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章 往事成城

上一章: 下一章:

蛮蛮轻轻地放好电话,从椅子上跪着退下来,拉着赵艺的手高兴的说:“妈妈说,要送我去学校,奶奶,妈妈能回来吗?”

赵艺抚着孩子的头,望着两根红绸条扎起的羊角辫,若有所思地笑道:“能,妈妈一定会回来的。出去和小朋友们玩吧,一会儿记得回来吃饭。”

看着外孙女蹦蹦跳跳出门,她脸上的笑容也慢慢隐去。女儿的电话让赵艺心中泛起波澜,那些深埋在脑海中的记忆一点一滴的涌动,女儿心中的痛苦她感同身受,原本也许会有更好的结局,可是却因为当初那些难以言说的狭隘思维,把最亲爱女儿的幸福越推越远,她明白作为父母,他们是有责任的,可是也正是彼此的倔强,让这种愧疚难以宣之于口,最终走到难以面对,女儿也许还在责怪他们吧。

赵艺叹了口气,还是老话儿说的好啊,儿女都是前世的冤家。

时间已是正午,赵艺把电饭煲插上电,在上面一层放上切好的香肠,然后才把新鲜的西红柿和黄瓜洗干净放在一边,在电磁炉上烧上热水。

听到防盗门响动,她用围裙擦了手,走到客厅才看到穿着警服的秋忠勇一脸的疲惫,关心地问道:“怎么又是一晚上,局里有新案子?”

秋忠勇拿着毛巾擦了把脸,又把身上的臭汗擦了擦,放下毛巾道:“是啊,经济年年发展,犯罪率也年年攀升……,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怎么了,家里有事吗?”

“小云来电话了。”赵艺试探着看丈夫的脸色。

“哦,”秋忠勇脸上没有什么变化,平静地问道:“有说什么吗?”

“就是问家里好,还刻意问了你。我觉得小云在外面过得不好,你说一个女孩子,无依无靠的……”说着说着赵艺眼泪就落下来。

“好了,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你说诸凡多好的一个小伙子,论相貌品行哪样不比那个侯海洋好,关键是人家并不嫌弃她,你知道的,未婚先孕,说出来我这脸都臊得慌。”秋忠勇说起这事气不打一出来,“没想到,结婚三个月,离了。没有跟家里任何人商量,你说我气不气?”

“哎,秋云随你,都是犟拐拐,有事都藏在心里,她心里面还是有侯海洋。”赵艺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可惜。

“别跟我提侯海洋,我难道没有找过?可当时你也知道,都四个月了,侯海洋没有踪影,诸凡又那么照顾秋云,这事情能等吗,再说当初也没有谁逼着小云结婚吧,是她坚决放弃的。”秋忠勇说完觉得话可能重了些,转圜了一丝语气:“不过也怪我,没想到那个付红兵,早知道这小子就在茂东一中,绑也得绑来。”

赵艺也有些自责:“也怪我,早点没有发现小云的异常,等发现却晚了,孩子打也打不得。说起来,都是这侯海洋造的孽,可怜我的小云了。”

隔了好一会儿,秋忠勇才说道:“也不能完全责怪孩子们,当初我是应该把侯海洋的情况告诉小云的,原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没想到事情却会成那样。不过你嘴巴可要严实点,不管谁问起来,蛮蛮都是诸凡和小云的孩子,诸凡是入赘的,我们就是孩子的爷爷奶奶。”

赵艺说道:“不用你说,我懂得,你什么时候见我亏待过孩子。”

***

挂掉电话以后,秋云打开电脑,打开桌面上一个标记着“蛮蛮”的文件夹,里面是蛮蛮一到七岁的照片,秋云一个个打开,往事也一幕幕的浮现于眼前。

经过那次痛苦的新乡之旅,秋云下定决心忘记侯海洋,她重新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即将开始的新生活中,可是命运偏偏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她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按照时间推断,应该是那次墙外的冲动造成的。

她最开始是恐惧,然后开始纠结,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到侯海洋然后告诉他,可是侯海洋就像是空气一样,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她开始赌气,在心里告诉自己,侯海洋早就移情别恋了,他已经变心了,难道要靠一个孩子拴住男人的心吗?

她不敢告诉父母,难以想象把名誉看的重于生命的父亲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第一次去医院,是卓枚陪着她,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可靠的朋友,可是光是咨询就把她吓到了,医院告诉他,堕胎的危险很大,很多人会因此造成不孕不育和自然流产,等年纪大了还会有各种妇科疾病,况且不管怎么样,孩子总是无辜的。

最后一句话打动了她,孩子是无辜的,她想了很长时间,最后决定把孩子生下来。于是,接下来她瞒着家里办了休学,躲在岭西一处出租屋里,最开始只有卓枚知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天打开门,进来的却是许久没有见到的诸凡。

诸凡是她的大学同学,家里是农村的,但人长得很帅,曾是学生会的副主席,追求过自己,可是因为父亲当时的问题最终不了了之。这次,诸凡的到来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在两个人结婚以前,诸凡在秋云的心里都是温柔礼貌尊重女性的好男人,最重要的是,他一点也不在乎自己曾经的过去和现在。

秋云的事情最终让家里知道了,那还是父亲到厦门出差,到学校一问才知道的,随后就是父亲四处寻找,最终顺藤摸瓜找到了秋云,也看到了照顾女儿的诸凡。父女之间第一次爆发了争吵,在争吵之中,她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嫁给诸凡,这个在她看来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可是,男人真的要结了婚,过了日子才真正看的清楚。对于这个男人,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按说她应该感谢他,在她最需要的时候给了她一份世俗的尊严,给了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分。可是,她真的爱不起来,她努力过,最终是没有用,她知道在对方的心里,自己也许是一样的,婚姻捆绑下的两个人,各自异梦。在父亲的人脉关系下,他在岭西得到了一份很体面的工作,对于分开这件事,她揽下了父母所有的责难,也算是报答了这份特别的照顾,没有亏欠没有负担。

她难以面对家里的任何人,那段时间她总觉得所有人都是针对她的,她和父母不断的吵架,抱着女儿一个人在屋里无助的伤心的哭泣,甚至她想到过死亡,可是还有一个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她不能自暴自弃。最终,在休学期结束以后,她硬生生地把孩子扔给父母,重新回到厦大读研。

也是因为这样的经历,让她全然放弃了对于男人的奢望,她又想起了有些斯文和阳光的张晓兵,心里不禁冷笑了一声,在她看来张晓兵的某些形象和诸凡还是有些相似,她不愿意再把心里的伤口撕开一次,索性用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傲包裹住自己,告诉那些肤浅的好色男人们,玫瑰有刺,非诚勿扰。

当然,张晓兵不应该归于肤浅和好色之列,可是谁又说得清楚,当真正得知自己结过婚有过孩子后,会不会还是现在这个一往情深的张晓兵呢。

男人最终都是靠不住的,只有我的蛮蛮,才会真的不离不弃。

等打开最后一个文件夹,竟发现是空的,才想起还没有收到今年蛮蛮的照片,不禁想起电话里答应孩子的事情,于是在心里告诉自己:三年了,应该回去看看了。

***

Moon bar一过12点,人少的多了,张晓兵站在吧台里,端详着一只高脚酒杯,对着光左看右看。

一个穿着时尚的中年女人从门外走进来,用眼睛打量了周围几眼,然后优雅地走到吧台边,坐下说道:“来杯苏格兰威士忌。”

张晓兵笑着把酒摆在女人面前,说道:“赵姐,事情办完了?”

被叫做赵姐的女人端起杯子抿了抿,缓缓说道:“那当然。说说你吧,和美女聊得如何?”

“嘿嘿,还不错。”张晓兵给自己倒了半杯红酒,冲着赵姐举了举:“感谢赵姐提供机会。”

“对了赵姐,你是怎么认识秋云的?”

“你赵姐我可是华商会的会员,华人圈特别是金融圈里,有几个不认识?”

张晓兵知道这话近乎敷衍,但确实知道这位赵姐倒是真的影响力不小,要不当初也不会拜托她寻找秋云的踪迹。可是,真正巧合的是,这间酒吧是赵姐的,而秋云又是这里的常客,那就不是认识能够解释的了。

他举起酒杯,一口喝干里面的红酒道:“赵姐一点都不耿直。”

赵姐半老徐娘,可是风情犹在,给了他一个含情脉脉的眼神,说道:“不花钱的酒,你倒是不心疼啊。没想到堂堂的张大炮的孙子,还出了个情种,行,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就跟你说说这其中的缘故。”

“早几年,我在国内的一个弟弟被人杀了,可是杀人犯迟迟没有受到惩罚,我就给当时的省委写了信,施加压力。后来,在一位刑警队长的侦破下,真正的凶手落网,我才知道差点冤枉了人。你知道这位刑警队长是谁?”

张晓兵当然马上想到了答案,但他并没有说出来。

赵姐接着道:“他就是秋忠勇,也就是秋云的父亲,我当时记住了这个名字,所以第一次见到秋云的时候,想起她也是岭西人,我便想到了秋忠勇,后来我暗中调查了一下,确实如此。所以说,这个世界很小,谁能想到地球另一端的两家人,会相遇在另一个遥远的国度呢?关键是——缘分。”

说完,赵姐又冲着张晓兵盈盈一笑,又喝了一小口,重复最后那两个字:“缘分。”

PS:看了一下上一章的回复,有人纠结孩子的问题,我自己的本意是,这篇外传是建立在有孩子这个事实之上的,秋云所经历的一切,也都是因为这个孩子开始,这是这个外传的由来。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没有孩子,也就没有了这篇外传,至于和原著在情节上有些小小的冲突,希望大家谅解,呵呵,外传嘛,总和正传有些区别的。

今天起来一看,竟然不上班,太高兴了,所以补了这一章,喜欢的顶一下,别给沉底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