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六章 乱局

上一章: 下一章:

要说的话:本来要写的内容,忽然就放弃了。我预计的十章内容实在是放不下,有些东西很难展开表现了,因为只是个外传,写的太多就打乱了大家看正传的节奏。我取巧的地方是,桥局现在写到了2001年3月份,我从7月份开始描写的秋云,包括回国的话都不会马上产生冲突,如果写的太多,时间一拉长那就要和小桥撞车了,以后有机会一定再找到合适的机会写一些。

第六章 乱局

宁浩的脑海回荡着主治医生的话语。

“病人脑部受到严重的撞击,脑内淤血形成血块压迫脑部神经,导致病人出现了暂时性失忆,智力方面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尽管通过手术已经清除脑内的淤血,但是想要恢复记忆还需要时间。现在病人已经苏醒,作为病人家属,我不得不提醒你,很多暂时性的失忆有可能一辈子都难以恢复,还是要避免过度的刺激病人。你知道的,人脑是身体最神秘的部位,想要恢复记忆,就要回到她最熟悉的场景当中,通过提醒提示来慢慢唤起病人对于过去事情的记忆……”

他走到病房门口,看到张晓兵正在秋云讲着什么,她手里拿着一个削了皮的大苹果,笑的前仰后合,他在心里叹息一声,这个女人竟然奇迹般的被救活过来,不得不说真是幸运,然而对于自己,一个失忆了的金融人才实在让他高兴不起来,唯一庆幸的是,这只是暂时性的失忆,还有极大恢复的概率。看来,倒是不必着急说服某些人,看看情况再说。

他把张晓兵喊出门外,把医生的原话转告给他,然后说道:“已经通知到秋云的家里人,争取尽快转回国内吧,你知道这对她记忆的恢复也有好处的。”

张晓兵道:“秋云才刚醒过来,骨头都断了好几根,国内的条件也没有这边好,最少还得一个月才行吧?”

宁浩情绪低落,不想和他争辩,只得说道:“随你吧,我在国内还有一大摊子事情,就不陪你们了,有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自始至终他没有踏进病房,尽管他心里清楚,秋云已经失忆,完全认不出他是哪位。

张晓兵回到病房,看到秋云眼睛紧紧盯着电视看,电视画面中的男人,滔滔不绝的讲解着对于美国股市极端乐观的看法,号召大家抄底。

张晓兵问道:“你对这个感兴趣?”

没想到秋云撅起嘴巴,一甩手把吃剩的半个苹果仍向电视,嘴里不停地喊着:“骗子,都是骗子。”

***

今天是9月3日,一大早诸凡就来接蛮蛮。

“爸!妈!我来接蛮蛮报名去。”一进屋,诸凡就拿出准备好的新书包,冲着刚刚吃过早饭的秋忠勇说道。

赵艺正在厨房,秋忠勇喊诸凡坐在客厅沙发上,说道:“小公主又闹脾气了,非得等她妈回来才去。”说完,用手指了指蛮蛮的房间。

诸凡不久前刚知道秋云在美国的车祸,他小声安慰道:“爸,你们也别太担心了,不说没事了吗?”

秋忠勇向诸凡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指了指自己的头,压着声音说道:“听说是失忆了,唉,她妈每天晚上都向我念叨女儿,不过好在她美国的朋友照顾着,应该很快就要回来了。你想个办法,蛮蛮不去上学也不是个事儿啊。”

诸凡晓得秋云的事情是没有告诉孩子的,他想了一下,走到蛮蛮的房间门口,轻轻敲了两下,道:“蛮蛮,爸爸来接你上学去。”

里面很快传来蛮蛮的声音:“我要妈妈送我,妈妈答应我的,妈妈不来我就不去上学。”

“听爸爸跟你说啊,妈妈全权委托给爸爸了,说让我送你。”

“你骗人,妈妈没有跟我说过,妈妈说送我去上学。”

“爸爸不骗你,你看爸爸这里还有妈妈写的小纸条呢,不过你不认识字,要上学了才能看的懂。”

好大一会儿,里面才传出一个疑惑的声音:“真的?那我要看看小纸条。”

“你不认识字,拿给你也看不懂啊?”诸凡回头向秋忠勇做了一个“OK”的手势。

“不,我要看。”

“好,那你开开门,我拿给你看。”说完,诸凡从自己的工作包里拿出一份打印的字条,在右下角快速的签上“秋云”两个字。

门打开一道缝,诸凡把字条递进去,过了一会儿,蛮蛮才不情不愿地把门打开,又把字条递给诸凡道:“我认识下面的两个字,那是妈妈的名字,你没骗我。”

“爸爸怎么会骗你呢,你妈妈说了,她很快就要回来了,到时候要看你得了几多小红花呢。”诸凡发现她的眼睛有些红红的,忍不住擦了一把,把粉红色的书包递给她,“这是妈妈给你买的,漂亮吧,里面还有各种文具呢。”

这时候赵艺从厨房出来,说道:“我们都给她准备书包了。”

蛮蛮瞪着红红的眼睛,对着赵艺说道:“我要妈妈给我的书包,好漂亮啊。”

秋忠勇眼神炯炯,什么字条就让蛮蛮乖乖听话的,等到诸凡拉着蛮蛮出门的时候,他一把拉住他说道:“什么字条,我看看。”诸凡颇有些无奈地递过字条,待秋忠勇看清楚上面的打印的字迹,才恍然大悟:这哪里是什么委托书,明明是学校标准的请假条嘛!

***

张晓兵真的怕秋云做出过激的行为,自从醒过来以后,他发现秋云不仅是失忆,而且还出现了一些在幼儿身上才出现的现象,很容易高兴或者生气,情绪变化也快。

于是他上前赶紧关掉电视,附和着秋云道:“对,电视都是骗人的,咱们不看哈,我给你再讲个故事好不好。”

没想到秋云反应更是激烈,拍打着病床喊道:“我要看,你给我打开去。”

张晓兵说破了口舌,硬是没什么用处,给苹果也不吃,讲笑话也不听,只得再次打开电视,不过这次他悄悄换了一个新闻台,盼望秋云不会再有特别的反应。

果然,这次秋云只是看了一小会儿,就失去了兴趣,经过这一阵子的折腾,她倒是有些疲乏,躺在病床上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张晓兵轻舒了一口气,转身去关掉电视,以防妨碍到秋云休息。但是,很快地一个熟悉的名字钻进了他的耳朵,画面上是一栋私人别墅,看不到里面的情况,黄头发的年轻女记者举着话筒,表情严肃地讲述着刚刚发生的案情。

“据悉,这处房产的主人正是被害人赵女士,著名的华商会的成员,在美国华人当中颇有影响,赵女士82年移民美国,在美国拥有多处产业……”随着介绍,画面中出现了赵嫣然的照片,照片中的中年女人很是富态,嘴巴轻轻翘起,眼睛神采飞扬。

他怔怔地看着画面,耳朵里不断钻进女记者干净利落条理清楚的讲解:“据目击者称,近一个月以来不断有数名不明身份男子出入别墅,由于别墅监控路线被破坏,警方正在调取附近道路监控录像锁定犯罪嫌疑人,本台记者将根据后续事件的发展做跟踪报道。”

张晓兵只觉得脑子有点懵,赶紧翻到赵姐的电话打过去,电话提示已关机,他忽然想起最后一次联系赵姐的时候,赵姐沙哑的嗓音,还有她没有发送地址短信,这一切搅和在一起,让他开始怀疑,也许一个月前就已经出了事情。

他自责起来,怎么当时没有想到呢,也许当时赵姐已经被劫持了,如果当时报警的话,也许结果会不一样,不过转而又想,却没什么用处,警察不会相信这种没有任何根据的话,自己面对这种情况几乎什么也做不了。

他心里忽然升腾起一股怒火,这他妈地就是美国,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连最基本的安全也保证不了,他第一次开始想念起中国。

9月11日,一架满载燃料的美国波音767飞机首先撞向世贸中心北楼。

9点钟,联合航空175次航班撞入世贸中心南楼。

电视画面当中,空中救援飞机在浓烟当中无法降落,不断有人从被大火和浓烟围困的大楼上跳下来,空气当中弥漫着更加炽烈的温度。

到9点半,纽约所有的隧道及大桥关闭,所有飞机不允许进入纽约领空,美国政府称这次事件为“911恐怖袭击”,是国家的悲剧。

事件发生的时候,张晓兵陪着秋云在医院当中,这家医院位于纽约市的皇后区,离事发现场很远,但整个医院依然处在一种紧张的情绪当中,所有的人员和医疗资源很快调动起来,赶往事发地进行救援工作,医院里不断压缩床铺,空出大量的房间以备急需。

秋云也被和其他病人安排在一起,大家都眼巴巴地看着电视画面中的滚滚浓烟和惨烈场面,秋云缩在张晓兵的怀里,瑟瑟发抖,他一边耐心的安慰着秋云,一边不断地接到来自家中和朋友的电话,他不得不一遍遍重复着“平安无事”的话。

9月下旬,在宁浩等人帮助下,张晓兵携秋云转道加拿大的多伦多,然后飞抵上海,休整一天之后继续乘航班回到岭西。

岭西机场,两家人焦急地等到张秋两人出来,秋忠勇眼神迅速在两人迅速扫过,直到确认女儿完好无损,才走上前去说道:“不愧是张大炮的孙子,小子挺精神,感谢你一路照顾小云,交给我吧。”

秋云看到秋忠勇,尽管对方穿一身警服,眼神中还是看出几分亲切,等到拉着她离开的时候,还是看向张晓兵,眼神里有不舍和期待。

“放心,我会看你的,先跟秋叔回家。”两个月时间,张晓兵逐渐也变得有了些成熟稳重的姿态。

张大山这次特意来接儿子,身边还跟着亭亭玉立的张晓娅,在秋忠勇上前说话的时候,他在一旁暗暗观察儿子,言谈举止当中倒是成熟了不少,没有一般留学生身上的傲气,倒是很懂礼数,他在心里暗自点头,看来倒是没有白白出国一趟。

等秋忠勇看过女儿,他才向前拍了怕张晓兵的肩膀,对一旁的秋忠勇一家人说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秋老弟父女团圆,先恭喜了。”

秋忠勇这次只带了儿子过来,老婆子在家里准备饭菜,他也感慨道:“希望借张局吉言,改天一定要登门重谢,今天我们就先走了。”

张晓娅在一旁看到哥哥张晓兵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悄悄说道:“这个嫂子不错。”

秋忠勇一家离开以后,张大山才说道:“美国学业结束了,以后如何打算的。”

“还没想好,先看看再说。”张晓兵学的计算机,以目前的市场状况,确实不太好说。

张晓娅说道:“我哥这一行没问题的,现在就是缺计算机人才。”

张大山心思不在于此,两个孩子都毕业了,女儿中文专业,实在不行可以安排进机关里,有一个稳稳当当的铁饭碗,对于女孩子来说还是不错的,但是男人是要创事业的,他从心底里面倒是希望儿子有几分男人魄力,眼见着这个儿子没有太明确的打算,只好以后慢慢谋划,他现在还在位子上,有些事情不得不提前给儿女们铺好路的。

他是当过兵的,始终认为男人要有男人的样子,这个儿子身体到底是柔弱了些,不过现在这个社会不是那么重要了,只要儿子稳重成熟些,等有了家庭事业,一切都会好起来,这次儿子算是给了他一个惊喜,他冲着两兄妹道:“回家,你爷爷和你妈早就念叨你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秋忠勇如此溺爱女儿之人,得知秋云米国出了严重车祸,家里亲人一个都不去美国照顾,让一个朋友张晓兵照顾,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不符合逻辑,败笔啊!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