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走上了秘书岗位。那是2009年春的一天,我刚和派出所的同事处理警情回来,县公安局办公室的老主任打电话给我,让我到局里开会。

一路上我大脑急速转动,梳理着近期查办的案件。“可能是组织要抽调我上哪件大案。”一想到这里,我兴奋了起来,盘算着这回要显显身手,争取立个大功。可到了会议室就发现,里面坐的不是刑侦部门的领导,而是办公室的领导,他们正在研究成立一个专项工作办公室,需要抽调民警从事秘书工作。这次让我来,不是办案子,是干秘书工作。

说真的,在我心里,始终认为做事情最好是科班出身,没有专业知识的人从事专业性强的工作,弄不好难以胜任。

老主任看出了我的窘态,没有说什么,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那天晚上我失眠了,不是因为自己从基层来到了机关,而是真怕干不好。

初干秘书,很多事情摸不着门路。像很多新入行的朋友一样,我先从接打电话、收发文件等眼前的事情入手。机关里不少科室不几日便发现来了名新同志,于是经常让我帮忙写写简报,时间一长,便熟识了。刚开始我头疼不已,寻档案、找资料,真印证了那句大家常用来调侃的话:“秘书秘书,秘密抄书。”寻章摘句的背后,更多的是腹中空空。有不少次,我自认为过得去的材料送到老主任那里时,得到的往往是一声叹息,之后收回来的稿子常常已是面目全非。

真怕干不好,可既然干了,咱就要干好!当秘书,看家的本领便是写材料。我横下一条心,将办公室订阅的杂志和报纸整理打包,背回了宿舍。书桌上、床头前,甚至卫生间的小凳上都放着厚厚的一摞书。从那以后,我利用下班和周末的时间学习。好的文章,来不及抄下的,就用剪刀裁剪下来粘贴在装订好的大册子里。除此之外,我还将主任改好的材料订在一起反复研究,查找不足、总结经验。就这样过了一年多,渐渐地,主任对我的材料改得越来越少,有些甚至直接转呈局领导批阅。同时,我将工作中总结出的经验写成文章投稿,省级、国家级刊物上也能看见自己的名字了,心里美滋滋的。

2011年

2011年,县局人事调整,组织上任命我为办公室副主任,用老主任的话讲,我这个怕干不好的小伙子干得不错。尽管如此,我心里总觉得,写材料不会这么简单。以后怎么干?心里还是没底,还是那句话:真怕干不好。

2012年

2012年春,我到省公安厅参加一年一度的全省公安调研工作会议,应邀参会的代表中我是最年轻的一个。会上会下,年逾五旬的老笔杆们兴致勃勃地谈论着自己多年来的写作心得。一位从事秘书工作近三十年的老前辈对我说:“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干我们这一行的,要想干好,就要时时刻刻不忘学习、多接地气、不断积累,这才能出精品、出成绩。小伙子,你的路还长哪。”一席话,像勉励,更像鞭策。

回到单位,我改变了自己以往总是坐在办公室里写材料的习惯,开始往刑侦、治安等一线跑,了解基层单位的实际情况,力求文章内容不跑偏、不走空、讲实话、接地气。一来二去,我和很多一线民警成了好朋友。在这个朋友圈里,有刚刚入警的新同志,也有身经百战的老民警,他们很乐于和我聊一些工作中的心得体会,对我来说,真的是受益匪浅。心里有底了,写起材料来步子也敢迈了。

2013年

2013年,我参加了遴选考试,离开了县城,来到了新的岗位,暂时告别了秘书工作。但多年的工作习惯让我养成了想写爱写的习惯,无一日不读书报,无一日不动笔头。2014年冬,组织上将我调整到了市公安局办公室,又做回了老本行。那熟悉的案头、浓郁的墨香,让我感慨不已。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也许是一盏孤灯到天明,也许是一杯苦茶独酌饮,但我无怨无悔,因为那句“真怕干不好”已深深烙在了我的心底。

(刘伟)

较旧一篇:
较新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