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只要工夫到位,没有攻不下的城堡(三)

上一章: 下一章:

住进世贸大厦,欧阳佟的心情并不好,根本原因在于,最近事事不顺。杨大元的事,显然是泡汤了,自己的事,是否能有一个良好的结果,要看杜崇光在多大程度上尊重丁应平的选择。

想想不放心,他给广电局那位领导拨了个电话。那位领导告诉他,方案已经确定了,民主评议和投票选举同时进行。民主评议和投票选举会选出两个第一名,然后由局领导从这两个第一中选出一个递补。欧阳佟问,民主评议和投票选举,在什么范围之内?领导说,中层以上干部。听了这话,欧阳佟心里一凉。在这个层面进行投票,肯定没他的戏。根本原因在于,他锋芒太露,这就像武侠小说中所说的剑气。一个武功高强的大师,剑一旦出鞘,便会剑气逼人。大师或许没有想过伤人,但剑气一旦离剑,就不受握剑者控制,伤了谁,他自己也不知道。杜崇光确定这样一个方案,不是要选出谁,而是要堵住谁。

他给董绍先打电话,对方没接就挂断了,过了一会儿,收到他的短信:在北京陪重要领导。

看来,这件事暂时没法过问了,只能考虑眼下的事。二号首长

眼下的事同样麻烦。欧阳佟虽然来到了上海,能否成功,他心里没底。王禺丹曾建议他做个详细计划,他拒绝了。他说,这种事,怎么可能有详细计划?只能边做边看,边做边完善,临时遇到问题临时解决。如果按照一个事先制订的计划进行,就没有丝毫难度,只需要执行力就行了。话说回来,如果只需要执行力,你们那里有大把的人才,哪里轮得上我?

据欧阳佟了解到的信息,林飞的父亲林洛刚,老三届,曾到江西插队,在知青点和林飞的母亲周蔚相爱。返城后,林洛刚在上海一家大医院当锅炉工,周蔚则进入上海市的一家纺织厂,当挡车工。林洛刚的业余爱好是下围棋,业余六段。周蔚的业余爱好是烹饪。周蔚有一条灵敏的舌头,任何细微的滋味都能分辨,有这种能力的人,自然也就成了美食家。周蔚已经下岗多年,林洛刚也于早几年内退。闲来无事,林洛刚便在离家最近的弈达棋社消磨时光,教孩子们下棋,偶尔也和高手过招,乐此不疲。因为有了林洛刚这个高手,弈达棋社便聚集了一批喜爱手谈的人,尤其是林飞成为亚洲飞人之后,所有希望采访林洛刚的记者,只要到弈达棋社,肯定能如愿,这个地方,也变得出名了。

欧阳佟的计划很简单,他选择的进攻方向是侧面迂回,进攻目标是林飞的父亲林洛刚和母亲周蔚。林飞是个非常孝顺的孩子,多次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父母这一辈子受苦太多,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改善父母的生活环境,让他们有一个幸福的晚年。只要林洛刚和周蔚答应了此事,林飞肯定不会反悔。问题是,怎样攻下林洛刚和周蔚?最初,欧阳佟想通过自己在上海的同学老师出面,这些人在上海政界有头有脸。像林洛刚周蔚这类人,毕竟是组织培养多年的,组织出面,应该可以解决问题吧。仔细想过之后,他又觉得这样做有些冒险,如果被拒绝的话,丝毫回旋余地都没有了。于是,他冒出一个新的计划,先由自己出面和林洛刚以及周蔚接触,万一攻不下,再找那些老关系出面,这就叫梯次进攻。

怎样和林洛刚以及周蔚接触?有关这一点,他也仔细想过了,林洛刚喜欢围棋,恰好欧阳佟的围棋也还过得去,或许可以由此入手,先认识林洛刚,再作下一步打算。至于周蔚,她是美食家,对于美食,一定有着过人的偏好。所以,欧阳佟准备了一位粤菜高手,只要这位粤菜高手能够引起周蔚的兴趣,至少,自己算是找到了一个接触他们的途径。

当天晚上,欧阳佟去了弈达棋社。

弈达棋社建在上海静安一个稍显旧败的弄堂里,门脸完全没有整修,只是在门口挂了个魏体的牌子,门口有一个人看守,要查验会员证,如果没有会员证,必须缴20元入门费。进去之后,是一个中间有天井的回形建筑,每一扇门都开着,一眼望去,每一扇门里,都有人在下棋。人虽多,秩序却好,除了落子的声音,似乎听不到别的。欧阳佟四处转了转,最后才来到正对大门的正房,中堂之上,挂着一个硕大的棋枰,显然是讲棋用的。棋枰下面,正围着一圈人,欧阳佟走过去,想看看究竟,可他太矮,从那些人的肩头,无法看清圈内的情况,他只好从人缝里挤过去,到了棋枰前。瘦小就有瘦小的好处,如果他是个大个子,肯定挤不进来。现在只不过将两边的人稍稍往旁边挤开一点,他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里面下棋的,正是林洛刚,他的个子很高,接近一米九,坐在那里,比站着的欧阳佟矮不了多少。与他对弈的是一个老者,这位老者可能超过八十岁,绝大多数头发已经脱落,仅仅两鬓还有少许白发,令人惊奇的是,胡子却异常茂盛。两人已经进入中盘,形势还没有明朗。欧阳佟观察了十几分钟,很快得出结论,形势不明朗的原因,在于两人的风格天差地别。林洛刚落子快,往往是对方下一步,他在三十秒之内便落子。相反,那位老者落子却非常之慢。因为不是正式比赛,不需要读秒,老人每落一子,都比比赛规定时间长一倍以上。林洛刚倒也不急不躁,每落一子之后,并不研究面前的棋,而是和旁边一个后生说话。那个后生似乎是他的学生或者崇拜者,他们所谈,还是棋,只不过是别人所下的棋。

欧阳佟是在大学里学的围棋。班上有七十二位同学,自诩为孔夫子的七十二贤人,欧阳佟只有十五岁,年龄最小,而年龄最大的,比欧阳佟大一倍。欧阳佟常常开玩笑说,班上每一个同学都喜欢他,原因是他太小,没有人将他当成情敌。班上有几个同学围棋下得相当好,下乡当知青时练出来的。遇到没有对手的时候,他们就拉欧阳佟下棋,没想到欧阳佟进步神速,四年下来,已经成了班上的高手。参加工作后进入电视台,当时的电视台不像今天这么热门,属于传媒界的小老三,在夹缝里过日子,电视台的记者,不是报社和电台不要的就是某个领导塞进来的,素质一般,欧阳佟这种新闻系的高材生便显得鹤立鸡群,就算他玩玩打打吊儿郎当,电视台头牌记者的位置,别人也抢不走。除了业务能力与众不同,更能让他显得出众的,自然是围棋,有几年,他还真的好好钻研过一番。后来发现整个电视台找不到对手,加上其他事转移了他的兴趣,下棋也就少了。

现在站到了林洛刚面前,他本能地觉得,一定要引起林洛刚的注意。到底怎样引起他的注意?他也没有想好,只有一个念头,说话。不说话,怎么可能引起别人注意?可中国有古训,观棋不语真君子,你开口说话,说别的,谁听?如果说面前这局棋,人家就会恨死你。加入林洛刚和那位年轻人的谈话?他们谈的是一场国际赛事,对那场赛事的具体情况,欧阳佟一无所知。

老者落子后,林洛刚终止了和年轻人的谈话,认真地看着面前的棋枰,思考几十秒,然后落下一子。欧阳佟立即轻叫一声,妙,这是一个妙招。欧阳佟以为林洛刚会转头看他一眼。但是没有,他落过子,又继续和年轻人的话题。接下来的时间,对于欧阳佟来说,无聊至极,真不明白周围的几十人怎么忍受得了。仿佛过去了几个小时,老者终于落了一子。欧阳佟顿时说,哟,这个应手绝了。林洛刚仍然没理会欧阳佟,而是专注地盯着面前的那枚子,看了足足半分钟,才转过头来,看了欧阳佟一眼。仅仅一眼之后,林洛刚便又回到棋枰上。这次,他思考的时间长一些,超过了一分钟,然后态度坚决地落了一子。这一子落下,欧阳佟又是一声惊叹,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果然,这一子之后,不到十子,老者便推盘认输。

接下来再下,欧阳佟则坚持自己的原则,只要两人的妙棋,他便以精到的语言点评。如果哪一位的棋下得不怎么样,他就沉默不语。老者虽偶有妙招,但与林洛刚相比,毕竟差了一些。所以,林洛刚才能一面下棋一面教徒弟。

第二天,欧阳佟再去,林洛刚又在与一个年轻人下。欧阳佟看了几盘,年轻人的水平与林洛刚显然无法相比,林洛刚一边下棋,一边和周围的人聊天。欧阳佟像昨天一样,偶尔发表一两句简短的评论,想引起林洛刚的注意,但并没有达到效果。

从下午开始,欧阳佟改变了方法,不再看林洛刚下棋,而是找棋社其他人下。棋社的这些人,对下棋基本只是爱好,没什么水平,遇到的对手,没有一个与他下过中盘的。有一类人,水平不行,还没有自知之明,欧阳佟不想和这些人纠缠,便订了一个规矩,连续两局中盘认输者,不再下。欧阳佟下棋很快,落子如飞。到了晚上,棋社已经开始有人谈论他,说是来了一个高手。

接下来的三天,欧阳佟都在棋社和人下棋。很多人来找他求战,只要是没有交过手的,欧阳佟来者不拒。大概从第三天起,来向欧阳佟挑战的人,水平陡然高了不少。欧阳佟略略一想,便明白了,这些人应该是弈达棋社的高手,因为工作,也因为难遇称手的弈者,因此来得很少。难得遇到一个高手,且又像是来砸场子的,这些人自然就动了起来。欧阳佟不得不承认,其间,确实有几个算是业余高手,但与林洛刚相比,显然还差一截。

整整一个星期过去,来找欧阳佟挑战的人,就少了下去。挑战赛转化成了缠斗赛。毕竟欧阳佟不好闲坐在那里,因此,有人邀请,他就下。这些人不一定是高手,下得缺情少趣没有波澜。欧阳佟便勉强下两盘,然后离开吃饭,下午再来下两盘。

这天中午,欧阳佟吃过饭来到棋社,见林洛刚早已经到了,和以前不同的是,他并没有下棋,而是端着一只硕大的玻璃茶杯,坐在那里喝茶聊天,见欧阳佟进来,主动问道,下不?欧阳佟说,当然下。林洛刚于是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将他引到棋枰前。

双方坐下,林洛刚让他执黑先行,他却坚持猜先,结果是林洛刚执黑。这一次,林洛刚显然没时间和年轻人说话了,欧阳佟的落子速度,比林洛刚还快,凌厉无比。四个多小时里,共杀了三盘,欧阳佟只输了一盘。林洛刚显然好久没杀得这么痛快了,还要接着下。欧阳佟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六点,便说,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吃饭,晚上再下?最初,林洛刚答应了,可刚刚站起来,又改变了主意,说是老太婆规定了,一定要他回去吃饭。

欧阳佟和他开玩笑,说没想到,你这位老同志,组织原则还蛮强的。林洛刚觉得欧阳佟说话有趣,便也接话道,那当然,我们都是受党教育多年的,党的话不听,听谁的?欧阳佟和他下第四盘。下这一盘时,欧阳佟一直在想,应该怎样将他引到总统套房去,有些分神,被林洛刚占了先,后来,欧阳佟虽努力想挽回局面,可毕竟失去了机会。分别时,林洛刚主动对他说,要不,去我家吃饭,晚上再接着下?欧阳佟心中一动,去他家吃饭,就可以认识周蔚,或许,他家存在机会?转而一想,一切来得太快,不一定是好事。古人不是说,欲擒故纵吗?他说,晚上不行,我还有点事。林洛刚说,那明天呢?

欧阳佟说,明天?好哇。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不过,我明天要等一个重要电话。要不这样好不好?去我那里下,我住在世贸大厦,那里安静。林洛刚说,那好,你告诉我房间号,我明天直接去找你。欧阳佟说,不用那么麻烦,你把你家的地址告诉我,我让人过来接你过去。

晚上无事可干,欧阳佟就在房间里看电视。他是做电视的,打开电视机,颠来倒去地换台,没有一个节目让他留下印象。也不知是中国的电视人弱智,还是中国电视圈的领导者弱智,总之,中国的电视荧屏,就是一个垃圾的世界,娱乐节目是垃圾,广告节目更是垃圾。这家制造了垃圾,那家还要跟风,结果就像传染病一样,形成大面积无间断污染。湖南电视台抄袭人家台湾节目《非常男女》,搞出一个《玫瑰之约》,几个月之后,全国出现了四十多个电视婚介节目,无论打开哪家电视台,都看到男女主持人在那里拼命拉郎配。香港有个电视节目《百万富翁》火了,一两个月内,内地屏幕上全都是同类型的节目。

欧阳佟正骂那些电视台的台长局长都像杜崇光一样是弱智儿童是政客时,手机响起来,是杨大元。杨大元在电话中说,哥,你到底跟丁部长说了没有?今天党组织开始谈话了。欧阳佟已经知道了结果,却又不好向杨大元直说,便问,谈话了?没有你吗?杨大元带点哭腔说,陈忠是总经理,他已经放出话来,说是要整死我。欧阳佟说,难道他们连丁部长的话都敢不听?杨大元说,就是呀,丁部长是不是在糊弄你?欧阳佟说,不可能,为这事,董秘还骂了我,说这多大个事?只要他出面,就搞定了。我说,那好,你打电话呀。他说,老板已经打了电话,哪里还需要他出面?如果他再打,事情说不定就搞拧了。

杨大元说,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已经想好了,明天就去打听开公司的事。欧阳佟说,我就不明白了,那个陈忠怎么整你?你到底有什么把柄捏在他手里?杨大元说,我有什么把柄?完全是他造谣。下面有几个发行站,把没有卖完的报纸直接送造纸厂,又多报员工数吃空额,这些事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可陈忠掌权,下面的站长要巴结他,就听了他的鼓动,联合起来写我的告状信,说是我命令他们干的。还说我拿了他们多少好处。事实上,他们连一分钱的证据都拿不出来。欧阳佟说,既然他们拿不出证据,那你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反正最坏的结果就是离开。你何不与他拼一场再离开?杨大元说,我也这样想,我怕什么?我只是一个农民,是一个穷光蛋。后来我又想,他搞我,也不是完全没有理由。有些事情你也知道,搞发行和搞别的行业不同,你得请别人喝酒吧?请得多了,到底哪一次请了哪个人,我也记不清楚了。我也不怕坦率地跟你说,有没有业务以外的招待?肯定有,大家都这么做的,谁每一次请客都是为了业务?好多人,把吃喝嫖赌都报销了呢。他要查这个账,我还真有些说不清楚。还有,每年大征订的时候,总会送些钱出去,这些钱都是没有收条的。他死抓着不放,我还真说不清楚。再加上下面的站长盯着告状,假的也成真的了。

欧阳佟问,那你有什么打算?杨大元说,算了,我又不是没饭吃。以前我做生意,每次都做得很好。我想好了,我还是比较适合干这个。

因为无事可干,欧阳佟第一次和杨大元谈起了和江南烟草的关系,他告诉杨大元,自己也正有这种打算,成立一家公司,主要和江南烟草做生意。他相信,这次签约林飞,无论是否成功,和王禺丹的关系肯定是接上了。以后从江南烟草赚点钱,绝对没有问题。杨大元说,太好了。既然这样,报社那边,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干了,从明天开始,我就跑注册公司的事。我办过公司,这方面我比你懂行,我办事你绝对可以放心,等你从上海回来,我这边也就办得差不多了。

欧阳佟说,不用这么急吧,有些事,总需要商量一下。

杨大元说,有什么好商量的?你当老板,我替你打工,你说什么是什么。

欧阳佟说,你只是打工怎么行?公司是我们两人的,你我都得有股份。

杨大元说,股份不股份,我无所谓。这件事,你说怎样就怎样,我没意见。

欧阳佟说,怎么能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如果我占百分之百股份,你也愿意?

杨大元说,我们两兄弟,谁跟谁呀。你就是一股不给我,我也没话说。

欧阳佟的生活习惯是晚睡晚起,甚至晚上不睡白天睡。为了第二天和林洛刚对阵时有精神,他决定早点上床。可是,刚准备洗澡,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文雨芳发来的短信。上次从喜来登离开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联系,她现在是问罪来了。她说,你这人太没风度了,把人家伤害了,竟然连安慰都没有一句。欧阳佟觉得有趣,便回道,不会吧,我已经很久没有伤害过人了。不一会儿,回复来了,说,你真恶毒,骂人还要拐弯。欧阳佟说,我骂人了吗?我怎么不知道?文雨芳说,你直接说我不是人好了。欧阳佟这才明白过来,她是抓了一个逻辑上的漏洞。他还真没有这个意思,又觉得向她解释没有意义,便决定揣着明白装糊涂,说,说了半天,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发过之后,他便进去洗澡。

出来后再看手机,文雨芳发过来好几条短信。第一条是:以这种方式轻视我,很好玩吗?第二条是:怎么不回答?理屈词穷?第三条是:真小气,还是男人呢,不如我这个女子。第四条一个问号。第五条:我是Rx房。第六条:抱歉,打错了,我是雨芳。第七条:哎,遇到一个猥琐男。没劲。还不如和周公卿卿我我去。

欧阳佟回了一条:不好意思,刚才洗澡去了。文雨芳回复说,金风玉露一相逢?欧阳佟说,是啊,祖国处处有春天。

本来想早点睡,可文雨芳这么一闹,闹到凌晨,他只好调了闹钟。

早晨醒来,他的习惯是先进浴室洗个澡。今天,他改了一下习惯,起床后第一件事,向服务员交代了一堆事:叫一份早餐,沏一壶极品碧螺春,煮一壶蓝山咖啡。

林洛刚来的时候是九点一刻,此前,他要晨练,还要回家吃早餐。欧阳佟刚刚将那一壶咖啡喝完,灌了满肚子的水,正在卫生间上厕所。接林洛刚的车是酒店派的,司机直接将他领到了房间,总统套房的服务员替他们开了门。欧阳佟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林洛刚正打量这套房子,显然,他有些目瞪口呆。

儿子出成绩之后,林洛刚也跑了一些地方,但如此豪华的房间,别说是住,就是见,他都没有见过。对于这一切,他倒也没问,和欧阳佟闲聊了两句,便直奔主题,开始手谈。欧阳佟原只想通过下棋作为切入点,没想到两人的棋风竟然如此相近,一旦坐到棋枰之前,便大有畅快之意。

到这里来下棋,好处在于除了上厕所,一切不用你担心,都由服务员做了。中午的饭,也是送到房间里来的,服务员在餐桌上摆好之后,便来叫他们。一局刚到中盘,杀得正痛快的时候,林洛刚说,等一等,下完这盘再说。欧阳佟说,这些菜,冷了就不好吃了。要不,还是先吃?下棋并不是急活。林洛刚自然依从。

林洛刚喜欢抽烟,喜欢喝酒。欧阳佟向王禺丹要了整整四箱极品江南,刚一见面,自然不好用一堆烟吓跑他,仅仅只是开了一条,让他抽。这种烟是用顶级烟叶和极品工艺制出来的,高度提纯,口感清正,是烤烟中的极品。林洛刚抽了一口,便说这烟感觉不错。欧阳佟便将这一条烟全都扔给他。林洛刚坚持不受,欧阳佟说,拿着吧,这是朋友给我的,你看我不抽烟,也不可能带回去了。中午这酒,自然也是极品,茅台。最极品的,还是菜,虽然不多,却样样都是精品。这可是欧阳佟为了钓周蔚下的重饵。

欧阳佟的设计起了作用,林洛刚喝了第一口酒,并没有表态,吃了第一口菜,顿时赞绝。吃第二口的时候,便说,要是老太婆在,她一定喜欢。欧阳佟要的就是这个话题,果然开始和他谈起周蔚,然后对他说,要不,干脆把她也接来,晚上一起吃饭。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晚上,周蔚尝了那些菜,吃一口赞一句。而晚上的菜式和中午又不同,林洛刚趁机将中午的菜介绍一番,弄得周蔚兴趣大起,一边吃,一边研究这些菜是怎么做的。欧阳佟说,阿姨您如果有兴趣,我让人去问一问,将菜谱要来。周蔚说,这都是人家的拿手菜,一般是不会外传的。欧阳佟立即让服务员去将厨师叫来。饭吃完了,厨师也来了。厨师很年轻,看上去似乎只有二十多岁,一问才知道,已经三十多了。欧阳佟对厨师说,阿姨想要你的菜谱,怎么样?厨师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周蔚知道,这是人家的看家本事,轻易不可能传的,便说,没事没事,你别放在心上。欧阳佟却将厨师拉到另一个房间,过了十几分钟,两人一起出来,厨师告辞走了。欧阳佟对周蔚说,已经说好了,菜谱他不给你,但可以到总统套房来,当着你的面做。

欧阳佟提议,他们干脆住过来。林洛刚和周蔚都不同意,专门请一个厨师,太贵了。欧阳佟说,就算他们不来,这个厨师也是他专门请的,现在的不同,仅仅是做菜的地点由下面的大厨房移到了总统套房。周蔚以为欧阳佟说假话,问服务员。服务员证实,这个厨师,确实是专门请来给总统套房做菜的。

毕竟经不起美味的诱惑,犹豫片刻之后,他们答应了。既然要住过来,自然需要准备一番,所以,吃过饭后,周蔚急于回去,林洛刚不好意思让司机跑两趟,也跟着回去了。欧阳佟一个人待在房间里,百无聊赖。好在此时,文雨芳的短信来了,虽然没有什么内容,毕竟可以打发时间,他便和文雨芳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说来也奇怪,此后,几乎每天晚上,他都和文雨芳聊天,虽然全都是废话,倒渐渐养成了一种习惯。

后来的几天,林洛刚和欧阳佟下棋,周蔚则看着厨师做菜,两人各有所乐,各得其所。这样过了三天,两人都觉得有点不对了。毕竟,欧阳佟是三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住在这样高级的房间里,百事不做百心不操,只是陪着他们下棋品菜,太不正常了。林洛刚说,欧阳,你一定有事求我。你说吧,什么事?欧阳佟说,我能不能先不说?林洛刚是个直爽人,说,那不行。你不说,我们心里就装着一件事,吃不香,玩不乐。欧阳佟说,林老,你就别问了,好不好?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在这里多住些日子。

林洛刚夫妇说什么都不干。毕竟,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嘛,既然有事相求,又不说明,他们怎么能这样白白享受?欧阳佟说,其实,他根本就没想过这件事能办成,所以没作办成的打算,只想多在这里享受一下。他越这样说,林洛刚夫妇越不肯接受,中国是个人情社会,人情大过天。他们接受的人情越多,负担也就越重。

欧阳佟说,你们千万别有负担,我是抱定了主意杀富济贫。住满了时间,屁股一拍,走人。你们一定要逼我说,我只好说出来,结果是什么?只有两个,办成了或者办不成。办成了?我们要走人,办不成,我们也要走人。那多亏?你就别问了,让我好好享受几天。你放心,到时候,成和不成,就一句话,成是意外惊喜,不成是理所当然。周蔚说,那怎么成?我们这样吃你喝你住你的,最后一拍屁股走了,我们良心过不去。欧阳佟说,放心,你们完全放心。所有一切,我都想好了。保证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过了一天,林洛刚又提起这件事。欧阳佟其实比他们还急。自从住进这里,电话就一直没有停过。电视台正搞民主评议呢,他不回去,人家对他自然就乱评。虽说他也知道,就算自己回去,那些人也不会替他说好话,可毕竟人在场不太一样吧。

最为重要的,他如果在家,信息会灵通一些,万一丁应平打招呼也不行的话,他还可以通过赵德良的秘书唐小舟走更上层的路线,如果唐小舟或者赵德良肯替自己说一句话,那就肯定没问题了。平衡再三,眼前这件事已经开了头,如果半途而废,或许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他故作轻松地说,哎呀,我都不急,你们急什么?

又过了一天,林洛刚夫妇实在承受不了,对欧阳佟说,如果这样下去,他们不能留下了。毕竟是一个事儿,吃也吃不好,玩也玩不好。欧阳佟说,既然这样,那我们约定一下好不好?这个房间,我订了一个月。钱已经交了,就算我们不住了,钱也不可能退。我把事情说出来,无论成与不成,我们都把时间住满,反正这事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林洛刚说,那怎么行?既然事情办不成,我们肯定就不能再住下去了。欧阳佟对他们说,从一开始,他就没指望办成这件事,只是想借这次机会,好好享受一下人生。如果事情不成,他们一走,他也不好留在这里了,实在有些不甘心。因为林洛刚夫妇坚决不肯变通,欧阳佟只好将事情说了出来。

结果正如欧阳佟所料,林洛刚甚至没有犹豫,更没有和老伴周蔚商量,一口就回绝了。

林洛刚说,我平生最恨的就是广告。你看看,现在电视上,铺天盖地的广告,哪一样是真的?全都是骗人的。我的儿子,不干这种骗人的事,不赚这种缺德的钱。周蔚也说,过去,我们的生活确实是苦,这些年,飞儿出成绩了,国家对他非常重视,这个奖那个奖,我们的生活大大改善了。再说,我们都一把年纪了,对生活也没太大的要求,只要平平安安就好。这个钱,我们不赚。对不起了。

林洛刚夫妇说过之后,立即就要走人。欧阳佟对这样的结果一点都不意外,他说,其实,这个结果,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不过,你们不肯接受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对那些不负责任的广告深恶痛绝,这倒让我非常意外。

周蔚说,有什么意外?现在到处都是垃圾广告,谁看了不烦?

欧阳佟说,不错,现在确实有很多广告质量非常差。不过,你们想过没有,过去,我们常说,酒好不怕巷子深。可现在呢?现在是信息时代,每天我们需要接收大量的信息,当然,也包括很多垃圾信息。正因为我们每天都接收很多的垃圾信息,才更需要良性信息。如果没有良性信息占领市场,我们就更会被垃圾信息淹没。那会是一个什么后果?我们不得不生活在更多的垃圾信息充斥的恶劣环境中,而许多重要的关系国计民生的过硬的品牌,却不得不处于酒好也怕巷子深的恶性竞争之中。

周蔚说,你说的也有点道理。

欧阳佟顿时有了信心,说,不是有点道理,是很大的道理。我就是搞电视的,

对于电视上充斥的大量垃圾广告,我同样深恶痛绝。可问题在于,广告的成本非常高,厂家如果精心制作,成本会更高。退一步说,垃圾广告,并不仅仅体现在广告公司的粗制滥造,也体现在一些影视明星只顾着赚钱,完全不负责任,怎么恶心怎么演。有些影视明星,他们演电影演电视演小品的时候,我们喜闻乐见,看着就觉得亲切。可他们一旦演了广告,整个形象就扭曲了,就恶心人了。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是明星,是素质最低下的一拨儿人。如果想广告素质更上一层楼,就应该让另一拨儿人走进广告画面,这拨儿人不是明星,而是国星。他们不仅代表着自己的形象,也代表着中华民族的形象,代表着中国人的形象。

林洛刚一时没有回过神来,说,国星?这是个新名词,谁是国星?

欧阳佟说,林飞就是。他们为国争光,他们就是国星,是我们国家的大功臣。如果他们出现在广告里,也就是将一种正面的、积极健康的形象带进了广告,能够促进整个中国广告业的良性发展。对于国星来说,就是在体育事业的贡献之外,对中国经济发展和文化发展的又一大贡献。现在到处都是垃圾广告的局面怎么改变?靠国家政策?一道死命令,确实可以一刀切。问题在于,切了广告,也切了经济活力因子,国家肯定不能因噎废食。要改变这种现状,只有一种办法,提高广告的文化品位,让精品广告去影响触动那些垃圾广告,最终将垃圾广告赶出市场。

林洛刚说,你说的,还真有点道理。

周蔚说,这么说,林飞应该做广告?

欧阳佟说,当然应该做。我们可以做一种假设。如果林飞不做广告,别的影视明星体育明星做不做?一样做。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两大问题。第一,大众会想,为什么没有人找林飞做广告?他可是中国体育第一人,是亚洲有史以来跑得最快的人。广告商和商品厂家,为什么不看好他?难道他的人品有什么问题,可能对商品形象产生不利影响?第二,一线影视明星的广告价格大约是三百万,港台一线明星要高一些。体育一线明星比如奥运明星的广告价格,比影视明星低一大截,最高的也只有一百万左右。林飞这个亚洲飞人,他的广告价格是多少?是不是因为他的价格上不来,所以,他不肯接广告?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你们说,会不会对林飞的个人声誉有不利影响?

林洛刚和周蔚都愣住了,两人好一会儿没说话,你看我,我看你,显然不知该怎么接话。

欧阳佟接着说,明星做广告,赚钱或者广告影响,仅仅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还有更重要的一个方面,那就是美誉度的检测。林飞拿了奥运冠军,而且是有史以来分量最重的一个冠军。不论你们乐意与否,我可以肯定,有很多广告商希望找林飞签约,也一定用不了多久,林飞就会做广告。现在的问题来了,既然林飞一定要做广告,你们作为林飞的父母,应该考虑的问题是什么?不是做不做的问题,也不是做什么广告的问题,而是两个问题:一、广告的质量,二、广告的价格。广告的质量高,对林飞的社会美誉度有正面影响,相反,就一定会有负面影响。而广告的价格,其实并不仅仅是一个钱的问题,更为重要的,是对林飞的社会影响力的定位问题。如果按照现在广告商的定位,一线体育明星的广告价格只有一百万左右,只有一线影视明星的三分之一,这就不是钱的问题了,而是对林飞这种国星的污辱。应该说,受污染的并不仅仅是林飞和与林飞有关的人,而是所有支持、热爱林飞的国人。

林洛刚和周蔚承认,此前,他们考虑问题简单了,确实没想到做不做广告,竟然是一件如此之大的事。

欧阳佟又一次感到了希望之星的升起,他趁机邀请他们坐下。他们也并不反感地坐了下来。欧阳佟便对他们说,看来,你们对广告行业的了解,还非常有限。我是做电视的,对这方面,还有点研究。我可以给你们作一个简单的介绍。目前,我们看到的广告,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产品广告,一类是形象广告。什么叫产品广告?广告的目标是为了宣传某一种产品,比如大家都熟悉的脑白金广告,某种品牌的洗衣粉广告、化妆品广告、洗发水广告等等。这类广告,重点宣传的是产品的使用价值。另一类是形象广告,重在宣传某一企业或者品牌系列的产品形象。比如麦当劳广告、雀巢咖啡广告。麦当劳广告有一些很经典的案例,比如一个孩子睡在摇篮中,摇篮摇起的时候,看到麦当劳的大M,立即笑了,摇篮摇下去,看不到这个大M,小孩立即哭起来。还有一个经典广告,一群鸭子叼着麦当劳的食盒过马路,所有行人和车辆,全部让路。雀巢广告和人头马XO的广告语非常经典,前者是滴滴香浓,后者是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除此之外,还有一类广告,形象宣传和产品宣传合二为一,这类广告主要是做单一品牌的公司,比如可口可乐或者百事可乐。

周蔚问,如果林飞要做广告,你认为是做产品广告还是做形象广告?

欧阳佟说,这不是问题的关键。林洛刚问,关键是什么?欧阳佟说,关键还在于美誉度定位。这个美誉度定位,可能存在两个方面,一是政府定位,一是社会定位。一些时候,政府定位和社会定位是一致的,更多的时候,政府定位和社会定位是背离的。比如说,政府宣传的某些模范人物,或者某些各类明星被选为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这都属于政府定位。几十年前,这种政府定位和社会定位是一致的,但现在,两种定位基本是背离的,民众根本不买账。政府定位很好办,看政府授予某个人的荣誉,就可以看出来。社会定位怎么办?不可能搞一次全民投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通过此人的社会价格。而这种价格的体现,最直接的就是广告价格。

林洛刚和周蔚完全被欧阳佟说服了。他们不再反对林飞做广告,但是,对于林飞的社会价格,还没有一个概念。欧阳佟说,这就是他所要谈的关键所在,一线体育明星的广告价格,只有一线影视明星的三分之一。这种定位本身,就说明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价值取向:精品不如垃圾。既然全社会早已经这样定位,还能指望广告业抛弃垃圾而追求精品?人家投入这么多的钱,自然要追求等值回报,没有回报的事,没有一个商人肯做。如此一来,问题来了,林飞难道去接那些一百万的广告?将来就算是升值,也很难达到影视明星的价位。所以,选择第一个广告,一定要对林飞的身价进行定位。

欧阳佟说,他个人认为,林飞的第一个广告,必须将价位定在六百万左右,比一线影视明星翻一倍,一开始就将距离远远地拉开,拉大到影视明星想都不可能想到的程度,这才适当。问题在于,拍一个广告,制作等费用的投入很高,需要好几百万,更高的是播出费用,需要几千万甚至更多。一般广告,制作和播出费用加起来,可能在三千万以上。这还仅仅只是选择一两个电视台播出,如果选择全国播出,可能需要几个亿。国内有多少企业,能够拿出这个数?就算有些企业拿得出,他们也需要评估一下,是否物有所值?林飞的第一个广告,等于为自己定价,因此一定要选择一个实力雄厚的企业,获得一个高位定价。价位一旦确定,今后就水涨船高,再难降下来。江南烟草是一间实力雄厚的企业,国内这样的大企业,不超过100家。除掉那些经营资源产品比如钢铁、有色金属等根本不需要做广告的企业,可选择的,就没有多少家了。所以,接下江南烟草广告,对于林飞来说,是进行身价定位的一次好机会。

林洛刚本人的烟瘾很大,对于烟草广告,并无反感。周蔚则相反,就丈夫吸烟这件事,数落了几十年,对于烟草自然没有丝毫好感。她说,现在,全世界都在禁烟,烟草形象是一种不健康的形象,是一种毒品形象,接下这个广告,会不会对林飞的个人形象产生不利影响?

欧阳佟说,如果我说做这个广告对林飞的形象有益无害,那是骗人。打死我,我也不说。不过,我觉得这件事并不是评估林飞是否接下这个广告的根本。正如你们一开始的态度所表现出来的,明星做广告,对于明星本人的社会美誉度,肯定有不利影响。一方面是不利影响,另一方面又必须进行市场价格定位。这就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两害相较取其轻,既然其他广告也一样可能对明星的美誉度产生不利影响,那么,我们就要从另外的角度考虑问题,第一,价格上,是否能够有所补偿?第二,广告制作上面,是否能够回避或者弥补?我觉得,如果兼顾了这两个方面,就不是问题了。

林洛刚说,我想问一个问题,你这么努力想促成这个广告,江南烟草将给你什么样的好处?

在这件事情上,欧阳佟不想对林洛刚夫妇说假话,又不好直说王禺丹许诺了二十五万,便将当晚的情形向他们介绍了一番,单单隐去了王禺丹出价这件事。最后,欧阳佟说,她们去谈判这件事,事前我不知道。我知道以后,就说,你们真笨,这么点小事都办不成,如果让我出马,保证马到成功。说到这话时,林洛刚夫妇的表情有点严峻。欧阳佟说,你们一定猜到了,我这样说,并不是说我真的有把握,只不过是男人的弱点,喜欢吹牛。吹牛真不是一件好事,可男人就这个弱点,明知道吹牛会害了自己,关键时刻,又管不住自己的嘴。她们当然也不相信我能办成这件事,就给我下套子,说,你呀,就活在那张嘴上,鸭子死了,嘴还是硬的。我说,我告诉你们,我还真不是吹。你们把上海世贸大厦的总统套房给我包一个月,我保证把这件事给你们搞定。只要她们不做,那就怪不得我了。可我没想到,她们还真把总统套房包下了。结果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我被逼到了山穷水尽,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来之前,我就知道,这件事肯定谈不成,其实她们心里也清楚。只不过,以后我在她们面前,再也没有吹牛的本钱了。

他介绍到后半段时,林洛刚和周蔚已经开始微微发笑,到了最后,两人已经笑得前仰后合。

林洛刚说,欧阳,你真是可爱,我喜欢你。这样吧,你这件事,我答应了。

欧阳佟说,不会吧,这么容易?

周蔚说,老头子虽然答应了,不过,有件事,我还是想了解清楚。你说的那两个女能人去北京,为什么没有谈成?

欧阳佟说,为什么没有谈成,我也不清楚。我根本就没想谈成这件事,所以从来没有想过要了解她们谈判的经过。既然阿姨问起来,我大胆猜测一下,可能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林飞的形象和烟草确实有点不协调。但这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可能还是一个利益分配问题。林飞能有今天,肯定与国家体育总局的扶持和王指导的培养分不开。林飞拿到大笔的广告费,他们却两手空空,心里肯定不痛快,又不好直接说出来。

林洛刚显然是性情中人,听了欧阳佟刚才说到吹牛的事,一高兴,就答应下来了。

还是周蔚心细,问起体育总局的事,林洛刚听了,觉得确实是个问题,便说,如果国家体育总局坚决不同意,这件事也办不成呀。

欧阳佟恨不得掌自己的嘴。都是这张臭嘴,说话不把门。干吗要提国家体育总局?只要林洛刚夫妇答应了,他欧阳佟的任务就完成了。至于以后和国家体育总局谈不成,那与他无关了。岂知自己嘴碎,先将底牌亮了出来,使得林洛刚缩了回去。

欧阳佟说,我倒不认为国家体育总局是个问题,只要林飞和王指导同意,国家体育总局方面,我的两个朋友会去想办法。话说回来,要王指导和体育总局答应,你们还是要在经济利益方面做出一点让步。当然,我也可以向江南烟草提出来,让他们在广告费方面,再做一点让步。

林洛刚表态说,既然是这样,那我可以向你表态。我们包括林飞以及王指导这方面,肯定没有问题,我代表林飞答应你了。至于体育总局,我们也会争取,但结果如何,我无法保证。这个答复,你满意吗?

欧阳佟说,能有这个答复,我已经是意外惊喜了。好了,这件事,我们不说了,继续下棋,怎么样?

林洛刚看了一眼老伴,发现周蔚的表情非常平和,便说,好,继续下。

第二天一早,林洛刚夫妇坚持离开了。欧阳佟则拨通了王禺丹的电话。王禺丹正在开会,看了一眼电话号码,便将会议终止,问道,欧阳佟,你搞什么鬼?十几天了,一个电话都没有。欧阳佟说,首长你别急嘛,我这不是向你报喜吗?听说报喜,王禺丹果然心中一喜,口里却说,你别油腔滑调,我正开会呢。有什么事快说。

欧阳佟说,林飞的父母已经答应了,我估计,这事有了80%的成功率。王禺丹说,哪怕99%,最后剩下的1%还是变数。我要100%。这样吧,我正在开会,过一会儿给你电话。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