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寝室里的冲突(一)

上一章: 下一章:

酒足饭饱,一分钱未付,顺便还拿了几包烟,刘建厂等人尽兴而回。

“包皮,跟我们去爽一把。”刘建厂拍着酒意浓重的包强。

包强头昏脑涨,还有一阵阵呕吐冲动,摇头道:“我回宿舍睡觉。明天一大早,老妈要送铺盖过来,发现我不在寝室又得找麻烦。他妈的,这个老娘们烦人得很。”

刘建厂戏谑地笑道:“包皮啥都好,就是早就该断奶,别总是在老妈怀里唧唧歪歪。”

在众人的嘲笑中,包强摇摇摆摆回到学校,在东侧门外吐了一大摊,搞得东侧门都散发着浓重酒臭味,让偶尔过往的行人掩鼻而行。

包强磕磕绊绊地走上宿舍,头昏得厉害,一头倒在床上便呼呼大睡,至于是谁的床,他不知道。

宿舍里空空荡荡,同学们皆在教室里上晚自习。

复读班从形式上与高三相差不大,区别在于心理上的巨大落差。家人的殷切希望、亲朋好友在背后的议论、前途命运的渺茫,共同构成如泰山一般的压力,牢牢地控制了复读学生的身心,让他们焦躁、不安、迷茫、惶恐。

侯海洋没有经历过高考失败的挫折,而且是主动加入复读队伍,心态积极、乐观,这与多数人不同。他走进教室以后,将姐姐、林海等人统统抛到脑后,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之中。

第一节、第二节自习课他都在学数学,第三节课拿出了历史书。

从五六岁开始,在父亲侯厚德的督促之下,侯海洋开始阅读历史书,父亲侯厚德咬着牙买下的一套《上下五千年》,成为少年时代阅读次数最多、阅读时间最长的书。虽然课外书和历史课本有很大差距,但是为侯海洋奠定了相当厚实的历史基础。在复读班读起高中历史教材,处处都是老熟人,他有种如鱼入水的舒服感觉。

看得过瘾时,铃声大作,部分早就头昏脑涨的同学蜂拥而出。侯海洋没有马上离开教室,等同学们走得差不多时,在教室后面做了五十个俯卧撑后,继续看书。

十一点,教室熄灯,侯海洋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教室。复读班学习任务非常繁重,没有好身体绝对吃不消,他对此保持清醒认识,每天早晚都坚持锻炼。

他在小卖部买了一对电池,来到围墙边。隔断复读班与应届班的围墙有三米多高。复读班这一侧有一个小操场,小操场四周种着许多香樟树。香樟树和围墙之间长着繁茂的杂草,还有一块不知作何用处的水泥坝子,非常隐秘。

侯海洋在香樟树和围墙之间的小坝子摆开架式,压腿弯腰摆臂,身体活动开以后,开始打青少年长拳。他在这套长拳上浸淫多年,打拳时根本不用动脑筋,身体自然而然会作出反应,如行云流水一般完成整套动作。论实战,这一套拳没有太大实战价值,可是长期练习后身体敏捷程度、反应力都大大提高,这就是套路的价值。

三趟套路以后,侯海洋身体微微出汗,艰苦学习带来的疲惫一扫而光。最后一个动作是在围墙边倒立,血液在倒立时全部流向大脑,滋润消耗过度的脑神经。

齐燕玲和刘沪在小卖部买了瓜子,沿着围墙边的香樟小道,一边嗑瓜子一边散步。走到香樟林深处的小空地处,恰好遇到侯海洋倒立结束,双腿从墙上落到地面,发出啪的一声响。

突然响起的声音和树林中闪动的身影吓了齐燕玲一跳,她急向后躲,手中瓜子掉了一地。刘沪胆子更小,尖叫一声,吓得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侯海洋知道吓着两个女生,忙道:“别怕,我是复读班同学,在这里锻炼。”

齐燕玲很快镇定下来,道:“在这里鬼鬼祟祟做什么?吓了一大跳。”

侯海洋道:“我在锻炼身体,你们女同学别跑到这么黑的地方来散步。”

树下黑暗,齐燕玲没有认清是谁,道:“我买的一包瓜子都掉到地上了,都是你的责任。”一般情况下,她不会和陌生男子说话,只是大家都处于黑暗之中,放得开一些。

侯海洋道:“我有什么责任?按道理讲,是我被你们打扰。”

齐燕玲也不是真心要黑影赔瓜子,刚才只是随口一说。她不愿在黑暗处久留,说了句:“不赔就算了,小气。”然后拉着刘沪离开了树丛。

两个女生走到宿舍前,听到男生宿舍传来一阵喧嚣声,不少男生都朝着最靠里的寝室跑去。刘沪在和孔宪彬谈恋爱,立刻紧张起来,道:“那是孔宪彬的第一寝室,里面是做什么,肯定是打架了。”齐燕玲道:“孔宪彬他们有三个人,平时都是逗猫惹狗的角色,若是他们打架,绝对不会吃亏,别担心。”

齐燕玲和刘沪站在三楼走道上观察事态发展,只是听到一阵喧闹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不得而知。几分钟后,从围墙边的香樟小道里走出一名瘦高男子,跑跑跳跳地上了宿舍楼。

“刚才锻炼的人是九分。”刘沪眼尖,瞧出来者是谁。

侯海洋第一次参加数学考试只得了九分,迅速闻名于复读班,如今提起侯海洋,323厂几人都戏称为“九分”。

齐燕玲道:“九分身材不错,原来是喜欢锻炼。”

刘沪用奇怪的眼神瞧了一眼身边这位发小,道:“很少听到玲玲称赞男生,莫非有什么情况?”

齐燕玲立刻否定道:“我爸妈好歹是知识分子,怎么会喜欢九分,我赞扬一句只不过实事求是而已。拜托,发花痴别联想到我身上。”

侯海洋脑子里默想着晚上看过的历史书,压根没有想到三楼走道上有两个女生在议论自己,走回寝室时,被看热闹的人群堵在门口。侯海洋朝里面挤,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打架。”

“谁打架?”

“好像是包强。”

寝室里,包强坐在床上,散发着酒气,指着同学洪平骂道:“老子睡了你的床,是看得起你,还敢来拉我。”他手里拿着一把砍刀,在空中胡乱挥舞。

寝室里还有三个世安机械厂的子弟,许瑞与包强从小在一起长大,关系挺不错,他站在刀锋以外劝道:“包强,都是同学,把刀收起来,等会儿老师就要来了。”

包强斜着眼道:“许大马棒,世安厂的人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外人。老子睡了他的床有什么了不起,还敢来拖我。”

被称为许大马棒的人叫许瑞,因为电影《林海雪原》太出名,在上小学时就被同学叫做许大马棒,习惯成自然,如今他对许大马棒这个绰号没有任何感觉,听之泰然。许瑞继续劝道:“你把刀放下,有话好好说,行不行?”

另外两位世安厂子弟站在许瑞身后,你一言我一语地劝说包强收起手中的砍刀。

床对面站着几人,最中间一人正是床的主人洪平。洪平的鼻子被打破,用草纸塞住,胸前还留着斑斑血迹。他提着一张木板凳,警惕地看着那柄砍刀,对着围观同学道:“包强讲不讲道理?睡了我的床,我轻言细语请他起来。他二话不说,翻身就给我一拳。茂东城里人当真了不起,欺负我们县城来的乡巴佬。”

在学校住宿的同学里有三分之二来自茂东各县城,洪平此语引起了很多人共鸣。茂东是盛产地域歧视的地方,由于实行严格的户籍制度,县城里的人很难将户口转到市区,从解放到现在的数十年时间,市区和县城变得泾渭分明,市区歧视县城,城市歧视农村。在茂东求学的县城同学或多或少受到过市里人歧视,他们从感情上倾向于洪平。

包强酒精上头,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破口大骂道:“县疙瘩跑到茂东来操社会,你信不信,老子明天找人砍死你。”

洪平提着板凳,怒气上涌,道:“有种就单挑,找人帮忙算什么好汉。”

包强如被点燃的炮仗一样跳了起来,站在床边,道:“谁拦我,老子不认人了。”他挥刀乱舞,许大马棒等人怕被误伤,纷纷退到一边。

包强举刀挥了几下,见洪平没有退让也没有还击,面子上挂不住,便挥刀猛砍过去。洪平举起板凳抵挡。只听得噗的一声,砍刀深嵌在板凳上,一时拔不出来。

侯海洋从小打架无数次,经验丰富,瞧见包强只是虚张声势,并不是真的要砍人,也就没有马上劝架。他拿起传呼机看了看时间,见时间即将到十二点,在众人身后大喊一声:“老师来了。”趁着相持中的两人稍有分神,他上前一步,一只手抓刀柄,一只手握板凳腿,猛地用力,将两件武器都抢了过来。

恰好这时,寝室日光灯灭掉。

熄灯时,有两位老师会准时巡查寝室。他们刚上楼,听到最里间的寝室一阵闹声,赶紧拿着电筒走了过来。

复读班负责人朱光宗举着电筒朝里照射,愤怒地道:“谁在闹事?”话音未落,一条板凳便扔到脚前。

由于现场一片混乱,随后又突然熄灯,很多人都没有看清楚是谁夺走了板凳。朱光宗用手电筒射了射板凳,见板凳上嵌着砍刀,吓了一跳,低声对身边的老师道:“你把保卫科的人叫来。”

朱光宗用脚踩住板凳,用严厉的声音道:“大家都回到各自床位上,不要挤在这里。门口的同学围在这里做什么,都回到各自宿舍。”他一边说,一边将板凳朝身后踢。

包强热衷于混社会,可是毕竟还是学生,对学校当局还有惯性的服从。他离开了洪平的床,坐到自己床前,用仇恨的眼光瞧着洪平。

朱光宗闻到包强散发出的浓烈酒味,有意拖延时间,大声道:“这个寝室有没有班干部,有没有?”
在寝室的角落里,小个子学生傅远方是茂东一中的毕业生,成绩很好,高考失误后,窝窝囊囊地来到复读班。任课老师大多认识他,因此他被任命为学习委员。以前在茂东一中也有打架的事情,但是从来没有发展到动刀子的地步,傅远方被吓得够呛,嘴唇哆嗦着道:“我是理科一班的学习委员。”

朱光宗直接叫出了傅远方的名字,愤怒地道:“傅远方,你身为班干部,为什么不制止打架斗殴,还有没有班干部的责任感?”

听到朱光宗的指责,侯海洋差点笑了出来,权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复读班学习委员也就是收发作业,帮老师出点通知,根本没有权力来制止这一场打斗。

朱光宗老奸巨猾,暴跳如雷地训斥傅远方,将事件的两个主人公都冷落在一边。洪平和包强都愣愣地看着大发雷霆的老师,一时之间忘记了自己才是事件主角。

侯海洋见另一个老师悄悄离开,马上醒过味来,暗道:“朱老师脑子很好用啊,懂得缓兵之计。”

朱光宗将班干部训斥一顿以后,又开始教育看热闹的同学:“你们寝室有室长没有?没有,明天开会,选一个室长出来。你们都是成年人了,如果不读复读班,就要到社会上自食其力。你们要学会自我管理,不能总是依靠老师,老师能管你们多久,也就一年两年的时间。你们想一想,两个同学如果打出事,轻则被开除,重则被公安机关抓走,你们这是看着同学到悬崖边上而不出手相助。”

啰啰唆唆地讲了一阵,侯海洋悄悄看了看时间,此时已经距离熄灯有近十分钟,心道:“保卫科的人应该到了。”

又过了一两分钟,手电光射了进来,几个保卫科干部走进寝室。保卫科金科长比起朱光宗就严厉得多,简单问了情况,他就用强光手电射向包强,另一只手将手铐甩得哗哗响,厉声道:“包强跟我走,胆子还不小,还敢动凶器,信不信我关你几天。”

包强仗着酒劲,梗着脖子道:“你好鸡巴凶,凭什么关我?”

金科长勃然大怒,道:“今天不收拾你,我不信金!”

保卫科几个干事一拥而上,将包强牢牢按住,戴上手铐。金科长道:“把凶器拿到保卫科,携带管制刀具入校,你娃胆子够肥。”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