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番尾&外记

上一章: 下一章:

番尾:女人帮

9月的天,馨空如洗

随着飞机缓缓升空,秋云一脸倦意地对张晓娅道:“记得到了叫醒我”。

张晓娅把空姐簟过来的薄毯盖在秋云身上,回道:“秋姐,放心睡”。说完,她把秋云的 座位放低,看她慢慢闭上眼睛,然后自己坐回原位,闭目养神,脑海中不仅回想着咋晚几个 女人的牌局。

周六晚上是攒局的好时候,在这之前,张晓娅就已经告知了麻将瘾十足的嫂子李宁咏。 晚饭一过,张晓娅喊上李宁咏一起来到约定的茶楼。

时间不到七点,茶楼人气已经高涨起来,李宁咏在大厅找了个座位坐下休息,张晓娅来 到台前,问道:“吕姐还没来”?

今晚负责的是吕姐老家的一个小妹,见过张晓娅几面,知道自己老板和她比较熟,殷勤 说道:“估计还在家,我给老板打个电话”?

张晓娅赶紧摆手:“不用,我们在大厅坐一会儿,泡两杯菊花茶过来吧,记得糖单独放 在盘里”。她指了指李宁咏的位罝,然后找椅子坐下,找话说道:“怎么没见我哥在家”? 几年来,她在外面跑的时候多,反而家里的情况不太了解。李宁咏眼睛看着张晓娅道: “单位忙咽,你知道网络中心事情多,你哥又是主任,离不幵呢”。

“周六还忙”?

“那是啊,最近经常加班,还说什么全省党政网外网的建设,还有网站的维护什么的, 都离不幵他这个技术骨干呢”。

李宁咏正说的兴起,不想却插进一个爽朗的笑声:“别听你嫂子的忽悠,我都知道你哥忙啥呢”。不用问,这个声音除了这个茶楼的老板娘吕一帆没有第二个人,两人抬头望去, 只见穿着一件暗色格子外套的吕一帆亲热的挽着齐艳玲走过来,齐艳玲蓝色牛仔裤,上衣配 一件黑色的小西装,倒是显得十分干练,两人走在一起,不仅让人想起白玫瑰与红玫瑰,很 是符合两人冷热两极的性格。

吕一帆笑着说道:“待会再说你哥,我们先到包间里面坐,就差咱们的金主秋大美女了”。 她拉起张晓娅,道:“哎,可真是羡慕妹妹呢,你看这皮肤,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李大总管, 走吧,一会儿我可是要报仇的,上次输慘了”。

李宁咏嘴上也不饶人,说道:“这就叫情场得意,赌场失意,谁让你吕老板攀得上岭西 的商界大佬,出点血给我们这些上班族,就当是给普通老百姓还点利息”。

吕一帆说道:“唉吆喂,你也算普通老百姓?你只见这台前的风光,不晓得背后的苦处, 再说最近几年生意多难做啊,你倒是说的好轻巧呢”。有些话她不便说,只是点到为止,反 而对着台座里的小妹道:“把杨总送来的那捅山泉水重到999去”。

999是吕一帆特别装修的一间茶室,比起其他包间都要上了一个档次,有独立的茶水间, 也是吕一帆私人聚会的一处地方。

几个人坐下以后,幵始聊起女人们的话题,无外乎衣服、鞋子、包包之类的,大概七点 半左右,秋云才姗姗来迟。

一进门秋云就连连抱歉:“姐妹们,不好意思,老人住院不得不多呆一会”。

这时候齐艳玲关切地道:“海洋他爸没事吧”?

秋云连忙说道:“没啥大事了,年纪大了心脏不好,再加上血压高,都是需要慢慢调养 的病。哎,你们四个怎么还不打”?

“没有你哪里打得起来嘛!你晓得齐妹妹不太喜欢,要不是我硬拉着,这会儿估计还在 单位呢,你说现在这些公务员也是的,工资一点点还天天加班”。吕一帆带了几分打抱不平 的味道,她这话完全是向着齐艳玲说的。

李宁咏感同身受,在这种私人场合也幵玩笑道:“这就是常说的 <挣着买白菜的钱操着

国家领导人的命、帽子戴的高高的,工资压的低低的,天生还自带背黑锅的命”。

秋云连忙打断他的话,道:“也不能这么说的,当官要耐得住清贫嘛。工作也是一种寄 托嘛,钱只是一方面,重要的还是有一个确定的@标在那里,像我们家那位说的一一政洎理

想”。

一吕一帆道:“这个我就不懂啦,哈哈,看来被你家海洋没少给你做思想工作”。

侯海洋一向是几个人交往的禁忌,听到他的名字到不知如何接话,还是张晓娅打破尴尬 道:“秋姐,今天你们几个打,我和齐姐一起”。

“也好,你今天就给艳玲当好参谋”。秋云说完,几个人抓色子定位,然后定规矩。 吕一帆把烧好的水放在一边,有喝茶的,有喝咖啡的,都可以随便张罗。

秋云上首是李宁咏,下首是齐艳玲,对面是吕一帆,正好对着吕一帆,边码牌边有意无 意地说话:“你们有没有合适的小伙子,给晓娅介绍介绍”?

吕一帆望了一眼张晓娅,笑道:“晓妞条件太好,要找到合适的真不容易呢”。

李宁咏作为嫂子,说道:“家里给她说了好多,小妞眼光高,我是不敢介绍”。

齐艳玲不太了解张晓娅的情况,问道:“晓妞,你有啥要求,我们省办公厅还有几个小 伙子不错的”。

秋云赶紧说道:“家境、相貌要好,最重要的还是人品,可以的话找时间一起吃个饭, 晓妞,我是过来人,女人还是要结婚才算安稳的,否则过了最好的时间,真的不好办呢”。 张晓娅听着大家的议论,幵始是沉默着不说话,她想起好朋友小冉的话:难道女人非要 结婚吗?可是毕竟她不是小冉,这里也不是广南,岭西的传统里还是男婚女嫁为主流,她不仅想起一个人,可是很快就强迫自己把他驱逐出脑海之中,这个人已经不属于她。

“可惜碰不上让我心动的人呢,嘿嘿,谁让优质的男人都被你们挑走了啊,要不你们让 给我一个? ”张晓娅久经此阵,轻松地祭出她的杀手锏,几个女人都笑起来。

李宁咏最先表态:“哈,我让给你你也不敢接受啊!”

吕一帆道:“我想让给你呢,你不知道重组家庭的烦恼,家里的两个小祖宗天天吵架, 我巴不得甩脱,连我自己的闺女都给我起了个外号,叫什么‘叨叨侠%嫌我呢”。

张晓娅笑起来刀叨侠哈哈,倒是蛮贴切的,吕姐,你这张嘴可是厉害呢”。

“哎吆,看让你说的,好像我多毒舌似得,要说嘴巴厉害还比得上你嫂子啊,是不是宁 咏? ”吕一帆巴不得把火烧向李宁咏。

“我咋厉害了?你可不要挑拨我和晓妞的关系”。

“哪里还用得着我挑拨啊,你最近没看你们家张小兵写的小说吗”?

“写小说?你听谁说的”?

“哈哈,看来你还真不知道啊,你以为张小兵天天加班干嘛呢,在偷偷写小说哦,还起 了一个挺怪的网名叫啥小桥老树,把你写的慘哦,我都不好意思说啦”。

这一下真是挠到了李宁咏的软肋,不过她马上反应过来,这是故意气她的,脸色变了数 遍,终于还是压下一口气道:“等我今晚回去问问,你这完全是谣言,我们家小兵可是模范 丈夫,哎,刚谁打的五万,我胡了啊”。

“哈哈,早就过了,我都抓牌了,不算,该我打了”。吕一帆的激将法起了效果,幵心 的打出一张无关紧要的牌。

李宁咏心头火起,不断地给自己打气,忍住,忍住。到她的时候,只觉得脑子混乱,怎 么也算不清其他三家的路数,干脆啪的一声甩出一张大饼,秋云笑道:“不好意思,胡了”。 吕一帆故意再添一把火,把牌一摊,道:“哈哈,双响炮!”

齐艳玲有些不忍地回头问晓妞:“我们是不是也胡了?”

经过第一把颇有喜剧的幵场,气氛迅速活跃幵来,几个人话题转来转去又转到孩子身上, 吕一帆对李宁咏道:“还是你们两口子好,把孩子扔给老人家带,省了好多麻烦”。 厂

有小姑子在场,李宁咏不愿扯上家里的事情,她有意把话题引到别处,看了对面齐艳玲 一眼,道:“要说起来,我们都得羡慕艳玲呢,没有孩子烦恼,你看我这身体,恢复了两年 还不好呢”。

秋云不知怎么的关心起来:“国外倒是很多这样的丁克家庭,沿海也不少,但岭西倒是 不多,艳玲,你们两口子真不打算生娃娃”?

谁知芥艳玲并不在意,反而轻描淡写的吐出两个字:“不要”。

张哓妞坐在乔艳玲后面一边指导,一边圆场道:“妈妈们,也照顾一下未婚女青年啊,吕姐,看你这茶楼生意挺好的,你说我要是开一个怎么样”?

吕一帆又幵始吐苦水:“我跟你们说,茶楼这玩意,挣不了几个钱,还特别操心。我们 家那位啊,也就是看着这是个结交朋友的地,有事没事约着打打牌喝喝茶,图个自在呢”。

半个晚上,都是在这种不断碰触禁忌话题然后又不断绕幵之中纠缠,张晓娅有些想不通 几个女人到底累不累,下半夜,张晓娅一个人找地迷瞠去了,她知道明天还有一天的超强虔工作等着呢。

***

飞机在广南机场落下去,秋云戴着墨镜走出大厅,后面张晓娅提着行李箱一路走听工作安排,幸亏后半夜睡了三个小时,此时听到秋云有条不紊的安排,想到她一夜未睡打麻将, 真的十分佩服。

秋云安排完,转而拨通侯海洋电话:“蛮蛮报到还顺利吗?哦,你今天就回,那行,机 票买了吗?好,那到家给我打个电话,我都忙忘了,老家簟来两条鱼,我放厨房的捅里了, 你做了给爸簟过去,姐姐姐夫在呢,放心吧,一切正常……不说了,今天一堆事情,你知道, 像我们哪里有周末啊?好了,路上注意安全”。

匆匆挂掉,她想了一下,还是给女儿去个电话:“蛮蛮,起来这么早?爸妈不在身边, 多和同学们搞好关系。知道你能!你妈能不操心吗?第一次离家这么远,照顾好自己,面胲 用完了给我打电话,不要自己买知道吗,不安全,还有零食我从广南这边一周给你寄一次。 记得给你爷爷奶奶打电话,报平安,免得他们担心,要给你姑姑姑夫去个电话,问下爷爷的 病,不要嫌妈妈唠叨……好了好了,没钱给我打电话,不要找你爸,他的钱都在我这呢!不 说了,我这有电话进来”。

来电是李晶的,秋云接通道:“妖精,CALL我干嘛?今天啊,那好,老地方,你们先 去,我可能会晚一点,好好,好姐妹,不见不散”。

打完三个电话,已经来到机场大厅之外,司机小陈等在门口,见到秋云,马上殷勤地拉 幵车门道:“秋总”。然后他又接过张晓娅手里的行李箱,放到车后。

张晓娅坐到副驾驶位罝,回头同秋云商量:“秋总,先去住处”?

“不,直接到公司,你给几个董事打电话,让办公室提前做好准备,你再梳理一下我刚 才跟你说的几个思路,看有什么漏洞。好了,别打搅我,我再睡会儿”。

***

忙碌的工作让时间过得飞快。

晚八点过,公司事情才告一段落,众人散去,秋云用湿毛巾敷了一下脸,让自己重新清 盤起来,出门对正在整理文件的张晓娅道:“今天就这样吧,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好,秋姐,我今天可能住小冉那里,有急事可以到她那找我,当然也可以给我打电话,

那我就先走了”。她之所以说小苒,就是怕自己一觉睡过去,万一有急事,电话都催不酲。

张晓娅走出公司,在路边打了出租,车上迷迷糊糊的听到手机声,下意识地打幵来看, 一张楚小昭T恤短裤的照片出现在微信之中,背景是版纳的热带雨林谷,照片中楚小昭笑 的阳光灿烂,完全看不出时间在她脸上的痕迹,照片之下还有一行小字:踏遍青山人未老, 风景这边独好一一渔家客栈小昭君。

张晓娅眼睛有些湿润,许多年前的心结似乎有些领悟,她斟酌着回复道:“依稀丽色同 窗友,经年关山独去愁,别后依依当初事,一页惆怅一页忧”。

不多时,那边回复道:“别后安好”?

张晓娅再次回复:“一切都好,盼聚”。

最后楚小昭的信息是:随缘聚散,长系勿念。

打车直接到侯小苒住处,张晓娅的心情重新恢复过来。两姐妹一见面,先来了一个大大 的拥抱。侯小冉道:“我那铁娘子嫂子怎么这么剝削你,你看眼睛都是红的”。

“没办法,咋天打了一夜麻将,又忙了一个白天,累的要死,说好了,今天哪也不去, 先借你的地方睡一觉。电话给你,有事替我接啊,不行了,我要睡十二个小时,不许叫醒我 哦”。

侯小冉看着闺蜜四仰八叉贴着枕头睡过去,给她盖好被子,睡梦中的张晓娅应该很幵心, 侯小冉看到她的脸上没有了酲着时候的紧张,倒是真的带着几分安然。

蓝樱社,名字有些怪,勉强可以叫做作酒吧,是一家只对女性幵放的会员制场所,有专 属的私人包厢。

秋云到的时候,侯国莉和李晶已经喝了不少酒,两个人借着酒精的作用,幵始肆意的大 呼小叫,私下里三人总以姐妹相称,侯国莉当然是当之无愧的大姐,至于秋云和李晶,都是 戏称“云娘子”和“小妖精”,所以一见面,秋云这云娘子的名号就被再次喊个不停。

“云娘子,你改个名字吧,我和莉姐都给你起好了,叫一一秋铁”。李晶借着微弱的灯 光,幵玩笑道。

“为啥要改名字? ”秋云自顾自坐下,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借着酒精刺激有些昏沉的头脑。

“那样就可以直接叫你铁娘子了嘛,你看我们三个,属你最忙,周末都在拼命挣钱,呜 呜,很快我的钱都被你抢走了”。

秋云恢复了些精神,看到侯国莉也跟着笑起来,撇撇嘴巴说道:“你们一个资本家,一 个地主老财,欺负我这个无依无靠的无产阶级,你们好意思啊”?

李晶也笑起来:“有啥不好意思的,比起找们来啊,你还真是劳碌命呢”。

秋云假装生气道:“是啊,是啊,我这是天生的劳碌命爰犯贱呗,等哪天不高兴了,一 撂挑子爱谁谁去,老娘不伺候了,你们是不是就高兴啦”。

侯国莉难得听到秋云嘴里说起这些话,举杯跟着笑道:“对,爱谁谁去,今天不谈工作,

只谈岁谊”。

^得秋云放下一整天的烦心事,三个人一边品酒一边说些女人的私房话。

“云小娘子,你知道为啥叫你一起喝酒”?李晶晃着杯中的红酒,看自己的影子投射在 杯子之中,还是那个魅惑颠倒的美人,只不过多了几分世俗熏染的沧桑。

“为啥? ”秋云只是顺口而出,只不过从她嘴里说出来,倒有些明知故问的味道。

“因为一一”李晶的醉眼望向侯国莉,声调一下高了八虔:“莉姐自由啦”。

秋云有些愕然,不自然地看着侯国莉,露出探寻的眼神,她自然听说了一些事,只是碍 于辈分不便出口。

“是的,我和老宁离了”。侯国莉回答的很自然,表情中完全看不出情绪的波动,她抿 了一口红酒,让自己处在微睡的状态,悠悠说道:“20岁的时候都是美好的爰情,30岁的时 候渴望美满的婚姻,最灿烂的年华得到的太容易,以为真的就这样一生一世,慢慢才知道婚 姻也有寿命,就像我们女人的脸,先是一根根地鱼尾线,苒是一个个的老年斑,再怎么保养 还是抵不住时间的摧残。不过,活到我这个年龄也算想幵了,像妖精说的,自由了,再也不 用担心另外一个人在外面奔波劳苦或是花天酒地,你知道心里装着一个人,有多苦”。

心里装着一个人,有多苦?秋云心说,很苦,很苦。

她的情绪莫名地被感染,带着几分追钇和感伤,说道:“爱一个人真的放不下,心心念 念都是他,也曾气他恨他怨愤他,可最终见到了,反而是只想追随他,也许这就是爱情。如 果说爱情是靠着一颗放不下的心在维系,那婚姻更像是走进一暮戏剧,不仅要扮演好儿媳妇、 老婆和母亲三位一体的角色,还要懂得婚姻的智慧。男人和女人不同,特别是优秀的男人, 他们几乎天然地爱心泛滥,所以维系一段忠贞不变的婚姻就要和男人身边的女人不断的战 斗,从她们身上汲职可爱的基因,让自己进化的完美无缺,直到有一天累觉不爱”。

不知道为什么,秋云说到这里忽然想起前一天在医院陪伴生病的侯父,晚上凑局和几 个女人打麻将,第二天还要忙碌工作的场景,她已经分不清是本能还是刻意如此忙碌的生活, 甚至千方百计给张晓娅介绍对象,心里都有些莫名的无奈。

侯国莉有些动容,累觉不爱触动了她最敏感的神经,她举起酒杯说道:“云娘子说得好, 妖精一起,为累觉不爱干一杯”。

李晶算是三人里的逍遥派,她重新倒好酒,说道:“让你们说得我都伤感起来了,我作 为云娘子口中的‘男人身边的女人%也要谈谈这个累觉不爱。男人女人相爰在一起,不爱了就分幵,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为什么咱们女人却总是吃亏,只有两个字一一独立。 女人不独立永远只能依附于男人,即使彼此没有感情了,还是要捆绑在一起,直到彼此怨恨 甚至仇恨,所以我信奉女人有自己的事业,经济独立了,心态平和了,感情的事情才是纯粹 的感情。很幸运,我们三个就算是最后累觉不爱,依然会有崭新的人生,所以我必须要说, 恭喜你,莉姐,不委屈自己才是真正的生活”。

侯国莉听得有些怅然,尽管她为丈夫做了很多,在这之前却从没想过独立,心里闷着 一口气,喝干杯中酒,说道:“是啊,妖精比我看得透,所以她没有掉进婚姻的陷阱,如果 真的结婚了,你才会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会是一锅粥,什么自由什么独立完完全全让位于你 所爱的那个男人,你会不由自主的为他去牺牲你的一切,如果他不长进,你会比他还着急, 可是等他长进了,你又会发现慢慢跟不上他的脚步,于是两个人的距离就这样越拉越大,直 到不可收拾难以沟通”。

秋云顺着侯国莉的话说道:“所以,婚姻中的独立不一定是经济的独立,而是彼此共同 的成长,包括事业和情感,也因为如此我是非常不认同女人完完全全牺牲自己做家庭主妇的, 这个社会朝前走的太快,你能想象的出来,一个靠家庭肥皂剧填补精神生活的女人如何理解 在真实世界中杀出重围的男人的快感和困境”。

李晶拍着手赞同道:“所以,很多男人在家庭得不到的东西就希望从另外的地方得到, 比如婚外情”。

侯国莉插进话道:“所以妖精你天生就是我和云娘子的敌人,知道吗”?

李晶倒是不以为然“嘻嘻”笑道:“也许你们忽略了男人更实际的一面,他们总是把女 人分为咅种咅样的,比如像莉姐这样家庭型的,比如像我这样事业型的,还有像云娘子这样 家庭事业型的。男人们为什么相信我,比起男人之间长期建立起的友谊信赖,女人上了他们 的床自然上了一个信用档次,这就是中国特色了,也许真的和家庭无关,只是他们把钱放到 你那里,加一道保险而已”。

秋云道:“你想说我们不是敌人,而是互补的嗖”?

“哎呀,我哪敢跟你们互补,你们一个有背景,一个有能力,我只不过是个苦哈哈出 身罢了”。李晶终于把话圆了回来。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完全抛卽了彼此的身份,似乎只是单纯的交流,这交 流中带着生活的经猃和智慧,放幵身心畅所欲言,这里没有所请的道德指责,更没有仇视偏 见,酒后的话,睡_觉_过来,谁还记得住呢,到时候该飞蛾扑火的没人阻止的了,该洁身 自好的也没人泼皮打滚,就如同是云过镜湖风吹檐铃罢了。

只是到了明天,生活还在继续,依然不是依照口中的道理,因为生活自有逻辑。

后记

这篇《秋云外传》加上这个番尾五万多字,说的太多了。

最初看桥局的《侯卫东》接着看《侯海洋》,很遗憾作者把女人写的有些无力,也许真 的是上个世纪遗留的某些印象或是官场这个环境里女人的尴尬地位使然,但我相信,在不久 的未来,女人的社会影响力会越来越大,特别是中国这样一个压抑了很久的国家,所以不得 不试着了解她们,这是我写这篇外传最后想到的一个初衷。

那最初的初衷是什么呢?也许是初恋的遗憾。人生总有某个时刻会往后看,心里恨不得 骂那个曾经的傻逼,错失掉那么多美好,但这就是当下的困境,回不去了,遗憾感慨多了真 的成了遗憾。

小说是什么?在我看来,它是可以圆梦的,让我真的感觉这段感情圆满了,虽然还是一 个梦,但我把它创造在纸上,用文字死死的定死在那里,告诉它,你就是那样的,于是它真 的就是那个样子了。在遗憾和美好之间,我宁愿留一段美好的记钇,尽管它依然不完美,不 完美就对了,这让我更相信这是生活,生活就是选择了一条路,放弃了另一条路,像我在小 说里写的秋云和小妞,我很抱歉,小妞的幸福还是交给桥局去写。

番尾里的女人很有代表性,不想说的太多,咅花入咅眼,还是自己感受吧。

最后想到一个问题,这篇外传不知道算不算触犯到桥局的权益,因为很多人物和原作出 入很大,也给读者造成了很多困扰,在这里一起说声抱歉。

把感谢放到最后,感谢吧主以及吧里面热心的朋友,这周还有催更得朋友,说明你们真 的在持续关注,你们的留言我都看到了,在此说声谢谢。

最后祝大家五一快乐!

侯卫东官场笔记

2016年4月29曰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5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这结尾真不咋样,尤其是李宁咏这种自私自利鼠目寸光狭隘的女人,最终不应该走进侯海洋的生活圈子,还做了张晓霞的嫂子,不可思议,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样小心眼嫉妒心强的人怎么可能与齐艳玲,秋云,吕一凡做朋友么?败笔啊,看到这里,,,,,,,,犹如一盘活色鲜香的可口饭菜里突然看见了一只苍蝇,令人作呕

  2. 野竹说道:

    一直以为侯海洋会写的更丰满更比侯卫东有魅力。可惜小乔改变了小说走向,好端端的构思、题材糟蹋了。侯海洋生活丰富,历经磨难,生活检点,应该比侯卫东走得更高更远。除了惋惜还是惋惜。

  3. 野竹说道:

    续写的人,呕心沥血,追求自己心中的“郭兰”和“秋云”,理应褒奖。评论者也是“小桥”迷,也是热爱生活,追求完美的人,分析深入,语言犀利。只是感觉争论应心态平和,不要出口伤人。

  4. 爱秋云说道:

    秋云的故事是我一生所追之梦,为你感动,为你祝福。

  5. 匿名说道:

    乱写啊,没意思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