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四章 硝烟过尽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章 硝烟过尽

真正的战争,没人能够窥其全貌,都不过是胜利者给他的信众构建一个正义战胜邪恶的故事,而对于战争的真实,我们只能从硝烟弥漫的战后场景中去脑补一个自认为合理的真相。不可否认的是,失败者会承受失败之外的更多责难,而胜利者虽然未必享受到直接的胜利果实,但仅仅胜利本身已经是一种人生莫大的荣誉,投行的规则向来如此,不论出身,只问成败。

两周,10个交易日,65个小时,3900分钟里面,秋云第一次感觉自己像一个将军,和她的战友一起吃一起睡一起战斗,其中数次争吵数度改变原有的既定策略,最终站在的胜利的一方,更准确的说是——惨胜。

韦德紧紧地握住她的手,猩红的双眼看不到疲倦,全是战斗后的兴奋,其他同事都快乐围坐在一起讨论着周末的休假。

“真没想到,黛西你原来还是一位隐藏的战术高手,真的是大开眼界,这一战必然成为华尔街新的经典战例。”这位理工男从未表现出对一个东方女性如此的兴趣,如果不是长期同事的了解,秋云还以为他只对数据模型和各种神秘莫测的曲线感兴趣。

“别这么说,没有大家的努力和对我的信任,还有你们执行部强大的执行力,任何策略都只是纸上谈兵的,再说我也是侥幸的,如果对方资金实力再强大一些,顶住我们的压力,后果真的不堪设想。”秋云一向以冷美人著称,对于实际的情况确实实话实说。

有一个刑警的父亲,那些尔虞我诈伎俩的洞彻和对于策略不可动摇的信念似乎与生俱来,这简直成了她能够一路走在越走越顺的两扇翅膀,这种天生的本领到了今天终于才和她的工作完美融合到了一起,这让她想起那个永远带着洞彻一切眼神的父亲,那个执拗的始终用他的方式来爱她的父亲,不论承不承认,父亲的基因不仅流淌在血液里,而且牢牢地隐藏在思想的最深处。

两人重新聊回到这次惊险曲折的战斗,每一个细节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跌宕起伏,韦德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他的各种天马行空的想象,秋云偶尔插嘴纠正他的一些异想天开的想法,经过这场肩并肩的战斗,两人都觉得受益匪浅。

此时的总指挥,项目部的琳达正在向福克斯汇报整体情况:“……总的来说,公司只剩下不到5%的股份,这次项目部和执行部配合的不错。但是,和我们一起跟进的两只资金大有问题,经过查证,这两股资金都来自中国,其中一只一开始就跑掉了,公司不仅有他们的眼线,而且对我们的计划了如指掌。”

福克斯拿起两个部门的名单,双手指着秋云的名字道:“你说,黛西有问题?”

“只是怀疑,但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这次公司的计划能够完成,黛西的功劳最大,所以……”琳达心里是十分欣赏这位东方姑娘的才华,否则也不会将这个重要项目交给她,但这次泄密事件导致的被动,又不得不把她和泄密事件联系起来。

“狡猾的豺狼和忠诚的猎狗,我们都需要,只是作为驾驭者,需要摆正他们的位置。先这样吧,没有证据,该奖励的还得奖励,执行部负责人不在,你一起拟个名单报上来。”说完这些,福克斯有些疲劳,他冲琳达摆了摆手。

走出福克斯的视线,琳达又恢复了她“铁娘子”的做派,踏着“哒哒哒”的高跟鞋昂首挺胸回到项目部,坐在办公桌前,她从一堆简历当中拿出秋云的,又仔细看了一遍,并对照三年来出色的公司考评表现,翻来覆去的琢磨其中每一个关键的地方:31岁,离异,父亲是刑警,有一个女儿,研究生毕业然后出国……,她眼睛最后落在简历表中秋云冷傲的寸照上,反复思索:三年里,她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当中,没有业余时间,没有感情生活,甚至是探亲和休假也从未主动提出过。从今天开始,一颗投资界的新星将冉冉升起,各大投行都会知道你的存在,你将不再一文不名……。然后她暗自笑笑,也让我看看,你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东方女人?

***

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

张晓兵心烦气躁的对坐在对面的宁浩吼道,引来海滩周围一些人的关注和窃窃私语。

这里是长岛的汉普顿斯,被称为“曼哈顿的后花园”,是夏季里有名的避暑胜地。

早在一周之前,宁浩把手中的股票全部抛光,在旧金山实在呆的无聊,趁着这次机会索性见识一下美国各地的风土人情,李晶和他的团队提前回国,就他一个人租了一辆二手越野,沿着80号公路一路穿行而过,着实过了一把公路片的大瘾。早已约好的张晓兵,来到长岛修整一下,没想到还要听没完没了的倾诉衷肠。

“男子汉大丈夫,遇到好女人就追呀,表白啊,对着我一大老爷们吼吼有什么用?”他也实在恨铁不成钢,张家和侯家关系密切,可是毕竟不在一起,志向也不同。在他看来,张家可都是敢想敢干的人,怎么到了第三代就基因突变了呢?

“唉,我都愁死了,宁哥你鬼点子多,你给我出出主意啊。”张晓兵已经有两周没有见到秋云,他把自己上次英雄救美的事情跟宁浩一说,信誓旦旦的言道:“那天我明明看着她进了房子的,可是第二天我再去,就没有见到人。两周了,一点消息的没有,赵姐那里也没有,要不是故意躲着我,就一定是出事了。”

“你连人家电话也没得,我能有什么办法,要不,你找纽约的警察报案?”宁浩舒服的躺在阴凉里,远处旖旎的比基尼风光都懒得瞧上一眼,闭着眼睛有些慵懒的说道。

“报案?没这么严重吧,我听说她们这一行经常出差,你说会不会是出差了。”

“啥工作啊,还有一下子出差两周的,一点消息都没有。”

“听说是个有名的基金公司,好像在中城那一块。”

“啥公司?”

“没打听到,不过赵姐应该知道,我打电话问问。”他拿出手机拨打过去,电话声音传来“嘟嘟嘟”地声音,没人接听,然后他再次拨通,这次响到第二遍的时候,终于听到有了声音,不过听起来有些奇怪,好像在吵架,赵姐嗓子有些嘶哑:“什么事?”

斟酌了一下语言,他问道:“赵姐,你知道秋云公司的名字和地址不?”

宁浩脑子忽的一震,眼睛奇怪的望向身边专心打电话的张晓兵。

“好好好,你短信息发给我,谢谢了。听着你声音,是不是感冒了,多注意休息啊,赵姐。就这样啊,挂了,改天请你吃饭。”张晓兵电话打完,走到近处,自我检讨道:“我怎么就没想到问一下她的公司呢?宁哥,我得马上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我这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宁浩奇怪的看着他,半天才问道:“你说那个女孩叫什么?”

“秋云啊,怎么了?”

***

刘建国像一头嗜血的狮子,比起两周以前,简直判若两人,全身散发着刺鼻的味道,站在赵嫣然面前,如同一个输光了所有筹码的赌徒。

是的,他的确是一个赌徒,只不过比赌徒更凄惨的是,这一次的豪赌,不仅让他身无分文,将十几年苦心经营的事业一朝丧尽,还倒亏他背后的一群合伙人一辈子都还不完的金钱。他不甘心,首先想到的就是给他提供了消息的赵嫣然。

这个婊子!

他心想,一定是她想陷害他,要不是那本笔记,他不会误判形势,本来他是三方之中筹码最少的一个,可是一天之后,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成了筹码第二的庄家,想跑也跑不掉了。

要不是那本笔记,坚定了他最后的信心,他怎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他捂着隐隐作痛的手掌,看着赵嫣然投射过来的仇恨的目光,感觉到如此的快意淋漓。

老子完了,都别想活。

这处赵嫣然隐蔽的私宅,是他早就探查好的,以为躲得隐蔽,还是没有逃出他的手掌。

“电话打完了,我们也算算账吧?”等电话一挂,还没有发信息,电话就被夺了过去,本来发信息求救的宣布破产。刘建国本来长得凶相,这时候更添几分恐吓,“我知道你有不少产业,我也不为难你,一亿美元,两清如何?”

赵嫣然尽管心里十二分的仇恨,这个阴魂不算的男人带给他太多的伤害,但这时候却不能激怒:“我哪里有那么多钱?一千万!再多我也拿出来。”

“一千万?一千万有个屁用,你让我如何应付那些债主,那些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八千万,一分钱不能少,否则没得谈了,反正是个死,拉一个够本,拉两个赚。”

“我是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钱?就是一千万也要一个月才能凑得起。”赵嫣然不得不服软。

两个人不断讨价还价,最后赵嫣然咬牙忍下五千万,刘建国这才露出些微笑容,道:“算你识相,你可别跟我耍花样,我会找人盯着你,如果让我发现你想报警……,嘿嘿,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说着还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这一下着实浪费了不少时间,刘建国到底上了年纪,向两个守在门口的手下示意了一下冰箱,其中一个就拿了一瓶可乐过来,他看到后愤怒的一脚踢过去:“日你先人啊,不知道老子糖尿病吗?我要矿泉水。”

这时候手机响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过手下递过来的水,又看了一眼坐到沙发上半张脸高高肿起的女人,走到稍远的角落。

电话那面不断传出声音,他静静听着,最后轻声说道:“找的人可靠吗?”

得到了对面肯定的答复,他接着道:“我们的人不要参与其中,让大家嘴巴严实点。”

他关掉电话,又喝了一口水,汗水顺着皮肤渗出来,随即撩起T恤狠狠擦了一把脸,然后又狠狠灌了一大口,心说老子今年真是命犯太岁,都折在臭婊子手里了。他不仅又看了靠在沙发上的女人,这才笑着走到赵嫣然身边,把半瓶矿泉水递过去,道:“喝一口?”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