华已经说得很明了,是要听程一路的意见。

程一路笑着说:“按政策办吧,你们先提个意见,再上常委会过一下。最好事先给齐鸣同志和守春同志汇报下。”

方良华听着这话,看起来说了,其实等于没说。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好的,就这样办。”

程一路把桌上的文件,看过的几份捡了出来,边捡边问:“省城的房地产公司与政府正式签约了?”

“是啊,正式签了。就上次你回来见到杜丽杜总那次。”方良华回答道。

“让人把协议送一份给我,我看看。”程一路说:“还有几户没拆的,都拆了吧?”

“这个我不太清楚,岳琪书记知道。我请她过来。”方良华说着就往门边走,又朝隔壁喊了声:“岳书记!”

岳琪在隔壁应了声,方良华说:“程书记请你。”

岳琪过来后,方良华说下面还有事,就走了。程一路问岳琪老牌坊街拆迁的事,岳琪说:“这个事头疼,把人头都搞大了。老百姓有意见,一些政府官员也有意见。前几天,北京的两家报刊还来人,说南州有人在网上就老牌坊街拆迁发了贴子,他们要从文化保护这角度,来做些深入报道。”

程一路听着,点了点头,岳琪继续道:“现在还有三户,怎么做工作也拆不了。我已经给齐书记说了,请他想办法。”

“啊,”程一路道:“还有三户?报社后来怎么处理了?”

“那些记者从北京来,我能拿下。但说心理话,他们来报道也未尝不是好事。各地都在拆老城,快拆完了。报道报道,也是一种提醒。不过,既然我在南州,这事,我也就只好让他们转了一圈,打道回府了。昨天,我还在给齐书记汇报,蓝线区域一定不能动。听说杜美房产那边,想再多动点。”岳琪说一口京话,舒缓而又有磁性。

程一路用笔敲了下桌子,“这个处理很好。总之要服从组织安排嘛,这是原则。最近你辛苦了。”

“辛苦也说不上,倒是知道下面工作的复杂和艰巨了。这以后还请程书记多指点。”岳琪笑着,脸上还是很青春的。

“指点谈不上,大家共同学习吧。”程一路也笑道。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怎么重复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