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官路风流 侯卫东官场笔记 第946章 午夜恐吓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尽管诸事繁杂,侯卫东还是不想叫妻子知道了挂心,见佳佳满脸问号,就摇了下手,带笑道,没什么,子平在西路,想回来,没带车。
  故作着沉稳,侯卫东缓着步,进了书房,忙给副市长甘霖打了电话。
  甘霖正在西路龙口矿难指挥部里,与市纪委书记齐必达,相对而坐,横眉冷战。手机一响,甘霖见是侯卫东,才站起来,鼻子里面隐隐冷哼一声,出来接了电话。齐必达阴着脸,却重哼了一声,啪的合了面前记录本子,拂袖而去。
  “侯市长,处理报告出来了,市纪委、监察局、煤监局认定事故原因是:一监管不严;二矿工职业素质太低。仅免去西路县煤监局党组书记、局长、副局长,龙口矿所在地西平镇的党委副书记镇长、副镇长、西平镇矿管所所长这几个职务。”
  下面甘霖就带了感情,激愤道,“为了挣钱养家,矿工们每天下井是和死神做伴,十七条人命啊,为了报告上那句“矿工职业素质太低”我拍了桌子,他娘的,人命都没了,还到死落了个素质低,我实在听不下去,纪委老齐正和我不对付呢。”
  侯卫东能理解甘霖的心情,但感情用事,解决不了问题,柔中带刚道,甘市长,纪委是市委的纪委,政府不认可处理结果,你这个组长,可以不在报告上签字吗,等稳一稳再说吧,毕竟市委是稳定的第一责任人吗,茂云可是马上要开人大会了。
  甘霖官场混得老油子了,侯卫东几句话,顿时心里雪亮起来,明白了市政府的态度,和眼下的顾忌,侯卫东人年轻,却是推太极的高手啊。
  副市长甘霖梦中醒来,似乎看到电话另一端,那个年轻刚毅的脸,缓缓点了点头,会意道,侯市长,我明白了,说实在的,我早不愿在这鸟调查组呆了。
  等侯卫东出来,再回到餐桌,佳佳正用筷子敲盘打碗,玩笑道,侯市长,神神秘秘,神龙见首不见尾啊,茂云美女多的很,是故意叫我疑心吗?
  侯卫东装作小心翼翼的模样,陪笑道,夫人,不敢,不敢,茂云矿不少,美女还真不多。
  佳佳手托脸庞,眨了眨眼睛,调皮道,你们的驻京办主任,就是一个十足的大美人啊。
  侯卫东被镇住了,知晓组织部办公室美女副主任郑红梅,和部长朱小勇暧昧后,侯卫东担心两人,在茂云有个闪失出事,伤及自己摆布的大局,才特意叫郑红梅任职北京的。
  这个位置,还是在和郭兰私会时,郭兰出的一计,将郑红梅调到茂云北京驻京办,一石二鸟,一举两得,出事概率极微,朱小勇回北京还左右逢源,对外人是绝密的,佳佳怎么可能知道些许蛛丝马迹呢。
  见侯卫东发了楞,佳佳笑靥如花,给自己喂了口汤,格格解释道,真是可巧的,我和莉姐在岭西天龙大厦闲逛,在一家忆江南女装店,碰到个美女试衣,服务员呢,一旁嘀咕,说什么老总兰姐打来电话,这位美女是她的朋友,茂云市驻京办主任,要按VIP照顾来着。涉及茂云的官员,又是个大美女,我能不上心吗。
  这次侯卫东就不是简单一愣了,瞪大眼睛,嘴巴张成了O型,就同被雷击了,心下暗道:世界也太小了吧,佳佳要是知道这个什么老总兰姐,就是和自己十年来,一直若即若离的邻居、同事郭兰,会不会当场跳起来呢。
  侯卫东掩饰着失态,嘿嘿道,哦,说的是郑红梅主任啊,她任职到北京,有工作能力的考虑,也不否认,还有外在条件的因素,在首都吗,代表的不仅是茂云,还有岭西省的形象啊,呵呵。
  佳佳白了一眼道,侯卫东,你以后没事儿,少给我往北京瞎跑。
  侯卫东苦笑,心道,瞎跑的不是我,是朱小勇好不好。
  侯卫东只好连声道,不跑,不跑,我多往岭西瞎跑好不好,要不,也尽是天天贫穷。
  佳佳不解道,什么尽是天天贫穷?
  侯卫东呵呵道,贫穷就是白天有吃的,晚上没女的;温饱吗就是白天有吃的,晚上有女的。小康呢就是,白天挑着吃晚上挑着美女睡;富裕:白天想吃啥就吃啥,晚上想什么品味的美女就有什么品味的美女。
  弄得佳佳笑得,弯了腰泛了泪花,娇嗔道,粗俗,俗不可耐。
  吃的差不多,笑得也差不多,建设厅打来了电话道,厅机关下午三点,有紧急会议。
  厅里要派车来茂云接。佳佳工作上,独立要强惯了的,回道,高速积雪清理开通,自己驾车回岭西。
  看了手表,近下午一点了,佳佳就抓紧了时间,袅袅婷婷靠近侯卫东,低声道,本夫人叫你温饱一回。
  把侯卫东拉进卧室,一番揉搓抚弄,说不尽娇痴妖娆,竟然反过来,给侯卫东来了次霸王硬上弓,还好侯卫东体健力强,威猛神武,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侯卫东温饱了,也叫张处长心也满意也足了一回。
  事毕,两人端庄下了楼,车位上,佳佳的奥迪闪亮一新,韩明也不是最初生涩的韩明了,佳佳的奥迪车,竟叫他开出去,从里到外,洗刷、检查、保养了一遍,油箱呢,自然是满满的。
  佳佳上了车,心道,跟侯卫东的人,和侯卫东一样,都是人精。其实能跟领导的人,有几个不是人精,不是的话,那是跟的时间不够长,当然也不能太长,时间不短不长的时候,还熏陶培养不出来,也就淘汰走人了。
  有的说:司机是领导的腿,拉着领导走路;也是领导的手,为领导干许多烦琐的事情;又是领导的眼睛,要替领导看着四面八方的情况;还是领导的耳朵,他得为领导听着上下左右的声音;而韩明除了这些,最大的区别在于,还是一个正儿八经、科班出身的**。
  佳佳启动了奥迪车,在温车的时候,招手把侯卫东叫上车,侯卫东深恐佳佳要来个吻别,讪讪的不自然,扫了四周才上了车,佳佳从手包里,掏出一个银行收据条子道,你收着还是我收着,省纪委廉政专户,一年也不知道能收上几笔呢,我们一共缴了32万。
  侯卫东吃惊道,怎么这么少。佳佳就笑道,我可没有贪污了,你也不想想,我们家也不收钱,礼品有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其余的处理给回收的,能给什么高价吗,咱也不管人家当官的是怎么办的,给你落个坦荡清白就成。
  侯卫东动了深情,凑上去,轻吻几下,柔道,谢谢老婆,路上小心,到厅里,给我回信。佳佳也温存道,岭云高速路况很好,放心吧。两人才依依而别。
  晏春平从西路赶回,路况却没有那么好。进出西路的矿石重车,由于雪泥湿滑,或出了车祸,或停下占用道路,平时短短的路程,堵的连绵不绝,民用牌照的警车跑起来,竟然也遥遥无期起来,晏春平紧紧抱着手包,不得不打电话,心急道,侯市长,路堵上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
  侯卫东也不好催,就道,好吧,你到了,就直接去二号楼等我吧。
  下午上班的时候,市委书记段宜勇,电话约了侯卫东,说是和市人大主任李建山,一起听人大会筹备情况。
  侯卫东还在省政府,做副秘书长之时,岭西风闻,他要到茂云任市长,茂云人大主任李建山,还拜访过侯卫东一次。
  当时侯卫东顾虑,先入为主,刻意和茂云方面的人,保持君子之交的距离。时间久了,听多了,见多了,越来越感觉,李建山不按套路出牌,处处压市委书记段宜勇的风头,心下就更加注了意。
  李建山任过市委书记,退到人大主任的位置上,就该明白,自己是个凉菜了,可偏偏处处高调,处处表白,虽然有代表本地干部群体强势的考虑,但就有些不自重了,恋栈的味道太浓,做人的品味就下来了。
  段宜勇的书记办公室,侯卫东很少来,饮了口茶,才打量一眼,如同在市委家属楼的格调,朴素整洁,一条横幅:静以修身,俭以养德。侯卫东觉得不伦不类,俭是看的出来,静就未必了,一个市委书记如果静下来,修身养性,也就离下课不远了。
  李建山还没有到的意思,看来段宜勇是要先单独谈话。等秘书掩上门出去了,段宜勇才慢条斯理道,侯市长,纪委必达同志,汇报了调查报告,甘市长保留了不同意见,市人大会临近了,我看,还是先报上去吧。
  段宜勇也有说不出的苦,钱永年新任省委书记,各地市领导领略的尽是春风拂面,见自己却单单阴了脸。
  段宜勇实在不堪茂云再出什么乱子了,能拖的一定是拖字诀;不能拖的,该报就及时按要求上报。
  侯卫东实在搞不懂,段宜勇在工作面前,时而委曲求全,时而顾虑重重,时而谨小慎微,看来在省委压力面前,乱了方寸。
  想来,做市委书记和专抓经济工作的市长,竟是天壤之别。市委书记要抓宏观,抓方向,抓组织,段宜勇就一直找不到那种抓的状态。
  侯卫东冷静道,段书记,甘市长也有他的道理吧,你段书记的指示,我会坚决服从的。只是我也不愿强同志之所难啊。
  段宜勇就笑道,侯市长,还是市委负责上报吧,毕竟要处理不少人啊。
  侯卫东暂时猜不透,他倒觉得段宜勇这一招并不高明。以他对省委书记钱永年的了解,那是工作细致入微,心怀民生的,不查出背后的深水区,就下个毛毛雨,处理几个不疼不痒的人,瞒不过专家型的省委领导的。
  又一会儿秘书敲了门,市人大主任李建山进来,起身亲热寒暄后,三人落了座,话题从西路矿难的遗憾,到市人大会的安排,聊的都是乏味的场面内容,但是严肃的气氛,做的还是出奇的好。
  李建山用手捋了下大背头,很有深意道,侯市长到茂云,很得人心啊,人大代表一年难得聚一聚,这次标准要做得高些,场面气氛就都出来了。
  侯卫东谦虚还是有的,缓缓道,接受人民代表检阅,过于铺张,就诚惶诚恐了啊。
  段宜勇听了一笑,待要做几点指示,李建山却拍了拍胸脯,又抢了风头,老大哥作风道,侯市长放心,市人大这边计划很细的,会议议程就不说了,宴会的排位、市领导分别陪哪些代表团,谁先敬酒,谁后敬酒,也都细化了的。
  段宜勇压着火,站了起来,呵呵道,好,好,那市委就放心了。
  侯卫东、李建山也就站起来,明明白白的,该告辞了。
  李建山握着侯卫东手的时候,摇了摇,说着保证大局无碍的客套话,很有些一把手的味道。但他的左手,言谈时,不经意间拍了过来,侯卫东就感觉右肩头,落了苍蝇一样,很不自在。
  从李建山这一点,就没有脱离庸俗习气,要说右手还像领导的话,左手这一拍,就分外的江湖了。
  在市委楼下停车场上车时,李建山长出了口气,心道,一个矿难刚过,人大会期间再来个动作,叫段宜勇、侯卫东挠头去吧,不然茂云变得,就越发不是那个熟悉的茂云了。
  晚上七点二十了,晏春平才赶了回来,坐在二号楼温暖的客厅,脸色苍白。
  侯卫东自己做过秘书,对秘书岗位,很有体会,很有心得,感悟到领导、秘书之间,就是唇齿相依,唇亡齿寒的关系。侯卫东摇手示意不慌,关心地先给晏春平叫了餐饭。
  晏春平感动着,面上却不显不露,狼吞虎咽后,把苦心收集的一份份举报材料,摆在侯卫东面前,有的是用血按的手印,很是刺眼,侯卫东震惊了。
  侯卫东翻阅几份字体歪歪扭扭的,还有很多错别字,但附着举报人身份证复印件,照片中人眼光朴实,也能看出是矿工,还有几个干部的交待材料,说的也详尽真实,越看脸色越凝重,正色道,子平,你怎么得到的?
  晏春平一直专注看着侯卫东,几天不见,侯卫东除了眉目间英气依旧,整个人老了5。6岁,竟是一个沉稳中年人装扮了。
  晏春平忙收了走了的神,一五一十道,侯市长,第一天,调查组是甘霖副市长布置的调查,第二天是市委纪委监察局主导,第三天纪委牵头就出了报告。
  “我是主要负责各调查组间联系汇总的,事故初发阶段,只要用心,一些信息还是很容易收集的,比如受害矿工及家属,被双规煤监干部,矿上被拘马仔等等,这一批材料都直指幕后老板是西路县长高凤梧,间接保护伞是市纪委书记齐必达。”
  “事情重大,甘市长叫我把这些材料扣下了,如果交给调查组,市纪委那帮人,不知道会怎样。”
  侯卫东心沉了下去,当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是再起风云啊,在房间踱步良久,反复考虑了段宜勇“拖”字诀论述。
  见侯卫东沉默不语,晏春平继续道,奇怪的是,纪委也没人找我要这些材料,就是今天早上,齐书记见我时,冷笑着说句:晏主任,钦差大臣啊。
  侯卫东听到这儿,从不冷笑的人,嘴角也挂起了冷笑,这是暗暗威胁自己了,就果断道,子平,叫刑侦专案组的同志,陪你秘密复印这些材料,原稿就存邓局那儿,做完以后,什么都不要提了,等应付了茂云人代会,我另行安排。
  在茂云,市委纪委书记齐必达,那是要市县实权干部们,望而生畏的。
  可对于侯卫东,掌握了这些材料后,也就是在某个饭局后,拜托一下,省委钱书记的大秘书孔东兄,劳驾递上去,签个字,转省纪委调查处理,就能打发了的事。
  齐必达同志,还远远没有闻天强,经营多年,山水不露,黑白通吃,错综复杂,人脉深厚,来的难办啊。
  晚上侯卫东有些失眠,毕竟有了心事,妻子回了岭西,房间却还浮动着幽香,还能回味到佳佳的柔情,翻来覆去,恍恍惚惚,到了十二点,才有些许睡觉的意思。
  猛地卧室里电话响了起来,二号楼电话,是侯卫东到任茂云后,新装的,在茂云,也属于机密电话范畴,基本没有怎么响过,此时午夜时,分外刺耳,心中有些不详预感。
  “矿工死了就死了,不就是十几个人吗,在茂云,隐瞒不报的矿难多了去了,你能都查完吗,好好做你的市长吧。”
  侯卫东厉声道,你是谁,有胆量你给我报个名。
  电话那边的人说完早已经挂了,侯卫东说的话,完全在对话筒自言自语。啪了放了话筒,侯卫东失眠的意思更浓了。
  想给邓铁军打电话,说道说道,一想市**局二十四小时,高速连轴运转,老邓也没有怎么休息过,就起了床,冲了把脸,在浴室镜子前,狠力打了套组合拳,自语道,他妈的,是谁这么大胆,我侯卫东怕过谁,该死吊朝上,尽管放马过来。
  出来又做三十多个俯卧撑,还是没有困乏的意思,就掏出机密手机,试探着给郭兰打了过去。午夜的幽兰,是甜甜入梦,还是情思绵绵相思无度中呢?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