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官路风流 侯卫东官场笔记 第969章 累及家人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侯卫东放下电话,想了想,还是决定,要跑省委一趟,聆听钱书记的意见,省委钱书记的支持,很重要很关键,侯卫东见惯了,官场有事业心有大抱负的,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保护不了自己,还谈做什么工作。
  本来打黑和反腐,并不是一个相互辩证的课题,可是打黑必然牵涉背后的保护伞问题,关联起来,就是辩证的统一了,力度大了,影响面就大,茂云冰冻三尺,绝非一日之寒,一把揭开盖子,外界怎么看历届茂云市委市政府,以此类推,怎么看岭西省委省政府,个中滋味,耐人寻味。
  在高速路上,侯卫东心里千转百回,纠结烦乱,就索性好好睡上一觉,养一下神,这段时间,侯卫东压抑郁闷的,过了一会,就呼呼人梦了。
  副驾驶座上的秘书楚飞,一直在悄悄通过后视镜,察言观色,见了,机敏打了个手势,韩明不经意一笑,如同自己新跟侯卫东的时候,表现出认真,都很刻了意的,一边小心把车速调下来,尽量稳着些。
  侯卫东依稀梦到了,大年初一那次偶遇,从普度寺的亭子开始,似乎又是在北京的野长城,却没有秦砖汉瓦,灰蒙蒙的看不清,台阶只是溜的一层冰,很陡的竖着,他一手抓住城墙,一手贴在冰面,怎么也爬不上去。
  沙州市委书记宁玥,已经在上面的平台等候着,竭力的向他伸着手,可他已经精疲力竭,动弹不得,突然见宁玥花容失色,隐隐听到惊恐尖叫一声,侯卫东的身子就飞一样地往下滑。
  先是高空失重的感觉,伴着风声往下乎乎坠落。最后是沉闷的砰的一声,抑或有妻子张小佳、女儿慧慧的哭泣,尤其是女儿,声音撕心裂肺一样,侯卫东心口猛的一痛。
  就猛然间从梦中惊醒,恍然间四顾一下,自己身还在一号奥迪车里,摸了摸额头,汗津津的,心脏还在猛跳,有些惶恐,这是不是什么预兆?
  侯卫东难免想到了今晚的行动,位在中枢后,侯卫东已经越来越确信,茂云黄赌毒、矿山乱局的根源,就在李建山、闻天强二人,上次听常务副省长秦路所讲,李建山、闻天强,应和川东省委汪书记,岭西政法委书记郑少良很有渊源,真不知他们的底到底多深了?
  手机一响,打断繁杂的思路,是公安局长邓铁军电话,“侯书记,这边一切就绪,等您指示。”
  言辞之间很含糊,所指的,是彼此很清楚了的大行动了。
  侯卫东刚从噩梦中惊醒,沉默不语了五六秒,就这五六秒,邓铁军感到了异样,身在政界、警界其中,多年磨练勘破,当打黑和政治关联,一切就不能以简单刑事而论了,很能体谅侯卫东此时心境,不由疑惑道:“侯书记,是不是有变化,要不——”
  侯卫东的自尊心被刺了一下,滴出血来,蓄了那么久的势,才下了主动出击的决心,如果自己纯粹是为了市委书记的乌纱,平庸着混太平,不去管茂云百姓怎么评说,那么不做这个书记也罢,该死吊朝上吗,就狠下心,刚毅道,铁军同志,我去省委汇报一趟,市委的计划不变。
  挂了电话,却突然怎么也放不下女儿来,侯卫东从没有这样梦到孩子,也没有过多时间关爱过慧慧。梦里慧慧的哭声,触动了心里最柔的地方,特别的痛。
  拔了妻子佳佳的手机,竟然不在服务区,不甘心,又打到岳母家里,岳母赵利敏,语气却阴阳怪气的。
  侯卫东回岭西,习惯去自己父母那边,来了也是晚回早走的,就很少去岳父岳母那边的,赵利敏早就很气不愤了。
  见侯卫东来电,奚落着夸张道,我家佳佳,天天在厅里忙,还要和省领导的太太们,一起应酬这个那个的,她在哪里,我们能知道的了吗?
  侯卫东心里越发烦躁,进了岭西市区,在立交桥上,侯卫东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破天荒道,韩明,送我到省委后,你去纬五路小学。随便看看慧慧去。
  韩明认识侯卫东的女儿,接送侯卫东,跑紫云苑,碰到过,经常是韩叔叔长,韩叔叔短的,韩明就情不自禁带了笑。
  纬五路小学放学很早,下午四点半多一些了,慧慧心里奇怪着,仍等着妈妈的车了,校门口熙熙攘攘的人流车流,大多是接孩子的,有些家庭主妇,还带着菜篮子什么的。
  不多久,校门口车流稀少下来,道路上执勤的交警也撤了,一切恢复了平静,道路显得空荡荡的。慧慧就有些不耐烦,用脚在不停踢隔离桩子,那是学校拦挡汽车进校用的。
  一个没有牌照的黑色凯美瑞,悄悄靠了近来,车门很突然的一开,下来一个黑色短袖寸发男,笑眯眯朝慧慧挥了下手,很自然道,侯小慧,快过来,你妈让我来接你的,建设厅好多小孩,都在饭店等你玩了呢。
  慧慧疑惑着摇了摇头,当看到那个男子,裸露的胳膊上,一道紫红长刀疤后,惊秫的身子退着往后撤。
  黑衣男子四下张望一下,就迅速上前,要抓慧慧的胳臂,慧慧还算机灵,转身撒开脚丫,往校园里跑,在门口见了一个妙龄教师,就直扑了过去,呼哧呼哧道,丁老师,有坏人。
  班主任丁香老师,平时就格外照看慧慧一些,因为那是省政府秘书长的孩子嘛,校领导私下特意叮嘱的,还有出于自己的喜欢,侯卫东张小佳这样的家庭,孩子的优越感是与生俱来,而慧慧还算不招摇,很听话很可爱。
  丁香刚要问询几句,就冷不防,被跟上的男子,恶狠狠的踹到小肚子上,慧慧扯着嗓子喊,丁老师,丁-——-嘴巴已被捂住,那个男子往车里抱拉,时间前后算起,也就几十秒的样子。拐进纬五路的韩明,奥迪一路不紧不慢,等韩明靠边下车,正见一个马尾辫的老师模样,在和一个凶相毕露的男子,争抢孩子,韩明仔细一看女孩正是慧慧,慌不迭大喊着,住手,我是警察。
  韩明身高足有一米八,几个百米跨栏动作,跳过隔离带,气势带着凶狠,边跑边掏枪,凯美瑞一直就没有熄火,黑衣男子已经摸出了刀子,说时迟那时快,“啪”韩明朝天鸣了一枪。凯美瑞黑衣男子见势不妙,迅速上车提速就走,慧慧没有被黑衣男子伤到,也没有被拉上车,只是被扯着倒了地,在地上又被扯出好远来,才被放弃在路上。
  韩明和丁香一起俯下身,再看慧慧,已经吓昏过去,韩明一把抱起来,紧张的呼喊“慧慧、慧慧……”。一边那个丁老师,一身灰土,还很亮丽,韩明忙道,我是慧慧父亲侯书记的司机,你是纬五路小学老师吗?
  “我是慧慧的班主任丁老师,快,快送医院。”
  已有血从擦伤的伤口渗出来,韩明开着奥迪,皱着眉头,心想,侯书记正在省委汇报,这个消息怎么说呢。丁香老师在车后,紧紧抱着慧慧,车上的座椅,已被慧慧的血,污了一片,一边忍着小肚的疼痛,小丁老师的眼泪,就刷刷的流了下来。
  侯卫东从省委书记钱永年那里出来,心情却好不到哪去,钱永年支持的态度很明朗,但顾虑也是有的,虑及的是侯卫东个人前途,会不会被某些领导,打上一个个人英雄主义的标签。
  钱书记脸色郑重道:“卫东,你做得很对,茂云打黑必须啊,茂云黑势力,已经发展至最高峰,也就是茂云社会治安,最为恶劣,执政力最为羸弱,官场最为腐败的阶段,省委坚决支持,但强调一点,茂云打黑过于高调,舆论宣传了开来,未必是好事情,中国不是岭西独有茂云,也不是独有茂云有黑,从实践来看,黑恶势力,难免与商界、政界有所瓜葛啊,而你如此这样一番,全国关注,或许有搞运动的嫌疑啊,富有个人英雄主义的领导,进步空间很小啊。”
  见侯卫东凝重不语,钱永年叹口气道:“打黑绝非仅仅体现在社会治安领域,最为重要的是,发展到了官黑勾结、黑白合污,我们政府官员,如果成为黑社会的保护伞,甚至代理人,失去不仅是人民的信任,还有对政府的希望,你主导打黑,有敢叫日月换新天的激情,不仅仅是司法行动,也是一项政治行动,涉及政治就复杂了,认可不仅是省委认可啊,如果牵扯过大,省委也有被动的可能,只要你去做,我个人支持你,也希望你能走远,哎,姑且把茂云作为一块试验田吧。”
  钱永年没有把话说太透,如果事态发展到,省委也左右不了的时候,侯卫东很可能被作为政治牺牲品的,侯卫东品味的出来,但也看懂了钱永年的期望,省委需要一个敢为天下先的人。
  现在的侯卫东,对祝炎在茂云时代,看的更淡了的,也许该做的,祝炎都回避着没有做,不该做的,比如透支矿产资源,却大力做了,所谓的GDP上去了,其实呢,去了G去了D,剩下的只是屁了。
  下了楼,见韩明并没有侯着,侯卫东少见烦躁,楚飞有些胆怯道,侯书记,韩明打来电话,在省人民医院。
  此时的韩明,正是个没有头的苍蝇,在茂云顺风顺水的,可以呼风唤雨的,在岭西人民医院的他,抱着慧慧,一路不断道:“谢谢,你好,麻烦你了,太感谢了。”
  外科医生看了慧慧,冷漠道:“要住院。”
  韩明说:“要住院,好,要住院,住院。”
  外科医生道:“你先把孩子的裤子剪开,要清理伤口,看看你们把孩子弄成什么样。”
  一边递把剪刀给韩明。韩明和丁香脸不禁红红的。
  韩明把慧慧放外面等候的长凳上,用剪刀从裤子的下面剪下去。慧慧在丁香老师怀里,有气无力道:“丁老师,你有没有啊,韩叔叔,我爸爸呢。”
  裤子上的血已经干结,一动慧慧就呲牙咧嘴,她已经没有力气哭了,痛得直喊:“爸爸,妈妈!”
  丁香手已经颤抖了,也小声哽咽着,韩明已经一头大汗了,想了想还是狠不下手,进去对医生道:“大夫,用点生理盐水打湿裤子,您来剪怎么样,我实在我剪不了,求求你帮帮忙吧。”
  说着又是鞠躬又是央求,医生司空见惯了的,道:“你干脆先办住院手续去。”
  韩明到交费窗口,见长长的队伍,拿了住院单就插到前面,后面交费的女人骂骂咧咧道:“你比当官的还不懂道理吗,加什么塞啊。”
  韩明一咬牙,转了身又回去,一边给晏春平打了电话道:“侯书记家慧慧被擦伤,需要住院,这边我不认识人啊。
  晏春平一惊,赶忙道:“韩明,你别乱跑,说清楚位置,我通知省人民医院的梁院长,马上跑步过去找你。”
  等侯卫东听说了消息,脑子一片空白,赶到岭西人民医院住院部,病房里的慧慧,正在给丁香老师唱歌:“刮风我也不怕,下雪我也不怕,我要我要找我的爸爸,我的爸爸。找到了我的爸爸,就带他回家。”
  侯卫东在门口,听着止住了步伐,鼻腔有些酸涩,就把眼睛闭紧,一忍再忍,不让自己眼泪流出来。这么多年来,侯卫东一心仕途,步步计划绸缪,唯一疏漏的,也许就是自己的女儿,不是这场祸事,也许还要永无止尽地疏忽下去。
  侯卫东再三克制情感,进了病房,一把抱慧慧道:“慧慧,爸爸来了!”
  慧慧此时的不安和恐惧还掺杂着委屈,才突然在爸爸的怀里爆发,毕竟是个8、9岁的孩子,哇哇大哭起来,侯卫东眼角湿润起来,更紧抱着女儿。
  韩明示意了一下,丁香就跟着韩明退出来,正好楚飞捧来花篮,水果什么的过来,也被韩明制止了,三人走到了走廊阳台,天空什么时候,也流下一点一点的泪,落了下来凉凉的,三人怅然若失。
  一会就见一个发疯一样的女人,塔塔紧步而来,气质雍容,相貌清丽,后面跟着四位老人,一个个一脸愁容,魂不守舍。韩明一边迎上去,一边给楚飞、丁香道,是侯书记的夫人、父母过来了。
  侯卫东寒着脸,见了张小佳,思绪是万马奔腾。佳佳先心虚了一下,就哭哭啼啼看着孩子的伤,越看越心疼,越加愤怒,就控制不住吼起来:“是谁,这样害我的孩子,公安局的都是做什么吃的,侯卫东,都是你,全岭西哪里没有黑社会,你较什么真,把我们娘俩都搭进去,才满了你的意吗?”
  心疼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女的抹眼泪,男的蹲在地上,直叹气。
  侯卫东禁不住全身的血往头顶冲,呼吸急促有力,他脑子里已经开始按耐不住,要立刻回茂云了,他要上抓人,要审讯,要一网打尽,直到口里发咸,才知道自己一直紧紧咬着嘴唇,已经破了渗出血来。他定了定神,暗自道:他马的,老子一定在茂云干到底!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 2 条评论

  1. 嘿嘿说道:

    张小佳的妈妈不是叫陈庆蓉么?
    怎么连姓都改了,
    成了赵利敏了?
    连岳父张远征名字也给该了,
    还有侯卫东他爸,
    有点乱套了

  2. 匿名说道:

    这应该是盗版,毕竟都是看免费的

  3. 匿名说道:

    写的真不错,前言不搭后语。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