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三十八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是啊,是一只香港会展中心的模型。他说程书记上次到香港,对会展中心很感兴趣的。”方良华把文件放到齐鸣的桌子上,就听程一路说:“嗬,还很有心嘛。”

“就是”,方良华说回头送到程书记办公室去。

程一路走后,齐鸣问方良华,是不是也听到了程一路副书记要动的消息。方良华心里明白是叶锋在里面起了作用,嘴上却很惊讶,“程一路书记要动?不会吧?一定是提拔……”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齐鸣转了个话题,问方良华借给威远的社保资金是不是都到位了。方良华说都到位了。田诗铭很感谢,说下一步还要加大投资,要把南州建成威远在大陆最大的生产基地。

“一定要注意威远的投资方向。上次社保资金的事,我后来也想了想,应该慎重哪。这个请你多关注,千万不要出纰漏子。另外,请安排一下,最近开一次招商引次的汇报会,特别是各个招商分局的情况,要搞准。今年到底招了多少?实际到位的资金又有多少?我们一定要心里有数。”齐鸣说完,方良华说就去安排。

“桐山那个刘劲松……”齐鸣说了一半,又停了。

方良华问道:“刘劲松?桐山的副县长。他……”

“啊,这人怎么样啊?”齐鸣问道。

“还不错,就是有些急躁。”方良华不知道齐鸣的意思,只好含糊着。

“这就对了。这个刘劲松,可能跟贾红旗的车祸有关。可怕啊!”齐鸣叹了声。

方良华望着齐鸣,“车祸?你是说刘劲松,跟贾红旗的车祸……”

“当然,目前还都是猜测。不过很快就会搞明白的。”齐鸣说着将文件夹递给方良华。方良华就没再问,拿着文件走了。

一回到办公室,方良华就感到身上一阵冷。他看看窗外,下雨了。

细密而清寒的雨,正打在香樟树的叶子上,树叶不断地垂下去,又不断地伸展开来。这一垂一伸,显得十分的无奈。方良华看着,却生出一个念头,他生怕哪一片叶子,被雨打下去,再也伸展不起来……

程一路回到桌子边坐下,却久久不能平静。

拿起手机,拨通了简韵的电话。

简韵很高兴地喊了声:“秘书长,你好!”

程一路问道:“最近还好吧?就是坐在办公室里,突然想给你打个电话。”

“我有这个感觉。所以五分钟前我就看着手机了。”简韵笑着,笑声像银铃一般。

“啊,还有这事?”程一路也笑了。

简韵道:“当然有这事。不然怎么叫心有灵犀呢。”

余百川又回到文化局,继续担任他的副局长。所谓辞职,是指他主动辞去了市委政研室副主任的位子。

方良华在余百川向他汇报时,心里很是窝火。当初如果不是程一路推荐了余百川,也许刘劲松就来了。刘劲松来了,也许就没有后来的那些破事。但表面上,方良华还是挽留道:“百川哪,我知道你的个性。政研室的工作嘛,就是这样。连我这个秘书长,不也是同你一样嘛。市委的有些决定,包括有些主要负责同志的意见,按照组织原则,是要严格执行的。有时,不排除我们也有保留意见的嘛。我说,还是就在政研室吧,既来之,则干之。是吧?你让我为难哪,百川。”

“秘书长说笑了。我一介书生,有什么让秘书长为难的。你只要发一句话,让我回去就行。至于回去安排什么职务,我无所谓。只要能陪着那些古玩意儿,我就踏实,”余百川看着方良华道,“我这人藏不住事,有事就想说。这不适合在市委这样的机关里工作。你放了我,就是成全了我。”

“既然……既然你这么说了,我还能不放?不过,一路书记的意见如何?你可是他力荐的。”方良华问余百川。

“我已经说过了,他说只要你同意就行。”余百川道。

余百川回文化局后,政研室的位子就空了。大家的精力都不在这上面,就无人来争。

南州今年的冬天格外冷。

方良华起身,想给自己的杯子里倒一点开水。高天到下面参加调查组后,这办公室里的有些事务,就得方良华自己做了。他刚把水瓶拿起来,开了塞子,桌上的电话响了。

“方书记,我的事捂不住了。那两个人被抓了。”刘劲松喘着粗气。

“……哪两个人?”方良华明知故问。

刘劲松说话似乎很是吃力,“方书记,你就别……别打马虎了。我也要走了,不连累你。”

“什么?你也要走?到哪儿?”方良华以为刘劲松要外逃。

“不是走,是死。我不能再活了。以后……以后,请方书记多照顾照顾我的孩子。”刘劲松说着,突然挂了电话。

方良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身上开始发颤。停了一会儿,他赶紧拿起电话,想查刚才刘劲松打来的电话的号码。一查,没有,是用卡机打的。方良华心一下子冷了。

方良华的头开始疼了。

正想着,齐鸣书记打电话让方良华上去。方良华赶紧到了齐鸣办公室,齐鸣说:“坐,坐。刚才姚旷打来电话,说贾红旗的案件有重大突破,两个破坏贾红旗车子刹车的人中,一个已经被抓了,另一个正在追捕。”

“啊,这很好啊。真的有这回事?贾红旗得罪了谁?”方良华惊诧说道。

齐鸣高深莫测地笑笑,这笑让方良华有些心惊。“是啊,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一个县委副书记嘛,到底得罪了谁,要下手这么狠毒?我让姚旷他们加紧调查,也让周守一到桐山了。市公安局牵头,力争近期案件有重大突破。”

“这好,这好。”除了这两个字,方良华好像一时找不出更合适的语言了。

齐鸣继续笑着:“良华啊,最近杜美房产那边怎么样啊?岳琪到北京去了,你多问问。一路同志也很忙哪。还有威远,我心里老是不太踏实。通知那个田诗铭,尽快将社保金倒回来。商人哪商人!”

方良华也笑了,说:“当然行。我就去。”

杜丽正在牌坊街的开发公司里,一见方良华,笑着迎上来,“秘书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方良华接了茶,杜丽示意其他人都出去了。屋子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杜丽道:“来得正是时候,我还有事要向你汇报。”

方良华点点头,杜丽道:“我们的第一幢小高层即将动工。我想了个名字,不知合适不合适?”说着,就将边上的一块图板拿过来,方良华一看,上边用蓝色的大字写着:“丽水华庭效果图。”

“这名字很好啊。”方良华笑着。

杜丽朝他望望,然后问:“真的很好?那我可就用了。这名字里面其实有意思的,仔细看看。”

方良华就再认真地看了看,突然明白了。这四个字当中嵌了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杜丽,一个就是方良华。但是,组合在一块,却天衣无缝,看不出一点痕迹。

方良华走时,杜丽说:“上次到北京出差,看见一件小首饰,很可爱,就买了。什么时候送到你那儿,尊夫人戴上一定很漂亮的。”

“那……杜总破费了。”方良华说了句客套话,就上了车。

威远的工地在开发区,方良华的车子到了,却没见一个人出来迎接。工地上到处都是建材,已经建成的三幢产房,里面已经安装了机器。一个保安模样的人过来了,他便问道:“威远的人呢?”

“我也不知道。走了有两个星期了。据说是香港的总公司出了问题。”保安道。

“总公司出了问题?”方良华惊讶道,“什么问题?”

保安懒洋洋地说:“我哪清楚?我只是个保安”

方良华只好笑笑,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就急匆匆地回到市委。见到齐鸣书记,马上说威远不会出事了吧?一个人也没有……

齐鸣也很意外,让方良华立即打田诗铭的电话,关机了。再打固定电话,没有人接。方良华立即打电话到开发区,问到底怎么回事?开发区的颜主任答说也不清楚,但他们会马上联系威远的人,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给齐书记和秘书长答复。

“唉!威远……”齐鸣空洞地唉了一声。

方良华又打电话问当初引进威远项目的建设局局长张风。张风正在外面出差,也说不知道田诗铭的近况。方良华有点懵了。

方良华经过程一路副书记的办公室,见程一路正在窗子边上站着,便走进来说:“余百川回文化局了。一路书记啊,这个人怎么?”

“他还是回去的好。我当初太草率了。政研室不能没人负责,你看看谁合适吧,尽快地提出来。”程一路索性把话说开了,方良华赶紧道:“这个还是一路书记定吧,对于人事,我是不过问的。关键是要能干事,愿意干事。”

程一路喝了口茶,电话响了。程一路接着电话,好像是在说仁义的矿山的事:“立即组织人员,全力以赴,开展抢救。”

程一路没有等方良华开口询问,就急急道:“仁义的矿山瓦斯爆炸了,井下还有五十多工人。”边说,程一路边出门往齐鸣书记的办公室跑。不一会儿,程一路就出来了,对方良华说:“马上让人准备车,我要到仁义。”

方良华马上回到办公室,将事情通知了政府办。然后,方良华坐了下来,打开电脑,上网,查了查威远公司网页。这一看让方良华彻底呆了,网页上用醒目的黑体字标着:威远在美国股市崩盘,目前公司正在申请破产。

“7000万哪!”方良华瘫坐在椅子上……

程一路在仁义待了三天,56个矿工,救活了40个。另外16个,永远地睡进冰冷与黑暗中。马洪涛整个人都变了样子,本来就清瘦的脸,削成了刀子一般,眼睛里满布着血丝。他快步走到程一路身边,“程书记,我对不起你啊!”“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你对不起的不是我,是矿上的工人。快讲讲情况!”程一路很快弄清楚了事故的原委。原来,仁义在联合矿业的基础上,主要以集团开采为主。但是,集团的负责人,为了增大开采量,追求效益,私下里又对周边的一些被查封了的矿,进行了开采。这次出事的12号矿井,就是其中的一座。这些老矿井,里面起码的通风设备都不完善,一出事,矿工死亡的概率就很大。“你真太糊涂啦,洪涛啊!”程一路嘴上批评着马洪涛,自己内心里也有内疚。当初,是他建议马洪涛组建仁义矿业集团的。他一边安排仁义和南州,向省和中央报告,一边请求外矿专业救援队来参加救援。矿难第二天,齐鸣书记和赵守春市长也过来了。省和中央有关部门的领导也到了。更重要的是,各地的记者一下子涌了过来。平日里报纸上很少见到的仁义县,现在几乎在所有报纸上、电视上都晃了一遍。齐鸣严厉地批评了仁义县委,特别是组建矿业集团这件事。善后工作由仁义县委和县政府具体负责,市里安排了矿管局长坐阵仁义协助。程一路回到了南州。这短短的三天,他很疲惫。死亡和离去的痛苦与哀伤,亲属们的哭泣与呼号,都仿佛一把把小尖刀,刺着程一路的心。虽然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当初建议组建矿业集团,并没有错。错在后来仁义的集团管理,没有按照规范化来操作。然而,他的愧疚却像潮水,不断地涌上来,不断地弥漫着,甚至让他流泪,让他窒息……南州市委很快召开了常委会,专题研究了矿山管理。对仁义矿难的处理虽然没有正式明确,但大家都知道:这么大的矿难,一定会有人出来买单。不仅仅是出事的矿主,还有各级的官员。处理意见要等事故调查结果出来后,才能认定。无可争议的是,马洪涛很难再在仁义县长的位子上干了,甚至,常委们感到,齐鸣书记甚至提出来,南州市委也要对事态负责。这话说得很深沉,其实意思很明显了。市委要负责,整个集体负责只是形式,落实到具体的人,谁来承担?快下班时,高晓风打电话过来,先也是说了几句关于常委会上的事,然后说赴桐山和湖东的两个调查组,工作都有了突破。程一路问到底怎样?高晓风说:“湖东的事情,刘卓照是不太清楚。至于桐山,刘劲松跑了。但是,现有的证据完全可以证明:刘劲松策划了贾红旗车祸,从而导致贾红旗死亡。”“刘劲松为什么这么……”程一路问。

“这里面情况复杂。据被抓的杀手交代,刘劲松跟他们说时,说贾红旗到处告状。不仅仅告他,还告了他的一位哥们儿。因此,贾红旗这样的人必须除掉。”高晓风解释道。程一路本来想问刘劲松的哥们儿是谁,但没有问。高晓风不想说的,谁问也问不出来的。挂了高晓风的电话,他看到手机上有一条短信。号码是简韵的。喜欢一个人,就是无论多远,都能感受到他。此刻,我感受到了你的忧伤,是吗?程一路赶紧合上了手机盖,他感觉到简韵这个女孩子,这么温柔地触到了他灵魂中最柔软的部分。他好像看见简韵如同一片香樟叶,正一点点地飘进自己的生命。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