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五章 两地情

上一章: 下一章:

岭西,下午。

诸凡手里牵着蛮蛮,另一只手上提着装了游泳衣的布包,跟赵艺告别:“妈,你血压高的毛病还是要注意,不要忘记吃药,社区下面就有卫生所,平时注意量血压,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少看电视剧,保持情绪稳定很重要。”

“知道了,你带着蛮蛮也要注意,这段时间游泳中心人多,不要让孩子们打架。行了,走吧,早去早回,晚上就在家里吃饭,也和小云他爸多交流交流。”

“好吧,那我们走了,蛮蛮,跟奶奶再见。”诸凡摸了摸孩子的头,说道。

蛮蛮把游泳圈套在身上,一手牵着诸凡,一只手举在空中,乖巧地说:“奶奶再见。”

正是岭西最热的季节,柏油路面还残留着一整天暴晒的余温,诸凡把蛮蛮抱在怀里,防止过马路时乱跑,蛮蛮情绪恹恹地,有些无精打采,诸凡故意没话找话说:“蛮蛮,告诉爸爸是不是要上小学了?”

“嗯。”

“那到时候爸爸送你去好不好?”

“妈妈说,送我去。”

“你妈妈来电话了?”

“嗯。”

“那她说什么时候没有?”

“我上学就回来了啊,到时候我要你们一起去,好不好爸爸?”

“好。”

诸凡随意应付着,想着心事,没有注意到孩子的情绪。

每个月末最后一周,他都要抽时间看蛮蛮,顺便和秋云父母摆些龙门,所以尽管和秋云早已分开,但和一家人并没有真正的分开。他是农村出来的人,并不十分理解那些太过虚无缥缈的情情爱爱,他最初喜欢秋云,多少带着自卑的感情,两个人离开的一段时间,他在社会上碰了一些壁。

说实话,从卓枚嘴里听到秋云的消息的时候,他最开始是震惊和不信,那个在他看来近乎高傲的女孩子怎么会……?他知道卓枚这样说,是让他放弃心中那段曾经的幻想,可是反而激发了他内心里另一种情感,他忽然发现这是他的机会,在一个女人最需要的时候无怨无悔的陪伴在她的身边,有哪个女人能够抵抗住这样的男人呢?

至于入赘什么的,对于没有工作没有固定住所的他来说,真的无所谓。他相信自己的容貌和才华,只是缺乏一个机会,能够娶到这样漂亮的女人,说不定还能利用家里的关系为自己在这个城市立足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他是应该知足的,唯一忐忑的是,秋云的爸妈是不是喜欢他?结果完全是杞人忧天,秋云一家人真的对他很好,她的爸妈就像是亲生儿子一样对待他,他因此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现在想起来,当初自己是有些自私的,带了太多功利在里面。

可是和秋云的感情呢?他扪心自问过,真的不敢去想。他愿意给秋云自由,也给自己一个机会,这些年他的工作顺风顺水,也有了新的幸福的家庭,自认为算是很不错了,但对于早年这段错误的婚姻,他心中多少有些愧疚,所以借着孩子的理由他也看看两位老人,像一个晚辈一样听听二老的教训,他喜欢这样的家庭氛围,和生养他的父母不同,秋父对于社会的认识始终让他受益匪浅,不知不觉当中,他明白了生活中如何对待挫折,对待成功,这是学校教育中不曾有过的,他真心尊重秋父,还有秋母,每次都让他感到亲人的温暖。

人世间的缘分就是如此,一段错误的婚姻里生长出另一段珍贵的亲情,这也导致他经常怀着一种奇怪的心理,总觉得秋云有一天有了另一半以后,秋父秋母又会如何对待这个前女婿呢?毕竟,到那时自己真的处在了一种尴尬位置,不知道秋云如今到底如何,这次回来是不是两个人呢。

游泳中心就在一处城市公园内,是露天游泳池,有成人的深水游泳池,也有孩子们戏耍的浅水游泳池,80MM—120MM的深度。

诸凡刷了卡,然后换了衣服,领着蛮蛮来到浅水游泳池边上。很多孩子在水里打闹嬉戏,也有父母陪着在岸边聊天的,孩子们总是很不耐烦,带着游泳圈在水里手舞足蹈。

诸凡看到岸边还有一个年轻的男人,个子足有一米八,正在指导着一个水中的孩子学游泳,孩子十分调皮,嘻嘻哈哈地不断地拍打着水面,水珠飞溅得到处都是。年轻男子倒是很有耐心,一面嘴里说着如何换气的招数,一边双手做示范,还纠正小孩子的双脚,直到小孩子学累了,才让他自由在水中活动,看孩子的样子,应该和蛮蛮差不多。

诸凡游泳技术不好,他有意让男子指点几招,就带着蛮蛮走过去,让孩子先在水中玩耍,不要掉了游泳圈。然后自己冲着正坐在岸边的男子道:“你好,看兄弟的技术不错,教的很标准。看来你儿子很快就学会了。”

男子皮肤没有诸凡白皙,到有几分健康的小麦色,笑着说道:“哪里啊,这是我姐的孩子,平时都是爷爷奶奶带的。我在岭西出差,就顺便带来游泳,小孩子调皮的很。”他望向男子带来的小姑娘,道:“好漂亮的小姑娘,几岁了,上小学了吗?”

“七岁了,过了这个月就要上小学。”他向女儿招了招手,“蛮蛮过来,叫叔叔。”

年轻男子说道:“蛮蛮?好可爱的名字。安健,你也过来,别扑腾了。”

蛮蛮带着游泳圈一阵手舞足蹈,在水里大圈圈,就是游不过来,张安健一把拖住蛮蛮的游泳圈,拽到池子边上,一阵嘻嘻哈哈的笑道:“哈哈,你比我还笨呢。”

蛮蛮撅着小嘴故意不理他,倒是对旁边高个子男人充满了好奇,小声叫了一声:“叔叔。”

经过两个男人交流,竟然发现俩孩子竟然是上的同一所小学,年轻男子挺高兴,把两个孩子叫到一起,开始一起给两个孩子讲解游泳的要点,还扶着孩子的腰教小孩不要怕水,张安健被灌了好几口水,还是高兴地玩的不亦乐乎,轮到蛮蛮的时候,她开始还带着一点胆怯,到底是孩子,有了大人的陪伴,很快忘了什么是害怕。

时间过得很快,阳光留下了最灿烂的金黄色,然后很快暗淡下去,到分手的时候,诸凡握住年轻男子表达了感谢,彼此留下了电话号码。年轻男子也颇为洒脱,说道:“我叫侯海洋,目前在巴山县工作,如果到巴山县记得给我打电话啊。”

诸凡惊诧的说不出话来,侯海洋的名字就像是一道闪电,劈的他好半天回不过神来,最后只得“嗯嗯”地答应着。

侯海洋觉得这反映有些奇怪,难道是认识的人,脑海中转了好几圈,确定诸凡这个名字确实不认识,这才放下疑惑,只得安慰自己道,也许自己的名声是有些大了,以后做事要注意低调点。

***

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

秋云虽然不喜欢一群共事的领导同事在一起喝的烂醉如泥,但还是跟着一起应付着同事笑着彼此寒暄,只是控制着手里的酒量,和国内不同,同事们没人灌酒,就连公司领导也只不过见面夸赞几句。

说是庆祝,其实就是一次颇有点浪费的聚餐,到快结束的时候,韦德非常绅士地希望送秋云回家。秋云差一点就拒绝了,忽然想起上一次的夜行的经历,笑道:“韦德,我住的有些远呢。”

韦德说道:“为美女服务,是我的荣幸。”

坐上韦德的车,秋云才真正感觉到疲倦,她把地址写在手写本上,然后递给韦德说道:“注意安全,慢些开。”

然后,她昏昏沉沉地躺在后面座位上,只听到韦德好像在和她说话,她也听不清楚,只得用语气回答。

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们的车子后面,始终跟着一辆黑色的小车,开车男人边开车边打电话:“老板,已经确定了,车里坐的是秋云,开车的就是他们公司的韦德。”

电话那头传来阴测测的声音:“叫兄弟们准备好了,注意一定要做的和意外一模一样,不要让人察觉是我们,知道吗?”

“放心,我已经摸清楚了,有几个偏僻的路口红绿灯被我们做了手脚,到时候就在那里动手,车牌号已经发出去了。”

“另外,马上叫他们加钱,两条命的价钱可不是那么便宜的。”

开车男子做这种事情已经驾轻就熟,马上拨通另一个号码,交代了老板的事情以后,才把车内音乐打开,顿时,整个车内都是剧烈的音乐声音。

***

张晓兵垂头丧气走到车前,一拉车门坐在驾驶的位置,道:“听她同事说,吃过晚饭后上了一个男同事的车,好像是要送她回家,不行我们得马上跟上,这么晚了孤男寡女在一起太不安全了。”

宁浩颇有些无奈地嘲讽道:“你朝那里跟?你知道人家开的哪辆车?跟啥跟,直接开回她住处守株待兔不就得了。”

张晓兵一想也是,尴尬地笑道:“还是宁哥有办法,那我们快的开,说实话秋云这人太单纯了,可别让人骗了。”

宁浩差点没憋住笑,只听到张晓兵接着道:“你不知道,秋云这人吧,真的命运太苦了,嫁了个男人,孩子还没有满月就离婚了,我猜就是因为这个,她才单身这么多年的,她是害怕二次伤害啊。”

“你这个都知道啊?”

“对了,你千万别和秋云说这些,我怕她受不了,毕竟被男人抛弃是不光彩的事情,是不是?”张晓兵想了想,接着道:“她还有个女儿呢,你说要不是受的伤害那么重,谁会抛夫弃子远赴万里。”

宁浩实在听不下去了,打断他道:“你再不走可真是来不及了,别忘了那可是一男一女,而且还是单身的年轻的男女。”说最后一句不免加重了语气。

张晓兵这才放弃了碎碎念,重新开车上路,没多久他又开始念叨起来:“哎,你说赵姐怎么就没给我发信息呢?电话里明明说好的,要不也不至于到这个点才找到他们公司。”

“天知道。”宁浩心里还窝着火气,本来计划好的休整,就这样被打乱了。

车子开出中城最繁华的区域,渐渐拐上了主干道,等下了主干道不久,忽然前面堵起车来,宁浩在车里坐的气闷,索性出来透透气,顺便打听前面到底怎么回事?

“哥们,你还不知道呢,听说出车祸了。”

“车祸?”宁浩奇怪道。

“可不是,听说一辆大车装上了小汽车,撞得那个惨啊,小车翻了几个跟头,都变形了,等着警察处理呢?”

“死人了?”

“这个就不清楚了,听说小车里一男一女,估计活不成了。”

“你说小车上只有一男一女?”

“是啊。”

宁浩心里忽然一阵冰冷,他哆嗦着回来喊道:“张晓兵,快跟我去前面看看。”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