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小桥老树:笔下这群人 不高尚也不卑鄙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身为一名70后,作家小桥老树笔下的主人公,集中在60后、70后和80后。“60后已经年过半百。70后则逐渐成为社会中坚。而80后与前两代人有明显差异,正在向上奋斗,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小桥老树说,“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痛苦和欢乐,但是痛苦和欢乐的具体形式并不相同。”

小桥老树想要抓住一些东西,用文学将之“记录”下来。他相信,“比起别的记录方式,文学更能记录一个时代。”“我努力着,希望自己的小说,能经受得住读者和时间的考验,为自己所处时代提供一份关于心灵和社会面貌的样本记录。”

他的时间总体分两份儿——工作时间,他是张兵,是一名在政府机关里工作20多年的公务员,兢兢业业,遵规守纪,曾任某直辖市某区副局长,现任该区文联副主席;业余时间,他叫小桥老树,提笔写小说,勤勤恳恳,遵守创作规律,用9年时间,写成一名畅销百万的“富豪榜”上榜作家。

自2005年至今,小桥老树以基层普通公务员形象为人物角色原型,以他们的生存发展奋斗之路为情节线索,创作出版《巴国侯氏系列》作品,已有400多万字。其小说中塑造的“不抱怨、不愚蠢、敢担当、能办事”的基层公务员形象,深入人心。

小桥老树

原名张兵,重庆人。

1970年出生在四川康定,1992年毕业于重庆文理学院。曾任永川区市政园林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现任重庆市永川区文联副主席。

业余创作小说,至今已创作出版《侯卫东官场笔记》系列(共8册)和《侯海洋基层风云》系列(3册),《巴国侯氏》系列(1册),共四百多万字。自2010年以190万元的小说版税收入,首次登上2010年第五届中国作家富豪榜(位列第22位)之后,连续3年入榜。

庙堂

“我描写的是符合生活逻辑的普通人。”

以公务员为人物主角原型的小说,多被称为“官场小说”。而围绕“官场小说”这个称呼,不管是主流文坛还是一般读者,对它或多或少都有一种偏见:要么将之视为厚黑学的实用攻略,要么就带有一种猎奇式的窥视心态。小桥老树说,“生活中绝大多数公务员都是普通人,具有人性的优点和缺点。我描写的是一群符合生活逻辑的普通人,不太高尚也不太卑鄙,有点小欲望,有点小缺点。我的小说努力还原一个现实生活中正常客观的、能够维系社会正常运转的、同时存在一定缺点和弱点的基层官场。”

华西都市报:当公务员与写小说,这两者是有较大区别的两个行当。你是怎么区别对待的?

小桥老树:各行各业都可以有出色的小说作者。而每一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规则,由于工作性质不同呈现出不同的特点。公务员的规则只是无数行业规则的一种,本质上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具体来说,公务员的现实规则就是法律法规和工作纪律。长期以来,我在工作时间认真工作,遵规守纪,这是对公务员规则最好的遵守。业余时间写小说,遵循的是法律法规和创作规律,这两者一点都不冲突。

华西都市报:2013年4月,你离开工作七年的市政园林管理局,被调至区文联工作。比起园林管理局,现在的状态似乎更接近您的写作?这个工作调动跟您近些年来的写作成绩有关系吗?

小桥老树:有一点关系,但也不全是。主要是一种正常的工作调动,在工作调动中,兼顾、考虑到我的写作特长。现在我调至区文联机关工作后,与以前一样,工作时间做文联机关的相应工作,业余时间从事创作,没有太大的变化。

华西都市报:在过去几年,您的业余写作生涯中,同事对您的写作是怎么看的?他们中有没有谁跟你表达过,担心你把他们写进你的小说里?

小桥老树:一开始我写作,同事们都不知道。2010年,我第一次上了作家富豪榜,重庆的报纸报道了我。大家才知道。但是我没有感受到同事们对此感到意外。我是在业余时间写作,没有耽误工作。现代社会,大家的业余生活都多元化,互相理解程度很高。他们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没有亲耳听到谁给我说,担心我把他们写进小说里。

粉墨

“希望我的小说能起到样本记录作用。”

近几年官场小说在市场上十分泛滥,而小桥老树的《侯卫东官场笔记》能如此受欢迎,他总结得出两个字:“真实”。“我写的是真实的生活,原汁原味,不夸张、不扭曲。”

华西都市报:您本人在政府机关单位工作。写公务员题材的小说,虚构几分,真实又占几分?

小桥老树:小说不是报告文学,只要是小说,必然是虚构的。但是,虚构的小说来源于真实生活。我写的《巴国侯氏》系列,不管是《侯卫东官场笔记》侯卫东官场笔记,还是《侯海洋基层风云》侯海洋基层风云,小说的所有人物,都不是真实生活中实际的人物。但是他们的行事逻辑都来源于现实生活。小说要好看,就得创造让人身临其境的背景和生动形象的人物。做到这两点,作者必须要深入了解他所讲的故事的背景。

华西都市报:您希望自己的小说,主要传达些什么?

小桥老树:我希望自己的小说,能为时代起到一个样本记录作用:描摹真实的人性和世界,尽量缩短与原汁原味的真实生活的距离。

华西都市报:你很看重这种文学记录作用。

小桥老树:是的。我是用虚构的手法写真实的人和事。我不直接表述深刻的意境或者价值,这些东西应该是天然被包含在细节当中,读者自己会体会得到。作家的价值观应该通过故事如春雨一般把人浇湿。我不预设立场,只是尽量接近真实的现实社会,真实的现实社会,比小说更丰富更离奇更玄幻,小说中的人物能达到现实社会的百分之五十的真实性,就会相当丰满,也就意味着深刻地写出了人性。

华西都市报:你的小说中除了官员外,同时还有教师、乡镇企业家、房地产商人、黑社会人员、传销人员、小商贩、下岗工人等大量人物,这些人物合起来就是比较完整的社会生活。如果仅仅用“官场小说”来归纳,显得过于简单,而且容易招致误解。你对此是怎样的态度?

小桥老树:如何归类并不重要。我个人对小说的评判标准是“好看”还是“不好看”,这个标准估计会被很多人不齿,但是这就是我的标准。其实,要把小说写得好看,是一件很难的技术活。凡是好看的书一定要在某种程度上满足读者的内心愿望,引起了广泛共鸣。要做到这一点绝非易事,需要勤奋、天赋加上机遇。

俗人

“写小说是凭劳动赚钱,很干净。”

这个世界上的作家,有一类可归为天才型作家,他们的创作时间很飘忽很写意,不符合一般意义上的勤奋的标准。他们的作品浑然天成,似乎轻松就能做到震古烁今。比如萧红,王朔这些。 另外一类,则是属于兢兢业业、勤奋努力型的,很稳定持续地写出质量有保证的作品。典型代表有村上春树。这两种没有高低之分。小桥老树就是一位非常勤奋的作家。他坚持在业余空闲写作,笔耕不辍,九年如一日。

华西都市报:你是怎么安排自己的业余写作时间的?

小桥老树:我的写作时间是: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晚上,从七点钟到晚上十二点。周末两个全天及节假日。写作同时坚持看书,给大脑充电,每天阅读时间保持在两个小时左右。写作需要一个好身体,我还得注意锻炼身体。我平时步行上下班,每天步行时间约一个小时,一个星期有四个小时左右的游泳时间。写作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生活方式。当一本新书完成,我就想这下可以痛快地休息几天,可是真正玩了两天,又觉得空荡荡无所依存,结果又开始动笔,为此被夫人嘲笑过数次。

华西都市报:是怎样的一种精神动力,让你如此热爱写作?

小桥老树: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兴趣爱好。从童年到中年,我最大的业余爱好是看书和看电影,这两件事从本质上都是“故事”,喜欢听故事和讲故事,才能让我长期保持写作的兴趣。如果没有兴趣,写作将是一件十分单调、孤独、寂寞、无趣的事情,绝难持久;第二,写作这个兴趣爱好改变了我家的经济状况,能将兴趣爱好变成事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如今我正走在这样一个幸福道路上,乐此不疲。这两个原因相辅相成,互相支撑。

华西都市报:是怎样的契机让你开始写起了小说?

小桥老树:我大学读的专业是汉语言文学专业。但在我35岁之前,我是怕写文章的,为此还婉拒了机要部门的挑选。时间转眼到了2005年,35岁的我,有了自己的女儿。家庭经济压力增大。人至中年的我,重新开始了新的人生选择,于是拿起了丢弃很多年的笔。这时的写作不是为了别人而写,而是为自己而写,写得很用心很投入,没想到,居然成了。

华西都市报:自2010年至今,你已经连续三年荣登中国作家富豪榜。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都非常坦率地表明,自己因为写作获得经济报酬,很高兴。

小桥老树:我是一个世俗的人,借小说这一个文学形式表达自己对社会的认识和反思,倾吐自己的感情和情绪。同时通过写小说赚钱,让家人生活得更好。毕竟这个世界是现实的,有钱不是万能的,而没有钱万万不能。写小说是凭劳动赚钱,很干净。所以我从来不以写小说赚钱为耻,而是觉得是一件光荣的事情。

华西都市报:您曾经接受访问说,因写作获得的劳动报酬,比你的正式工作工资要高得多。曾想到过,辞职在家专门写作吗?

小桥老树:辞职的最大理由无非就是有更多的写作时间,行动更加自由。而我不辞职的理由有五个:一是对于我来说“工作时间工作,业余时间创作”是一个比较成功的模式,既然是适合我的模式,为什么要轻易打破;二是人至中年,上有老下有小,我是家里的顶梁柱,“顶梁柱”做事自然首先要考虑老人、小孩和妻子,不能率性而为;三是工作二十年,适应了有单位的日子;四是机关的养老体系不同其他行业的养老体系,离开了公务员体系,前二十年就白干的,社保啥的都没有了,还得从头交起,不划算。兼职写作抗风险的能力就比较高,辞职会降低抗风险的能力;五是辞职后如果躲在书斋里与社会脱离了接触,对小说创作不利,我写的是现实题材,现实生活是写作最大的源泉,我不想脱离社会而失去这个最大源泉。

世情

“纯文学是一个伪概念,自娱自乐。”

小桥老树是笔名。也是他的网名。他最早发表作品,就是在网络上。如今依然是起点中文网的签约作家。虽然他已经有几年没更新了。但依然有很多读者会催他更新。小桥老树说,他经常去网上看其他人写的小说。“我是网络小说的作者,同时我也是网络小说的读者。”对于网络文学平台,给广大业余文学爱好者、写作者带来的机会,小桥老树表示很大的肯定和感恩。

华西都市报:“小桥老树”这个笔名的由来是怎样的?

小桥老树:我很喜欢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对“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很向往。我就从这两句词中各取一个词,组合成我的笔名“小桥老树”。这是两个镜头、两个意境,很中国很古典。

华西都市报:你的读者最早应该是在网络上碰到您的作品。现实生活中,遇到自己读者来主动交流的多吗?

小桥老树:虽然现在有些作家也是明星,但跟明星还是有区别。这是台前和幕后的区别。作家在现实生活中,很少有人认识,是好事。作家需要相对安静。

华西都市报:你可以算是从网络上“起家”的小说作家。对网络文学怎么看?

小桥老树:在当代,网络的出现无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在网络出现之前,很多作者得不到主流文坛体系的足够关注和应有的评价。文字发表和出版的门槛很高。网络出现以后,作品好与不好,主要是由读者说了算。读者说好的作品就能生存下来,不一定非要等到主流文坛的承认。近年来,网络文学也成为影视、动漫和游戏所挖掘的富矿。

华西都市报:想要写出好的网络文学作品,其实还是挺不容易。

小桥老树:网络文学给大量的文学新人一个展示才华的平台,也就是说,“门槛很低”。但是,一旦进入门槛,一个作者想要存活,获得广大读者的认可,则必然要经历残酷的市场考验。网络文学界,每年新人辈出的同时,也有大量的“老人”不断被淘汰。而大浪淘沙的结果就是作家们适应了市场,竞争力大大增加。这就好比说相声,我们每个人自己都会说话,但要想成为专业相声演员,成为郭德纲,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华西都市报:你的书得到很多读者的认可,但并没有得到主流文坛的足够关注,会不会觉得委屈?

小桥老树:为什么要得到主流文坛评价体系的足够关注和应有的评价呢?我是一位为读者写作的作者,读者的喜爱是对我的最大褒奖。从小说发展的历史来看,明清小说属于下里巴人喜欢的文学样式,未进入主流。但是并不妨碍明清小说受到人民的喜爱,正是由于人民喜爱,明清小说才得以生存并发展,最终被奉为经典,进入主流文学的殿堂。主流文学一直随着时代发生变化,没有一成不变的主流文学。任何一种文学样式要成为主流文学必须受到广大人民的喜爱,否则必然会被历史淘汰。我希望写出“能得到读者认可、能够经得住时间的考验”的作品。

华西都市报:2013年,您的作品获得“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铜奖。对于纯文学与类型文学的区分,你的观点是什么?

小桥老树:这个问题我就想起一个词——傲慢与偏见。什么是文学、什么是好文学、什么是纯文学,这些概念都在随着时代发生着变化。我最烦有人拿“流行感冒也是流行的”这种言论来类比被广大读者喜欢的作品,这是没有逻辑的说法。而且还等于是变相侮辱了读者们的智商。我个人认为,纯文学是一个伪概念,以一个伪概念来作为评判标准,所以我们文学的读者才越来越少,甚至到了无人喝彩只有圈内人自娱自乐的地步。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