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十九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常委会开到一半,气氛就凝住了。

齐鸣用手托着腮帮子,眼光向着开花板。赵守春已经出去了,刚才发了一通火后,赵守春被程一路给劝了几句,此刻正在程一路的办公室里坐着喝茶。

程一路回到会议室,一点声音也没有,所有人都在沉默。方良华秘书长示意高天给常委们斟茶水。高天也是轻手轻脚的,生怕惹得那个常委又发脾气了。

常委会不能老是这么僵着,程一路作为副书记,得来解这个疙瘩。

想了会,程一路对齐鸣书记道:“这样吧,齐书记,我们继续下一个议题吧。”

齐鸣正要找台阶,程一路适时地给铺好了,赶紧说:“那就下一个议题吧。”

下一个设计师是关于牌坊街拆迁的,方良华正要宣读,程一路走过去,在方良华耳边说了几句,方良华跳过了这个议题,直接开始研究市政府、人大、政协会议的有关准备工作,以及两会的主报告。

赵守春在方良华读了不到五分钟时,走了进来,他的脸是黑的,看也没看齐鸣,就直冲冲地坐了下来。

两会确定在八月中旬召开,离现在还有二十天。所有的准备工作,其实早已搞好了。说是准备,也不过是把往年的东西再翻出来。虽然内容上有所不同,但主题是一样的,方法是一样的,民主是一样的。所要增加的,其实并不多。

按照预算,两会实际开支一百六十万,这在往年的基础上,稍稍增加了一点。常委们对此没有提任何意见。两会准备工作的情况,就算通过了。

接下来,由市人大的常务副主任迟雨田,就人大的工作报告作汇报。政协的主持工作的副主席也作了政协工作报告起草情况的汇报。最后是政府工作报告,由政府的副市长江方汇报。大概是因为刚才赵守春发火的缘故,常委们现在讨论起来,就没有以往常委会那么热烈。本来,对于这些报告,是常委们讨论中最热闹的。每个人都得说,而且说的意见,绝大部份都是批评的。用以前政研室主任马洪涛的话说,说是:“站着说话腰不疼”,人家辛苦熬夜,搞出来的报告,往往是全盘否定。秘书们最怕的就是这事,因此,现在政府那边几位搞材料的秘书长,坐在那儿,目光近乎呆滞,可见心情是高度紧张的。

但出乎意料,大家虽然都说了,可是今天似乎都嘴上抹了蜜,说的大都是好话。只有程一路副书记,在政府工作报告讨论时,提了一些意见。

齐鸣在大家都发言后,看了看会场,清了清嗓子,又喝了口茶,道:“三个报告总体上是好的,看得出来,大家花了不少心血,动了不少脑筋。应该说这三个报告,立意高远,从科学发展观的角度,高度总结和阐述了南州今后五年经济社会和政治发展的思路和措施,是指明方向的报告,也是适合南州市情,具有针对性和指导性的报告。三个报告,我原则上同意。”

齐鸣停了下,这一停,大家知道其实就是转折。

果然,齐鸣再开口,语气变了,他的声音提高了些,“三个报告还都要进一步修改。具体修改意见,刚才大家都说了,请人大办和政协办,再好好研究。下面我想就政府工作报告,具体讲三点。”

齐鸣这讲话的指向很明显,是有所针对的,“政府工作报告首先要突出政府在党委领导下这个主题。南州经济能够较快较好地发展,主要是南州市委的集体领导和全市广大干群的努力得来的,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这个一定要作为重点,时时刻刻地贯穿其中。第二,政府工作中,我想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切工作服从经济发展。只要是对发展经济有利的,政府都要支持;相反,以各种理由阻碍经济发展的,一定要态度明确,坚决打击。最后一点,我希望这个政府报告,要突出政府的职能转变。政府是干什么的?是常委领导下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为党委服务、为人民服务就是政府的职责所在。但是,我看现在这个报告,还是高高在上,没有俯下身来。鲁迅先生曾经说过要俯首甘为孺子牛,就是要端正态度,放下架子,踏踏实实地转变职能,建设服务型政府。请政府办公室在会后,好好地总结,尽快修改。”

从齐鸣这个讲话看,并没有过多的针对政府工作报告本身,而是从意识上态度上方向上,对政府工作报告进行了否定。这种否定是致命的,比一般的技术性的否定更难处理。明眼人一听就知,这其实还是刚才赵守春发火事件的后续。

赵守春市长嘴动了动,似乎要说话。但还是没有说,只把眼向桌子底下看看。齐鸣也不理会,正在方良华准备宣布进入下一个议题时,赵守春咳了一声,突然道:“刚才齐鸣书记就政府工作报告,发表了很好的意见。我看这样吧,请政办的同志记一下,政府工作报告主要讲三点:一是政府是常委的工作班子;二,政府要为人民服务;三,政府工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政府秘书长张宜学皱着眉,这个时候,他是最为难的了。

程一路听了赵守春的话,知道这还是在赌气,就说道:“政府工作报告,就按照两位主要负责同志的意见,进一步修改,再提交讨论吧。大家看怎样?”

没有人说话,其实就是同意了。程一路向方良华点点头,会议进入下一个议题――杜美房产的项目汇报。

建设局长张风将杜美房产的项目,从头到尾汇报了一遍,程一路一直听着,方良华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在张风汇报完后,作了点补充。

大家都知道杜美房产项目,是齐鸣书记亲自引进的。而且主要工作也是由方良华秘书长亲自抓的,因此,都个个小心翼翼,不愿意先说话。齐鸣看了看,点名道:“岳琪同志,你一直在负责牌坊街拆迁,你先说说看。”

“那好,我就先说。既然这个项目,市委市政府已经定了,而且从城市民生发展上看,也有必要,也是必需的。因此,我觉得是可行的。事实上,杜美房产已经在开始运作。但是,我不太同意进一步扩张,这样会使原来设定的蓝线区域,开同虚设。”岳琪说完朝程一路看了眼,她发现程一路也正在看着她。

齐鸣道:“岳琪同志这个意见很好,不过,南州的情况不同。大家还有什么意见?”他环视了一遍会场。

程一路喝了口茶,道:“我来说几句。本来刚才岳琪书记的意见,我是准备说的。她先说了。”他抬头看了眼岳琪,又道:“杜美房产项目,原则上我是同意的。老街拆迁改造,是大趋势,既为城市形象,也为民生考虑。但是,再扩大就没有必要。老城改造要保证改造与保护的统一。上次规划设定了的蓝线区域,再也不能动了。再动,我们对不起老祖宗,对不起南州的文化。这是南州人民世世代代传下来的,今天我们再毁了它,明天我们就会被后人唾骂,就会成为南州历史和文化的罪人。”

程一路这一说,其它的常委也很惊讶。程一路副书记一贯是不愠不火的,怎么今天说出了这样上纲上线的话来?而且,这话针对的不是别人,是市委一把手齐鸣。只见齐鸣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虽然他极力保持着,但看得出来,他内心里有些激动。

赵守春这时又发话了,“我同意岳琪和一路同志的意见,老是拆,拆了再卖,南州还是南州,不过是以旧换新罢了。那些房地产商真的要为南州发展想,就到城外去开发,就到开发区去开发,这才是真正的开发!”

齐鸣咳嗽了一声,声音很大。咳完后,他用笔在本子上划了划,说出的话却又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大家的意见很好,我同意。如果其它同志没有别的意见,这议题就算过了。”

这态度,让程一路也感到意外。就像刚才其它人对程一路的态度感到意外一样,今天的常委会怎么了?不是发火,就是暧昧,一碰一撞中,更显得意味无穷了。

常委会一结束,余百川就跑到程一路副书记的办公室,笑着道:“没想到程书记也是个对南州文化十分热爱的人哪!”

“怎么?就你余百川热爱,别人就不热爱了?”程一路边说边坐下来。

余百川没有坐,依然站着,“程书记今天的话说得痛快,就是,一个城市没有文化,还有什么神韵?就像一条河,没有了水,还能叫河?就像我们考古……”

“好了,好了,别绕一大圈子了。齐鸣书记能同意就好,这说明了我们的领导干部文化素质都是很高的。所以以后说话啊,不要太主观了。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嘛!”程一路半是玩笑半是认真。

余百川知道程一路副书记的意思,是说他平时太容易激动,太容易以已之心度别人之腹了。脸有些发烧,笑道:“以后我会注意的,请程书记放心。”

程一路笑道:“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不放心我能让你来。现在不想回文化了吧?”

“不想了。反正到哪里都是工作。刚来那一阶段,可是真准备回文化的,做我的老本行,多好。天天与泥土打交道,心里踏实。特别是方秘书长枪毙了我的第一个调研报告,我是很有情绪的。现在想通了,工作是有各种不同的方式的,都是工作。只要尽心,都是很有意义的。”余百川学究气又上来了。

程一路听着这酸不拉叽的话,想笑又忍着。余百川是个不服输的人,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是很不容易的了。

余百川走后,刘卓照打来电话,说晚上几个老战友在一块,请团长一定参加。

程一路说真的不巧,晚上已经有安排了。刘卓照说我知道你有安排,你先忙着你的事,完了后再过来。反正你是单身一个,晚上好好乐乐。

这也好,程一路回答说,那就请大家多等会儿,你们先喝,我尽早点过去。

程一路是很喜欢和战友们在一块的,虽然相聚的时候并不多。战友们在一块喝酒,兴头上,谁还管你是副书记还是县委书记,有的只是当年一道在部队里摸爬滚打的老战友,只是说起荤话来,比酒还辣的好兄弟。

跟这些战友们在一起,喝酒,唱歌,甚至就在一块聊聊,程一路也感到心情舒畅。这是很真实的一群人,大家知根知底,没有保留。其实更多的,让程一路喜欢和留连的,是这些战友们在一块时,仿佛回到了部队时光。大家都生活在往事之中了,而往事是与现实有差距。往事因为时光的过滤,而变得美好。即使是当年在部队的恶作剧,现在也变成了令人捧腹的笑料。笑着笑着,大家如同回到了青春,回到了那纯洁与无拘无束的年代……

在战友圈中,程一路官职是最高的,其次是刘卓照,原来还有冯军。这里面也还有几个战友,早些年在工厂,如今在家自谋职业。虽然有聚会,战友们却很少找程一路办事。有时候,程一路给他们办点事,还往往是别的战友提出来的。程一路有时就觉出这些战友的可爱,没有潜在目的的聚会,其实才是最最快乐的。

陈阳进来,告诉程一路,上午他在开会时,一个自称二扣子的人来过。程一路问有什么事吗?陈阳说来人没说,站了会儿就走了。

程一路想二扣子找到市委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的。但自己也不方便主动给他打电话,就想什么时候碰到荷花,再问问。荷花最近每天都到家里来,天气热了,每天都有洗换衣服。程一路只要有时间,尽量自己洗。就是没有时间,他也会洗了短裤。一个姑娘家,让他洗男人的短裤,毕竟不是太好。荷花一般是半上午过去,洗好衣,稍稍收拾下屋子,便离开。这姑娘心细,有时也会留下一些刚卖的水果。有苹果,有葡萄,有梨子,还有新鲜的哈密瓜,都是洗好了的。每次不多,刚刚够程一路吃上一天两天的。晚上喝酒回家,吃上一两片水果,程一路是感到很愉快,也是很亲切的。

有几回,程一路回家,正好碰见荷花。她说是上午太忙了,所以换在黄昏时候过来。程一路便告诉他不一定要天天来,偶尔来次吧就行了。天天跑,人也累,而且,事情也不多。

荷花说:“这不行,婶婶交待过的,我一定要天天来的。”

“还倒挺听婶婶的话”,程一路想。

听荷花说张晓玉给她找了一个在书店的工作,也很清闲。荷花说她从小就喜欢看书,在书店最合适不过了。

二扣子今年来得少了,听说上半年到外地做工去了。既然到了市委,说明他回来了。回来了又找程一路,说明他是有事相求的。

程一路边想边看文件,就听见楼下闹哄哄的了。他没有动,继续看。楼下的声音更大了。一会儿,陈阳进来说是教育系统的一些教师来上访了。

“教师上访?”程一路感到有些意外。市委大楼大门口有保安,楼下面有传达室,一层一层的,怎么就上访进来了呢?

陈阳似乎看出了程一路副书记的疑惑,便道:“这些教师不愧是高智商,分开来一回一个,说是找人,全部进来后再集中。保安和传达室也没办法了。他们在嚷着要见齐书记。”

程一路问他们没说要解决什么问题?陈阳说大概是工作调动问题。这里面的大部份人都参加了暑期的教师招调,而且成绩可能都在前面。但是,教育局最后并没有按照成绩来调动教师,而是按关系按资历来调的。这些成绩好的教师就不行了,在教育局没闹出结果,就到市委来了。一开始说要找程一路书记,说程书记您是个青天式干部。我正好碰见,我说程书记下县里去了,他们才改着要找齐书记了。

“这个王学延,怎么能这么做呢?糊涂!”程一路说着就打了教育局的电话,教育局的人说王局长不在。程一路又打王学延手机,也是不在服务区。看来,王学延可能是有意识地躲开了。

程一路放下电话,让陈阳去把方良华秘书长找来。

方良华上来时,正一头大汗。他已经在楼下和这些教师们理论了一阵。教师们个个一张利嘴,方良华这张曾经是县委书记、曾在万人大会上慷慨陈辞的嘴,也难以应付。发火是绝对不行的,慢慢解释,也是行不通的。他们只要答案,只要结果,而这答案和结果,根本就是方良华一会儿功夫给不出来的。

“真是臭老九!”方良华边擦着额头上的汗边骂道。

程一路让陈阳递过一杯水,方良华一口咕了一大半,才道:“王学延怎么搞的?让人都上访到市委来了。”

“我刚才也侧面了解了下,这不是王学延怎么搞的问题,这根本上就是胡来!言而无信,怎么能做好事?人家不闹才怪呢。请良华秘书长下去,告诉这些教师们,一定按照考试来调动。其它方法无效。同时,让教育局尽快将王学延找出来,出了问题了,躲能解决?糊涂!”程一路说完,方良华也点点头。这个时候,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方良华边下楼边想,王学延啊王学延,你这个不争气的家伙,怎么能躲呢?这一躲,你还想扶正?

正下楼,手机响了。方良华一看,是石妮的。石妮问上次秘书长答应在省城给她卖房子的事,办好了没有?方良华正没好气,一句话没说,就把手机关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