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5节

上一章: 下一章:

5

从红米集团出来,车子直接上了环城公路,绕到了南线工程这边。工地上还是很热闹的,不过,几幅悬着的横幅还是让齐鸣心里有些不踏实了。好在这横幅上写的都是与安全生产和艰苦奋斗有关的内容。路旁的地上,也还有些横幅,看得出来是拆下不久的。上面写的就是风润工业园那边同样的内容。工程常务指挥、南州市政府的副秘书长吴兵,过来向卞卫东书记简单地介绍了南线工程的进展。卞卫东点点头,"南线工程是江南省的国家重点工程,涉及到南州和西江两个地市的经济发展,意义重大,责任重大。南州方面不仅仅要保证进度,更重要的是要保证质量。同时嘛,齐鸣同志,还有一路同志都在,要加强审计,加强督察。重点工程建设,在这方面有很多教训啊!不能路修起来了,干部倒下去了。市委主要领导要亲自过问,我建议请审计部门提前介入,防患于未然。"

齐鸣等卞卫东书记说完了,汇报道:"这个南线工程,一直是守春市长亲自在抓。我们市委要求,这里实行三公开,即工程招标公开,结算公开,监理公开。南线工程的监理,我们专门请了上海的监理公司,这方面,请卫东书记放心。"

"好,好,真是这样,就很好!"卞卫东笑笑道。

因为下午还有外事接待任务,吃过中饭,卞卫东书记就在湖海山庄召开了南州经济发展座谈会。

下午三点,座谈会结束,卞卫东书记一行回到省城。临走时,卞卫东和齐鸣单独地进行了谈话。至于谈话内容,除了当事人,谁都不会知道。谈完话,齐鸣精神很好,喊程一路过去,说卞书记有话要同他说。自己却出来了,程一路进去,卞卫东一开口就问道:"老首长还好吧?"

"还好。我前不久到北京还去看望了他老人家,心情也开朗了,身体也不错。"程一路道。

"那就好。我也是瞎忙啊,很久不曾去看他了。一路同志啊,守春同志去世后,南州的工作,整体上……"卞卫东停了下,又道:"齐鸣同志说形势大好啊,你看呢?"

程一路迟疑了下,他拿不准卞卫东问这话的意思。但是还是开口了,"整体形势当然很好。但是问题也很多。我跟齐鸣同志也多次谈过。比如我们的招商引资问题,我们的土地利用问题,还有我们的干部队伍监督问题。南州这几年风波不断,这方面更得重视啊!提前教育,就是挽救干部。但目前看,我们的工作做得还不够。"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沉下心来,发展经济的问题。我今天上午看了看,政绩工程,面子工程,搞形像,还是隐约可见啊!一路啊,你这个副书记,要做好一把手的参谋,要为南州经济的健康发展,多出谋划策。现在,守春同志去世了,政府工作由你来主持,怎么样?"卞卫东盯着程一路,程一路却摇了摇头,"卫东书记,我觉得不太适合。暂时还是由王进同志主持吧。这样更有利于南州的稳定。"

"啊!"卞卫东皱了下眉,说:"也好。那就这样吧。"

卞卫东走后,程一路回到办公室,刚坐定,王进副市长就过来了。一进门,王进就道:"今天看来时间是安排得紧了。汽配城没看,温总她们……"

程一路明白,王进这话是说给他听的。看汽配城是程一路提出来的,而且程一路副书记与温雅温总走得较近,南州官场也是上下尽知的。当然,这"走得较近",仅仅是指两个人还有点互相欣赏,没有别的更深的意思。汽配城那边也为此作了些准备,但是,看完南线工程,已经十二点了。时间上根本不允许再看。程一路就向齐鸣建议,汽配城不看了。齐鸣说那温总那边……程一路说我给她说,没事的。果真,程一路一打电话,温雅先是有点失落,接着笑说:我还省了事了,何况见了省委书记,我也有点心虚。谢谢你们啊!

王进自然不清楚这些。他只是拿这话来当个引子,正题还在后面呢。

程一路从桌上的小盒子里拿出支烟,递给王进。王进笑道:"没想到,一路书记这里也有这家伙嘛?哈哈。"

"这可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不过我得声明,保存时间已久。"程一路说着,见王进捏着烟在鼻子边闻了闻,就补充道:"说说的,新鲜!才出厂的。"

王进笑笑,点了火。"一路书记啊,我看守春市长出事后,你还是多过问过问政府那边的事吧?我可是忙不过来了。有一路书记过去,我的心里才能定下来啊。"

"真这么想?"程一路反问了句,一边笑着,一边看王进的神情。

"真这么想!省委怕也是这意思吧?"王进的正题显现出来了。

"省委怎么想,我不知道。不过我个人嘛,倒是没有这个想法。个人服从组织嘛,哈哈,是吧?还是不想的好。"程一路把桌子上的文件稍稍拢了拢,望着王进,"刚才卫东书记也征求了一下我的意见,我明确表态我不到政府。"

王进的脸色由刚才的稍显尴尬,向一种明亮过渡了。他使劲地抽了口烟,站起来道:"一路书记最合适。最合适啊!"

程一路没有应声,王进说:"齐鸣同志这次换届,应该……"

"哈哈,哈,快了吧。谁清楚?"程一路将话头绕了过去。

王进知道再缠着程一路,也不会缠出什么名堂来的。早在省委办公厅时,王进就听说南州有个程一路,城府极深,在南州两次大的官场震动中,不仅仅没有被牵连上,而且还获得了提升。一个官员的才能,在顺境中往上,并不是什么太大的本事;可是在逆境中还能往上,那就不同于一般了。程一路就是这不同于一般的人中的一个。到了南州后,王进一直与程一路保持着距离,远距离地观察一个人,绝对比凑近了看更真实。因为凑近了看到的,是修饰过了的;而远距离看着的,却是本色的。程一路的本色,就在于他的通透的艺术,说穿了,就是灵活而有原则的技巧。这技巧,并不是天大的秘密,很多官场中人都知道。可是能一以贯之地坚持着,除程一路外,王进很少能见到了。

王进将烟头慢慢地放到烟灰缸里,然后问:"一路书记晚上有安排吧?如果行,我们一块。我那边省民政厅的一个副厅长过来了。"

"啊,是吧。晚上就算了吧。"程一路伸了个懒腰,说:"有点累啊,不比你们年轻人了啊。"

这句话王进听着喜欢,就笑笑,"真不行,我就过去了。"

程一路送王进到门口,桌上的手机震动着。他打开看看,是刘卓照,自己的老战友,前年换届时,刘卓照一时糊涂,在选举上做了些手脚,结果被处分了下,从湖东县委书记调到党校当副校长。党校是中国特色的一个特殊机构,副校长中,常务副校长是副厅,其余副校长却只是正处。能保留刘卓照的正处级别,当时程一路就费了不少心。本来,程一路对刘卓照的贿选也是有想法的,可是后来一了解。他本人并不知道,是湖东县的一个副县长在操纵着的。程一路在齐鸣面前反复地做了几次工作,又让刘卓照主动到齐鸣书记面前检讨。最后事情的处理,应该说不是太好,但也算是比较好的了。刘卓照到了党校,仿佛一夜之间就从南州官场上消失了,从此变得没了声音。党校地处市郊的山区,刘卓照干脆连家也搬到那里了。这两年来,程一路只是在每次党校开班前,去作报告时才能见着他。用刘卓照自己的话说就是:想通了,这里也是桃花园哪!

这会儿,刘卓照突然打电话来,一定是有事了吧?

电话一接通,刘卓照就道:"一路啊,晚上过来,到我这桃花园来喝两杯。怎么样?啊!"

"到你那去?有什么好事?这么兴奋。"程一路有些惊诧。

"当然有好事。你来了就知道了。"刘卓照说得很神秘,程一路便问到底什么好事啊,刘卓照说:"这个保密,你一定要来。不然,可别怪我……"

程一路哈哈一笑,"好,我就冲着你的保密过去。六点,准时到。"

"这就对了,团长嘛!等着你。"刘卓照挂了。

程一路坐下来,心情却不太平静。刘卓照喊他一声团长,让他心里的五味瓶子,又开始翻腾了。当年一同参军的战友们,有的已经走了,像冯军,吴兰兰;有的这些年一直杳无音信。他当市委秘书长时,还参加过几次在南州的战友的聚会。当了副书记后,事头也多了,更重要的是原来一直乐于组织聚会的冯军不在了,刘卓照又躲在他的桃花园里,聚会的机会就没有了。有时半夜醒来,他真的有梦回军营的感慨。是啊,人生最美好的二十年都放在军营里了。那是烙印,一辈子最深刻地烙在心上。

想到这,程一路站起来,走到窗前。香樟树在风中缓慢而沉静,如同多少年的的岁月,缓慢而沉静的流逝着……

齐鸣书记打电话来,说他有事回省城了,请一路书记晚上参加一下政协的联谊活动。程一路停顿了下,齐鸣知道他大概是另有安排了,就道:"也好,我请宜学同志参加吧。"

张宜学是宣传部长,在之前,他是南州市政府的秘书长。从前年开始,按照中央要求,市县两级实行常委负责制,只设立一个专职副书记。这样,副书记的权力进一步加强了,常委们说是分工负责制,但是,还得经过副书记这一关。副书记少了,这唯一的专职副书记就更加突出。张宜学分管宣传,但这个人在政府当了多年的秘书长,似乎被秘书长工作的方式和套路套住了,当了常委宣传部长后,做事还是喜欢看脸色,在大主意上缺少主见。这一点,和同样是出身于政府秘书长的程一路相比,区别太大了。可见,一个人的为官风格,不在职位,而在自身。

"那好,就请宜学同志参加。我晚上如果行,尽量过去一下。"程一路说了句圆滑话。

齐鸣说:"行!"

齐鸣最近在省城呆得比较多,临近换届,省城看起来风平浪静,其实内在里早已是波涛汹涌。一些有望进入换届班子的,还有这些人身后的一大批人,都在抓紧着最后的时机,做他们该做的工作。其实,也不是什么该做的,只不过是规则罢了。既是规则,就像学生的功课,谁漏掉了没做,谁可能就最先出局。当然,这只是大家的想法。真正到了省委,任人唯贤是唯一的宗旨。可是,这么多年了,习惯了。笼子中生活的鸟儿,你让它不叫唤就得到食物,它是不太相信,也不太快乐的。

省委林晓山副秘书长昨天还打电话来,问齐鸣书记这次怎么样?齐鸣是接林晓山,到南州挂职任副书记的,因此两个人跟南州的关系都是千丝万缕的。程一路笑笑,含糊地问:"你省委领导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作为南州干部,我们希望齐鸣同志能有更多的机会。这样对南州发展总是有利的嘛!"

"哈哈,跟我客套上了。一路啊,我不是关心齐鸣,是关心你啊!"林晓山口气中透着些真诚。

这一点,程一路丝毫不会怀疑。林晓山这个人为人精道,用民间的话说就是"猴子深"。在省委副秘书长任上,林晓山基本上是不动声色,却没有他办不成的事情。南州有好几家企业,在项目上就曾找过林晓山,动辄上千万的资金,好像也没费多大的气力。林晓山联系的是工业经济、交通、建设和土地,分管这一块的副书记是陆忆。这陆忆副书记是从原来是某国家重点大学的校长,博士生导师,为人儒雅,办事很讲原则。结果,林晓山副秘书长不知不觉的成了原则和疏通之间的渠道。在底下,程一路就听人说过:陆忆书记搞调研,晓山同志作决定。这话虽然说得有点过头,可也侧面看出了林晓山的能力。林晓山是个即将退下来的人了,这样的人,用这几年的时髦名词说,很容易陷入"五十九岁现象"。而且,程一路事实也是有些担心,他总感到林晓山这两年变了。但怎么变了,他也不好说,更不能说。

林晓山继续问赵守春去世后,政府的工作谁在主持?程一路说是王进,林晓山就突然大了声音:"这你没把握好。没把握好!要注意啊!"

"我知道,谢谢晓山秘书长!"程一路挂了电话,耳边还在响着林晓山突然大了的声音。是自己真的没把握好吗?或许不是。其实,赵守春去世后的第三天,齐鸣就征求过他的意见,政府那边是不是请他暂时过去主持一下?一个市级政府,总不能群龙无首。一个政府班子,总不能少了班长。市委副书记去暂时主持,合情合理。但是,程一路有程一路的想法。他知道王进下来的目的。这个关节眼上,王进盯着的,就是主持这个名份。常务副市长主持政府工作,也是合情合理的。而且,他一主持,将来过渡的可能性就大。省委如果真的让王进当了市长,对作为市委唯一专职副书记的程一路,岂能不安排?既然都会安排,何必在赵守春刚刚去世的时候,就来争这个主持?没意思,也没人情味。这样的事,程一路不会干。所以,他马上建议齐鸣书记,让王进副市长来暂时主持政府工作。

齐鸣看着程一路,好像要从他的话里找出背后的意义来。看了会,才道:"既然一路同志这么建议,就这么定了吧。"

胡闻手里拿着下午的报纸,进来放在桌上,却并没有走开。

程一路拿过报纸,见胡闻仍在,就问:"有事?"

胡闻脸红了下,说:"我想找程书记给我打个招呼,我一个同学想到南日实习,可是他们不愿意接受。您是不是给鲁总说一下,这……"

"啊,这事啊,行!"程一路答道,胡闻说了谢谢,转身就出去了。程一路又喊住:"是女同学吧?"

"这……程书记怎么知道?"胡闻脸更红了。

"去吧,随便问问的。这事我给鲁总说。"程一路想,晚上就可以见到鲁胡生,这事,他定不就行了?

五点半,程一路给刘卓照打了个电话,说自己稍稍晚一点到,不会超过七点的。然后,又给张宜学电话,让他等他一道,去参加政协的联谊会。

"不是说一路书记晚上另有安排吗?"张宜学问。

"是啊,可是老干部嘛,我想还是过去看看。"程一路说着,出了门,上了车,到市委大门口,张宜学的车子正在等着。两台车子驶上南州城的主干道人民路。两旁的香樟树还散发着一缕缕的清香。这些香樟都是前年和去年两年新植上的。当时在确定南州市树时,程一路坚持选定了香樟。这里面既有于公的一面,也有于私的一面。于公,香樟是南州人家院落长植的一种树木,老百姓接受度高;于私,程一路喜欢香樟的清香、长绿和清洁。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