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七章 家

上一章: 下一章:

秋云哥哥负责开车,秋忠勇陪着秋云一起坐在后面。

上车以后,秋云如同到了陌生环境的带着恐惧的孩子,钻进秋忠勇的怀中,两只手抱在缩在胸前,好奇的打量着车外面不断闪烁而过的景色,和国外现代化的摩天大厦不同,岭西东城一带有很多古老的建筑,道路两旁种植最多的都是翠绿的小叶榕树,这座承载着太多古老历史的城市,依然坚强的散发出勃勃生机,这种坚忍的力量如同飘散在空气中无处不在的微风,渐渐让秋云不安的情绪平静下来,下意识里她觉得就是这一身警服给了她一种久违的安全感,于是又朝着秋忠勇怀中靠了靠。

秋忠勇心疼地看着秋云,虽然看上去精心打扮过,但散乱的眼神和憔悴的面孔中,难以掩饰小云这些年漂泊海外经历了怎么样酸甜苦辣,这一刹那他终于感觉到真正悔恨,如果当初不是对她太多严厉,如果多一份宽容和理解,女儿就不会做出那样激烈的行为,可惜没有那么多如果,如今女儿落到这般境地,也许真的是冥冥之中的命运对他的惩罚,如今女儿回来了,他再也不希望女儿哪怕再吃一点苦。

汽车在东城分局的家属楼前停好,秋忠勇陪着女儿下车,赵艺和儿媳妇还有蛮蛮三个人都在楼下等着,见到人迎上来,蛮蛮本来期待着妈妈回来,这时候看到缩在爷爷身后的女人,到有几分不敢相认,还是赵艺拉着蛮蛮到秋云面前,说到:“平时都把妈妈挂在嘴上,现在妈妈回来了,到害羞了。来,喊妈妈。”

蛮蛮专门穿上她最漂亮的裙子迎接妈妈,可是并不如想象中一般,这时候忸怩着走到前面,喊了一声“妈妈”,她好奇地偷偷打量这个长久以来电话里的妈妈,心想这个妈妈好奇怪,好像比她胆子还小一些。

秋忠勇不愿意一家人在外面站着,拉着秋云上楼,其他人跟在后面。

进门就是客厅,经过重新收拾过,换上了新的沙发套,茶几上刚刚泡好了茶,茶盘和玻璃茶杯干净明亮,厨房里飘出来阵阵炖鸡的香味。

赵艺两人说了两句话就去了厨房,剩下两父女坐在沙发上说话,秋忠勇问一句,秋云要么摇头,要么回答的很简单,比起刚苏醒那会儿,情况倒是好了很多,虽然能记得的事情不多,但是却不妨碍交流了,秋云大哥剥了一个广柑,笑着拿给秋云,道:“很甜的,茂东老家的。”

秋云接过来,刚想放到嘴里,看到旁边巴巴地望着她得蛮蛮,她掰了一半,伸手递过去,露出笑容道:“一人一半。”

蛮蛮拿着半个剥了皮的柑子,没有马上放进嘴里,反而好奇地问道:“你是我的妈妈吗?”

秋云只觉得这个女孩好可爱,她也无法回答的问题,只得如实说道:“我记不得了。”

秋忠勇冲着蛮蛮说道:“妈妈走了很远的路,很累,知道吗,等妈妈休息好了,就记起来了。不要问妈妈问题了,自己到一边玩吧。”

秋云给了蛮蛮一个抱歉的眼神,蛮蛮委屈在一边不说话,忽然又想起什么,跑到小房间把书包拿出来,道:“妈妈,你看,你让爸爸给我的书包,好漂亮啊!”

秋忠勇向儿女露出一丝苦笑,自从蛮蛮报到那天诸凡撒了那个谎,孩子总是把书包护的紧紧的,他和孩子奶奶想拿一下都不让,睡觉都放在床边。

蛮蛮从书包里拿出课本和作业,一本本的摆在空着的沙发上,拉着秋云一样样的看,指着作业本老师的评语道:“老师都夸蛮蛮呢。”

这边秋云被蛮蛮缠着看这看那,那边两父子倒是说起话来。

“爸,我打听了一下,妹妹这种情况还真不好办,我有一同学在医院工作,他跟我说,可以试试催眠疗法,对恢复记忆很有好处。”

“催眠疗法?这个我倒是听说过,不过国内有这方面专家吗?”秋忠勇作为老刑警到听说过催眠这种疗法,很多刑事案件有时候还会涉及到这类情况,可是他从没有看到过真正用于治疗病人的情况,很难给出中肯的意见,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不妨试一试。

只听儿子继续说道:“我那个同学说,催眠对心理性失忆效果最好,至于妹妹这种应该是属于脑创伤类的了,还是要结合药物进行综合性治疗。”

秋忠勇一边听一边看向秋云和蛮蛮,这时候两个人竟然玩到了一起,蛮蛮手把手教秋云拍手歌,嘴里念着:“你拍一,我拍一,一个小孩坐飞机,你拍二,我拍二。啊呀,错了,要出这个手,这样……”蛮蛮认真起来好可怕,秋云笑眯眯地由着孩子纠正错误。

秋忠勇看到没几下,秋云已经能够跟上蛮蛮的节奏了,蛮蛮嘴里夸赞道:“妈妈好聪明啊。”说完,还煞有其事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糖果,递给妈妈道,“给,这是蛮蛮奖励你的,妈妈我剥给你吃,很甜的。”

他难得的露出笑容,回头对儿子道:“秋云的伤势没好利索,你打听清楚,主要看有没有这方面专家,先打听着,不着急。”此时的秋忠勇好似回到了年轻时候,看到秋云身上童趣的一面。

吃饭的时候,蛮蛮坐在秋云旁边,把青菜不断的夹进秋云碗中,一家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倒是很从容的对秋云道:“奶奶说,吃青菜的孩子最可爱,妈妈你要多吃点。”然后他把鸡肉夹进自己碗里,道:“人家已经很可爱了,所以吃点鸡肉好了,妈妈,你多吃青菜。”一桌人看着这个小活宝哄堂大笑。

饭桌上因为有了这么一出,倒是真的吃出了轻松的味道,赵艺不断给秋云往碗里加些肉菜,加上蔬菜一起,把整个饭碗垒成了小山,还不忘絮叨道:“外面的饭菜哪有家里的香,我的小云一定吃了不少苦,多吃些肉,补补身体,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说到动情处,她转过身去擦眼睛,泪水不由地流淌出来,又怕家里人看到,低着头离开座位,说道,“锅里还炖着骨头汤,我去看看怎么样了”。

这顿饭吃的秋云真的撑到了,最后祈求般的望着母亲:“实在喝不下了,明天喝好不好。”她把盛着骨头汤的碗放下,揉着肚子问母亲,“我的房间在哪?我累了。”

其他人坐在客厅里摆着龙门阵,赵艺把她领到新的房间,房间显然经过了精心的布置,她有一种新鲜又熟悉的感觉,赵艺把一套新的睡衣从衣柜里拿出来,嘱咐道:“先洗个热水澡,把衣服换了再睡。”

等洗完澡穿了睡衣回到房间,发现蛮蛮竟然也在,抱着她的大布熊可怜兮兮的站在床边,小声说道:“我把大布熊送给你抱,你就不会梦到大灰狼了,可是我也怕大灰狼,我们一起抱着大布熊好不好呀。”

秋云笑起来,一把抱过蛮蛮道:“妈妈陪着你,保护你,大灰狼就不敢来了。来,妈妈抱着你睡。”

客厅里,秋云大哥大嫂已经离开,家里只剩下秋忠勇和赵艺两个人,彼此总是轻舒了一口气。

赵艺道:“我觉得,秋云现在状态挺好的,你刚才说,在美国的时候都是张大兵家的小子在照顾小云,两家如果能够结亲家,倒是不错。”

经历过诸凡秋云的婚姻,秋忠勇慎重了很多,他斟酌的说道:“先不说这些,当前最紧要的是恢复秋云的记忆,等她完全康复了,还是由他自己选择吧。”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孩子没有回来的时候总是悬着一颗心,等孩子真的回来了,又开始操起一颗心,这就是儿女在父母心里永远的牵挂。

***

将近80岁的张大炮在饭桌上已经喝了一杯白酒,他老家河北,骨子里颇有些燕赵侠气,这么多年的宦海浮沉,早已记不起这种感觉,今天听到孙子讲诉救助秋云并护送其回国的事情,不由得豪气顿生:“不愧是我张建国的孙子,小兵做了一回男子汉,这事得和你爷爷再喝一个。”

旁边吴立勤劝道:“一杯就可以了,不能再喝了。”

她给张晓娅使了一个眼色,两个女人心有灵犀,张晓娅也附和着说道:“爷爷,我哥可比不得你,你就饶了他吧,你看脸都红了。”侯海洋在的时候,她管着爷爷,不让他沾一滴酒,此时一家人高兴,但也只能允许喝一杯,再多就不可以了。

张大山没有理会两个人的意思,之前他和儿子喝了不少,他对父亲道:“爸,这杯酒我来喝,这些年大都在外面忙工作的事,家里都是你们在操持,特别是小兵,我管的少,这件事也算给我长了脸。”他接过父亲的酒杯,对脸红脖子粗的儿子道:“你爸和你喝酒,干了。”

张晓娅还想护着哥哥,说道:“爸,你看哥哥都醉了。”

张大山打断道:“醉了就睡觉,喝个酒就怕了,还是不是我张家人。”

张大山在单位是说一不二的领导,这种习性不由得也带到家里,因此张家两兄妹平时都有些怕自己的父亲,张晓兵强忍着难受喝掉杯中的酒,一股难以抑制的翻江倒海让他霍地站起来,快速跑到卫生间,“哇哇哇”呕吐起来。

吴立勤狠狠瞪了张大山一眼,然后赶紧拿了一把纸递进去。

张大山讪讪地苦笑道:“没想到小兵酒量这么差,看来外国学回来的都是假把式……”他还想说,抬头看见连父亲都瞪着自己,只好把想说的话咽到肚子里。

吴立勤坐回来,心事重重的说道:“小兵年龄也不小了,连个对象还没谈,你这个当爸的也不操心。”

“有啥好操心的,我儿子要模样有模样,要学历有学历,他回国内发展,用现在时髦的话怎么说的,那就是“海归”,找个媳妇还不容易,哪里用我们操心。”他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就有了谱,和别人家庭不同,他一直是支持儿子自由恋爱的。

张大炮年纪虽大,脑筋却不糊涂,也说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工作上大山可以给参谋参谋,年轻人找对象就不要参和了,咱们家可不兴包办婚姻那一套。”

张晓娅忍不住八卦道:“你们都不知道,我哥救的那个姐姐就不错,挺漂亮的,还是警察家庭出身。”

不等其他人问,张大山就道出了秋云的情况,然后说道:“其他都好,就是不知道这女孩儿对咱家小兵如何,还有就是,女孩儿现在脑子有些问题,不知道有没有后遗症。”

这边正说着,张晓兵从卫生间出来了,看起来好了不少,小娅赶紧给哥哥倒了一杯白水,小兵接过来喝了一口,然后说道:“爷爷,爸妈,小娅,我先睡了,实在遭不住了。”

张大炮喝了酒,也有些疲乏,小娅扶着他回房间。

吴立勤把人安顿好,回来发现张大山又点起了烟,赶紧抢过来掐灭掉,说道:“都跟你说了,在家不许抽烟,让我们也跟着抽二手烟。”

她也不急着收拾桌子,揪着丈夫道:“你刚才说这姑娘结过婚,还有一个孩子,现在脑子都有问题,我不同意两个人处对象。”

张大山说道:“孩子们的事情,就由他们自己去处理,该怎么样是他们的事,你不要插手。”

“你当爸的怎么能说这种话,你也不替咱们家小兵想想,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先不说品行如何,单说她那个脑壳问题,就是天大的麻烦。小兵又不是找不到女朋友,怎么也不能找个这样的。”

张大山一下子火了:“脑壳脑壳!人家那是暂时性失忆,又不是好不了。你别瞎操心了,还是想想小娅的事情吧,都毕业三个月了,还在家里混日子,我想给她找个单位,公务员毕竟是铁饭碗,也轻松,将来嫁人了可以照顾家庭,你觉得如何?”

经过张大山这一通话,吴立勤倒是真把话题转到了女儿的身上,她想了想道:“侯海洋这个小伙子真不错,你看我们是不是暗中撮合撮合。”

张大山完全同意:“你说的不错,侯海洋现在在城关镇,平时工作都忙,不如就趁着老爷子80大寿的机会把两个年轻人叫到一起,女孩儿毕竟脸皮薄了点,这事你上点心。”

提起老人的80大寿,确实也是一件大事,按照老人的意思,绝不愿意大操大办,但是这事又不能草草了事,大寿既要有大寿的氛围,还不能太铺张,着实需要花一番心思。眼见着离老人生日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两个人讨论了半天,才决定把要邀请的人锁定在亲人当中……。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秋忠勇如此溺爱女儿之人,得知秋云米国出了严重车祸,家里亲人一个都不去美国照顾,让一个朋友张晓兵照顾,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不符合逻辑,败笔啊!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