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时候,得益于中国和欧洲之间的丝绸、香料和奴隶贸易,中亚地区多个绿洲发展成了富裕的商业中心。现在,随着中国寻求重建“丝绸之路”(Silk Road),并以此作为本国标志性的外交政策举措,后苏联时代的中亚、高加索及周边地区的诸国都希望中国西扩将再次给它们带来财富。

相关投资“将重振这个地区的经济活动和贸易”,哈萨克斯坦外交部长叶尔兰•伊德里索夫(Erlan Idrissov)说。

这些国家迫切需要投资。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随着大宗商品价格下滑以及俄罗斯陷入衰退,中亚和高加索地区今年的经济增速将降至20年低点。

“这一连串冲击可能会持续下去,”IMF中东与中亚部门主任马苏德•艾哈迈德(Masood Ahmed)表示,“(新丝路)计划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好处和收益。”

然而,北京方面在2013年公布的“一带一路”(One Belt, One Road)政策还看不到明显效果。在苏联解体后,中国20年来在中亚地区大力投资,已经成为该地区举足轻重的经济力量。

根据IMF的数据,中国与该地区的贸易额从2000年的18亿美元增长至2013年的500亿美元高点。哈萨克斯坦接近四分之一的石油产量为中国公司所有,土库曼斯坦一半以上的天然气出口到中国。国有的中国进出口银行(China Eximbank)是贫困的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最大的单一债权人,分别持有两国49%和36%的政府债务。

官员们看到,中国的官员和商人都急于给项目冠上新丝路项目之名。最初的讨论集中在基础设施和出口中国过剩的工业产能上——有时候干脆就是转移不需要的工厂和设备。

哈萨克斯坦农业部副部长古尔米拉•伊萨耶娃(Gulmira Isayeva)表示,一些中国企业正在洽谈向哈萨克斯坦农业投资19亿美元——其中包括一个将多家中国番茄加工厂转移到哈萨克大草原的项目。

新的贸易线路正在开辟,去年中欧铁路贸易增加了1倍多。

尽管中国坚称丝路计划并不是一张地缘政治牌,有关方面仍对中国经济影响力的扩大保持警惕。为向“一带一路”输送资金而成立的金融组织——包括400亿美元的丝路基金,1000亿美元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遭遇了美国和日本的抵制。俄罗斯正在推进自己的一体化项目——欧亚经济联盟(Eurasian Economic Union),中国的丝路计划曾在该国遭到冷遇,“被视为‘他们试图从我们这里偷走中亚,’”卡内基莫斯科中心(Carnegie Moscow Center)的亚历山大•加布耶夫(Alexander Gabuev)表示。

在中国慎密外交和莫斯科经济困境两方面的作用下,双方在2015年5月就项目“对接合作”达成一致。此外,亚投行将与美国领导的世界银行(World Bank)以及日本领导的亚洲开发银行(ADB)在多项投资上合作。

“两年前,人们说这是一项帝国主义举措,”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uropean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的中亚经济学家阿格里斯•普雷马尼斯(Agris Preimanis)说,“现在,部分归功于中国的行事方式,部分归功于经济状况,事情进展顺利。”

在中国的影响力增长的同时,也依然存在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不久前,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张汉晖的一番言论在网上传开,他因外交官家属在哈萨克斯坦签证难指责该国。他说,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无论喜欢与否,应该创造有利条件。

当地人对中国的动机表示怀疑。今年4月哈萨克斯坦多个城市爆发了抗议,起因是一部新土地法颁布,人们担心政府会把土地卖给中国。

还有人担忧,新丝路计划不过是为了补贴中国企业,当地人实际上得不到多少好处。这个地区的腐败十分猖獗,中国的项目也不例外。今年4月,与一家中国企业中标一项修路合同相关的丑闻导致吉尔吉斯斯坦总理辞职。

“中国的资金肯定对我们有利,”一名哈萨克斯坦高管表示,“这很棒。但谁会得到好处?是街坊百姓,还是有权有势的人?”

一些基础设施项目

1) 莫斯科-喀山(Kazan)高铁 中国企业牵头的一个财团去年赢得莫斯科喀山高铁一项3.75亿美元的合同。莫斯科和喀山之间将修建一条770公里长的高铁线,项目总投资约167亿美元,将把两个城市之间的列车运行时间从12个小时缩短到3.5个小时。

2)霍尔果斯(Khorgos)-阿克套(Aktau)铁路 去年5月,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宣布了一项计划,将与中国合作修建一条从中国边境上的霍尔果斯到里海港口城市阿克套的铁路。该项目与哈萨克斯坦一个27亿美元的项目对接,后一个项目是实现哈萨克斯坦火车机车、货运和客运汽车现代化,并修复450英里的铁路。

3)中亚-中国天然气管道 3666公里的中亚-中国天然气管道项目在新丝路计划问世前就已存在,但该管道是土库曼斯坦和中国的基础设施联系的支柱。这条由中方修建的管道从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边境延伸到中国的靖边,造价73亿美元。

4)中亚-中国天然气管道D线 中国在2013年9月与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签署协议,将修建中亚-中国天然气管道的第4条管线。D线将把土库曼斯坦对中国的天然气年出口能力从550亿立方米提高到850亿立方米。

5)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铁路 吉尔吉斯斯坦总理捷米尔•萨里耶夫(Temir Sariev)去年12月表示,这个铁路项目中延迟建设的吉尔吉斯斯坦段将于今年开工。乌兹别克斯坦去年9月表示,129公里的乌兹别克斯坦段工程已完成104公里。

6)霍尔果斯口岸 这是中国-哈萨克斯坦边境上的一个无水港,被视为新丝路上的重要货运枢纽。该陆路口岸在去年8月投入运营。中国江苏省已经同意在5年内投资逾6亿美元,在霍尔果斯一带建设物流和工业区。

较旧一篇:
较新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