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号外】静州往事关于各女主角结局

上一章: 下一章:

随着静州往事故事的发展 男女主角个人人等你方唱罢我登场 扣人心弦 无奈小桥更的太慢 心急的书友已经开始开始撰写书评 天马行空般分析故事的情节、人物、剧情 小编搜集了一些精彩的书评 供各位看官观瞻


静州往事关于各女主角结局

张晓娅—— 楔子里注明了 女一号 和侯海洋(王桥)夫妻关系有证滴 又是王桥人生官途转折点的标志 背后家族又是王桥的靠山 不管主角顺风逆风都陪在主角身边 看着王桥成长 见证一个政治新星的崛起 我想大多观众不太关注她 目前小桥文下的她就像一碗水平淡无奇 但是润物细无声啊 生活就是这样~ 平淡是福

吕琪—— 写到现在吕琪还没有男朋友但是有孩子了看来是王桥的 吕琪爱着王桥 但是她比较冷静知道现实的残酷(是个听父母话的孩子)我想后边王桥做大了 有些人坐不住怕王桥秋后算账 很可能是牛清德牛清扬暗算王桥 王桥官越做越大 吕琪父亲见了他也要喊领导 提升吕琪父亲官位 斩掉牛清扬牛清德。 王桥的一路走来 吕琪父亲是看在眼的 由最初的敌意变成欣赏王桥 吕琪很可能一直单身(说王桥的情妇也尚可) 毕竟有孩子了 孩子跟了吕姓 父亲也就不追究了 毕竟女婿都是领导了 自己还有个孙子静州往事最新章节

吕一帆—— 吕的性格我特喜欢 大大咧咧 爱干敢恨 有主见 不过父母身体不好 还有个弟弟 不得不向社会妥协嫁了有钱人照顾家人。 我想后边应该王桥官做大了 吕一帆有了自己的企业 没有了家庭负担 现任丈夫又有小三 于是吕一帆离婚了没有孩子 王桥给吕的助力很大 吕的公司十几年后成为500强企业 成功国外上市 吕移民到美国 并育有1男一女2个孩子 俩个孩子姓(王) 吕找国内某王姓人结婚 1年后协议离婚 给了王姓一笔财产(就是个托 为了让双胞胎孩子姓王) 孩子是王桥的 吕一帆的形象有点像 官路风流里的李晶

李咏宁—— 过渡的女角色 她爱王桥不过她更需要对家庭负责 因为家庭的政治需求 不得不联姻 可以同富贵但不能共患难 现实中这种角色也很多 现实很残酷 结婚需谨慎

晏琳—— 我最爱的女角色 纯真美好的青春在学校陪(侯海洋)王桥度过 女人最珍贵的第一次也给了王桥。但是由于她有完美主义情节 而离开王桥 桥局说了 晏琳后边还有很多戏 是贯穿全书的重要角色 注意是角色并非女主角, 桥局也说了 静州往事和官路的故事线有差别的 我想最后 晏琳父亲身居高位实权的一把手 王桥后边和晏琳还有激情戏 不过随着张晓娅和王桥领证 晏琳又侧面了解到王桥还有其他女人 并且有了孩子 心灰意冷 于是听了父亲的安排 政治联姻 与他人结婚(我想桥局如果这么安排多伤粉丝的心啊 最好独身去国外定居 王桥去国外考察意外遇见了 于是嘻嘻哈哈嘿嘿 你们懂的)

官路风流 我追了几年一直没放弃 侯卫东还是很正直的 整顿茂云时 最后还是得罪了祝炎 李晶哭着求侯卫东别追查矿山的事并以暴漏孩子为要挟 心灰意冷的侯卫东不听李晶哀求 还是冒着政治生命危险 揭开了茂云的黑云 祝炎提前结束政治生涯回家养老 张木山被捕 李晶逃往国外 侯卫东也因为私生活混乱而身退2线 张小佳父母知道侯卫东还有其他女人和孩子在家里指着侯卫东大骂 张小佳仕途一路直上 因为侯卫东仕途受挫 张小佳和市委一把手有了关系 被侯卫东知道 于是俩人离婚了 女儿慧慧归张小佳带 侯卫东看透人生百态决定辞职 此时郭兰怀孕了 于是和郭兰领了证 又把很多政治资源给了候海洋(王桥) 需要他可以延续侯卫东的政治理想 为人民做实事 。安排妥当就和郭兰飞往国外定居

不管是侯卫东还是王桥希望结局桥局写的别太虐 毕竟现实已经很残酷 希望在书的海洋里找一些温暖与慰藉。


政绩之上 硬件未满

政绩,向来是决定一个官员是否升迁的硬指标,也是考核官员的主要内容,硬件建设不但的一个地方的政fǔ的政绩体现,也是一个官员为官一任的政绩体现 。所以,上上下下的官员都在抓硬件。

抓硬件,没有社会资源不行,鲍志刚为官二十年了,他就一直没离开过阆诸,从市政fǔ一名普通的干事做起,一步一步到了如今市长这个位置,以前没有实权,加之他生‘性’耿直,不愿随‘波’逐流,所以从来都没有刻意去经营他的官场生意经,他不像彭长宜和江帆经历了那么多的地方,并且没到一处还都建立了自己的人脉关系,不说别的,就说一个从前省报的小记者,现在都能给彭长宜带来外国企业的投资,更不用说他岳父的关系了。所以说,官场,是最不该有耿直、孤傲的地方,是最不能保持本‘色’、特立独行的地方!官场,应该是一个“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地方,是最需要大处小处留心的地方,玩得好,就风生水起,玩得不好,就被淘汰,要不就被边缘化。

明白了这个道理,鲍志刚最近就有意识地结‘交’各界人士,就连他去外地招商引资只有一面之‘交’的人,他都有意识地跟这个人保持联系,说不定就会碰到一个有用的,彭长宜不就是这样做人的吗?一个普普通通年龄又老的司机他都能用上十多年,就连乡政fǔ一个看大‘门’的人,最后都为他所用。当然,这个看大‘门’的人不是简单人物,是省委组织部长的生死之‘交’,这等运气不是凡人都能遇到的,就是遇到了,如果没有慧根的人,都很难起到作用。

不得不说江帆和彭长宜都是运气好的人,江帆跟樊文良共事、上中央党校期间得到袁其仆的欣赏,支边时又意外跟袁其仆做了上下级,而且就地得到提拔,不然他不可能回来就能当阆诸市长,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袁其仆和省长袁锦城居然是没出五福的堂兄弟;彭长宜更是好运气,在三源任职期间,他非常善于利用曾经在老区战斗生活过的老革命家们的资源,干出了耀眼的政绩,得到晋升,同样,他仰仗樊文良,一路升迁,找了个北京教授的‘女’儿,带来了一个大的投资项目,甚至又引来了一个在全省都挂上号的国外大企业……

要知道,不是什么人都能有他们这样的运气和机遇的,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抓住这样的运气,这和他们对人、对事业的真诚有关,所以鲍志刚要向他们学习,学习他们的为人处世的方式,学习他们巧干事、会干事的本领,这一点,不学不行。

努力改变自己过去清高、耿直的形象,尽管没有显眼的政绩,但力求在工作少失误或者不失误,哪怕没有大的政绩,但是不被人民反对、不被人民唾弃、不让政敌抓不住把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好市长他还是有信心的。做一个无公害的人,这是鲍志刚给自己的当下定位。当然,他也不是凡人,对功名的追求也是有的,于是,他也加紧了跟上级的联系。

最近,他就有意识地加强了跟黄副省长的联系。

奠基仪式风‘波’的第二天,鲍志刚就去了省里,面向黄副省长做了检讨,说出现这样的事,是他对问题估计不足,工作做得不细,等等,说了一堆检讨的话后,黄副省长问道:“这个工作不是彭长宜一直在抓吗,你检讨什么呀?”

鲍志刚尴尬地说道:“与我有责任,与我有责任……”

检讨完后,他跟黄副省长汇报了阆诸市政fǔ在今年招商引资工作上一些政策的调整,希望黄副省长能继续垂青阆诸,给阆诸更多的项目。

黄副省长原来是省政fǔ分管工业的副省长,后来原常委副省长调走后,他和主管农林水电的曹副省长竞争,最终工业副省长上位,接任了常务副省长,应该说,他手里应该是有资源的。

黄副省长安慰鲍志刚,说阆诸这两年发展太快了,新上的大项目在全省都是排在前三四名的,而且经济指标增长迅速,相当于阆诸过去七八年的总和,未来两年会更加凸显,劝他不要急,不要一口吃个胖子。

也许,鲍志刚自己都没料到,棉纺厂工人‘骚’‘乱’平息后的几天里,关于‘骚’‘乱’的各种传闻甚嚣尘上。

有的说,彭长宜有意出市长鲍志刚的丑,故意煽动工人闹事,本来可以防微杜渐,他却暗中鼓动工人闹事,然后又充当好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平息了风‘波’;也有的说,彭长宜早就知道会有那场风‘波’,但因为他不在现场,没有及时跟市委沟通这个情况,以至于让几位市领导陷入工人的包围之中,被堵长达三个多小时;还有人说,市委副书记殷家实给公安局打电话,要出动警力支援,但是彭长宜仗着跟局长的关系,硬是不让出动警力,险些酿成大祸……

更有甚者,直接到江帆那里告彭长宜的状,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殷家实。

丁一身体不好,江帆这两天也心神不宁。‘骚’‘乱’发生的第二天,他回到机关,鲍志刚去了省里,他就叫来了秘书长肖爱国,询问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肖爱国跟江帆还没叙述完,殷家实就进来了。

殷家实进来后,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不说。

肖爱国一看,就跟江帆说:“殷书记你们先谈,我一会再来。”

肖爱国走后,江帆就看着殷家实问道:“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谁惹着你了?”

殷家实不含糊,直接说道:“彭长宜。”

江帆就是一愣,说道:“长宜?他怎么惹着你了?”

殷家实说:“这口气,我憋了一天一夜了,今天再见不着你江书记,我就会去北京找你……”

于是,他就把怎么给褚小强打电话,褚小强怎么不出动警力的经过说了一遍。

江帆听完后,说道:“这个,和长宜有什么关系?”

殷家实说:“当然有关系了,事情平息之后,我晚上用电话跟褚局就这件事‘交’换了一下意见,他说,他觉着出动警力干预有些不妥,就打电话征求了一下彭市长的意见,因为彭市长了解情况,所以才没出动警力。显然,断我后路的是彭长宜,是他不让出动警力的,我想跟书记你说的是,我好歹也是个副书记,市委三把手,居然说话不管用,甚至连个公安局长都调动不了!我感到憋屈,何况,也不是为了我个人,是当时局势的需要,而且还有外国人在现场,您想想,如果这点事我堂堂一个副书记都办不了,以后谁还会听我的调遣!”

江帆点点头,没往深了说,只是问道:“长宜不让出动警力的理由是什么?”

殷家实看着江帆,问道:“他没跟你汇报?”

江帆脸上的表情立刻严肃起来,他说:“老殷啊,小丁身体不好,我昨天一早就带她去了我妹妹的医院,不瞒你说,别说是彭长宜,就是这件事的发生我也是刚刚知道,老肖正在跟我汇报,还没说完,你就来了。长宜他们知道我去北京的事,从昨天到现在谁都没给我打电话说这事,信不信由你。”

殷家实当然不会相信江帆的话,但他又不能在这个问题上究细,就说道:“是啊,我昨天也是听说你带小丁去北京看病去了,所以就没给你打电话,今天看见你的车在,才过来跟你汇报这事。”

江帆又听殷家实复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后,说道:“这样,改天我们召开一次民主生活会,大家就这件事‘交’换一下意见,你看好吗?”

殷家实说:“太好了,我为什么不在背后说这话,而是要在你这个一把手面前说,就是这个原因。在你目前,我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出来,总比在背后瞎议论强吧。”

江帆笑了,说道:“你做得对,也是我们党‘性’原则要求我们这样做,有不同的意见,在正当的公开场合下讲明白。”

又过了三四天,彭长宜跟叶桐和史密斯一起,妥善协调了工人提出的新条件后,才有了喘息之机,他就接到了下午四点召开民主生活会的通知。

‘骚’‘乱’平息后的这几天里,彭长宜太忙了,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棉纺二厂董福生的家里度过的,这里当做了他的临时办公室,他在这里,完成了工人和辉威公司的所有谈判,正式签订了协议,所有的问题尘埃落定后,他才松了一口气。

江帆为了让他安心工作,没有将殷家实反应他的问题告诉他,他不告诉彭长宜的理由是,尽管他们关系不错,但也有一定的纪律约束,再有,他也不想分他的心,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出于对彭长宜的信任。他相信彭长宜不是那种于大局不顾,故意要鲍志刚和殷家实好看的人,他不让出动警力干预,肯定有他的道理,事实证明,彭长宜的做法是正确的。另外,既然决定要召开民主生活会,这些问题就要在会上公开说,如果提前跟彭长宜通了气,他就会有所准备,无论是神态表情还是眼神语气里就能发现,那样也容易被殷家实诟病,会感到他这个书记当得不公正。


邱洪与王桥后续猜测

邱洪在王桥的多次帮助下事业有了飞升,后面估计与王桥之间的戏份会越来越多,其人如何呢,作者在书中介绍甚少,脑补后简单分析一下。

邱洪与王桥在处理垃圾场事件中相识,后来见过几次面喝过几次酒,给人的感觉邱洪处事比较谨慎,在地位比自己高的王桥面前有点唯唯诺诺的感觉,这对于刚入官场的新人来说,也算是个正常的表现。不过在最新的一章中,邱洪的表现有了点变化,王桥也有点感觉出来了(“想到这里的时候,王桥心里有轻微的不舒服。邱洪考调到宣传部,笔试是凭着本事,但是面试却是自己托雷成打过招呼的。在春节期间邱洪连个电话都没有打,似乎也有点薄情了。”),不过王桥控制住了 自己的情绪,毕竟以后邱洪对王桥还是非常有用的。

邱洪这里的解释,书中这么说“这事如一道雷,劈在了邱洪头上。他在春节期间曾经多次想到王桥家里走一走,由于他难得回家一次,又想到王桥比自己还要晚一年毕业,便有所懈怠,一直没有过来。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人生两次关键性转变都与王桥有关。随即又想到王桥既然能在邓书记面前推荐自己,两人关系肯定不一般。他不禁为自己的懒惰而感到后悔。”

从好的一方面想,邱洪此人的情商也太低了点,春节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即便你不去拜访王桥,好歹打个电话拜个年也是好的啊,无声无息了,这不仅仅是懒惰的问题了,关键在于没有用心啊。而王桥春节在干什么,大部分时间都用在走关系上,连老宋这种说好了不走动的,还主动去拜访了一下,可见王桥和邱洪在处理人际关系上的差距。做秘书处理好不同人的关系是主要能力,邱洪能否胜任邓书记的秘书一职让人担心。

从坏的一方面想,邱洪现在到了市委宣传部,眼界变了,虽然王桥在大镇当镇长,但镇长估计对市委宣传部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了,因此潜意识里就开始懈怠了王桥。当王桥告诉他,秘书一职也王推荐的时候,他最后悔不是对王桥的懈怠,而是没有发现王桥与上层官场有这么强的关系网,为这个而感到后悔,所以王桥推荐了邱洪,如果最后邱洪上位了,是否会是王桥的助力还是很难说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3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胡说八道

  2. 匿名说道:

    张晓佳出轨,呵呵,绝对不是小桥的笔风,郭兰不会转正,小桥不会冒天下这大不违
    猴子跟海洋都是写实,不会太离谱;最最关键的,因为男女关系猴子下马,呵呵,真敢编……小桥笔下的猴子海洋之所以受欢迎不是因为做官多顺为民做主,主要是因为真情真意,败给政治我同意,输给女人,不可能

  3. 匿名说道:

    而且小桥亲口驳斥过张小佳出轨的观点,绝对不可能……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