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三百六十一章 接近真相

上一章: 下一章:

接近五点钟,宋鸿礼才从县委回来。王桥走进其办公室,道:“宋书记,今天我把宋组长得罪了。”

听了事情原委后,宋鸿礼道:“当时看到宋鸿冉要来当检查组组长,我就主动说由我来负责,原因就是他脾气太臭。我这个堂弟是早些年林业大学的本科毕业生,自视甚高,被惯出了坏毛病,否则早就是处级甚至是厅级干部了。他毕业时在市委办公室工作过,可惜啊。”

王桥道:“晚上安排一桌,请宋组长吃饭,我郑重道个谦。”

宋鸿礼道:“算了,越是捧着他,他的尾巴越翘得高。得饶人处且饶人,鸿冉老弟始终没有学会这个道理。今天晚上我叫他到我家里吃饭,你们就别参加了,到时我自然会点他几句。”

王桥道:“城关镇是抽查点,若是因为城关镇的事误了全县的事,县里也不好看。”

“我的话,他还得听。”宋鸿礼又自嘲道:“老宋家都是这种坏脾气,我其实也是这样的,否则也不会现在这样。其实我应该给王镇道个歉。”

王桥道:“宋书记,这话言重了。”

宋鸿礼道:“这事我晚上搞定,不提了,让老宋家丢脸。我们集中精力商量一下邓书记交待的任务。”

检查组的事就算暂时揭过。

宋、王最重视的还是邓建国书记调研之事。以前只是城关镇自己搞村民议事规则,影响不大,如今得到邓建国书记首肯,就极有可能作为经验在全市推广,所以细节显得更加重要。

商量到快下班时,宋鸿礼道:“我今天到华书记办公室去汇报了工作。他说县委原则同意黎陵秋担任城关镇党委副书记,主要抓党群这一块。黎陵秋是在城关镇成长起来的干部,能力不错,办事勤勉,由她来抓党群。我还是放心的。”

王桥最初到城关镇就是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只不过到任不久就提了职。城关镇一直就缺一个副书记,宋鸿礼多次报告后,组织上最终还是同意由黎陵秋出接任此职。

王桥道:“这是好事啊。城关镇出的人才越多,大家就越有奔头。”

党委书记是领导班子的班长,真正有威信的班长一定是在人事上有相当话语权的人,宋鸿礼在工作上是有些霸道,但是也能够解决城关镇工作中存在的棘手、复杂问题。所以县委领导就能够容忍其缺点,能够接受其意见。

下班后,王桥坐车直奔霸道鱼庄。

在鱼庄门口,王桥恰好与朱柄勇遇上。朱柄勇有个特点,那怕喝醉酒搞的事情再臭,醒来以后就会将臭事忘掉,包括那次在刘红婚礼现场闹出的事情,他同样是完全忘在脑后,当作没有发生。

开了席,喝了三杯酒以后。王桥坐车直奔静州。

到了静州美食街,王桥对驾驶员道:“老赵,我可能要搞很久,要住在城里。你不用等我,明天早上给你打电话,你再来接我。”

静昌公路经过扩宽重修后,从静州到昌东也就半个多小时,老赵自然愿意先回昌东,明天再过来接人,否则作为司机等到深夜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但是老赵没有马上表示同意。道:“王镇,我就在车上睡觉,等你。”

王桥道:“不要客气,我们是长期共事。得充分保证你的休息时间,你休息好了,我才安全。”

老赵已经表过了忠心,顺势就道:“王镇,那我就先回昌东,明天早上七点钟出发。七点半就到静州来接你。”

王桥道:“不用这么早,你把手机开着,到时我有什么安排,直接给你打电话就行。”

等到老赵开车离开,王桥这才走进美食街。

王桥让老赵离开,一方面是为了确保老赵有充足的休息时间,开车更安全;另一方面今天晚上吃饭有吕一帆参加,他不想让镇里的人过多了解自己的私生活。

刚走到小钟烧烤门口,王桥见到坐在摊子前面的包强,便走了过去,招呼道:“包强,生意怎么样?”

包强如今彻底脱离了黑社会,整个人从外形到气质都发生了变化,见到王桥,有些尴尬地道:“蛮哥,你吃饭。”

王桥朝小钟烧烤指了指,道:“有朋友在那边吃饭。”他习惯性摸了一包烟,拿出来一看,却是在村里面发的静州烟,于是又放回去,拿了高档一些的山南烟,抽出一枝给包强。

包强拿了烟,不抽,夹在耳朵上。

王桥见包强神情有些奇怪,扭头看了一眼摊子。摊子里坐着一个光头,正是以前跟着刘建厂混社会的人。王桥明白了包强神情尴尬的原因,没有理睬光头射过来的仇恨眼光,道:“我吃饭了,改过到你这里来喝酒,吃烤鱼。”

等到王桥走进小钟烧烤,麻脸招手道:“****,过来。”

包强很不愿意再跟刘建厂这伙人混在一起,可是麻脸刚出监狱就找过来,他没有勇气直截了当地拒绝麻脸。他坐在麻脸旁边,问道:“二哥,烤鱼味道还可以吧,我后来去世安技校学了厨师,在这里开馆子好多年了,生意还不错。”

麻脸似笑非笑地道:“刚才那个是谁,应该是一中复读班的王桥吧?”

包强见此事瞒不住,索性把话题捅破了,道:“这几年社会变化快得很,以前那个年代,一个手机被当成了金包卵,现在不值钱,这里开馆子的几乎人手一部。”

麻脸阴沉着脸,道:“少扯那些没用的,王桥在做啥子?”

包强道:“王桥后来考上了山南大学,毕业后在昌东工作,如今在城关镇当镇长。”

麻脸道:“你少****鬼扯,王桥不满三十岁,当得了镇长?你不要以为我坐了几的牢,就变成傻子了。”

包强对麻脸的固执有些无语和畏惧,道:“你晓不晓得以前那个红裙子在做啥子?那个红裙子与红星厂几个人都在我这里吃过饭。”

刘建厂被判了重刑,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绑架和强奸未遂。麻脸是后来听说此事,自然对红裙子记忆深刻,道:“那个妞在做什么。老大回来,还得找她算帐?”

包强道:“这个帐根本没有办法算。红裙子更牛,如今在省委办公厅工作,跟在省领导身边。和我们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麻脸瞪着眼睛,恶狠狠地看着包强,过了一会,终于泄气了,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隔壁的小钟烧烤。就是那个警察开的,天天都有警察在里面吃饭。”包强继续刺激麻脸,道:“现在社会变了,我们根本惹不起那伙人。”

麻脸闷声抽烟,又喝了一口酒。

包强再加了一把火,道:“以前我们砍过一个叫洪平的学生,也是昌东人。现在他是静州大哥,这一片都是他的地盘,连胡哥和许哥都要给几分面子,我就是被他们罩着。”

在监狱混了几年。这世界变得太快,让麻脸感到很是失落,还有一种被时代抛弃的怨气。

王桥站在二楼窗口,对身边的杨洪兵道:“你见到那个光头没有,那就是当年手机案抓进去的人,应该是刚刑满释放。”

杨洪兵毫不在意地道:“这些年我抓进去的人多了,若是怕他们报复,警察就没法当了。”

两人聊了几句,回到桌边。

今天是吕一帆请客,客人有杨洪兵、王桥、火车站一位胖子。另外还有一位意外的客人,昌东矿业集团董事长崔得林。

王桥与崔得林打过两次交道,第一次是王桥初到城管委任职时,城管委向部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汇报工作。在会上。人大代表牛清德向王桥发难,崔得林曾经仗义出手,出言帮助王桥脱困。在环卫基金捐献活动中,牛清德想捐五十元来羞辱王桥,结果崔得林捐了五千元,反而将牛清德弄得很是尴尬。

第二次打交道则是在府办时。当时按省政府要求关停并转小矿,崔得林作为昌东矿业集团董事长,涉及到一个小矿需要关闭。经过多次磋商,崔得林还算配合,小矿顺利关闭。

经过这两件事,王桥对崔得林颇有些好感。

大家坐下来后,王桥道:“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杨洪兵笑道:“我们其实吃过一轮,包括从包强拿边弄过来的烤鱼。****的,包强烤鱼味道确实不错,我们家烤鱼总是差点。现在你来了,我们开始吃正餐。”

王桥又道:“以前还不知道崔总和洪兵认识?”在外人在场,王桥便没有叫绰号,而是用了比较正式的称呼。

崔得林道:“杨老弟在昌东办的第一件案子便是我矿上的,当时有社会人在矿上捣乱,殴打矿上工人,杨老弟过来办案,还开了枪。”

杨洪兵道:“那时候派出所民警都不愿意带枪,我就是一个愣头青,没有经验,以为配枪威风,蠢啊。”

吕一帆要借助火车站运货,在王桥和崔得林等人谈事情时,主动与静州火车站胖子副站长喝酒。喝了三杯酒时,胖子副站长就开始推杯。

杨洪兵道:“老龙,平时牛皮哄哄的,今天在美女面前下软蛋,丢我们静州爷们的脸。”

老龙苦着脸,道:“中午才喝吐了,现在确实喝不下。如果不是杨哥招呼,晚上肯定回家喝稀饭。”

吕一帆笑道:“龙站长,那今天的酒就暂且记下,下次我请你吃饭,你不能再推杯了,否则就真是下软蛋。”

老龙挺了挺胸,道:“今天被美女看扁,下回我请客,重新喝过。”

吕一帆于是又给崔得林敬酒。

崔得林喝了酒,道:“吕总是做什么生意?”

吕一帆道:“在崔总面前,我哪里谈得上什么生意,就是帮别人打工。主要是做贸易,将北三省的物资弄到山南这边。现在这种生意特别难,我正在找新生意。”

崔得林道:“吕总想做什么生意?”

吕一帆道:“我想开一个北三省馆子,不知道有没有生意?”

杨洪兵插话道:“你不要想着开馆子,累得要死,还赚不到几个钱。崔总生意做得好,随便甩一点给你做,都赚得到钱。”

吕一帆立刻端着酒杯,道:“那就再敬崔总一杯酒。”

喝完一瓶酒后,气氛热烈起来,胖子老龙喝了几杯酒,反而回了阳,开始加入战团。

王桥抽了个空子,将崔得林叫到了一边,道:“崔总,你搞矿多年,是专家了。有一个问题要请教你,你知道大鹏铅锌矿吧。”

崔得林道:“我知道,这个矿没有什么资源了。”

这也是最令王桥迷惑不解的地方,王桥继续问:“如果有人要买这个矿,是什么目的?”

崔得林的昌东矿业集团和涂三旺的静州矿业集团是老对头,这些年在涂三旺的全面竞争下,崔得林的日子极不好过。若不是有个大矿撑着,估计就要退出矿产行业。他仔细想了一会,道:“据我从事矿业三十年的经验,如果有人想买大鹏铅锌矿,估计是当做尾矿库来使用。”

王桥道:“如果当做尾矿库,有问题没有?”

崔得林道:“大鹏铅锌矿本身就有尾矿库,只是容量偏小,如果能加大投入,进行改造,还是没有问题。从昌东的情况来看,尾矿库的基建投资一般约占矿山建设总投资的10%以上,占选矿厂投资的20%左右,有的几乎接近甚至超过选矿厂投资。尾矿设施的运行成本也较高,有些矿山尾矿设施运行成本占选矿厂生产成本的30%以上。”

听了崔得林介绍,再结合企业办提供的材料,王桥心中大致有数了。

酒席散场时,小钟热情地道:“喝了酒,都不准走,去照顾我的生意,唱歌啊。就是素歌,大家吼几嗓子过瘾。”

大家都没有反对。

在往楼下走时,杨洪兵悄悄给了一把钥匙,道:“这是公安家属院房子的钥匙,我们没有在那边住,什么都齐全,你可以去住。”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嘿嘿说道:

    看起来果然没错
    崔德林是做矿产资源的
    吕一帆和崔德林合作
    将来肯定从矿产煤炭入手
    老套路了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