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章 似是故人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傲娇萝莉和正太小白之间曾经发生的故事有时间的话可以讲上一箩筐,最神奇之处在于分开许多年以后,当两个人都成长为成年人,各自经历情感的挫折失败后,还会奇迹般的相遇,甚至连相遇的方式都会如此奇葩,不得不说造化的神奇。

当李宁咏再次听到“臭屁精”这个称呼的时候,她受伤的小宇宙终于爆发出来,狂吼一声:“张小白,你王八蛋,这些年你死哪去了。”说完,一把搂住和她等高白皙的脖子,呜呜呜地放声大哭。张小兵手足无措,他彻底懵了,这到底什么情况,本来只是擦车小事故,怎么越看越像是抛弃痴情少女的无敌渣男,在上演一出生离死别的人间惨剧,关键是,这绝对算是大庭广众之下了,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很不好。

于是,过路的汽车看到的是这样一副极具想象力的场景:一个勇敢的女人为了追回变了心的男人,不惜生命疯狂赶车,终于把男人堵在半路,并用她最后的努力来挽留这个变心的男人。

不管路人如何意淫,张晓兵最后还是挣脱了怀抱,有几分不忍的问道:“你失恋了?”

“恩。”

“那……打算去哪?要不要我陪你?”张晓兵还是出于不忍心,他也怕哪句话万一不合适再伤害道对方就真的难辞其咎了。

“好。”

“找个地方坐一坐?”

“嗯。”

“这段路我也不熟悉,往茂东方向应该有农家乐什么的。”

“好。”

张晓兵彻底无语,这还是小时候那个拽拽的傲娇小公主吗?怎么看怎么像个被抛弃了的怨妇。他心里这么想,脸上却极力表现出久别重逢的热络。

两人上了车,很快找到了一家打着土鸡招牌的农家乐,随便要了两杯茶,一盘炒黄豆。

李宁咏经过一番眼泪的发泄,心里舒服了许多,她把张晓兵当成了姓杨的渣男,狠狠羞辱了一番,这时候重新戴上了墨镜,以掩饰刚才有点狗血的尴尬表情。

两个人坐在一起,先是问了下彼此这些年的近况,然后才说起小时候的故事。

其实,两个人真正接触并不太多,张晓兵高中以前都在巴山县,偶尔会遇到从茂东回来的李宁咏,印象中只觉得小姑娘衣服挺好看,而在李宁咏眼中,张晓兵都是一副腼腆羞涩的邻家男孩,原来的她绝对看不上这样的男人的,可是在经历过又一次的失恋之后,她忽然觉得这种男人还是蛮可爱的,这让她不自觉看向对方胸前衣服上沾着的鼻涕和眼泪,悄悄抽出一张纸,递过去道:“不好意思辣,刚刚借你的身体用了用。”说完,又觉得这话哪里不对,补充了一句,“你要觉得吃亏,最多也可以借你用一下的。”

张晓兵大汗。

***

11月25日一大早,侯海洋从华荣小区出来,这套房子原本是姐姐在住,自从和林海结婚以后,这里就成了侯海洋的临时定居点,姐姐偶尔过来住几天,其他时候都没有人。

今天是张大炮的80大寿,侯张两家作为世交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尽管吴立勤一再强调不许带礼物,但他还是提前做了准备。他看了看手里已经装裱过的卷轴,这是他写的一副寿字,作为给老人的贺寿礼物,这份礼物既文雅又不显突兀,应该是比较合适的。

到了张家门口,才发现场布置的很有氛围,门口挂着一对带着寿字的小灯笼,小院子里面搭起一个漂亮的小拱门,上书:恭贺寿星爷生日快乐,两旁还特意竖起了两块精致的金属柱子,一面写着:福如东海长流水,另一面是:寿比南山不老松。作为在家里为老人举行的生日,不点年龄为敬,生日快乐四个字又带着年轻人的特点,别有一番流水青松般既长寿又年轻的和谐统一。院墙周围和正门口都是彩条毛布装饰,简单而又不失庄重,一看就颇有喜庆的气氛。

侯海洋刚走进院子,张晓兵正从屋子里出来,看到来人瘦高挺拔不禁愣了一下,说道:“你是侯海洋?”

待确定对方身份之后,张晓兵高兴地说道:“我刚才还发愁呢,你来的太好了,陪我去太平农贸市场和老味道土菜馆走一趟。”

侯海洋说道:“那我把手里的东西放下。”

张晓兵道:“那你先放我车上吧,我们先去吃早饭,然后再买菜。”

侯海洋一来就被拉壮丁,心里十分郁闷,但未来大舅哥的忙又不得不帮,只好放下架子陪着他一路忙活。张晓兵这一招走的很对,他临时起意既是给自己解围,也是考验侯海洋的举动,在侯海洋那里真是举重若轻,且不说老味道土菜馆有熟人,就拿到菜市场买菜这活也是侯海洋早在大学就已经实践过了,买肉买鱼买菜,侯海洋瞄上一眼,新鲜不新鲜都能看得透透的,甚至还有几个老菜贩主动和侯海洋打招呼,在这个市场里,侯海洋可真的如鱼得水。

两人不到一个小时就把这些办妥了,等回到张家,吴立勤看见侯海洋和自家儿子一起搬菜,嗔怪道:“你怎么能指使海洋和你一起呢?”

张晓兵说道:“咱家阿姨不在,我哪里懂这些,嘿嘿,不过侯海洋了不得,要不是他今天这任务完不成,你们还不扒了我的皮。”

侯海洋也说:“吴阿姨,这都是小事情。”

吴立勤越看越觉得这小伙子不错,稳重智慧识大体,菜下完了,她赶紧招呼侯海洋进屋,给他倒上新泡的茶招呼,一进屋就发现张晓娅正陪着爷爷张大炮下象棋。

“哎呀,刚才没看到,我要退回那个马啊。”张大炮穿了一身寿星装,新理了一个光头,脸上透着光彩,可是眼睛一刻也不离开象棋,他伸手把马退回去,又让小娅把炮拿开,那股劲头真像极了老小孩儿。

张晓娅无奈地向进屋的侯海洋笑了笑,侯海洋走到近前,喊了一声:“张爷爷,生日快乐,这是送给您的礼物。”

张大炮这才抬头说道:“海洋啊,怎么还带礼物,张家可不兴这一套啊?”

“一点心意,不值什么钱的,您高兴就好。”说着他还打开来让老人家看,这个寿字图写得漂亮,一共80个寿字按照不同的格式排列起来,组成一个更大的寿字,一屋子的人都夸赞道真不错。

10点一过,厨房里开始忙碌起来,张家为了这顿饭专门请了几个川菜厨师,所以侯海洋一时间没有得到施展厨艺的机会,几个年轻人都陪着张大炮说话,张晓兵满肚子的笑话,逗得全家十分欢乐。

正在这时,院子里响起了一个年轻的女人声音,几个人从窗户望出去,侯海洋和张晓兵几乎同时惊诧道:“她怎么来了?”

***

秋云接到宁浩电话的时候,蛮蛮正缠的她没办法。

宁浩在电话里把上次托付查找的人找到了,可惜的是,那人在三个月之前的一次黑帮火拼中死掉了,其所在的黑帮经常做一些买凶杀人的勾当,以为老大在那次火拼中死掉,所以还没有查出幕后买凶的人。

秋云不方便说话,只好不断答应着,她心道,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查出这些已经说明宁浩在美国的实力。她最后说道:“我现在还不能给你答复,等我电话吧。”

挂掉电话之后,她提起一个精美的包装盒,这是她托人准备的礼物,一个黄杨木做得寿星木雕,虽然不是古董,但做得非常精致,作为一份送给老人的礼物算得上贵重了。

蛮蛮眼泪汪汪地望着妈妈,看得她实在不忍,只好跟拉住蛮蛮的赵艺说道:“妈,我还是带着她吧,也不是严肃的场合,应该没问题的。”

赵艺担心的说道:“行吗?第一次上门带个孩子,这印象多不好。”

秋云笑道:“妈,想啥呢,我跟张晓兵就是朋友关系。好了,蛮蛮,跟妈妈走,记得乖乖的,知道吗?”

蛮蛮破涕为笑,两个人大手拉小手出了门。

***

院子里来的人正是李宁咏,自从上次遇到张晓兵她就上了心,暗中打听之下知道今天是老爷子的80大寿,于是悄悄地准备了礼物,不请自来,出门以前还刻意打扮了一番。

等进了屋子,看到侯海洋竟然也在,这才感到十分尴尬,不过这两年的经历也让她学会了一些城府,很快调整心态,笑着对张大炮道:“听小白哥说,今天您老生日,来的太匆忙,这是我专门挑选的东北野山参,也不知道这个礼物合不合适。”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张晓兵受了这个“不白之冤”,只得把这个谎言接下,把上次两人偶遇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李宁咏暗暗望向侯海洋,心里琢磨起他和张家的关系,侯海洋已经成为过去式,虽然前一段时间还心有不甘,但她自来有的傲气更难向侯海洋低头,她有意将新的目标对准张晓兵,忽然想到一个绝妙主意,上前拉住张晓兵的胳膊,柔声道:“上次多亏小白哥的开导,不然的话还想不明白,只是让小白哥受了些委屈。”

张晓兵赶紧打住:“别说可,都是应该的。”

这句话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引到了他身上,虽然刚才张晓兵说了经过,但这句“应该的”还是意味深长。侯海洋一头雾水,虽然说李宁咏的到来让他有些有惊无喜,但对于张晓兵和她的关系还是搞不清楚,于是拽了一把小娅低声说:“你哥叫小白?”

小娅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这真不是一两句说的清楚的。

这时候张大炮算是有些明白过来了,开口说道:“年轻人嘛,分分合合的很正常,关键是做人要正派,不要走邪路就好。”

几个人都点头答应着,但看彼此的架势不仅没有放下,倒是更加紧张起来。吴立勤从厨房里出来,她还没明白过来什么事情,却先看到新到的李宁咏,她原来在宣传系统,是见过李宁咏的,又想到和侯海洋曾经的恋人关系,不由得把眼神望向侯海洋,她本来是叫儿子倒垃圾,这时候反而喊道:“海洋,你跟我到厨房来一下。”

出了客厅,侯海洋赶紧向吴立勤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概括能力不错,几句话已经让吴立勤明白过来了,倒是吴立勤说道:“海洋,过去的事情就不要老记在心上了,凡事向前看。干脆,你现在厨房里帮厨吧。”

侯海洋有口难辩,只好都答应着,本来就没他什么事,这时候解释反而变成变相的掩饰,索性不说话为好,再说帮厨也不错,免得李宁咏哪个神经不对在吵起来。

***

侯海洋在厨房帮厨不提,客厅里张晓娅拉着李宁咏说着女人的私房话,张晓兵坐着无聊,心里还惦记着秋云,干脆出门透透气。

刚到门口,就见到拉着蛮蛮的秋云走下车,秋云外面穿意见赭红色风衣,内里是意见白色的包颈毛衣,下身是一件贴身的加厚裤袜,头发随意地用一个发卡绾在后面。

张晓兵呆了一下,这身精心的打扮让他眼前一亮,加上一个呆萌的小萝莉牵着手上,那画面真的美的不要不要的。

还是秋云先开口道:“小兵,帮我拿一下礼物,蛮蛮不松手,我一个手拿不了。”张晓兵上前说道:“不是说过了嘛……”

这刚一开口就被秋云打断道:“是送给老人家的,又不是送给你的。”张晓兵只好闭嘴。

三个人走进院子,张晓兵能拿着礼物走在前面朝屋里喊了一声,秋云手拉着蛮蛮跟在后面, 这一副场景又让屋里的几位看客眼中冒光。

李宁咏问张晓娅:“这又是你哪家亲戚?”

张晓娅还真不好说,只得含糊地说道:“我哥在美国的同学。”

李宁咏撇撇嘴:“你哥还邀请了同学?”

张晓娅说道:“呵呵,我也不是很清楚,听说是救过她的命。”

“怪不得呢,还带着孩子过来,直不懂规矩。”李宁咏把对方看做了习惯了美国生活的中国人,虽然说不上蔑视,但却带了几分轻看。”

进到屋里,又是一番寒暄, 秋云向老爷子说了祝福的话,然后坐下和老人摆谈些家常, 张大炮人老心不糊涂,尽管第一次看到秋云,,但印象非常不错。本来张晓兵想逗弄蛮蛮几句, 谁知蛮蛮竟不买账,还煞有介事的说道:“你家还挺大的,就是没有玩具,不好玩。”

坐了一会儿,蛮蛮急着上厕所,小娅带着她进去,就回到客厅说道:“这孩子还蛮可爱的。”

秋云不好意思说道:“就是太闹,一刻也不消停呢。”

张大炮道:“小娅小时候也闹,鬼精灵一个。”

张晓娅被掲短,不依道:“爷爷,我哪里闹,乖得很。”

张大炮笑起来:“乖的是你哥,你呀是怪得很,凡事总喜欢问个为什么,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哦。”

几个人说着话,就听到厨房那边传来蛮蛮“啊呀”的声音。

***

原来蛮蛮从厕所出来,循着味道溜达进了厨房。

张家的厨房和一般家庭不同,在房子后面单独开辟了一处地方,平时油烟什么的一点飘不进房子当中。

蛮蛮最先看到的是正在剖鱼的侯海洋,看着砧板上活蹦乱跳的一条鱼在侯海洋的刀下去鳞、剖腹和削片,一把杀鱼刀在侯海洋的手下左右翻飞,如同蝴蝶一般翩翩起舞,看得蛮蛮的小嘴巴都张成了“O”形,好半天才发出一声“啊呀”的声音。

也正是这一个叫声吸引了厨房里其他的人,大家一起看着这个扎着两个羊角小辫的可爱小萝莉,吴立勤探出头来说道:“这是谁家的孩子啊?”

这时候客厅里面的人都寻声出来,秋云忙不迭的说道:“阿姨,不好意思,这是我家蛮蛮……”

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脖子,她的眼睛穿过吴立勤,望向身后的侯海洋,而这时候的侯海洋还拿着剖了一半的鱼,一只手拿着刀停在半空之中。这一刻,时间仿佛完全被冻结了,两双眼睛望着彼此,完全傻掉了一般。

吴立勤站在中间想要说些什么,发现竟然情绪完全不对,她转身看到如同木头人一般的侯海洋,在看到眼前的女孩子,忽然有些明白过来,这时候她抱起蛮蛮道:“走,去里面阿姨给你拿好东西吃。”她顺便把几个年轻人一起拉进客厅之中。

侯海洋看着秋云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保持住最后一份理智,轻声说道:“出去走走?”说完,也不等对方回答,放下手里的刀,解下围裙擦了擦手,一言不发的穿过客厅出门,秋云跟在后面亦步亦趋,众人看到两个人的表情,已经在心里明了了关系,就连蛮蛮此时都乖乖的坐在椅子上面。

两人越走越远,越走越偏僻,直到一点也看不见张家的房子,侯海洋才转过身来,一把抱住挣扎的秋云,鼻子酸痛的厉害,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到嘴里,咸咸的,涩涩的。秋云挣扎着想一把推开他,可是他的力气还是那么大,臂膀还是宽,胸膛还是那么热,那种久违的男人的气息让她越来越无力。

秋云设想过无数种两人相见的场景,甚至想过侯海洋已经成家立业,很早之前,她是想质问,离婚以后她完全是愤恨,直到车祸以后在催眠的状态下忆起曾经的点点滴滴,才总算想到放下,但不论如何,这个曾经深爱的男人,这个至今放不下的男人,是她生命里的唯一。都说是“爱到深处无怨尤,情到深处人孤独”,爱情给人带来的,总还是人生最珍贵的礼物。

有种久别重逢刻骨铭心,有种久别重逢撕心裂肺,有种久别重逢相顾无言,有种久别重逢沧海桑田。

等两人情绪稳定下来,秋云带着哭腔说道:“你知不知道?我找遍了所有地方,都没有你的影子。”

侯海洋道:“怪我,都怪我,要是我当年不是自尊心作祟,你如今也不会嫁给他人。”

秋云奇怪道:“嫁给别人?”

“其实我见过孩子的父亲,人不错。”

“你在哪里见过?”

侯海洋这才把那次带孩子游泳的事情说出来,他在张家厨房第一眼见到孩子就认出了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因为那种可爱的印象实在太深。

秋云道:“你知道不知道孩子叫做蛮蛮?”

“我知道,怎么了?”

“蛮蛮!孩子全名叫做秋小蛮,马上就7周岁了。”

侯海洋这时候才想过来,“你是说……”

“我什么都没说,反正孩子姓秋,不是姓侯。”她有意气他。

两个人边走边诉说着往事和情话,侯海洋的故事简直是一部小说,秋云的故事更像是一个传奇,最后侯海洋给了秋云一个深深地吻,神情说道:“嫁给我吧,我不能再让你离开。”

秋云这时候反而冷静了下来道:“现在不行,我在美国还有一些事情不得不处理。”她眼前又浮现出韦德最后的那张脸,那双清澈的蓝眼睛,心里默默说道,有些人不能白死。

“等我三年好不好?”秋云恳求道。

侯海洋望着秋云的眼睛,他看到了这双眼睛中不该有的沧桑,心疼说道:“有什么事情不能一起面对?”

秋云坚定地说道:“我想和你一样,成为一个坚强的勇敢的人。”

***

真正到了拜寿的时候。

先是张家的人挨个给老人送上礼物,然后敬祝老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接着是侯海洋、秋云、李宁咏分别送上自己的祝福。

在大厅当中,张晓兵和张晓娅把老人所有的照片制作成幻灯片,并配上讲解把张大炮解放以后遇到的风风雨雨变成了一个真实的故事人生。

吃过午饭,还有一大把时间,也不能总是聊天。

还是由张晓兵提议由在座的年轻人当场把这个故事变成一个戏剧,张大山负责拉二胡,吴立勤负责画外音,侯海洋扮演张大炮,秋云扮演张大炮原配老婆,李宁咏临时客串张大炮的解放以后渴望休妻再娶的岭西姑娘,张晓兵扮演秋云的追求者,张晓娅男装扮演张大山,甚至脸蛮蛮都被装扮成小时候的调皮的张大山。

张晓兵争取张大炮的角色,说道:“我才是张家的男人嘛,怎么让外人来演?”

可惜这个争辩立马被张大炮否决了:“我看海洋演我合适啊,很有我年轻时候的霸气。”

二胡声响起的时候,故事的第一幕开始,是张晓兵和秋云的戏份。

张大炮老婆一把屎一把尿把大山拉扯大,村子里的放羊娃二蛋看她可怜,经常送些吃的,还帮她赶走了流氓,张大炮老婆很感激他,经常缝了新鞋,悄悄送给他,这让二蛋产生了误会。

侯海洋和秋云的第二幕开始。

那是张大炮解放后回家,粗暴的打跑了痴心妄想的二蛋,不过看到自家的黄脸婆,心理却十分别扭,可怜兮兮的张大山(蛮蛮)依偎着妈妈,对这个爸爸既害怕又好奇。故事的高潮部分是秋云找到了部队的政委给张大炮做思想工作,给他讲什么才是真的封建婚姻,不能抛弃糟糠之妻。

故事的第三幕:

张大炮幡然醒悟,毅然决然地和岭西姑娘分手,并祝福她得到幸福。

故事的第四幕:

张大炮当上了县长,兢兢业业的工作;老婆养儿育女,继续把大山拉扯大。十年dong乱里,老婆不离不弃的陪在他的左右,让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

最后一幕:

不知何时,白发爬满了两位老人的头,张大炮守在老伴的病床前失声痛哭,曾经以为的爱情轰轰烈烈,到头来才明白平平淡淡才是真。

***

几个年轻人的表演真是错漏百出,一出真实的舞台剧完全变成了喜剧,而随着剧情不断地深入下去,特别是侯海洋和秋云两人,在经历过各种人生的苦难之后,越来越接近角色本身,道最后还赢得了大家的热烈鼓掌。

张大炮看着这个舞台上的被塑造的另一个自己,似乎真的触动了生命那根久久不动的心弦,恍惚之中他似乎回到了硝烟弥漫的年代,在侯老团长的带领下,用一个营的部队,抵挡住数倍于自己的敌人,任凭敌人的炮火多猛烈,就是攻不下小小的山头,他站在最前线,举着大砍刀,督促着向敌人猛烈开火……

时间过得飞快,白昼逝去,黑夜降临。

张晓娅冲着众人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把毛毯盖在爷爷身上,不知不觉天已大黑,这出戏剧整整演了一个下午,到晚饭过去,已经入深夜。

蛮蛮困倦的趴在秋云的怀中进入了梦乡,秋云看着孩子抱歉的告别,侯海洋寸步不离地跟在身后,到了车前,秋云很自然地把孩子递给侯海洋,然后去开车门。

张晓兵把人送到门口,站在大门前面,看着三个人在微弱的月光里融合成一个影子,一瞬间他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空落落的。

李宁咏站在他的旁边,目送着一段死亡了的爱情。

弯弯的月亮挂在天空,像是调皮的孩子眨着眼睛,又像是童话里温暖的港湾,静静地伫立在那里,等待着风雨过后的男人和女人们。

政府工作报告
礼拜五秘书网
侯卫东官场笔记
二号首长
静州往事
我身边的事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