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复读生活(三)

上一章: 下一章:

进入青春期以后,田峰总是装成一副历经沧桑的深沉模样,这一点最让蔡钳工讨厌。蔡钳工佯装发怒:“既然赌博没有什么意思,那么以后要出去打台球,我再也不陪你。”

“不要因为外人伤害我们兄弟感情,每次打赢了台球,我都请了客,不要擦了嘴巴就不认账。”为了让蔡钳工陪自己打台球,田峰马上投降,又道,“三戒师兄把你的床烧了,怎么办?”

三戒师兄是李预的绰号,李预是茂东一中的毕业生,已经复读第三届,得了一个三戒师兄的绰号。他的成绩并不差,每次摸底考试都能上本科线,偏偏三次高考总是差了二十来分。若是成绩太差,李预也就放弃考试了,可是三次都只有二十来分的差距,仿佛伸手就能够着,他实在没有放弃的勇气。

提起三戒师兄,蔡钳工一阵苦笑,道:“三戒师兄穷得一个星期吃不上一份肉,我不指望他赔,星期天回家去换。”他无意间扭过头看着侯海洋那一桌,眼光停留在侯正丽身上,道:“那个孕妇长得很有味道哈。”

孔宪彬望着孕妇的侧影,道:“我离开寝室的时候,侯海洋说他姐姐要来,这位肯定是他姐。”

女生刘沪与孔宪彬正在热恋之中,见男友目光停留在漂亮孕妇身上,没有马上收回来,泛起醋味,如羚羊一般瞪着眼。

齐燕玲太了解刘沪,见其神情,道:“你们几个男生别把眼珠子黏在美女身上,要看美女,本桌就有。特别是孔宪彬,更不能乱看。”

孔宪彬道:“远观一眼,坐怀不乱,方显男人本色。”

“去、去、去,当着美女乱打望还理直气壮,小心没人的地方刘沪要收拾你。”齐燕玲看着侯海洋,好奇地问,“那个侯海洋看上去像是混过社会的人,不像学生,他以前在哪里读高中?”

孔宪彬道:“侯海洋这家伙装酷,在寝室里三天不打一个屁,说不出什么来历。他不是二中的,也不是五中的,应该是县里过来的。”

他们五人都是323厂子弟,生活在封闭的大山中,从穿开裆裤子就在一起玩耍,再一起到茂东一中读书,高考落榜后聚于复读班。五人如兄弟姐妹一般,说话很随便。

323厂的子弟校教学水平一般,厂里条件最好的人家都将子女送到上海、成都、岭西等大城市,目标是考全国名校。中等条件的人家将子女送到茂东,目标是考大学,跳出大山沟。家庭条件稍逊、成绩又不好的职工子女多数留在厂里念子弟校,初中毕业考部属中专或技工校,毕业后分回厂里当工人。

孔宪彬等人属于家庭条件尚可、成绩也不错的那一类。初中毕业那年,323厂有十来个同学的分数达到茂东一中的分数线。茂东一中找了诸多借口,不愿意接收323等几个三线大厂的子弟。

找借口只是幌子,主要目的是让国防厂出点赞助费。九二春风北渡,大江南北兴起了下海热,学校不再是净土,向大型企业要赞助费是各个中学普遍的做法。323厂是大型三线国企,直接归部里管,可是强龙难斗地头蛇,厂领导多方交涉无果,很不情愿交了赞助费,孔宪彬等十几人才进入茂东一中。

为了这事,厂领导总觉得憋着口气,在会上数次骂过娘。这只是大厂与地方纠葛的一个缩影。孔宪彬等人从小受厂里的影响,看不起土得掉渣的茂东本地人,在本地人面前有着强烈的心理优势。他们又生活在茂东,与当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逃不脱当地的制约和影响。

等待中,一大盆热气腾腾的烧鸡公端上桌。烧鸡公鲜香麻辣,肉粑而不烂,散发着阵阵浓香,孔宪彬正欲祝田峰生日快乐,桌上已是筷子纷飞,他赶紧闭嘴,捞起一块肥美的鸡肉块。

侯海洋上了四节课,饿得前胸贴后背,此时闻到满店的烧鸡公香味,舌底生津,喉结上下移动。

驾驶员老张嘟哝道:“我们比他们先到,这桌还不上来。”

侯海洋解释道:“我给店老板打了招呼,要他用慢火煨,稍稍慢点。”

等了十来分钟,又一盆烧鸡公端了出来,鸡头和鸡爪摆在最上面,汤色比前一盆更加红亮。齐燕玲从卫生间出来,无意间看到最新出锅的这一盆,走回桌前发牢骚:“刚才端出来那一盆烧鸡公和我们吃的不一样,看起鲜亮得多。老板不对头,都是顾客,凭什么区别对待?”

孔宪彬吃得正香,道:“别疑神疑鬼,同一家店同一个厨师,能做出什么花样。”

齐燕玲摇头道:“我肯定没有看错,他们那一盆肯定要好些。老板看人下菜碟,很不地道。”

她是个泼辣女子,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借装朝门外走去,又去瞧侯海洋那一桌的烧鸡公,再次验证了自己判断。随后她去厨房一探究竟,刚到门口,恰好听到廖老板与白衣厨师的对话。

肥胖的廖老板道:“同样的鸡公和作料,火候不一样,做出来的菜品自然不同。刚才那一盆为了节约,还用高压锅压了压,如果纯粹慢火炖,味道还要好些。你这狗日的不开动脑壳,只晓得用味精。”

白衣厨师道:“老大,你是廖氏烧鸡公的创始人,我的火候差点,很正常嘛。”

廖老板道:“这些都是不传之秘,要不是从小看到你长大,我懒得教你。”

齐燕玲站在门口插话道:“我就觉得我们的那盆要差些,原来是老板亲自操刀,我们都是顾客,凭什么厚此薄彼,老板一点不耿直。”

老板回头见到正在抱怨的年轻美女,笑嘻嘻地道:“我们店有规矩,凡是孕妇过来吃饭都能给店里带来财运,就由我亲自下厨。”

齐燕玲道:“这个是假话,别蒙我。以后我们过来吃,老板得亲自给我们弄,否则以后我们给同学说,都不到你这里来。”

廖老板道:“那当然,你也算是老顾客了。我记得你是茂东一中的同学,毕业时到我这里来会餐,当时我这里是中餐馆子,没有做烧鸡公。”

齐燕玲道:“没有考好,只有来读复读班,那位和孕妇一桌的是我们班的同学。”

廖老板完全没有想到侯海洋也是学生,惊讶地朝那桌看了一眼,转回头又笑道:“去年有一个复读班的男同学考上清华,他在考试前经常到我这里来吃饭,烧鸡公营养,对学习有帮助。”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片,道:“你们读书费脑子,吃点烧鸡公有营养。这是我的名片,以后要吃烧鸡公,提前给我打电话,我给你们慢火煨,来了就可以吃。”

在茂东,名片还是高级人士才用的东西,齐燕玲是第一次收到名片,夸了一句:“廖老板挺有头脑,晓得做名片。”

“附庸风雅,别见笑,以后同学聚会就到我这来吃。”胖老板与齐燕玲聊了几句,拿着名片来到侯海洋那一桌,道,“刚才我按照你的要求做烧鸡公,你们班上那位女同学嫌我厚此薄彼。这是我的名片,下回要吃饭,我一定优惠。”

侯海洋接过名片,随口应承着。廖老板聊了几句,见有新客人走进,便拿着名片去接待新客人。

侯正丽并不敢完全相信餐馆食品,她与逝去的丈夫张沪岭感情深厚,肚中孩子是其唯一安慰,因此她比一般孕妇更注重饮食,甚至达到洁癖的地步。她要了一杯白开水,鸡块都在白开水中洗一遍,这才入口。这种吃法少了鲜美滋味,可是在心理上觉得安全。

323厂几个年轻人风卷残云般结束战斗,经过餐厅大门时,齐燕玲对送到门口的廖老板道:“下回我们来吃,你要亲自下厨哈。”

廖老板笑眯眯地捧着胖肚子,道:“要得,要得,老顾客我就亲自下厨。”

五人说说笑笑走回东侧门。还未到上课时间,齐燕玲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回寝室休息。从满是绿树的空间走进人挤人床靠床的寝室,一股难以名状的味道扑面而来,让她禁不住掩鼻而出。

女生宿舍与男生宿舍都是教室改作的寝室,二十二张高低床,四十四个学生。女生们更重视保护隐私,大部分挂有蚊帐,床边还摆了些档次不高的化妆品。各类化妆品混合在体味里,在密不透风的环境里,别有一番复杂滋味。

齐燕玲从小被爸妈诩为“狗鼻子”,对味道格外敏感,她站到走道上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一辆小车开进东侧门。

323厂级别为正厅级,与茂东市是同一个级别。厂里有一个小车班专门供厂里几个头头使用。在缺少汽车的时代,小车班班长虽然是一个小小芝麻官,可是在知识分子集中的地方有很多高级工程师,小车班班长却只有一个。按照稀缺原理,小车班班长的实际地位往往高过工程师。更何况大多数工程师并不能直接服务于领导,小车班班长则不同,天天在领导眼前晃,是领导身边人。

齐燕玲在读初中时对小车班班长有着深刻记忆和厌恶。那时她的父亲齐维康还是一分厂工程师,突发急病,虚弱得难以呼吸,要到省一院住院治疗。厂领导见齐维康病情严重,同意用小车将其送到岭西省第一人民医院。母亲肖秀雅知道小车班班长在厂里的地位,在用车前,将小车班班长和小车驾驶员请到家中,买了鱼肉,准备好岭西特曲和红塔山香烟。吃饭时,在母亲的要求下,齐燕玲端着酒杯轮番给小车班班长和驾驶员敬酒。小车班班长叼着火柴棍的嘴长在如烂茄子一般的脸上,让她产生想吐的感觉。

一顿酒肉之后,小车班班长和驾驶员态度便好转了,接送都很卖力。齐维康在省一院治疗很顺利,病好不久,当了车间副主任。

有了这种经历,齐燕玲看到侯海洋走下小车,颇为吃惊,暗自琢磨着侯海洋的身份。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