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三百四十章 又过春节(完)

上一章: 下一章:

吃过午饭,从邓建国家里出来,王桥便与杨琏分手。

杨琏去老友家里,王桥则径直来到华荣小区。以前进入华荣小区的房间是直接开门,如今姐姐和林海明确了关系,进入家里则必须要按门铃,免得彼此尴尬。

进入家门,家中无人,桌上留了一张条子。原来是姐姐王晓到林海家里去了,要下午才能回来与从昌东过来的爸妈汇合。

这也就意味着家里今天下午将只有一个人,可以安安静静地坐了一会。

从调到城关镇工作以来,诸事缠身,一波又一波,一直没有停下来。进入春节更是忙得不可开交,今天下午是难得的独处时间,可以彻底放松下来。他打开电视机,躺在沙发上也不看,把电视声音当成背景。

就这样无所事事地睡了一会,总觉得有些事情没有做。王桥翻身坐起,想了一会,才想清楚自己不安的原因。不安的原因是晏琳,自从两人重新拥抱以后,一直没有联系,连电话都没有打。

他调出了晏琳的手机号码,却迟迟没有按下去。

如果打了这个电话,就意味着是一种态度——重新在一起的态度。王桥扪心自问,确实没有作好鸳梦重温的思想准备。他对晏琳有感情,这是真真切切的。可是要重新谈起恋爱,时过境迁,始终不如当年那样纯真,也少了点当年的激情。

“没有想明白,就暂时不打吧。”王桥尊重了自己内心感受,没有将这个电话打出去。

放弃了这个电话,王桥依然不会。他盘腿坐在沙发上准备冥想,还未进入冥想状态又拿起了电话,这次是打勇了胖墩的电话:“胖墩,我在华荣小区。”

杜建国道:“你终于来了,我早一直在等你。”

王桥道:“为什么要等我?”

杜建国道:“电话里一言难尽,见面再谈。我青皮在东城,一直没有回家。把自己关在出租房里。昨天我去找了他一次,就坐在沙发上抽烟,不跟我出门。看他的样子,有十天半月没有出门了。”

王桥道:“为什么不出门?”

杜建国道:“我觉得是抑郁了。从苏三妹的事情开始。他就没有完全走出阴影。后来吴培又出了国,双重打击下,我觉得心理真受到些影响。”

王桥道:“这是矫情,从小到大,谁没有受到过打击。若受到一点打击就萎靡不振,也不是男人。”

杜建国道:“你是蛮哥,闯过社会,能经受打击。青皮表面上看起来潇洒,实则心理比较脆弱。他爸在春节时来找过我,提起青皮就是一眼泪水,青皮给他爸爸说,不能通过司法考试就不回家。而他现在的那个状态,我估计根本通不过司法考试。”

王桥道:“这事,你怎么不跟我早说。”

杜建国道:“前一段时间你自己都是一屁股屎没有弄干净。给你说这事,徒增烦恼。昨天去见了面,我就准备和你联系。”

“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就去找青皮,他的出租房在哪里?搬地方了吗?”王桥在大学里最好的朋友就是杜建国和青皮,如今青皮混得很不如意,甚至听起来精神都受到了影响,这让王桥着急起来。

杜建国道:“吴培走了以后,他就没有住在学校里面,租在以前吕一帆卖花旁边的一幢老楼里。”

王桥道:“那我们就在卖花的地方等。然后一起去见青皮。”

离开华荣小区,王桥来到距离山南大学不远的美食一条街。由于山南大学扩建,此处已经有很长一段被拆迁,只剩下部分未折门面还在营业。人流与以前相比大大减少。等了十来分钟,杜建国肥胖健硕的身躯出现在王桥视线里。

两人见面没有寒暄,直奔赵波所在的出租房内,边走边交流想法。

赵波所住出租房是一幢单体楼房,住的多是出租户,春节期间。出租户大多回乡,此幢楼就显得格外冷清。走道无人打扫,有不少鞭炮碎宵以及杂物,又脏又乱,陈旧破败。到了六楼,杜建国指着一个带着铁锈的防盗门,道:“青皮就住这里,里面条件不好,除了一张床和旧桌子,没有什么家用电器,还有就是当年放录相的设备。”

王桥上前敲了门,无人回应。他回头望着杜建国道:“你确定还在家?”杜建国道:“应该在这里,他爸来找他时,还是我带的路。”

王桥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里面响动,听到有“踢踏”的声音,就用力拍打铁门,道:“青皮,是我和胖墩,苟日的,开门。”

拍了几下,门终于打开了。赵波往日最有代表性的光头变成乱糟糟的鸡窝头发,由于多日未洗,板结成束。屋内随便扔着十来个方便面桶,散发着一种难闻味道。王桥在这一段时间忙于城关镇工作,很少与赵波联系,确实无法理解短短的一段时间为什么他会有这种惊人变化,问道:“怎么回事,你不是在闭关复习,准备参加司法考试吗?”

赵波道:“我就是在闭关。”

王桥道:“闭关不是关监狱,你这个状态有问题。”

赵波垂头丧气地坐在一张用胶布缠着脚的藤椅上,竭力用无所谓的态度道:“我的状态有什么问题,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王桥在屋里走了一圈,到里屋将窗子打开,让空气对流,带走屋内臭气和浊气。

杜建国依着刚才路上商量的计划,直指问题核心,道:“是不是苏三妹结婚的事情刺激了你。”

赵波如斗鸡一般,猛然间就发作了,道:“屁话,苏三妹结婚管我什么事情,她是哪年哪月的人,与我没有关系。”

话虽然哪此说,可是激烈的情绪出卖了其内心真实想法。王桥来到了赵波身边,道:“吴培到国外,给你联系没有?她既然要走,你何必留恋。”

赵波胸口起伏着。很不友善地道:“你们两人是不是故意刺激我,有事说事,没事走人。”

王桥就瞪着赵波。赵波不服,也瞪着王桥。突然。王桥没有任何征兆地挥出一拳,这是惯常使用的胃锤,而且一点没有留情,不等赵波倒下,第二个胃锤又打了出去。赵波这一段时间生活极无规律。天天吃方便面,营养完全跟不上,身体虚弱得很,被这两拳重击之后,痛得卷缩在地上,鼻涕和眼泪齐飞。

王桥没有给赵波以喘息之机,拖着其衣领就朝卫生间走。赵波双腿不停乱蹬,叫道:“放开我。”王桥断喝道:“胖墩把外面门关了,今天要给青皮一点教训,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王桥将赵波拖到了卫生间,打开喷头,劈头盖脸地对着赵波一阵乱喷。按照王桥的想法,不管热水冷水,先把赵波淋清醒再说。喷头出水后,热水器发出了响动,不一会就冒出了热水。

“烫。”赵波坐在地上吼。

王桥将喷头移开,调了水温。继续朝着赵波一阵乱喷。

持续淋了几分钟,赵波完全变成了落汤鸡,头发贴在头上。

王桥这才作罢,将喷头丢在一边。道:“青皮,自己洗个澡,等会我们一起出去,先把头发剪了再说。你这种做法不是男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自己折磨自己算什么事。”

杜建国和王桥不给赵波说话机会。离开了卫生间,将门关上,等着赵波在里面冲澡。杜建国道:“蛮哥,我们的动作也太生猛了,我怕赵波接受不了。”

王桥道:“不用霹雳手段不显菩萨手肠,不给他来一个当头棒喝,轻言细语地劝说,没有效果,赵波这人是个情种,四年前就为了苏三妹搞过一次,如今苏三妹结婚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他还是无法摆脱。值得庆幸的是他没有喝酒,满屋子没有酒瓶,从这一点来说也不太严重。”

杜建国道:“你观察得挺细。”

王桥道:“上一次为了苏三妹醉酒,我印象太深。”

两人议论了一会,赵波赤裸裸地走了出来,苦着脸道:“蛮哥,你到农村工作变成暴力狂,下手这么重,刚才我都吐了。”

王桥笑眯眯地道:“快去换衣服,我们等会找理发馆,把头发剪了。”

被打了一顿,又被迫洗了澡,换了衣服的赵波看起来顺眼得多了。只是脸色苍白,头发凌乱,与英气勃勃的王桥和红光满面的胖墩相比,反差格外显眼。

春节期间各行各业多半歇业,找遍东城,最后在一个偏僻小巷里找到一个路边摊子,一个接近七十岁的老头穿着肮脏衣服,坐在风中等生意。王桥上前道:“会不会刮光头?”老头振作精神,露出职业骄傲,道:“家传手艺。”王桥又问:“工具有没有消毒,会不会伤了头皮?”老头继续昂着下巴,道:“家传手艺。”王桥道:“就是他了。”

赵波坐在路边椅子上,披了一条传统黑色披子,显得十分可笑。老头拿着锋利的刀子在乱刀布上利索了刮了数下,然后就开始在赵波乱头发上作业。

随着头发随风飘落,赵波又惭惭露出了青皮本色。等到了一颗头又锃亮时,赵波又变成了青皮,只是脸色苍白、面容削瘦。

理头发时,王桥接到了姐姐王晓电话。

赵波离了头发后,三人一起到老味道餐馆去吃饭。

杜敏见到故人,热情地笑道:“胖墩,你还是这么胖,夫人怎么没有一起来。青皮,你的头真亮,怎么脸色不好,等会喝两杯就好了。”

二楼,王桥见到了父母、姐姐以及林海。

王晓道:“等会张爷爷一家人都要来,专门吃昌东菜。”王桥低声道:“假期不多了,什么时候到广南,我觉得应该去一次。”

(第三百四十章)(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更新太慢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