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三百三十五章 又过春节(五)

上一章: 下一章:

王桥目光沉静地望着眼前正在演戏的李宁咏,道:“何必如此,不应这样。

如果不是晏琳坐在王桥身边,换一个稍稍平凡一些的女孩子,李宁咏都不会这样妒火中烧,失掉理智。此时她特别嫉恨王桥和晏琳,表现得也就特别可怜,抹着泪道:“对不起,我一时没有忍住。如果你以后想起了我,就给我打电话,我的号码永远都不会变的,都在等着你。”

李宁咏还是很注意表演分寸,说完这一段话,估计给王桥添了巨量的堵,便朝着晏琳点了点头,低着头,走回了小钟烧烤。走进大门时,她可怜兮兮的娇柔表情不翼而飞,咬着牙齿,目光锋利,自言自语地道:“王桥明明还有靠山,天天睡在一起,还要瞒着我,这就是欺骗的代价。”

王桥能当城关镇副书记,随即当上代理镇长,邱家一致认为王桥还有未说的靠山,因此对王桥很恼怒。李宁咏也接受了这个观点。

回到了二楼,她站在窗边,抄着手望着楼下。宣传部同事招呼道:“李宁咏,遇到熟人了。”李宁咏道:“以前在昌东的同事,下去打了个招呼。”同事道:“等会去唱歌,去不去”

李宁咏回头笑道:“去啊,为什么不去,我唱歌还是不错的。”离开窗边前,她突然觉得心里特别酸楚,给王桥添了堵最初让她觉得愉快。可是稍稍冷静一下就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傻很愚蠢很可怜。

在强哥烤鱼桌前,有几分钟冷场。特别是晏琳心理五味沉杂,原本和王桥单纯的重逢被李宁咏一席话搅乱。她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责备王桥,可是想着李宁咏脸上纵横的泪水,就觉得感同身受。当年她坐在汽车里望着远去的王桥,有一种心碎的感觉,如今这个女孩子估计也和自己是一样的感觉。

田峰最了解晏琳和王桥的事。原本还以为两人有可能会走到一起。没有料到李宁咏会奇异般出现,说了一堆肯定会让晏琳有想法的话。他决定打破李宁咏离开后的尴尬局面,道:“蛮哥,你和李宁咏什么时候分手的。”

在李宁咏出现以来,王桥一直保持着平静的态度,没有被刺激得大怒,也没有解释。当田峰主动问起,他平静地道:“分手有一段时间了。”

田峰眼睛余光偷偷观察着晏琳,道:“李宁咏还是挺不错的。为什么分手了”

王桥知道田峰这是有意在给自己制造一个解释的机会,他本身不愿意解释,却又不愿意刻意回避此事,道:“我被双规后不久。就分手了。”

晏琳惊讶地道:“你被双规过不可能吧,什么时候什么事”她原本受到李宁咏的影响,有些陷入小女儿情绪。听闻双规两个字,体制内的人都知道其背后的含义,一下就被成功地吸引了注意力。

王桥用最简洁的语言道:“静州案发时,我当时在昌东任县府办副主任,主持工作。结果被带进去了,关了一个多星期,出来后就被调到档案局。城关镇代理镇长的职务,我出任还不到十天。”

晏琳知道静州大案,对其复杂性略有耳闻,道:“能出来,说明你很干净。”

王桥道:“我是刚出来工作不久,还没有学会那些烂章法。若时间久了,也有可能会进去,要洁身自好很难。”

田峰追问道:“你们分手时,你是在档案局落难”

王桥知道田峰问话是变相地向晏琳解释,道:“正是。当时陷到静州案里面去的人,不进去也得脱层皮,于是,她家作出了选择。”

话说到这里,讲得非常清楚了,王桥不想多说这个话题,道:“田鼠,你们生意怎么样”

田峰道:“我们的生意与国内经济形势密切相关,国内经济形势比较好时,对矿产需求量就高,我们的生意就好。目前看前景不错,我和老蔡正在琢磨着是不是辞职,我们两人都想辞职,家里不愿意。”

谈话慢慢进入了正常规道,将李宁咏带来的负面情绪纠了过来。

王桥最初与晏琳相见之时,曾经在心里想过了一个问题:两人目前都是单向,是否有重续前缘的可能性

经过五年时间,两人之间隔了一层玻璃,在这一次关键性见面时,玻璃上又蒙上一层灰。因此,不管大家如何纠正,聚会气氛始终不愠不火。

蔡钳工是直性子人,见到老友后就不停地劝酒,轮番与诸人举杯,到了十一点钟,他自己反而有点醉意了,开始讲起少年时代工厂糗事:“我记得在子弟校读小学时,有一次搞文艺演出,你们一群女孩子在幕布后面换衣服,结果幕布被人意外拉开了,我们一群男生坐在下面全部看傻了,这是人生中第一次看见女生走光,记忆深刻。”

提起小时的事,晏琳情绪高了些,道:“你那时才几岁,看傻了,估计是后面加上去的。”

蔡钳工赌咒道:“我发誓,当时绝对看傻了。你别以为小学生就不懂男女的事,我们小时候长期在工厂里混,青工们什么都说,早就有了性启蒙了。”

晏琳也知道青工们的生活,笑道:“我还以为老蔡最纯洁,结果脑袋里最复杂。”

蔡钳工道:“我就是想想,吴重斌那小子压根不想,直接实践,高中就和刘沪好了,还以为我不知道。”

田峰听到老蔡说得有点走火,打断道:“老蔡,你喝多了,别打胡乱说。”

蔡钳工道:“这点酒算什么,等会我们去唱歌,喝啤酒。”

晏琳道:“唱歌就不去了。我回去太晚不好。”

蔡钳工长期生活在靠技术吃饭的群休中,情商一直不太高。加上又有些酒意,道:“晏琳,这是在下班时间,回去晚一点谁来管你。人就要自由,不自由,得要鱼死网破。”

田峰笑道:“啥子鱼死网破。一点都不会用形容词。”

晏琳是和王桥一起出去的。如果半夜不归,从法律以及政策上确实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难免会给带队的省委办公厅领导们留下“深夜不归”的印象,而印象在这种机关里是很重要的。王桥对此有深刻理解,道:“时间不早了,我们把晏琳送回去。下回有机会去唱歌。”

田峰道:“送晏琳的任务就交给蛮哥,老蔡喝得差不多,我得把他弄回去。这几年老蔡长了一身肥肉,死沉死沉的。”

蔡钳工没有明白田峰深意,不服地道:“你才死沉死沉的。谁要你来弄。”

由于是私人聚会,王桥就让司机老赵在宾馆等着,没有参加晚上聚会。等到田峰将蔡钳工打走,王桥和晏琳一起到大排档一条街的街口等出租车。

离开了大排档一条街。寒风袭来,王桥紧了紧衣服,对身边的晏琳道:“你在省委办公厅工作,感觉怎么样”

“感觉很得复杂,一句话说不清楚。大家都保持着距离,很难畅开心扉。同事就是同事,很难成为知心朋友。”薄酒一杯让晏琳脸上有些红晕。在路灯下十分柔美。和五年前相比,她身上多了一些沉静的美。

王桥永远不会说出自己与省委办公厅失之交臂的真实原因,将遗憾深埋于心底,道:“这是自然,当年学生时代,大家都没有任何利益关系。”

此时,两人谈话很谨慎且有分寸,互相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谈话的边界,担心越过雷池后出现不必要的尴尬。

等了一会,出租车始终没有出现。打车难是静州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原本在大排档一条街还容易打车,结果屡等不见小车踪影。王桥都感觉寒风刺体,担心晏琳受不了,道:“别等了,干脆我们走过去,不远。”

晏琳道:“太晚了,安全吗”

王桥笑道:“我打架很厉害的,来几个混混,经不起我三拳两脚。”

晏琳道:“你都当了镇长,还打架吗”

王桥道:“打架的时代过去了,现在想打架都没有机会了。这一带最牛的大哥你认识,就是以前复读班的洪平,刚才包强还提过,他在这一带很有势力,有小混混,提提洪平,就没事。”

晏琳道:“你要劝劝他,混社会,迟早要出事的。”

王桥多次与洪平见面,知道其状态,道:“这是他选择的路,是他的人生,劝说没有用。”

在夜深人静的冬日夜晚,这一对曾经的恋人迎着寒风,沿着被路灯照亮的街道,朝宾馆走去。经过一个路口,远处便是曾经的红旗厂办事处。

晏琳道:“我们到办事处去看看。”

办事处大门紧闭,透过路口可以看到里面的陈旧破败。王桥望着黑沉沉的楼,想起了晏琳给自己精心准备的一枝枝太阳神口服液,心有感慨,终于问了一个私人问题:“你一直没有谈恋爱吗”

晏琳明显有些紧张,道:“没有遇到合适的,遇到的,我还是要谈的。”

王桥直言道:“在对待爱情上,你是个完美主义者,这不好,每个人都有缺点和,太追求完美,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自从分手以后,两人是第一次正面谈起纠结于心的往事。

晏琳幽幽地道:“我很嫉妒吕琪,她能出现在你的梦中,而我不能。”

王桥道:“我不是一个纯洁的人,经历很复杂,但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是真心的。”

在黑暗中,王桥和晏琳轻轻地依偎在一起。晏琳只觉得身体有些发软,数年的思念似乎在这一刻得到了补偿。

晏琳原本不想再提李宁咏,可是那个梨花带泪的女孩印象太深,让她不能选择性遗忘,道:“刚才那个女孩,你爱她吗”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