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4节

上一章: 下一章:

4

九点整,齐鸣和程一路,还有王进,就等在高速出口边上了。

车来车往,齐鸣一直坐在车子里。王进下了车,到路边上点了支烟。程一路也下来了,王进问:"一路书记一直不好这口?"

"在部队时也抽过一点的。后来就戒了。不过,我一直以为,抽一点烟也无妨的。"程一路笑道。

王进说:"还是一路书记了解啊,至少是不歧视我们烟民。哈哈。"

"歧视?为什么要歧视呢?个人爱好嘛。"程一路停了会,问王进:"南线工程那边,这几天也还好吧?"

"有点乱。我昨天还去看过。给他们开了个会。关键是进度太慢,依这样的进度,五一前怕是完不成的。"王进用两个手指将烟捏了捏,程一路知道这样烟会松些,抽起来舒服。

"不过,也不能单纯地强调进度,质量上一定不能马虎。"程一路道。

"那当然。"王进说着,朝出口望望,又看看表。程一路说:"快了,应该到了。"

王进把烟扔了,朝程一路看看,笑着说:"是该到了。"接着又打电话给高建设,问省领导的几个参观点是不是都安排好了,高建设说都安排好了。王进说:"千万不能出事。要是出事,唯你是问。"

程一路听着,觉得有点刺耳。王进是直接从省里下来的干部,作风上还是有一些霸气的。赵守春在时,就曾不止一次地跟程一路说过,王进这个人有能力,但是太张扬了。程一路也觉得是,但是,他不会像赵守春那样直接说出来,而是放在心里。王进年轻,又从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的位子上下来,他有张扬的资本。当然,到了南州,最好是别张扬。官场上的事,谁都会。至于能力,也是难以说清的。把你放在一个位子上,干不了的人还真不多。关键是放不放而已。王进之前,南州的常务副市长是徐硕峰,后来出了点事。到现在还在服刑。徐硕峰严格说也是个很有能力的人,没有能力,在官场这个复杂的圈子里,是难以生存的。这些年那么多腐败官员,哪个没有能力?其实个个都是佼佼者,正因为出色,才被重用。因为重用,所以权力失去了制约,便一点点地沦落了。

手机震动起来,程一路拿出来看了看,是任怀航的。便回到车子里,关上车门,按下接听键。任怀航问道:"一路啊,正忙吧?书记到了吧?"

程一路想这任怀航的消息来得真快,就望了眼高速出口,道:"还没到。不过应该快了。谢谢怀航部长关心哪!"

"哈哈,我是很关心哪。这个节骨眼上,卫东书记到哪里,都会被人关注的。倾向嘛,是吧?哈哈,不过对你也是机会啊,何况你们又是……机会啊,一路啊,好好争取下。"任怀航打个哈哈,说话的声音却渐渐小了。

这是习惯,在官场上,一说到人事,声音就自然的小了。只有小了,才神秘,才有意思。张嘴一呼,那是喇叭,不成规则。

程一路正要继续说,却看见齐鸣书记下车了,"卫东书记到了。"他匆匆地说了句,便挂了手机,下车往前面走。卞卫东书记的车子已经过来了。秘书从车窗里伸出头,道:"卞书记说直接去看,然后再座谈。"

齐鸣说:"也好。"就回头来上车,程一路和王进也各自上了车。七八台车子,向开发区驶去了。

卞卫东书记这次来南州,主要是两个议题,一是看部分企业,二是召开经济发展座谈会。齐鸣书记上周四晚上七点从省城赶回南州,七点半,联席会议开始。省里的明传电报也到了。会上,齐鸣一再强调,卞卫东书记这次来南州视察,主要是对南州这一年多来经济发展的一种肯定,同时,也对南州经济发展目前如何突破瓶颈,走上快车道进行深入调研。因此,必须高度重视,不能有丝毫差错。会上,在确定卞卫东书记的考察点时,程一路先提出了三家:开发区的万超实业,南州汽配城和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红米集团。因为这三家企业都各有特色,万超是民营制造业,汽配城是物流企业,红米集团则是农业企业。这三家企业代表了南州整体企业发展的水平和规模。至于底下各个县,因为时间问题,程一路建议就不再安排了。

齐鸣点点头,问其他同志还有什么别的想法没有?王进开口了,"对一路书记提出的三个点,我都没有意见。我另外建议再增加两家,一是风润产业园,一是南线工程。"

程一路把茶杯子往身子边移了移,齐鸣道:"也好。风润工业园是我们企业的集中展示,要看。南线工程嘛,一路啊,你看呢?"

"啊,我没意见。不过南线工程是国家重点工程,估计卞书记是会看的。也要做好准备。免得……"程一路喝了口茶道。

会议最后确定由王进副市长牵头,负责考察点的准备。程一路副书记负责座谈会,会后,齐鸣又将程一路、王进留下,商量了下赵守春去世后,家属提出来的几个问题。其实都是不太难解决的问题,一是房子,赵守春到南州后,家属一直呆在西江。市政府给他专门买了一套房子,现在,赵守春的家属提出她们要过来住。程一路说:"我认为可以的。如果以前就过来了,不也一样?住可以,但是产权必须是政府的。这点要明确。"

"这个我赞成。人情嘛。"齐鸣说:"关键是他那儿子的事。好像在广西是吧?"

"是的,广西的一个县,现在是副县长。"王进道:"调回来倒是不难,怎么安置就不好办。他们提出来要稍稍提一下,就更难了。"

"到市直单位,怎么样?当然只能是副职。"程一路建议道。

"市直?哪个单位合适?"齐鸣问。

"到教育吧。教育行。"程一路分管组织,对人事这一块是熟悉的。王进也没反对,事情就定了。王进走后,齐鸣笑道:"这个王进同志,年轻人有股子冲劲。让他去冲吧,不过,考察点的事,你还是要过问下。要得有上先后顺序,主要是卫东书记的时间安排够不够,如果够了,怎么看?不够,又怎么看?我们可能都要考虑进去。"

"我也是这么想的啊,是要考虑。"程一路道。

星期六,程一路打电话给王进,详细地问了考察点的安排,王进说没问题,都已准备好了。星期天,程一路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带着胡闻,悄悄地到几个点跑了一趟。这不跑不知道,一跑问题就出来了。这五个点上,给人最大的改变就是标语多了,横幅多了。上面写的都是"欢迎省委领导来南州视察。"程一路看着,摇摇头,立即给王进打电话,问要这么多标语横幅干什么?王进说烘托气氛嘛,是高建设秘书长让他们搞的。"怎么?不妥?"王进问。

"当然不妥。卫东书记是很不喜欢排场的。"程一路也不好直接批评王进,就侧面讲了句。

王进在电话里沉默了会,说:"我让建设秘书长马上通知,全部停止。"

南州开发区很快到了。车队沿着开发大道一直往前,万超实业的老总万鹏已经站在门前。他今天显得特别打眼,不是别的,而是他穿了一套标准的工装。齐鸣一介绍,卞卫东书记边握着万鹏的手边说:"好啊,很好。老总本身就是企业的一员嘛,热爱而且融入,才能管好企业,发展企业。"

万超搓搓手,笑道:"企业正在赶一批货,很忙。所以……"

齐鸣皱了下眉头,退后来问王进:"怎么搞的?一点气氛也没有。"

王进望了下程一路,没有做声。程一路上前道:"万超正在赶生产,卫东书记应该理解的。"事实上,当初在会上,程一路提出要请卞卫东书记到万超来看,就是想让卞书记看看现代民营企业中还保持的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还存在着的真抓实干的良好气息。卞卫东是军人出身,军人出身的干部喜欢什么,同样是军人出身的程一路,心里是清楚的。刚才,卞卫东书记的第一句话,就已经表露了他的思想。他想看到的是真实的企业,而不是为着一个省委书记到来,而大张旗鼓的花架子。现如今,领导们也难。说不下来调研吧,他们每年有一大部分时间都在基层跑;说调研出什么名堂来了,又实在没有。究其中真正的原因不在领导,而在于现在官场的这样一种习惯:给最好的让领导看,把最丑的使劲地掖住。领导看到的,一半是真实,另一半却是布置出来的。这样的信息,直接导致了领导们决策上的失度。领导们也不是不知道,可是知道了又能怎样?总理到农村来视察,还被基层的粮站给哄了下。有什么办法?总不能真的像古代人那样,微服私访吧?古代人的信息不通,你微服私访还有可能。现在呢?信息社会,领导的行踪就像被卫星定位一般,被牢牢地注视着。领导也是人,领导还能脱离了广大人民群众?

工厂里到处是进进出出的运货车,齐鸣介绍说:"这万超万总原来在南方打工,积累了一定资本后,四年前回南州创业。现在年上交税收已经达到了一千万。"

卞卫东笑着,"了不起啊,凤还巢,这就是典型。"

到了车间,工人们都在紧张地忙碌着。万超说:"从今年开始,我们的产品主要是与几家大型汽车制造企业配套。因此,订单一下,不仅是大单子,时间要求也紧。这一个多月来,我是吃住在厂,没办法啊呀!工人们也辛苦,正月初三就在上班了。"

卞卫东书记点点头,问正在机床边的一位女工:"辛苦吧?"

"是有点。"女工抬起头,说:"从正月初三上班,一个多月了,我还没休息过。"

卞卫东朝万超望望,"万总哪,劳逸结合,很重要啊。不能总是这样,啊!"

"这个我正在安排,这批货还有三天就行了。然后厂子放假三天,好好休息。我自己也要休息了,人累得慌。"万超的眼袋下,还鼓着青色,明显看得出来是休息不到位。

"这就好。保障工人的合法权益,是现代企业的一项重要标志。不仅仅万总,南州其他的企业也要重视。"卞卫东又走了几个车间,不时地停下来和工人们聊聊。出了车间,齐鸣说让万总把企业的情况简单地给卞书记汇报下,卞卫东拉着万超的手,"不必了,听到的还能比看到的好?我都看到了,你们忙,我打扰你们了。"说着,就往车边走,齐鸣只好也跟着上了车,车队往风润工业园驶去。路上,齐鸣打电话给在后面车子中的程一路,问风润那边准备得怎么样?卫东书记是不太喜欢花架子的,没有搞什么大阵势吧?

程一路说我昨天专门去看了下,让他们把标语和条幅都下了。应该没有别的了吧?这事我再问一下王进同志。

王进在最前面的车子里,程一路一问,他似乎也有点紧张了。昨天下午,程一路给他打电话后,他本来答应让高建设去通知风润,把标语和横幅撤了。可是后来一想,他觉得一个省委书记来视察,还是应该搞点气氛的,就没再让他们去了。这会儿,看来事情确实有些不同。刚才在万超,卞卫东书记的态度,已经是最好的说明。可是,这个时候,要想让风润那边把所有的标语和横幅都撤下来,怕是来不及了。弄得不好,撤得半半拉拉,更难堪。但是,程一路副书记一问,又不能不答。王进便道:"我让他们撤了,应该撤了吧?"

不出十分钟,一条巨大的悬在大门上方的横幅,让程一路一下子愣住了。

车子没停,一直往里,标语和横幅像一道道波浪,不断地涌过来。齐鸣打电话问程一路,程一路道:"他们这也是按惯例。"

"什么惯例?像什么样子。"齐鸣有点生气地挂了电话。

程一路也只好沉默,他不可能再打电话问王进了。

车子又往里开了几分钟,到了工业园的办公楼前。王进的车子在前面停了,齐鸣赶快下来,跑到卞卫东书记的车子前,卞书记的秘书却伸出头来,对齐鸣说:"卞书记说这里就不看了,看下一个点。"

王进也跑过来,正好齐鸣黑着脸,他马上知道事情不好了,就小心地问:"怎么?"

"走吧,到红米集团。"齐鸣说着,就回头上车。王进也上了车,车队掉转车头,往工业园外驶去。工业园的几个负责人站在那儿,仿佛被钉子钉住了一般,呆住了。

叶开小声咕嘟道:"怎么不看就走了?"

程一路没有说话,胡闻说了:"这么多标语横幅,大概把卞书记给……"

程一路咳了声,胡闻也不说了。程一路心里清楚,这个结果是很正常的。相比起万超,这个彩旗招展的工业园,只会让卞卫东书记生气,而不会让他兴奋的。卞书记临时决定不看,就是对这种做法的一种批评。说起来,这也不能太怪工业园的同志们了,以往都是这样,惯例了嘛,谁知道这卞书记恰恰不爱好这一手呢?

红米集团是南州近年来崛起的一家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确切点说,是南州市郊区粮食局下属的一家综合加工销售企业。南州在历史上就是江南省的粮仓,地肥土沃,水流丰沛。所产的大米,粘性好,色彩如玉,口感极佳。以前,仅仅在南州的郊区一个区,就在十几家大小不等的大门加工企业,各立门户,各树牌子,互相挤兑,形成恶性竞争。粮农得不到好处,南州大米的品牌也受到严重影响。去年上半年,程一路副书记专门组织相关部门开展了一系列的调研,其中对南州大米加工提出了"整合创优,产业经营"的思路。政府一次性地投入财政资金三千多万,兴建了拥有高新技术的大米加工厂,将以前的十几家小企业全部在清资补偿后,逐渐关停。只打出一个品牌:南州大米。果然,整合不到半年,就显示了良好的成效。红米集团的订单化运作,不仅仅让自身得到迅速壮大,农民的粮价也随之提高。南州大米的品牌效应开始显现。

车队刚到集团门口,就遇上了往外运大米的大货车。车队只好停了,一下车,王进副市长就对集团的副总祁玉指划着:"怎么搞的?不知道要来吗?啊!"

祁玉一边招呼着大货车,一边解释道:"哪知这么巧。它不是正要出去吗?马上就好。就好。"

大货车出了门,王进正要上车,卞卫东书记却已经下车了。齐鸣也下来,卞卫东问:"现在的粮价多少啊?"

"七十五。"齐鸣不假思索地答道。

程一路却暗暗吃了一惊,粮价早已不是七十了,现在是八十五。果然,卞卫东看了齐鸣一眼,笑道:"齐鸣同志啊,你这个数字可不对啊!"

齐鸣尴尬地一笑,"是吧?祁总,你来说说。今年收购粮价多少啊?"

"一般是八十五,等级高的八十六。"祁玉接着道:"我们的甘总因为有个客商在省城谈判,所以没法赶回来,请各位领导多多谅解。"

"谈判好啊,我是来看企业的,不是来看老总的。带我看看粮库。"卞卫东在前面走,齐鸣落了一步,问程一路:"老甘不知道?"

"知道的。早晨打电话问我,我说你以谈判为主,家里有人就行了。"程一路说着,电话响了。只听程一路道:"老甘哪,我们正在你这里呢。没事,你好好谈判吧,好好谈。"

郊区的书记王南生这时凑过来,说:"我是不让老甘走的,可是这人死脾气,说约好的事,不能更改。经商就得讲个诚信。你看,你看,这不……"

"这有什么?很好嘛。"程一路把王南生的话打断了。

到了粮库,卞卫东特地进了库,仔细地看了一番,出门对齐鸣道:"我看这里的粮食都还很新鲜嘛,这说明了企业的营销还是不错的,农业产业化龙头,关键要成为龙。不能搞来搞去,自己还是一条小蛇,谈何带动?齐鸣同志啊,这个要好好总结,认真推广。"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