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一章 他乡明月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章 他乡明月

夜晚9点钟以后,Moon bar的顾客开始多了起来,这间新开在法拉盛最繁华夜市区的酒吧,是秋云最喜欢光顾的华人酒吧。

酒吧有两层,一层充满复古装饰,墙壁都刷成暗红色,配合着五颜六色的旋转闪烁灯光,迷离荒诞;二层是清吧,有单人台座也有双人对坐沙发,只在台子中间搭配一盏半橙黄的灯,最适宜单身男女独坐享受安静的味道。

酒吧里不仅供应各种酒,还提供果汁、咖啡和红茶。

没有各种酷炫的表演,也没有带着吵闹的各种娱乐体育比赛直播,酒吧还带餐吧的功能,疲劳一整天的朋友坐下来,可以小声的吃饭聊天,整个酒吧洋溢着一种安静的氛围,故而来此的多是三十岁左右的大龄上班族。

秋云坐在二楼一处角落里,视线穿过透明的玻璃隔板看到一层三两都市男女走来走去,眼睛全是飘忽的欲望,空气中荡漾着backstreet boys的《shape of my heart》,声音低沉忧郁。秋云想着工作的事情,心情带着烦躁。

2001年以后,随着科技股泡沫的破灭,大批互联网公司破产,同时受到波及的还有华尔街大量的投资基金公司和银行。

秋云所在的这家投资公司虽然只有一小部分投资在网络科技方向,依然挡不住公司破产大潮的冲击,整个上半年人心惶惶的状态中,已经连续两次裁员,在接下来的措施里,还有第三次,这就是行业的残酷性,只要是保得住整体,老板从不介意牺牲任何一个人,哪怕很有价值。

况且,和多数白人老员工比起来,黄皮肤的亚洲人不管如何努力都是难以融入这个群里的主流之中的,在这个陌生的国家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随时可以被拿来牺牲的物品。

服务生从楼梯上来,把咖啡放在台子上,却并没有走开,秋云奇怪的转过头,惊讶道:“怎么是你?”

***

张晓兵身材偏柔弱,一米七出头,精瘦,皮肤白皙,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很是斯文。他和秋云是茂东一中的同学,各自考了不同的大学,研二的时候,却意外偶遇,并悄悄喜欢上了这个冷傲成熟的女孩子。尽管对方多次表示过他不是对方喜欢的类型,可是心里始终放不下,他相信坚持就是胜利,就像当年爷爷一样,像一个男子汉一样勇敢的锲而不舍。

所以这些年,从厦门追到茂东,从茂东追到纽约,心里只存在一个信念,只要对方没结婚自己就有机会,就算是对方结婚了又如何,不是有句老话说:只要锄头轮得好,谁的墙角挖不到。

他在秋云对面坐下来,笑嘻嘻道:“没想到吧?我在这里做服务生,挣点生活费。”

秋云是绝不会相信这个话的,说道:“骗鬼呢?你别这样好不好,我不是跟你说的很清楚了吗?我—不—喜—欢—你。”

张晓兵脸上没有一点生气,反而说道:“我知道啊,可是我喜欢你,所以只要你一天没结婚,我就有机会。”

秋云本来脸色不好看,沉着的脸几乎滴下水来:“张晓兵,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你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

张晓兵一看情况不妙,晓得这个举动冲动了些:“你别生气,就当我是服务员好了,看你今天脸色不太好啊?”

秋云没有说话,别过脸看着另一个角落里两个男女亲昵的动作,心里不由得触动了最遥远的神经,她像是对自己说又像是回答:“男人痴一时迷,女人痴无药医,不管一个人跑多远,想忘记一个人真的很难。”

张晓兵说道:“男人痴心起来,一点都不比女人少多少。”

这句话说完,秋云并没有什么反应,甚至眼神里都是另外的东西,他尴尬地站起来,说道:“你慢慢喝,走的时候喊我,我送你。”

***

时间过得很快,秋云喝完一杯咖啡,抓起包包顺着楼梯下楼。正是酒吧最忙碌的时候,秋云扫了一圈没看到老板的身影,也没有看到张晓兵,索性一个人出了门。

已经是七月中旬,空气里涌动着灼人的热浪,秋云住的地方离此不远,便慢慢地踱步前行,一辆出租车甩了一个尾巴停下来,探出一个黑人小伙子,喊道:“taxi!”

秋云摆了摆手,拒绝了小伙子的热情,换来了一句“fuck”和汽车转向的摩擦噪音,她知道,本地的治安最近都不太好,经常有墨西哥或是西班牙人半夜抢劫,黑人倒是不多,但一个人走在路上,还是有些忐忑,暗暗后悔没有叫上张晓兵了。

Moon bar到自己住的地方要转过两个街道,有一条垃圾巷子可以就近穿过去,秋云犹豫着还是走了大路,夜晚的盛夏还是有些威风拂面,整个街道并不昏暗,反而除了五颜六色的街灯外,还有一轮圆月挂在中天,秋云心里藏着事情脚下略略加了速度。

正低头走着,对面走来一个白人,穿一件黑色T恤,看起来有些邋遢,秋云赶紧岔开路,不料就在交错而过的时候,邋遢白人猛地扑向秋云,一把抓过秋云手中的包包就跑,秋云先是震惊,之后就是一声尖锐的叫声,下意识追着白人而去,两人一跑一追,就进了最近的垃圾巷子里。

这条垃圾巷子是附近收取生活垃圾的临时堆放点,同时也是各种流浪汉的天堂,经常在白天见到翻找垃圾的各类肤色的人,晚上还有睡在这里的流浪汉。秋云意识到自己追到了这里,赶紧朝着回路跑,可是却发现两个路口都有人挡住了去路,她的心蹦蹦直跳,第一反应就是大声呼喊救命。

两个人慢慢靠近,秋云做出防范的姿势,此时她唯一期盼的就是有奇迹发生,她倒是学过一些防身的武术,但面对两个人高马大的白人,她知道没有什么用处。就在两个人渐渐逼近的时候,巷子的一头忽然响起了刹车声,老远就听到呼喊秋云的声音,声音里还带着急切。这时候两个白人互相忘了一眼,又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女子,颇有些不甘心的从另一边跑掉了。

声音是张晓兵的,等他发现秋云离开的时候,他赶紧开车追赶,幸亏距离不远,又隐隐听到了秋云的救命声,所以才能第一时间赶到。

秋云瘫坐在地上,呜呜地哭着,越哭越伤心,张晓兵陪在边上不断地安慰,最后干脆双手抱起秋云来放到自己车上。他完全理解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身在异国他乡的无助,所以无数次里他都默默地作为一个影子生活在秋云的身边,在平时他看到的都是这个女孩子的坚强,不管是多么难搞的项目只要到了她的手里就能很圆满的完成。她从没有像今天一样露出脆弱的一面,脆弱的让他有些手足无措。此刻他愿意为了她,永远守护着她,等待有一天这个女孩子的回心转意,他觉得这一切等待都是值得的。

***

车停在秋云楼下,她从车里下来的时候,已经抹干净了眼泪,尽管眼睛还是有些红红的。

“今天,谢谢你。”她第一次真诚地感谢这个男人。

张晓兵有些不放心地说道:“我送你上去?”

秋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不用了,你早点回去吧,太晚了。”

“包里有没有贵重的东西?要不要报警?”

“没什么,我……改天请你吃饭吧?”秋云想了想,说出来却退了一步。

张晓兵笑了,道:“那可说定了,我等你电话。”说完还摆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你上去吧,我看着你进了屋子才放心。”

等秋云进了楼,张晓兵看到秋云住的房间亮起了灯光,这才舒了一口气,暗暗在心里给自己一个鼓励:加油。

秋云的房间里,摆设还是相当的简单,一张床、一个书架还有一个书桌,桌子上有一个台式电脑,旁边放着一个红色的座机电话。

她坐在书桌前,怔怔地望着窗外,张晓兵早就走了,她至今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说起过自己曾经的那段感情,但却永远难以忘记,不仅镌刻在生命之中,而且有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想起这些,她在心里更加的怨恨那个莫名其妙一般消失了的男人,如果怨恨也是一种爱,那可真是爱的刻骨铭心了。

今天是月圆之夜,按照老家的传统,应该是鬼节了。她抓起电话,拨通了跨越一个大洲和一个大洋的电话,隔了很久,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温和的中年女人的声音:“是小云吗?还没睡?”

“妈,家里还好吗?”

“都好,你怎么样,工作如何?”

“都挺好的。”

“我爸呢?”

“他现在是大忙人,一天到晚都见不到人。”

家常很快唠完,双方一阵沉默,还是秋云先开口道:“蛮蛮在吗?”

“她在院子里和其他娃娃玩呢。”听到那边在喊人的声音,秋云知道,那是在喊孩子回家。

电话那边声音响起来:“在那边,有没有看上的男孩子?”

“没有。”

“我跟你说啊,还记得你康琏伯伯吗?他家两个娃娃都在美国呢,那个小儿子叫做康亮,前两年回来过,人还不错,有时间你们要多联系知道吗?毕竟国外不比国内,什么事情我们也帮不上……”

听着母亲熟悉的唠叨,秋云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这多愁善感的性格看来是改不了了。她按住话筒,呼吸了一口气,才说道:“我知道了。”

她听到那边开门的声音,然后是小娃娃和大人的对话声,再等一会儿,电话里传来了一个脆生生的童音:“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秋云此时心里真的好痛,在这个痛苦里隐隐渗透出另一种快乐,这是曾经的两个人相爱的结晶,不管自己在心里多么的痛恨那个人,但是对于这个孩子,她还是愿意付出她所有的爱,此时此刻,她有太多的话不能说出口,而真正出口的,到最后化作了一句:“蛮蛮,妈妈很快就回家了,平时不要调皮,听奶奶的话知道吗?”

蛮蛮听到妈妈要回家,快活的冲着电话喊道:“奶奶说,再过两个月我要上小学,你能回来送我上学呀?”

“能,妈妈一定尽力赶回来送你上学。”

……

作者有话说:

1.原来承诺过写,可是真正写起来和原来人物衔接却出现很多问题,侯海洋中的秋云和静州往事中的吕琪,在很多地方有偏差。还有其他人物,多多少少不太一样,我之后写的还会出现侯卫东里面的人物,也会出现一些时间和年龄上的偏差,大家不必太纠结,我这里主要的参照对象是书籍《侯海洋》至于静州往事对于原来人物的刻画,会有出入,大家谅解。

2.本人不是专业写小说的,也不以此为生,之所以想写,完全抱着喜爱的心态来补足心中对于书中人物的发展,文笔和情节方面多少不会太令人满意,大家喜欢的就点个赞,不喜欢的就走开好了,不强求非看不可。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