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最好的资源是人脉,最大的智慧是情商(一)

上一章: 下一章:

什么是本钱?什么是资源?现在有一种提法,叫智商时代。现在最大的本钱,不是资金,而是大脑,是一个人的情商。你身边的朋友就是衡量你的一把尺子。如果他真如你所说,是个难得的人才,丁应平就会觉得你看人还真有一套。这个尺子,就量出了你的长度。


杨大元复员后不想回家当农民,跑到深圳去打工。最初,他在一间酒店里当保安,住的地方是酒店集体租的,一个套间里面住六个人。他的房间在十三楼,十八楼有一个女的,长得非常漂亮,穿着也很大胆,衣服总是又薄又少,偏偏一对xx子硕大无比,总让人怀疑会不会将那薄薄的衣衫撑破。一屋子六个男人,闲来无事,总得找点什么逗乐子,便谈论这个女人。大家都不知道她的名字,便给她取了个绰号,叫波霸。

有一天,杨大元回家,他刚进电梯,就听到后面有人喊等一等,于是他便用手隔着电梯门,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女人怀里抱着很多东西,有洗发水,有筒装卫生纸,这些东西遮住了女人的脸,杨大元并没有看清她。不过,从她身上的香水味,杨大元已经知道她就是波霸了。按下十三楼的同时,他也替她按下了十八楼。波霸以为他没有按,伸手想去按,结果手上的东西滚落在地。杨大元顺势帮她捡了起来,并且说,我帮你拿吧。波霸朝他莞尔一笑,说了声谢谢。他送那些东西进了她的门,并且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她。后来,他才知道,她是做特种职业的,接待各种各样的男人,不过对杨大元特别,不收他一分钱,而且只要他事先说好,她会拒绝别的客人。这事,杨大元常常拿出来举例子,他说,就算是妓女,也要讲职业道德。波霸就是讲职业道德的典范,遇到厉害的男人,她会被折腾几个小时,完事后累得像死猪。但当着客人的面,她不得不硬撑着。遇到不怎么样的男人,她也一定要让人家满足。

想到民主评议的时候,欧阳佟就想起了杨大元的这个故事。民主是什么?就是婊子,她会极其努力地做到每一个人满意,可实际上,这些人真的满意吗?才怪,毕竟,在那些恩客的心里,她太脏了。就像你去县城或者乡下的长途车站等车,遇到内急,厕所再脏,你也得放松。

国人往往推崇美国的所谓民主。其实,认真思考一番,美国民主的本质是什么?还是人情和财情。选举人连你的面都没见过,凭什么将选票投给你?还不是投给自己的利益?对于那些同一个单位内部的选举,就更是利益投票了。像欧阳佟这种人,恃才傲物,从来都不将身边那些人放在眼里,平常就没有利益投资,关键时刻,人家又怎么肯将选票投给他?排在最后一名,也就是情理之中。

第二轮,将是投票选举。这种投票,同样与民主没有任何关系,并不是全台成员投票,或者全台局聘人员投票,而是中层以上干部投票。这样投票,欧阳佟能够胜出的可能性,又是微乎其微。

然而,决定因素,并不在民主评议和投票选举,而在你是否有关键领导的支持。既然还没有到彻底失望的时候,欧阳佟仍然决定进行一番努力。创办公司的事,他全部交给杨大元,仅仅只是在必要的时候,和杨大元碰碰面。结果,碰了几次面,每次都是喝酒,基本没谈什么正事。所有重要事项中,唯一确定的,是公司的股份结构。

公司的股份结构,大框架是欧阳佟定的。第一,他本人没有现金拿出来,他入股的股本,只能是接下林飞这单广告的利润,估计总数在三百万元左右,如果成本控制得好,可能还会高一点。这笔钱,将作为公司的股本,也作为公司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的流动资金。第二,公司股东,他初步确定为四个人,给王禺丹和邱萍,各预留15%的股份。剩下来70%,属于他和杨大元两人。他的初步考虑,杨大元担任总经理、法人代表,给他部分干股,这部分占70%的5%,也就是总股本的3.75%。如果杨大元能够投入部分股本,就按实际投入占有股份,但加上干股,总数不得超过19%。也就是说,欧阳佟要绝对占有总股本的51%。二号首长

杨大元说,他也没有多少钱拿出来,最多能拿出五十万。他说,其实占不占股份,对他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把这个公司搞起来。既然欧阳佟的股本投入只能是林飞广告,这笔钱,在公司创办之初,肯定是进不了账的。可创办公司,毕竟需要花钱,就由他先拿出五十万,把公司的架子搭起来再说。其他方面,欧阳佟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没有意见。

欧阳佟说,那好,就这样定了,你出资五十万,公司股本构成,我占51%,王禺丹和邱萍,各预留15%,你占19%。

杨大元是当兵出身,组织原则就是强,大事小事,事无巨细,都要向他汇报。

办公场地租下来,杨大元给欧阳佟打电话,希望他过去看看。财富大厦他了解,知道那幢楼不错,八楼,楼层也不错。约一百平方米,面积也适当。唯一不太满意的,是租价有点高,但这是没办法的事,人家就是这个价。他当时正忙,推了。杨大元说,你不看看,装修怎么搞?欧阳佟一想,倒也是,房子是旧的,怎么说也得装修一下,不然怎么是公司?欧阳佟就问,你有什么想法?杨大元说,他已经想好了,主要分两大部分,一部分作为员工办公室,后面是卫生间,前半间是普通接待室。另一部分,隔成两半,一半是总经理办公室,另一半是会客室。欧阳佟觉得这种布局倒也不错,就说,按你的意思办吧。

既然欧阳佟说了按他的意思办,他去办就好了。可是,装修是个琐碎的活。杨大元弄了个图纸,要给欧阳佟看,欧阳佟抽不出时间,杨大元只好事无巨细地汇报,哪里装什么灯,用什么开关,水管用什么品牌什么型号,办公桌怎么安排,甚至办公室里要买饮水机、一次性水杯,打扫卫生需要买扫帚等,都向他请示。

偏偏杨大元并不是一次将所有事情全都说出来,而是一次说一件事,弄得欧阳佟不胜其烦。

以后再看到杨大元的电话,欧阳佟就不想接。可人家毕竟是在替他做事,是充分尊重他,不接似乎说不过去。他再一次接起来,听到杨大元说,哥,进门的玄关下面,我想放一口鱼缸。欧阳佟心情有点不愉快,耐着性子说,可以呀。杨大元又说,玄关的墙上,你说写什么字好?是不是大展宏图?欧阳佟想,自己可是文化传播公司,弄得像农民企业家似的大展宏图,有点太俗了。可如果不用大展宏图用什么?这需要自己用心去想,偏偏此时自己没有心情。

没有心情,是因为他刚刚和董绍先打了电话。电话中,他问董绍先,我的事,首长到底过问了没有?董绍先故意装傻,说,你的什么事?欧阳佟说,你装什么糊涂?增补副台长的事呀。既然他点破了,董绍先也不好装下去,便说,你还惦着这件事?欧阳佟说,废话,如果是你,你不惦着?董绍先说,惦着也没用,你自己办砸了,能怪谁?他这样说,欧阳佟就不懂了,他怎么自己办砸了?可董绍先不说,挂了电话。

他正为这事烦的时候,杨大元的电话来了。起先,他还能耐着性子,见杨大元说的全都是琐事,便说,好吧,就这么办。杨大元又说,我准备去人才市场报登个广告招人。这件事要提前办。欧阳佟根本没有认真听,便说,行,就按你说的办。

此时,欧阳佟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在说些什么,而是在想,自己是放弃还是继续努力?或许,找王禺丹和邱萍,让她们帮自己出出主意?杨大元后来说了好几件事,他完全没有听,只是一概应承。

拨通邱萍的电话,邱萍说,我和王美女在喜来登吃自助餐,你来不来?

像邱萍这种美女,在官场中混,肯定就成了官员们的公共资源。她的老公受不了每天疑神疑鬼的日子,和她离婚了。她大概也知道,就算再找个男人,日子也一定不会好过,所以干脆过起了单身日子,一过就是十几年。

王禺丹的情况如何,欧阳佟不是太清楚,就算她的男女关系不复杂,但这种女强人,大概也没有多少男人受得了,所以,她的老公司马常空多年前去深圳了,在深圳开了一间自己的公司,生意做得还挺大。司马常空去深圳也已经有十几年,每年,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加起来不超过半个月。司马常空这种成功男人,又在深圳那种剩女成堆的地方,身边没有女人是不可想象的。王禺丹大概也清楚这一点,只是为了求得一个安宁,从来都不去计较此事。

就是这样两个有钱有闲的女人,工作之余,便常常聚在一起,吃饭喝茶聊天,也算可以打发一些无聊时光。

欧阳佟想,自己正要和她们商量一下入股的事,只要这两个女人加盟,那就是在钱和他的钱袋之间搭一座桥,何乐而不为?放下电话,欧阳佟立即驾着车去了喜来登。

王禺丹和邱萍是先到的,欧阳佟去时,她们已经开始吃了。自从上次三个人在喜来登喝茶之后,快两个月了,欧阳佟一直没有见过邱萍。一见面,邱萍就向欧阳佟表示不满,说,重色轻友的东西来了。欧阳佟自然知道她的话意,便说,你不如说我有了新欢忘了旧爱。邱萍说,你不要脸,谁是你的旧爱?欧阳佟就说,是啊,我还真糊涂了,谁是我的旧爱?谁又是我的新欢?邱萍说,那只有某人自己才知道。王禺丹果然有点新欢的感觉,对欧阳佟说,行了行了,别贫了,快去拿东西吃吧。

欧阳佟瘦小,却能吃,而且非肉不欢,不多一会儿时间,他面前就摆了满满三大盘,看得两个美女目瞪口呆。王禺丹说,你准备把喜来登吃穷?邱萍说,你别管他,他刚从号子里放出来。两人于是说相声一般,一个捧一个逗,围绕欧阳佟的吃说开去。王禺丹说,你吃那么多,怎么既不长个儿也不长肉?真让那些喝水都长膘的人羡慕死。邱萍说,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的运动量大。王禺丹说,难怪,运动消耗大。邱萍说,你知道他是什么运动?王禺丹说,什么运动?邱萍说,垫上双人项目。王禺丹一时没有明白过来,说,体操?邱萍说,错,是瑜伽。王禺丹说,瑜伽好呀,我也练瑜伽,啥时候我们切磋一下?邱萍说,他肯定求之不得,他就好这一口呢。王禺丹觉得她话里有话,略想了一下,才明白过来,立即笑了,并且在邱萍身上打了一下,说,你这家伙,把我绕进去了。邱萍说,是我把你绕进去了,还是你心甘情愿跳进去了?

欧阳佟只埋头吃饭,无论她们说什么,他都不搭腔。邱萍觉得他今天有点怪,就拿话骚扰他,说,有一个段子把人生比作麻将,一见钟情叫天和,自由恋爱叫平和,找情人叫暗杠,勾引别人老婆叫抢杠,和别人老婆生小孩叫杠上开花,一个情人叫单吊,没有情人叫相公。小佟子是杠上高手,你有多少暗杠?杠上开了多少花?

欧阳佟的心绪不在这上面,说,什么嘛,鄙人从不打麻将。

此时,两人才意识到欧阳佟完全不在状态,便不再胡调他,而是各自吃饭,聊些家长里短。饭后,去三十八楼喝茶,房间是她们早预订好的。她们既不问欧阳佟晚上是否有事,也不问他是否一起,他却像跟屁虫一般,跟在她们后面上楼,竟然没有了惯常的殷勤。在单间坐下来,只剩他们三个人了,邱萍就拿话问他,你今天怎么了?魂被哪个狐狸精勾去了?欧阳佟说,有狐狸精就好了,我最近犯太岁,招小人。

两人问起,欧阳佟便将增补副台长的事说了。邱萍说,你有那么多女朋友,慷慨点,送几个给他嘛。欧阳佟说,你出什么歪主意?电视台美女有多少?他的床前排着两条队呢。王禺丹不解,问,怎么是两条队?欧阳佟说,一条当然是美女队,另一条,是等着献美女的队。你们说,我往哪条队排才能排得上?王禺丹说,你为什么不动用你的人脉?你在江南政坛有那么多关系。欧阳佟说,我用过了呀,就是这件事让我想不明白。于是将跟丁应平打招呼的事说了。

邱萍说,没有理由呀,丁应平这个人我了解,他说了那话,就是答应了。只要他开口,杜崇光没理由反对的。王禺丹说,丁应平的秘书态度也奇怪,其中应该还发生过什么,你没有说。

欧阳佟确实没说杨大元的事,在他看来,两件事根本扯不上关系。听王禺丹问起,便将这件事也说了出来。王禺丹立即说,这就对了,全对上了。欧阳佟不解,说,难道与这件事有关?不会吧?王禺丹说,我早就说过,你智商超人,情商嘛,不及格。欧阳佟说,我就不明白,两件事怎么扯到一起了?邱萍说,当然有关,太有关了。

你用那种调侃的方法向丁部长要官,丁部长虽然觉得你不够成熟,可毕竟只是一个副处级干部,或许让你担任一定的领导职务,假以时日,你会慢慢成熟起来,所以,他答应了。接下来,你提出那个什么杨的事,他会觉得,在重要事情上面,你还是不糊涂很成熟的,所以,你的事,就算是定了。王禺丹说,你做这件事,实际上给了丁应平一把尺子,这把尺子,不是用来衡量你的朋友,而是用来衡量你。欧阳佟说,你们一唱一和,怎么越说我越糊涂?邱萍说,你是装糊涂吧?

王禺丹解释说,我说的尺子,就是你的朋友杨什么。如果他真如你所说,是个难得的人才,丁应平就会觉得,你小子看人还真有一套。这个尺子,就量出了你的长度。相反,如果这个人一般,丁应平拿尺子这么一量,就发现你其实没有什么长度,心中对你的印象,就打折扣了。据我估计,你的这个朋友,恐怕还不是一般这么简单,估计是被你看走眼了,和你介绍的形象完全相反。真的这样,你提供的这把尺子,就将你的短量出来了。你想一想,假若丁应平得出结论,杨某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人,而你又希望通过与丁应平的私人关系送他上位,说明什么?说明你是一个没有原则的人,这样的人,丁应平敢用吗?如果换了我,我根本就不会替你说这个话。

欧阳佟有点不相信,难道事情坏在这么一点小细节上?邱萍说,你以为会是什么?细节决定成败,你没有听说?

其实,欧阳佟已经认定王禺丹所说是对的,他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只不过,他有些不甘心,所以才不肯承认。既然如此,这件事看来是没什么希望了,折腾是死,不折腾也是死,那就节省点体力吧。想过之后,欧阳佟反倒是放松了。接着就想到了自己正筹备的公司,怎么说,也得让这两个人替自己出点力,便说,看来,我还真不是当官的料。也好,这就像死心塌地追一个女人,既然人家已经明确表态我和她型号不配,我也就死了这份心。

邱萍说,就是,既然你们型号不配,自然还有别的型号相配的。

欧阳佟说,最近我准备搞一家公司,怎么样,两位美女认点股份吧。算是对鄙人的支持。

邱萍说,好哇,说说你的打算。

欧阳佟说,还能有什么打算?我这种人,吃的是文化饭,就算是开公司,肯定也还是吃这碗饭,弄一个文化传播公司。

王禺丹说,小家子气,无趣。

欧阳佟说,我的姐,你以为我是你?我要本钱没本钱,要资源没资源。我想大气呀,可我靠什么大气?东方人就这么个人种,硬是要去和西方人比大气?你以为我真是既没有智商又没有情商呀。

王禺丹说,在你看来,什么是本钱?什么是资源?资金就是本钱,矿产等自然资源就是资源?现在有一种提法,叫智商时代。不管这种提法有没有问题,我觉得有一点非常有意思,商场之上,最大的本钱,不是资金,而是大脑,是一个人的才智,或者说是情商。算了,不和你说,你的情商是零。

欧阳佟说,别扯那么远吧。就算支持我,你们二位,每人认购点股份吧,10%,如何?

王禺丹说,你的总股本是多少?

欧阳佟憋足了一口气,说了个他此前想都不敢想的数字:五百万。

王禺丹大笑起来,笑得极其放肆,花枝乱颤,一点都不淑女。她说,你让我和邱萍各认购你五十万?算了算了,不说了,再说,我的牙要笑掉了。

邱萍说,你呀。我就不说了,王禺丹三个字,只值五十万?看来你的情商真的好有问题。这事不用说了,等你以后想到与王禺丹三个字等值的项目,再拿来讨论吧,那时,我们可能会有点兴趣。

欧阳佟想,既然拉不动她们,至少,也需要她们支持一下吧,便说,既然这样,我再不敢玷污你们了。但无论如何,小弟的公司,两位姐姐总该支持一下吧,开张的时候,你们得给我准备礼物。我事先声明,小礼不收,一定要大礼。

邱萍问,多大才算是大?我都把王美女送给你了,还不够大吗?

欧阳佟说,一个王美女还不够,最好还有一个张美女一个刘美女。

邱萍说,你消化得了不?

欧阳佟说,我搞的是文化传播公司,总之,开业的时候,你得给我介绍一两笔生意,至少一百万。

邱萍说,那还不简单?叫禺丹给你一单一百万的生意。欧阳佟说,她是她,你是你。

王禺丹说,你的公司准备杀熟?这样恐怕做不大吧?

欧阳佟说,我现在考虑的不是壮大,而是成活。王禺丹说,杀熟要你这大才子亲自出马?太大材小用了。欧阳佟说,我管大财还是小财,只要能够赚进来就行。

王禺丹说,这样也对,做生意嘛,不管白猫黑猫,只要能够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欧阳佟又恢复了常态,说,太对了,不管大小长短,只要用着舒服就行。

晚上,文雨芳又一次给他发来短信,说,老男人,你在干吗?怎么不见你的短信?他回说,正烦着呢,别理我。她说,那个杨大元惹你烦了?早跟你说过,跟那种人交朋友,够你烦的。他说,我就觉得奇怪了,他不也是你的朋友吗?她说,错,他是我朋友的朋友。他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连这个你都不懂?她立即回复,你的意思是说,她和你,都是杨的朋友,所以我和你们是一丘之貉?欧阳佟说,算了,今天心情不好,我真的不想聊。文雨芳说,要不要我来陪你?他说,我倒是想,可你又不和我上床,我只会更难受,还是免了吧。她说,你这人,思想觉悟有问题,怎么老想着那事?他说,不是我思想觉悟有问题,是孔老夫子有问题,他不该总结人性总结得那么好。她说,那就算了,你情绪不好,我就不打扰你了。

既然提拔的事无望,欧阳佟便决定去公司看看。可是,计划没有变化快。一个突发事件,让欧阳佟不得不在半路调转车头。

按照口头协商,林飞的广告费,按六二二分成,即林飞得六,国家体育总局和王指导各得二。国家体育总局虽没有明确表示意见,却也没有坚决反对,基本算是默许了。江南烟草想造成既成事实,公开了这一消息。不料,消息一公开,麻烦来了。网民们认为,林飞是国宝,是健康向上的形象,烟草是毒品,让林飞代言毒品,是对国宝最大的亵渎。

网络世界是个自由世界,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话都敢说。最初,大家攻击的焦点还仅仅只是江南烟草,很快,风向变了,有人说,以前觉得林飞是最伟大最可爱的人,现在才知道,他原来是个见利忘义的小人。对于这种观点,有很多人附和,对林飞的人品大加质疑。也有人怀疑此事的背后推手是国家体育总局,说国家体育总局那些官员喝血吸髓,将运动员当成了他们的摇钱树。还有人把国家体育总局比喻成老鸨,说他们专替人拉皮条赚小费。

杯葛此事的第一个帖子题名为《林飞代言烟草广告伤害了谁》,是凌晨发的。到了第二天早晨,这个帖子的点击率已经突破了十万,跟帖有二十多页。王禺丹接到许多电话,其中甚至有省委宣传部网宣处的电话。王禺丹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即召集宣传部门的负责人商议应对,临时抽调了几个人以马甲身份正面回应。然而,事态的发展,完全出乎王禺丹的意料之外,他们的马甲一出现,立即遭到网友的围攻。不仅如此,同一帖子,开始被其他网站转载,跟帖者越来越多,且有不少人开始单独发帖加入战阵。

见事态在迅速变化,王禺丹不得不在两个小时后再次召集会议,这次召集了集团几个部门的负责人,希望大家拿出一个可行的办法出来。然而,这些人对网络的了解有限,面对这种突发情况,完全束手无策。王禺丹只好留下他们继续讨论,自己走出会议室,给欧阳佟打了个电话。

欧阳佟今天起得比较早,八点就起来了,原因是公司招员工,今天面试。王禺丹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驱车赶往通城大酒店。听了王禺丹的介绍,他立即回答说,这是好事呀,你担心什么?王禺丹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整个互联网都在往我们身上泼脏水,你还说是好事。你好坏的标准是什么?欧阳佟说,你请林飞代言,不也是为了宣传吗?烟草的形象,无论人家怎么贬,也贬不到哪里去。相反,网上闹得越凶,你的品牌影响力越大,这是不花钱的广告。王禺丹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我们是国企,我们都是国家的官员。上面可不会考虑舆论的品牌效益和经济效益,考虑的只有一个,政治效益。欧阳佟哦了一声,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当然,他根本不知道,王禺丹正在努力活动,想竞选雍州市市长。这次的舆情汹涌,会使得她在政治上失分。

欧阳佟说,如果你不想舆情太集中,那就需要公关。王愚丹问,怎么公关?欧阳佟说,两种办法,一是完全屏蔽这个话题。这件事做起来比较容易,只需要到国务院网新办公关,我有渠道,费用相对也较低。但我有点担心,这件事影响太大了,一旦采取话题屏蔽的方法,可能会有更坏的影响。王禺丹问,那另一种办法呢?欧阳佟说,釜底抽薪,和有关网站联系,能够封帖的封帖,能够删帖的删帖,部分左右不了的,也要让他们尽量采取手段,阻止跟帖。只要大网站能配合,小网站的影响有限。同时,组织正面宣传以及反对的声音进行覆盖,彻底扭转舆情一边倒的局面。但这件事做起来比较麻烦,需要较大的投入。

王禺丹说,这个办法可以考虑,你能办好吗?欧阳佟说,只要花钱,没有办不成的事。王禺丹说,你说吧,要多少钱?怎么花?欧阳佟说,事出突然,我一下子也没法预算。有些网站,只要和管理员说一声,就可以封帖,打点管理员,自然不需要太多钱。但有些网站管理比较严格,打点管理员没用,就得用广告进行补偿,花费也就多很多。还有,组织网络反攻,也是应对之法,发动各网友或者管理员发帖,也需要付一定的费用。王禺丹说,情况紧急,我不多说了,这样吧,你把你公司的账号给我,我打一百万过去,你立即着手进行。随时和我联系,钱不够的时候,告诉我一声。

欧阳佟想,一百万,用于管理员封帖、删帖以及请人发帖,肯定是够了。如果要采取广告补偿的方式删帖,肯定就不够。好在广告补偿总会慢一步,这件工作开始起来后,再向王禺丹要个两三百万,肯定没有问题。这就等于说,自己轻而易举从江南烟草拿到了一大笔广告费。欧阳佟也不去参加招聘了,给杨大元打了电话,然后调转车头,着手做公司的第一笔业务。

让欧阳佟没有想到的是,事态的发展非常之快,方方面面都牵动了。首先是林飞方面,已经感受到此事对其名誉的影响,给欧阳佟打了好几个电话。对此,欧阳佟并不担心,他解释说,这件事肯定会有一定影响,当初我们讨论的时候,也已经说过了。只不过,舆情提前到来了。从这种意义上说,我们觉得,一切并没有出乎我们的预料,也没有脱离我们的掌握。当然,我们已经注意到了这件事,正在采取措施。林洛刚问,你们准备采取一些什么措施?欧阳佟解释说,我是搞新闻的,我党对新闻的管理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导向。所谓导向,也就是党指引方向。这个办法非常好,舆情就像一条江,洪水泛滥的时候,你要堵,肯定是堵不住的,所以,大禹治水提出了一个方法,就是疏导。这个方法用在新闻管理上,比用在治水上更精妙。欧阳佟将他的方法告诉对方,林飞方面的不满,终于平息。

当天晚些时候,国家体育总局坐不住了,迫于舆情,他们不得不采取行动,于当晚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声明:第一,他们从未参与林飞代言江南实业集团的谈判,林飞与江南烟草签约,完全是林飞个人的行为。第二,林飞代言烟草广告,是否影响林飞正面积极的社会形象这件事,国家体育总局没有科学的评估报告,不好置评。第三,对于运动员做广告,国家体育总局的态度是明确的,不支持。国家体育总局更希望所有的运动员将全部时间和精力用于训练和比赛,争取为国取得更好的成绩。但是,国家体育总局无法控制运动员在业余时间从事体育赛事以外的娱乐、休闲、经营等活动。最后,国家体育总局强调,正在关注这一事态的进展,是否采取更进一步的措施,将视具体情况而定。

新闻发布会一结束,王禺丹就接到了消息,她立即给欧阳佟打电话,问他是否有办法阻止这个声明稿的发布。欧阳佟说,别说你根本无法阻止所有的媒体,就算能够阻止,成本也高。最重要的,阻止这个消息发布有什么意义?如果林飞不能代言,什么意义都没有。如果林飞能够代言,网上无论怎么炒,对江南烟草,都不一定是坏事。所以我认为,这次事件,对于江南烟草来说,半点坏处都没有。谁不知道吸烟有害健康?网络越炒,江南烟草的知名度越大,影响越广。仅这一事件,就值几千万甚至几亿的广告。所以,阻止消息发布,完全没有必要。最重要的在于,江南烟草是见好就收,还是准备扩大战果,努力将林飞代言这件事谈下来。

王禺丹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这其实是一次纯粹的商业事件,解决问题,要从纯商业的角度。作为商业事件,仅仅是林飞代言的网络恶炒,已经让江南烟草达到了宣传的目的,国家体育总局的声明,更进一步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她完全可以任其发展,并且和林飞终止合约。最终,网民会以为江南烟草其实只是借助林飞的名声,做了一次活广告,甚至没有花一分钱广告费,此事便会成为广告营销的经典案例。

但另一方面,王禺丹既然是一个政治人物,她就不能不从政治的角度来考虑问题。现在,她要做的,也就是从政治上扭转被动局面,至少要让她的政敌,不能拿这件事作攻击她的武器。欧阳佟说,如果仅仅考虑政治影响,那事情就好办了。欧阳佟给王禺丹出主意,国家体育总局的声明,可以置之不理,但幕后的活动,却不能放松,如果能够将林飞代言这件事确定下来,在官场,王禺丹就获得了主动。至于舆情,只要加以引导,肯定不会再出现一面倒的情况,可以推波助澜,让网上来一些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帖子。如此一来,政治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都有了。

王禺丹说,你也知道,国家体育总局,我们已经去过一次,他们的态度是坚决的。现在闹得沸沸扬扬,我担心这个合同,是否还能执行。

欧阳佟说,没有不可能的事,事在人为。

王禺丹问,你有什么好办法?

欧阳佟说,暂时还没有想到。但我想,我们应该立即去北京,住在那里,随时掌握动态,争取主动。我在北京还有些关系,再加上你的关系,我就不相信攻不下来。

王禺丹说,那好,你准备一下,我们今晚就飞北京。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