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三十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新南日集团首批产口出口仪式在南日集团举行。程一路特地邀请了赵守春市长和他一道,来参加这个仪式。

新南日集团的新任老总鲁胡生,是程一路的战友和部下。年初的时候,鲁胡生带着一大班原来南日的职工,到市委和市政府上访。程一路接待了他们,并且给他们出了个点子,让他们别上访了,集中精力把南日再搞起来。这鲁胡生还真是个干事的,程一路一说,也就应了。程一路又帮他从银行贷了些款子,经过四个月的恢复,新南日的第一批产品,终于要出口了。

车子刚停下,鲁胡生就迎了过来。

程一路看见鲁胡生人瘦了些,脸也黑了。握着鲁胡生的手,程一路道:“这才像个军人!好样的。”

鲁胡生笑笑,和赵守春市长打了招呼,然后道:“还不是被你这个团长逼的。不过现在好了,产品总算出来了,而且国际市场反应不错。这对全集团都是一个大喜事啊!”

赵守春嗬嗬一笑,“不仅仅是对全集团哪,你们走上了正轨,我们日子也好过了。不然老是上访,看着就心烦。”

“那倒也是,看来这也是给政府减轻负担。”鲁胡生边走边笑,其它集团的一些中高层人员,也跟着过来了。

集团办公楼前,已经搭起了一个简易的花台。虽然简易,却让人感到气氛热烈。

员工们一排排地站在台子前,鲁胡生引导赵守春和程一路站到了台子上。鲁胡生看了一下底下,原来还在唧唧喳喳的声音,一下子没了。

鲁胡生开口道:“今天,是南日新生的日子。我们的第一批出口产品终于要出厂了。这是新南日的大喜事,更是全体员工们的大喜事。赵市长、程书记专程赶来,参加我们的庆贺仪式。在此,我代表新南日的所有员工,向各位领导、特别是关心支持新南日发展的朋友们,表示衷心地感谢。”

一阵掌声,程一路听得出来,这掌声与平时所听到的掌声有所不同。平时大会小会,也是经常能听到掌声的,可是那掌声更多的是应付性的,礼节性的,而今天这掌声,有力饱满,热情奔放,一听就知道是发自内心的,是真诚的,是热烈的。

赵守春侧过脸对程一路说:“看来一路书记这个点子指得到位啊!”

“关键是他们自己,我不过帮他们吹吹火而已。”程一路笑道。

鲁胡生提议请赵守春市长为大家讲话,赵守春对程一路道:“我就不说了,你说吧。你熟悉。”

程一路还想推辞,可赵守春已将他往前推了一小步,他只好走到前面,“各位新南日的朋友们”,他环视了一下台底下,继续道:“今天是新南日的大喜之日,守春市长和我专程赶来,就是要和大家一起分享你们的成果与快乐!南日曾经有过令人瞩目的辉煌,也有过不堪回首的挫折。无论是辉煌,还是挫折,都是今天新南日人的动力,都是今天大家的财富。正是因为新南日的全休员工,在鲁总和集团班子的领导下,奋力开拓,战胜自我,才取得了今天大家看到的初步成就。这成就是令人鼓舞的,也是今后新南日走向更大辉煌的基础。”

台子下又响起一大片掌声,程一路只好停了下,然后他代表市委市政府,向新南日的出口表示祝贺。当然,就新南日的下一步发展,他也提出了一些建议。

程一路说完,掌声又冲了起来,热烈而浓重。

赵守春和程一路、鲁胡生共同为第一批即将出口的新产品剪彩。仪式完毕后,一些厂了里的工人围了过来,这里面有不少人都参加过先前的上访。他们围住程一路副书记,说还是程书记的点子好,救活了南日,也救活了好几千工人。程一路说我不就是用三大杯酒解决了问题嘛,其实救活南日的,是你们自己。将来南日要大发展,还是要靠你们自己。

鲁胡生笑道:“程书记扶了我们上马,当然还要送一程哪!”

“这送一程我是无能为力了,要靠赵市长了。”程一路说着向赵守春笑笑。

赵守春说:“南日新的发展,是南州经济值得总结的一个典型。南州还有很多为样的企业,国有资产大量闲置,很可惜啊。应该让政研室来调研一下,向全市推广。”

鲁胡生黑瘦着脸,“这还早。赵市长,新南日刚刚起步,您要调研,可容易让我们骄傲的。”

“就你,老鲁啊,有经验,可不能藏着掖着,经让全市人民分享嘛!”程一路哈哈笑道。

鲁胡生办公室,就是原来的蒋和川办公室,不过布置有了变化。原来的那些豪华家具,都搬走了。坐下后,鲁胡生小声道:“听说蒋和川马上要回国了。”

赵守春和程一路都没有说话,鲁胡生继续说:“公安部通缉后,正在与加拿大方面联系,准备引渡。因为他是经济犯,所以引渡的可能性很大。蒋和川一回来,唉……”

程一路想起蒋和川上次给他写的邮件,蒋和川说他回来,很多人会害怕,会不高兴。刚才鲁胡生那一声长叹,似乎也成了蒋和川说那样话的一个注脚。鲁胡生一直是南日的副总,蒋和川的很多事,他是清楚的。鲁胡生这人虽然平时咋咋呼呼,但粗中有细,心里有一盘帐。程一路对鲁胡生这一点相当放心,所以当初儿子程小路出国,甚至后来张晓玉出国时,他全权委托鲁胡生办理了。省纪委还为此查过,手续合法,特别是资金,也没有任何漏洞。可见鲁胡生是花了心思的,也可见这个人办事的缜密。正因为他办事的缜密和平时处事的粗中有细,所以他刚才的那声长叹,才更让人思考。

正坐着说话,赵守春市长的手机响了。是政府办打来的,告诉他国家环保局的一个检查组到了南州,重点检查南州汽配城污染。

“现在在哪?”赵守春问。

“已经现场了。”对方答道。

赵守春赶紧拉着程一路就走,鲁胡生想留,程一路说下次吧,只要新南日搞兴旺了,我经常来喝酒。

程一路和赵守春一到汽配城,就发现问题比想像的严重。国家环保局的检查组是得到举报后来的,已经取了样,准备带回去鉴定。温雅还算镇静,简单地介绍了下情况,说这事不是第一次了,以前企业在沿海时,也曾发生过,不过后来请人化解了。

赵守春问:“检查组的人和你们通气了没有?”

“没有,带了样品就走了。”温雅说:“如果通气就好办了,带着样品,一走了之,就更难办。”

赵守春问程一路有办法没有,程一路想了想,说这事千万不要着急,不是还有检验吗?这就是时间,只要有时间就好办。他吩咐温雅,一方面尽快对汽配城污染进行治理,一方面等候消息。

温雅点点头,程一路看得出来,一个女人,不论她再强,到这时候还是需要有所依赖的。他上前握了握温雅的手,说:“别急嘛,慢慢来!”

回到市委,程一路和赵守春商量了下,立即将事情给齐鸣汇报了。正在省城开会的齐鸣说温雅已经汇报了,他已向国家环保局的一个熟人说了,请程一路副书记,和温雅温总一道,尽快赶到北京去一趟。程一路稍微迟疑了下,齐鸣又改口道:“还是我自己去吧,你多过问下两会的事。”

方良华刚回到家,连一杯茶还没来得及喝,胡菊就嚷开了,“方良华,你给我听着,你老实地说说,你跟那个女主持人是什么关系?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我都清楚。”

“……”方良华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保姆看到这阵势,早已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胡菊站在卧室门边上,继续道:“你说你方良华,才上来这么几天,不就是个秘书长吗?就搞上个女主持人了,还给她卖房子。你想想,你缺德不?”

“我有这事?胡菊啊,你怎么老是见风就是雨呢?我跟你说过多次了,那只是一般朋友,一般朋友嘛。”方良华用手托着腮。

“一般朋友?男女有一般朋友?一般朋友需要你卖房?”胡菊像个连珠炮似的。

方良华反问道:“谁说我卖房了?我的钱不都在你那儿吗?拿什么卖房?尽胡扯!”

“我胡扯?是吧,我胡扯。有本事明天我们一道去省城。你钱都在我这儿?是都在吗?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你手上的钱比我多多了。不要以为我不说,就把我当瞎子。”胡菊说着,方良华赶紧打断了她的话,轻声道:“你胡说些什么啊?我哪有钱?看你这样,还要到纪委去告我不成?乱弹琴。”

“这也难说”,胡菊冷冷地笑了下,“你明白我胡菊的为人。我一个人跟你到南州来,为你养儿子,照顾家,我图的是什么?不就是个安稳。你倒好,在外边养起女人来了。如若这么瞒着掖着,索性我们离了。”

“你啊,你!怎么我说话也不信了呢?我不说了,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我睡了。”方良华起身打了个哈欠。

胡菊拦住了他,“要睡?没这么容易。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我可是没完。要不说,我明天去找你们齐鸣书记。”

“哎呀,你就别再添乱了。桐山那边有人在告我的状,不想回到家,又赶上自己的老婆来逼供。唉!”方良华叹息了声。

胡菊停了话头,望着方良华,她也感到方良华比在桐山时变得苍老了些,特别是这一阶段,人明显的有心事。就问道:“那好,我暂时不说了。你刚才说桐山有人告你,是怎么回事?”

“这个你不明白为好。有些事,你知道了并不好。”方良华支开了话题。

胡菊却不依不饶,“你一定要说。不然我明天去找齐鸣书记。”

方良华望着胡菊,叹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桐山那边有几个人联合起来靠我,说我拿了一些企业和公司的钱。他们是在报复。不过现在,他们在暗处,我在明处。也没什么办法。麻烦哪!”

“不会真的出什么事吧?”女人的见识马上出来了,胡菊很有些紧张地问。

“这个按理不会。我也活动了下,上次将好望角送的卡也上交给了纪委。不过他们现在另外找了办法,转而告刘劲松了。”方良华说完,喝了口茶。

胡菊道:“那不就行了。告刘劲松关你屁事?”

“他们这是迂回战术。想突破刘劲松,再来报复我。刘劲松知道我很多东西,虽然特别重要的一些事,他也不清楚。但就目前知道的,已经很多了。我怕刘劲松要真的被查出来,可能……”方良华沉默了会,道:“所以我最近很烦,你说我找女主持人,哪还有心思?胡菊啊,这一阶段,你千万要冷静,千万要冷静啊!”

“我知道”,胡菊说:“不过这事我有点怕。不会真的出事吧。要不把银行里的钱转一下。另外,你可以找找齐鸣书记,还有程一路程书记啊?”

“齐书记我说过了,他也给省纪委说了,不然上次就要来查。程一路千万不能说,这人老谋深算,不知道心有多沉,我拿不准。而且,他有时候好像对我有些想法,在一些用人问题上,好几次否决了我的提议。”方良华说:“其实这事关键还是自己。”

“程一路一定是有些名堂的,不然去年南州发生了那么多事,只有他岿然不动,还升了官。这人厉害!”胡菊道:“你除了在家里的,别的没有什么钱呀卡的了吧?”

“没有了,不都是你收的吗?”方良华嘴上答道,心里一盘算,自己的小金库里,怕也还有一百来万块钱。上次石妮要的房子,并不是方良华出钱的,而是杜美房产的老总杜丽出钱的。但这些他不能跟胡菊说,胡菊身边的收的,大都是礼品和礼金,数字都不大。而自己那边,涉及的人少,数字却不是一般的……

胡菊给方良华倒了杯水,刚才紧张的火药味,现在消失了。她坐到了沙发上,用手抚着方良华的头发,“良华啊,我真的有点怕。你千万不能出事。不行,请老爷子出面走走。”

“那更不行,只会坏事。老爷子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算了,不想了,睡吧。”方良华起身往卧室走了。

胡菊说:“不行全退了?”

“妇人之见。本来没事,你一退,不就退出事来了?”方良华站在卧室门口道。

胡菊叹了口气,也进房睡觉了。半夜里,方良华突然醒来,他好像看见了殷眉儿。最近有几天没有殷眉儿的消息了。打电话到桐山,说她请假了。至于去向,没有人知道。也许有人知道,就是不说。殷眉儿的犟脾气,方良华是清楚的。他怕就怕殷眉儿真的把孩子生下来。虽然她说从此后不再找方良华了,但孩子是纽带,能不找?一旦方良华跟殷眉儿有了孩子的消息传出来,那就不仅仅是胡菊了,不仅民间,就是官场,也可能是一个重大新闻。这些新闻往往就是突破口,多少高官就毁在这些新闻上!

明天一定要找到殷眉儿!方良华在黑暗的夏夜里,睁着眼睛,一遍一遍地想。他又想到了石妮,现在他最恨的是乜一笑。就是他,让石妮和自己沾上了。这个女人太厉害了,现在要了房子,将来还要什么?想了都令人后怕。还有刘劲松,方良华怕他性急,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像他那样一个草包,做出点不正常的出格的事,是很有可能的。上次,他就说要给贾红旗一点颜色看看,方良华赶紧制止了。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心平气和。狗急才会跳墙,人急了,不能跳墙,而是要拼智慧!

夜虫呢喃,在夜虫声中,方良华好像听见了风声,接着是渐下渐大的雨声。风雨声中,还隐约传来一两声遥远的雷鸣。方良华翻了个身,使劲地闭上了眼。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