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三十五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杜美房产项目奠基了。齐鸣书记、程一路副书记、岳琪副书记、方良华秘书长和政府的江方副市长,以及人大、政协的领导同志,都来参加奠基仪式。

仪式就在牌坊街还存留着的那一块老建筑旁边上举行。方良华代表市委市政政府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当然是高度肯定了杜美房产对南州城市建设的重大意义,特别是对老城市改造,解决老居民住房的切实问题上,所起到的关键作用。同时表示:南州市委市政府,将尽最大的努力,积极做好开发项目的服务。也真诚地欢迎更多的像杜美房产老总杜丽一样的企业家,来南州投资兴业,为发展南州经济做出贡献。

程一路听着方良华的发言,不知怎的,心里老是有一缕感伤的气息。他的思绪飘飘悠悠,好像回到了童年。牌坊街上住着他最好的同学王大凡。他有时候放学时,不回家就在王大凡家里做作业。作业做完了,两个人到老街上,数墙砖。那些砖青色的,很厚,有的砖缝里还长着不知名的野草和小花。有时,他们也掏蛐蛐,掏蜜蜂,掏出来了,就用小瓶子装上,晚上放在床边上,听它们唱歌。十三岁那年,王大凡突然死了。是在一个晚上,睡梦中走了的。这是程一路第一次接触到的死亡。是他最好的同学,没有任何征兆,如同睡熟了似的,永远地走了。程一路站在王大凡家的屋檐下,一个人哭了。哭着哭着,他就看见王大凡在远远的街角,朝他笑……

现在仪式举行的地方,就是王大凡家当年的旧址。从部队转业回来后,程一路还曾到这里来过。王大凡一家早搬走了,那房子卖给了别的人家。程一路只好在那门前,叹了口气。他问新住的人家,王大凡一家到哪去了。答说不知道。

每一条老街都是一段历史。牌坊街在南州历史上,以众多的牌坊而出名。文革时,牌坊全毁了。现在,老街也拆了。经营城市,到底是经营历史,还是经营未来呢?

杜丽今天穿得得体而隆重,她看了看所有的来宾,然后开始了她的讲话:“十分感谢南州的各位领导和关心杜美房产的朋友们,杜美房产来到南州,看中的就是南州是一块投资兴业的热土,是一块人杰地灵的宝地。为着杜美房地产的项目,南州市给与了莫大的支持和关注。特别是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还有方良华秘书长,亲自为杜美的项目,指导,关心。在此,我表示衷心地感谢。”

齐鸣看着杜丽,眼睛里闪出欣赏的光芒。在齐鸣的后边,南州汽配城的温雅温总也来了。她是杜丽特邀的嘉宾。这会儿,温雅正和程一路说着话。

温雅问程一路最近好像没看见,是不是出差了?

程一路笑着说是去了趟北京,不过很快。你们是企业家,我们是官员,天天见面也未必是好事啊。

温雅一笑,说程书记就是幽默,又问程一路,杜美房产据说给南州市政府七千万,用于市委政府的办公大楼建设。不知是否真有此事?

程一路说这我也不清楚。其实他是知道一些的,方良华有一次跟他说过,杜美房产在老街开发上,给政府七千万,她自己这个项目并没有多少可赚。她看重的是下一步的房产开发,这一步只是要站稳脚跟。

杜丽最后又表示了一次感谢,表态要为南州经济的发展,作出杜美房产应有的贡献。末了,杜丽道:“我们的项目今天正式奠基了,从现在起,我杜丽就是一个南州人了。以后就请大家用对待家里人的方法来对待我,这样才不生份,才更有感情。”

这一段即兴发挥,博得了来宾们一阵掌声。程一路也鼓掌。杜丽又请齐鸣书记给大家讲几句。齐鸣摆摆手,说马上还有一个会议,就不讲了。剪彩吧!

齐鸣、程一路、岳琪等等一班领导,每个人都拿一把剪子,在长长的红绸上剪了开来。剪完彩,程一路就回到了市委。在楼梯上,碰见了余百川。

余百川问:“程书记是去剪彩了吧?”

“嗯”,程一路嗯了声。

“这是南州历史的一次疼痛哪,程书记。可惜我辈小民,没有能耐。不然……”余百川叹了口气。

程一路明白余百川的意思,一直到现在,他还在为老牌坊街的拆迁,耿耿于怀。在网上发表了很多贴子,掀起了一股讨论热。齐鸣书记为此很是生气,让程一路专门找余百川谈了一次。一点效果也没有,这是程一路预料到的。余百川的心里,总是打着个结。只有时间才能解开,只有他自己才能解开。

回到办公室,程一路刚看了会儿文件,刘卓照打电话来,说晚上请程书记在一块坐坐。程一路问还有谁,刘卓照说都是战友。程一路答应了。刚放下电话,手机又响了起来。是简韵。

简韵说她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突然想到了程一路程秘书长。

程一路笑笑,竟然有一种感动。他问简韵现在怎么样,一切还好吧?

简韵说不好,上次回南州,想请你喝茶,你却到北京去了。人家不就是想见见嘛?

我知道,程一路继续笑着,下次回来,我请你喝茶,行了吧。

那好,一言为定。我晚上就回去。简韵说完,程一路说今天不行,晚上要喝酒,改天吧。

简韵也就答应了,又嘱他一个人要爱护身体。这个小女子,虽然年龄小,说出的话却让程一路感到温暖。

简韵的电话刚完,余百川进来了,递给程一路一卷纸。程一路问:“什么啊?”

“你打开看看”,余百川道。

程一路打开,是一张毛笔字。一面写着一首诗:

十年京兆一书生,爱书爱字不爱名。

一饭膏梁颇不薄,惭愧万家百姓心。

录田家英诗一首,余百川

程一路深思了会,说:“谢谢,谢谢,百川哪!”

余百川笑笑,对程一路道:“程书记,我想回到文化去,看来我这人只适合于搞搞考古。搞政治,我太幼稚了。”

“是吧,真这样想?”程一路问。

余百川点了点头,“真的,只要你同意,我马上就回去。”

程一路望着余百川,说:“这事还得向齐鸣书记汇报,你也得向良华秘书长说说。等等吧。”

“那好,我就等着。”余百川转身出去了。陈阳正好进来,一看见桌上的纸,便念了起来。念完问:“这是什么意思啊?田家英,就是毛主席那个秘书吧?”

“是啊,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就是这意思。”程一路叹道。

晚上到金凯悦前,程一路接到了二扣子的电话,说上次叔给说的那事,已经办好了。二扣子指的是要成立工程公司的事,因为资质不够,找到程一路。程一路让陈阳为他找了建设局。二扣子人活络,特别是这两年,在城市里走动多了,见的市面也多,眉眼就更开了,他想成立个工程公司,对程畈村的脱贫也是有好处的。程一路自然乐意帮一把,不过,在叫陈阳去的时候,他特地打了招呼,不要说是程一路书记的侄子,就说是程畈村的就行。程畈也是建设局的新农村建设帮扶点嘛。

从去年南州官场地震后,到程一路家中找程一路的人,越来越少了。程一路也落得清净,一回家,就上网。他喜欢看一些军旅题材的电影。电脑上都有,这让他好好的过了瘾,饱了眼福。最近他看得更勤了,他想从这些影片中,看到当年的影子,看到冯军,看到吴兰兰,看到老首长,看到自己的营房,和到部队探亲的张晓玉,以及在营房后山坡上玩耍的程小路……

刘卓照今天晚上显得特别精神,程一路却总有一种不该有的预感。他一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预感,但总是有,他一见到或者一想到刘卓照时,这种预感就出现了。他为此困惑,却无法解开。

“程书记,团长,大家非得让我请客。我说客就不请了吧,战友们坐坐。”刘卓照脸色红红的,让人给程一路上茶。

“这不错”,程一路笑道。

其它的战友也陆续来了,大家少不了一片恭维。虽然是战友,礼节上的应酬还是要的。恭维完了,谈话便放松了。程一路喜欢这种氛围,他现在已很少能听到坦诚而无所顾忌的话语了。

人来齐后,大家都围坐上来。刘卓照虽然是主人,今天却只能坐在侧边的位子上。这些战友们聚会,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按入伍时间和在部队里时的官职大小来坐。程一路入伍早,且是团长,自然坐在最上边。刘卓照转业时是营长,入伍时间也是中不溜,只好坐在边上。大家坐定后,本来程一路准备将吴兰兰的事,告诉大家。但又不忍拂了大家的兴致,便没说了。刘卓照说今天战友们痛快地喝一回。“我也是很久没好好喝了,来吧,来!”

清亮的酒,在杯子里还冒着小小的气泡,刘卓照举着杯子,“来,大家先干了这杯。”

一桌上都是好酒量,一杯干了,又满上。大家的话题开始越扯越远了。有人问到刘卓照到市里来有何感受。刘卓照笑道:“没有什么大的感受,唯一的感受就是从鸡头变成了凤尾。”

“这么说,你还有想法?”有人起哄了,“就冲着这想法,罚一杯。”

刘卓照想推,酒杯子已被端到嘴边了,他只好一仰头喝了下去。这一杯酒喝得太猛,刘卓照的脸立即变得更红了。程一路道:“慢点,别喝坏了。”

“人到了这个年龄,身体最重要啊!”程一路叹道。

老团长这一叹,一下子让喝酒的气氛变得凝重了。冯军走了,虽然是意外,但毕竟是走了。也才四十多岁。上一周,市直的一个副职,刚刚四十三岁,突发心梗去世了。一桌子的人,都到了经常得面对死亡的年龄,对离去的感觉就深。人在少年,总觉得死亡离自己很远,等到了这个年龄,才知道,死亡就在身边,就在我们不经意之间,死亡一直在看着这个世界。

程一路端着杯子,说:“大家来喝一杯,喝完后我再说一件事。”

大家都喝了,看程一路的眼光,也是迷茫的。

“吴兰兰走了!”程一路缓缓道。

“到哪去了?”有人问了一句,但随即没了声音。

“就在上周,我刚刚从北京回来。”程一路脸色沉重,“是癌症。唉!想当年,吴兰兰在部队里……”

刘卓照不知是喝了酒,还是因为突然听到吴兰兰离去的消息,一下子哭了起来。大家都掉泪。程一路道:“不要这样了,兰兰已经走了,我们要祝福她走好。在天堂里也有快乐的。还有冯军。”

酒被斟上,谁也没有说话,都喝下去了。

刘卓照问:“那老首长?”

程一路点点头,“老首长也老了。唉,老了,头发全白了。现在一个人,他说要到疗养院去住。我想等明年开春后,天气暖和了,把他请到南州来,大家聚聚。”

“这个主意好。一定要请。不然一个人太孤单了。”有人附和道。

酒继续喝,程一路起身,把刘卓照单独喊了过来,两个人进了边上的小包厢。程一路盯着刘卓照,看了足足有两分钟,才道:“我想问你件事,老刘啊,你可要说实话。”

“什么事?你问,我一定实话实说。”刘卓照的酒好像一下子醒了。

“我听说上次选举时,你……”程一路望着刘卓照,很严肃的样子。

“选举?什么事啊?没什么吧?”刘卓照有些惊讶。

“这个你知道。没什么最好。”程一路说着拍拍刘卓照的肩膀。

刘卓照道:“真的没什么。程书记,你听说什么了吗?”

“我也只是听说,既然没有,那我也就放心了。”程一路说着,就起身出来了。酒还在喝,有几个人已经醉了,趴在桌子上。程一路问刘卓照:“就这样了吧,不能再喝了。”

“那好,都不喝了,我们去唱歌。”刘卓照大声道。

歌厅就在楼上,借着酒意,你一首我一首,一会儿便乱了。话筒也被抢来抢去,听不清到底是谁在唱。

程一路也唱了一个,《北国之春》。这是吴兰兰最喜欢的歌。唱着唱着,他突然想流泪,声音哽住了。只好停下。所有的人也都静了。

刘卓照扶程一路坐下,让他喝了杯茶。大家继续唱歌,可是程一路分明感到,今天晚上的歌声中,一直有些压抑,一直有些忧伤……

回到家,灯却亮着。荷花还在。程一路问荷花是不是有什么事?荷花哇地一声就哭了。

程一路说:“别哭了,有什么事就说吧。”

荷花说二扣子欺负她,想占她便宜。程一路笑道:“是这回事。你们不是在谈恋爱嘛?”

“哪有。他那样子,我不喜欢。”荷花道。

“不喜欢就明着跟他说了,别拖着。也别哭了,这样不好。”程一路顺手拉起了荷花。荷花却顺势倒在了程一路的怀里,用手抱住了程一路。

程一路先还意为这只是这个小女孩子心里难受而已,却没料到荷花抬起了头,说:“我就喜欢你,叔!”

荷花脸上的泪珠还在,程一路却惊醒了,赶紧推开荷花。她却死死地抱着。程一路发脾气了,“荷花,再这样,你以后就别来了。”

荷花慢慢地松开了手,“叔,我知道。婶子打了电话给我,说她要跟你离婚。”

“这个张晓玉!”程一路在心里骂道,嘴上却说:“你不要问这些事。回去吧。天太晚了。”说着就把荷花往门边推了推。

荷花只好擦了擦泪水,边开门边说:“叔,我是真心的。我就喜欢你!”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