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最好的资源是人脉,最大的智慧是情商(四)

上一章: 下一章:

王禺丹的事办完了,问欧阳佟回不回去。欧阳佟说,难得来一次北京,有些关系还没有走动,想多留几天。王禺丹说,你倒是上心,不过,你那个小公司,生意也做 不到北京来,现在却在北京大肆发展人脉,有用吗?欧阳佟说,他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做了应该比没做好,既然来了,能拜的庙都拜,能供的神就供。

王禺丹给他留了一箱烟,又告诉他,走的时候,跟办事处打声招呼,他们会来结账。王禺丹有专人送去机场,他也就没有去送。

以前,每天都和文雨芳短信聊天,这些日子在北京,因为事多,加上王禺丹在身边,就中断了。不过,文雨芳还是偶然发一条短信来,欧阳佟不回,她也没有怨言。看来,这个女人颇为善解人意,并不一味地纠缠。这倒让欧阳佟对她有了些好感。

因为每天的日程都安排得很满,回到酒店的时间便很晚,加上常常喝酒,难免会忘东丢西。这天晚上,忘了给手机充电,结果还没到中午,没电池了。晚上回到房间时,已经过了十二点,第一件事,便是充电。刚刚打开手机,便有一条短信进来:

当你读这留言,你已欠我一个拥抱;删除这留言,欠我一个吻;要是回复,你欠我全部;要是不回复,你就是我的了。

没有落款,只有一个坏坏的微笑。

欧阳佟知道,这是文雨芳发来的。欧阳佟回复说,你是及时雨,刚刚想你,你的短信就来了。

因为几个小时没有开机,短信一条接着一条。欧阳佟先回了文雨芳,才去看那些短信,其中有局里那位领导发给他的,要求他尽快回电。欧阳佟已经调出了这位领导的手机号,又想到时间太晚了,恰好短信声再一次响起,他便打消了复电的念头,看短信。

是文雨芳的回复:八百年前的事了,你现在才回复。我正和周公打架呢。欧阳佟说,那好,继续打。我做裁判。她说,拉倒吧,你还是回你的温柔乡去吧。 他说,我的温柔乡,不是在你怀里吗?她说,我的怀里倒是温柔,但容不下一个你。他说,你又没试过,怎么知道?她说,你试过毒品吗?如果没有试过,你为什么 不去试?他说,在你眼里,我等同于毒品?怕上瘾?她说,怕不消化。欧阳佟转换了一个话题:最近见到杨大元没有?她说,在一起吃过两次饭。他说,你不是反感 他吗?她说,有什么办法?人类的生存法则就是如此,注定要和不喜欢的人经常遭遇,比如某某人。

欧阳佟正要回复,电话响起来,拿起一看,是广电局的那位领导。这么晚还给自己电话,一定有什么事。果然,领导在电话里对他说,为什么一整天都不开 机?欧阳佟说,我说电池没了,你相信吗?她说,少贫。你在哪里?他毕竟还是广电的职工,没有请假就跑到了北京,这可是一大罪状,便说,还能在哪里?自然在 雍州。她说,不在家吗?打你家的电话,也没人接。他不正面回答,而是反问,有事吗?她说,你准备好,局里明天找你谈话。欧阳佟愣了一下,反问,找我谈话? 谈什么?她说,你脑子短路了?当然是升副台长谈话。他真的脑子短路了,升副台长?太突然了吧。他说,我听说局里上报的名单中没有我呀。她说,事情确实很有 戏剧性,局里上报的是另一个人,今天批文下来了,却是欧阳佟,不仅提副台长,而且解决正处。她打听了一下,据说丁部长不同意,局里后来又报了一次,报了三 个人,有欧阳佟的名字,结果批下来的,只有一个。

欧阳佟明白了,一切正如王禺丹所料,他这次将丁部长叫到北京,虽然没见到武蒙本人,毕竟接上了这条线。尤其关键的是武蒙成了另一把尺子,量出了欧阳佟在丁部长心目中的长度。

回来之后,先是台政治部找他谈话,然后又是局长杜崇光找他谈话。政治部的谈话很有趣,对他说,局党组准备给你加点担子,让你担任副台长,你有什么 意见?欧阳佟觉得好笑,又不是由台长贬为副台长,提拔呢,谁还会有意见?这不是废话吗?杜崇光的谈话,自然是假惺惺,欧阳佟完全能够想到。杜崇光说,我一 直很欣赏你的才华,尽管这次的民主评议和中层干部投票,你的排名都很靠后,但我坚信,真正有才的人,不会是那种广受欢迎的人,所以,我力排众议,坚持提拔 你。欧阳佟想,政客就是政客,如果自己不知道内幕,大概会对他感激涕零吧。

电视台是企业实体事业单位,又因为江南省广电局和集团没有分离,所以,电视台还存在公务员序列的某种特性。比如副处级以上干部,名义上,便成了省管干部,成了公务员。任用时,必须走公务员体系副处级以上干部任用程序,需要公示。

这条通道的开辟绝对有着非常意义。第三天,接到王禺丹的电话。王禺丹说,欧阳副台长,祝贺你。欧阳佟突然想到,事情出现如此戏剧性变化,除了引荐 武蒙刘朔雯夫妇有功之外,会不会与王禺丹也有些关系?她在丁应平面前替自己说了话?不然,她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任命下达的消息?如果说,自己的猜测没错, 王禺丹是可以在丁应平面前替自己说得上话的,那么,此前,她为什么不帮自己?到底是因为自己打开了那条通道,还是因为帮她搭上了武蒙这条线?他说,你消息 真灵通呀。王禺丹不接话,说,你现在当官了,生意还做不做?他说,做,当然要做。有钱赚,谁不赚?王禺丹说,那好,你有时间的话,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欧阳 佟心中一阵狂喜,是不是将林飞的广告交给他了?如果真是如此,那可是双喜临门了。

像几乎所有的行政官员办公室一样,第一道关,必须经过秘书办公室。欧阳佟向前走的时候,被一位三十来岁的女人拦住了。这个女人穿着并不职业化的服 装,风格与王禺丹相近,属于那种质地很好、做工精巧、式样优雅独特的。但是,在这种高级时装背后的那个人,仅仅只是给欧阳佟留下一个精干的印象,与美女是 完全沾不上边。

女秘书拦住欧阳佟,问道,请问,您是欧阳佟先生吗?

欧阳佟说,别先生,你直接叫我欧阳就行了。女秘书一笑,说,欧阳老师,董事长在等您,请跟我来。于是,女秘书引路,将欧阳佟带进了王禺丹的办公 室。到底是大企业家的办公室,异常地豪华气派。办公室分有三个区域,第一个是办公区,分别由一间大办公室、卫生间以及休息室组成,第二个是休闲区,主体部 分是一间会客室,却又摆了好几个陈列柜,里面陈列着全世界各种品牌的香烟,包括一些最早的品牌。欧阳佟不知道这些品牌是模型还是实物,如果是实物,这些实 物从哪里找到的?有些品牌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消失了吧。硕果仅存的这些香烟,又是怎么保存的?第三部分,是一间阅读室,结构和休闲室差不多,主体部分同样 是会客室形式,只不过将香烟陈列柜改成了书柜,里面陈列着几万册图书,甚至包括一些线装书和羊皮书。

见欧阳佟在陈列柜和书柜前驻足,王禺丹便说,这些都是我的私人收藏,我的一点钱,几乎全花在这上面了。怎么样?像不像一个香烟博物馆和一个小型图 书馆?欧阳佟说,像,太像了。王禺丹请欧阳佟坐下,女秘书在一旁沏茶。欧阳佟瞟了一眼茶盒,安溪铁观音,估计属于铁观音中的极品,否则,王禺丹大概是拿不 出手的。女秘书泡功夫茶的手法很娴熟,先用木质的夹子,将茶叶夹进紫砂壶中,再冲进煮沸的水,倒满水后,盖上壶盖,再用沸水围着壶的外壳淋了一圈,然后擒 起壶耳,且翘起一只手指,按住壶盖,将第一遍茶倒掉。并不是倒在木托盘上,而是用来冲洗茶杯。欧阳佟看着女秘书的动作,心中暗暗称奇,他奇的不是女秘书沏 茶的手法,而是她的手。她的外貌并不出众,甚至可以说平平,却有一双非常漂亮的手,手指颀长,每一只手指的线条,仿佛是用尺子画过一般,皮肤很白,甚至有 一种透明感,似乎可以看清上面的血管。

王禺丹拿了一大堆计划书过来,摆在面前的桌上,然后在欧阳佟的侧面坐下来。

女秘书沏完茶,正准备离开,王禺丹说,晓彤,你坐一下。女秘书便在王禺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王禺丹说,晓彤,你看过欧阳佟的计划书,你说说你的 感觉。胥晓彤说,我非常喜欢里面的广告词,品味人类历史,其实就是品味追求卓越、梦想腾飞的历史。那一刻,我终于飞了起来。创造成就梦想,品质缔造未来。 江南实业。广告词共分为四个部分,第一个部分,与人类探索飞翔的历史相结合,其实是讲述人类追求飞翔的历史,同时与腾飞巧妙结合。第二部分,那一刻,我终 于飞了起来。将人类追求腾飞的梦想和林飞的奥运冠军形象相结合,也可以说是广告叙事上的一种承接,围绕一个飞字,也突出这个飞字。第三部分,巧妙一转,创 造成就梦想,品质缔造未来,落脚到了江南烟草,但又非常含蓄。最后,突出四个字,江南实业。这四个部分,很好地体现了中国古诗的起承转合结构,同时也像中 国古诗一样,有着极大的容量,每一句都有一个寓意深远的故事。

王禺丹说,你别光说好的,难道没有缺点和不足?

胥晓彤说,这个我也说不好。我有一种感觉,文案策划和画面策划是两张皮。文案讲了一个很好的故事,一个诗一样的故事,跳跃性非常之大,张力非常 强。可是,画面却极其单调,仅仅是林飞平常训练的镜头,林飞在奥运会上起跑的镜头,以及林飞打破世界纪录夺得冠军后披着国旗奔跑的镜头。这一组镜头,表达 的仅仅只是文案中第二层的意思:那一刻,我飞了起来。但是,第一层意思呢?品味人类历史,其实就是品味追求卓越、梦想腾飞的历史,用林飞的训练来表达,不 是不可以,但我总觉得太单薄了,太直白了,缺乏含量。还有第三层意思,创造成就梦想,品质缔造未来。从现在的画面策划来看,是以林飞披着国旗在赛场上奔跑 来体现的,可这种体现,也显得生硬和表象。再说,最关键一点,这是在为我们江南烟草做广告,怎么体现?仅仅只是最后四个字?显得有些生硬。

王禺丹之所以让胥晓彤先说,是考虑到欧阳佟这种人非常骄傲,搞不好一下子就跳起来了。他又有一张利口,玩狡智和巧辩,恐怕王禺丹和胥晓彤加起来, 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这些话,先由胥晓彤说出来,如果欧阳佟不肯接受,她再从另一个角度出击。胥晓彤说的时候,王禺丹一直在注意欧阳佟的表情,发现他显 得很平静,并没有拍案而起的迹象,心中暗暗称奇,觉得面前这个欧阳佟,确实与自己熟悉的德山人不同。

胥晓彤客套一番结束了她的评价,王禺丹问欧阳佟,对晓彤的意见,你有什么看法?欧阳佟仅仅回答了四个字:我在考虑。王禺丹更进一步问,这么说,你还是认同晓彤的意见的?欧阳佟说,她很内行。我觉得,她不去搞电视,真是太可惜了。

胥晓彤连忙表达谦虚,说,欧阳老师太抬举我了。欧阳佟说,我告诉你,我从来不会无耻吹捧一个人。你刚才说的话,触及了一个本质的问题,也正是电视 的本质。电视的本质,就是画面的叙事性。我承认,现在这个方案,画面的叙事性是比较弱的,这也因为时间太仓促,我没有找到一种很好的表达。

王禺丹说,既然你也认同这一点,那就好说了。我最担心的是敝帚自珍,很难说服你。现在看来,我的担心多余了。除了晓彤刚才所说的,我还提醒你一 点。电视广告,不仅仅要讲究画面的叙事性,我个人觉得,还要体现这种叙事性的匠心和冲击力,就目前的画面设计来看,这两方面都是不够的。

欧阳佟说,你们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看能不能这样,在现有的画面叙事性基础上,再加一条背景叙事的副线,比如说,林飞训练,我们拉到一个新 的场景,一开始,不用林飞,而是找一个孩子,这个孩子练奔跑的时候,他的背后,就是一架早期的飞机。孩子和飞机一起奔跑。

胥晓彤说,我喜欢这个设计。孩子一直奔跑,并且渐渐长大,变成林飞。场景也变成奥运会赛道。然后,镜头转到飞机,飞机飞了起来,林飞冲线了。恰好突出那一刻,我飞了起来。

王禺丹说,我也觉得这个设想不错。不过,第三句,创造成就梦想,品质缔造未来,画面语言可能还需要丰富。你再好好构思一下,弄个新的文案出来。这件事,以后就由晓彤负责和你衔接,有什么事,你们多商量。

胥晓彤说,今后,还要请欧阳老师多多指教。

欧阳佟并不想和胥晓彤客套,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训,第一时间想到了合同,对王禺丹说,既然这样,我想,我们是不是先把合同签了?最好,你们能够预付一部分制作费用。你们也知道,我的公司还在筹备之中,没有多少资金周转。

王禺丹非常爽快,说,这个没问题,合同条款,你和晓彤商量,预付款,我可以先打给你,一百万,怎么样?你的公司什么时候开张?我这份贺礼,还算拿得出手吧?

欧阳佟说,千言万语,只有一句话,你让我怎么报答你?干脆以身相许算了。

王禺丹说,得了,你的身子许给了太多的人。再说,你的身子有什么好?几根瘦排骨,本宫没兴趣,留给有兴趣的人吧。

博亿公司下星期正式开业,欧阳佟趁此机会邀请王禺丹出席典礼。王禺丹说,下星期?时间不凑巧,我要出国,去不了。这样吧,我派晓彤代表我出席,怎么样?

听了此话,欧阳佟有点遗憾。他有很多人脉,可主要人脉集中在政界和新闻界,自己现在又成了电视台的副台长,办公司这件事,自然不便走向前台,也就 不方便邀请那些政界要人。商界能够替自己撑门面的,只有一个王禺丹。可以想见,如果王禺丹能够出现在开业典礼上,对于许多潜在的广告客户都是一种号召。可 这个开业的日子,是伍能建看的,准备工作已经差不多了,临时又不好改。此事给了欧阳佟一个教训,做任何一件事,没有计划,确实是不行的。如果他是一个计划 周密的人,至少应该将开业的日子定在王禺丹的时间安排之内。既然王禺丹不能出席,到时候,只有将胥晓彤的身份拔高了。

欧阳佟说,既然董事长没时间出席,我也没办法。不过,我能不能请董事长再帮我一个忙?

王禺丹说,你说吧。只要我帮得上。

欧阳佟说,能不能将这个广告合同的签约仪式,安排在我的开业典礼上?

王禺丹说,这个,你和晓彤安排好了。这件事,我已经全权委托给她了。

其实,王禺丹并非完全抽不出时间参加博亿的开业典礼,而是觉得这么一间公司,起点太低,发展空间也有限,加上以她企业家的眼光看来,这间公司,有 诸多先天不足,未来的发展,实在难以预料。自己先与这间公司拉开一定的距离,以第三者的角度,好好观察一下这间公司,同时也观察一下欧阳佟的商场运营能 力,对于实现她心目中那个大计划,有百利无一害。

王禺丹是有意不关注博亿公司,欧阳佟则是分身乏术和身份局限,不能关注博亿公司。欧阳佟的公示期还没有结束,台里已经有了一系列动作。此前,欧阳 佟作为副总编辑,是江南新闻联播的负责人,他对这台节目控制很紧,除了局长和台长,分管副台长根本插不上手。现在,台里已经安排了一名副总编辑负责新闻联 播,此人和欧阳佟的关系不好,这台节目,他已经插不上手了。此外,电视台还有两档新闻节目,一是晚间新闻,一是早间新闻,这两档新闻节目,此前便有负责 人,欧阳佟是插不上手的。再加上娱乐节目,由另一名副总编辑负责,此人和欧阳佟的关系也不怎么样。台里已经找他谈话,等正式任命下来,安排他分管节目制 作,也就是分管新闻节目和娱乐节目。看到台里紧锣密鼓的布局,欧阳佟彻底明白了,杜崇光既然不能阻止他担任副台长,却可以在权力分配上给他出难题,让他分 管的几个部门负责人,全部和他唱反调。这些人掌握的是实权,如果都不听他的,他这个副台长,还能玩得下去?如果欧阳佟分而不管,大概也能相安无事。可他不 是这样的性格,既然让他当了这个副台长,他就一定要想办法当好。到底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突破杜崇光布下的重重围困?他一点把握都没有。

此外,他毕竟属于省管官员,又正在公示期。公务员是不能做生意的,所以,他开公司的事,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尤其是他的对立面知道。好在当初考虑 办公司,原本就没有打算自己出来干,主要还是想给杨大元找条路,再充分利用自己广泛的人脉关系悄悄地赚一点钱,也算是为自己留一条退路。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公司的情况良好,还没有正式开张,就已经从江南烟草入账二百二十五万,有了这笔钱,就算两三年之内没有任何业务,公司也能维持了。到年底还有几个月时间,将林飞广告做完,保有二百万利润,应该没有一点问题吧。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在这件事上操心?

想清楚这一点,他便告诉杨大元,今后,公司的主要工作由杨大元负责,他本人,只管重大开支和看财务账本。

整个开业典礼是杨大元一手操办。他干这种事还真有一套,财富中心没有大型会议室,仅有的几间会议室,很难容纳更多的人,博亿公司又只有不足百平方 米的面积,如果开业仪式在博亿公司举行,肯定运转不开。如果请的来宾不够的话,又显得没有影响力。为了解决这一矛盾,杨大元想了一个办法,将仪式分为两个 部分,一个部分在财富中心前面的广场举行,另一个部分,则在博亿公司的门口和办公室。但一个仪式分为了两个部分,就容易出现脱节,尤其是程序上很难安排。 既然是公司开业,第一议程,自然是公司揭牌,然后才是各方致辞。可是,揭牌只可能在公司门口,而不是财富中心门前。虽然他们也可以将公司的牌匾先置于财富 中心广场,揭牌仪式之后,再搬回楼上去,可毕竟显得有点怪怪的。如果在楼上揭牌,又不方便参与楼下的典礼。因此,杨大元想了个办法,租用了电视台的卫星直 播车。楼上揭牌时,广场上的两台电视机同步直播画面。

欧阳佟原打算让江南日报总编辑刘承魁和江南烟草董事长王禺丹共同为博亿文化揭牌,王禺丹有事不能来,他只好求王禺丹帮忙,请一个重量级的企业家出 面。王禺丹倒也支持欧阳佟,请上市公司南方重机的创始人杨树森来担当这一重任。参加观礼的,还有几个重量级嘉宾,其中有邱萍帮忙请来的江南有色董事长吴天 桐,杨大元请来的星期七广告公司董事长朱丽依。星期七是雍州市最大的广告公司,广告业的龙头老大。当然,若以广告额排名,江南卫视的视点广告公司是最大 的。但视点仅仅只是二传手,只负责两端,一是找一些业务员出去拉广告,二是负责发布,既没有策划能力也没有制作班子,看起来囊括了广告业的所有环节,实际 上,哪个环节都很薄弱。如果没有江南卫视这样一个强势播出平台,这个公司简直就没法生存。星期七不一样,这是一间在激烈的市场化竞争中发展起来的公司。朱 丽依在江南广告界乃至整个商界是一个传奇人物,属于江南省的十大名女人。朱丽依原本也是媒体人,和欧阳佟进入媒体的时间差不多。不同的是,欧阳佟进入媒体 便成为记者,属于内容生产的中坚力量。朱丽依却是进江南日报当广告员。当时的江南日报是整个媒体业的老大,广告都是送上门的,没有一点压力和挑战。她这个 职位,也就成了一个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职位,可有可无。不过,朱丽依确实是个人才,竟然在这样一个冷部门构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人脉关系网。后来,《雍州都 市报》创刊,谁都想钻进内容生产部门,找关系托熟人希望当记者编辑,广告部门成了被流放之所。朱丽依却主动要求去做广告。正是在雍州都市报广告部的时候, 欧阳佟和她有过几次接触。当时的感觉是,这个女人很豪放,什么玩笑都能开,什么酒都敢喝。朱丽依的丈夫是当时江南日报社社长的司机,正是靠这种关系,她才 进了江南日报。就在朱丽依发展良好时,丈夫出了一次车祸,高位截瘫,永远地躺在了床上。意外打击使得朱丽依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的人生之路,她毅然离开了江 南日报社,自己办起了星期七广告公司。

杨大元竟然能请动朱丽依,确实令欧阳佟大为意外。他甚至从来都不曾在欧阳佟面前提起过自己认识朱丽依这件事。

仪式开始,江南电视台的著名主持人汪红走上台。临时搭起的台子两边两台大屏幕电视机正在播放音乐,空旷的广场上“我要飞得更高”的旋律一再重复, 而电视画面上是一群白色的鸽子振翅飞翔,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异常赏心悦目。汪红宣布仪式开始,请江南日报总编辑刘承魁先生和南方重机董事长杨树森先生为 博亿文化传播公司揭牌。电视画面迅速出现楼上走道,走道上铺着红色地毯,刘承魁和杨树森在两排礼仪小姐的引领下走过来。两排礼仪小姐走到被红布蒙着的公司 牌旁边,迈着优雅的步幅,分成两列站立。刘承魁和杨树森站在两边,同时伸手,将红布揭下。立即有一名礼仪小姐手持托盘上前,两人将红布放在托盘上,然后鼓 掌。

主会场,汪红宣布鸣炮,吊在财富中心楼上的两排鞭炮被点燃,热烈的爆竹声,使得现场迅速被烟雾笼罩。参加仪式的来宾一齐鼓掌,现场掌声如雷。欧阳 佟只是请了约五十位朋友,这些朋友个个都有身份。杨大元担心人数太少,场面不够热烈,他出面请了约三百人,又聘请了礼仪公司加上他新招的公司员工等,参加 仪式的超过四百人,仅仅是小汽车就将财富中心的停车场停得满满的。

鞭炮声结束之后,汪红宣布,由博亿公司总经理杨大元致辞。杨大元穿着藏青色西装,胸前佩戴红花。他有足够的身高,又当过兵,颇有军人风范,站上台之后,向全体来宾敬了一个军礼,顿时赢得一片掌声。台下的欧阳佟暗想,幸好让杨大元上台,如果是他的话,还真显得滑稽。

身边的胥晓彤说,你这个搭档,好像特别喜欢表现自己。欧阳佟说,是啊,他是属孔雀的。胥晓彤说,场面搞得这么大,是他的主意,还是你的主意?欧阳 佟说,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忙得连做爱都戒了,哪里还有时间考虑这些?都是他搞的。胥晓彤说,这么大规模的活动,怕要几十万吧?你全权放给他去 搞?欧阳佟说,有什么办法?自己没有时间和精力,只能借助外力了。

胥晓彤十分好奇,说,今天的合同一签,你们就有三百万制作费用到账,这笔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紧一点用,有一笔相当不错的利润,如果手松一点,或者是大手大脚,几天都可以花完。欧阳佟说,那也没办法,我现在恨不得将一个身子劈成两半。

有些话,欧阳佟没有说明,叫此一时彼一时。当时,筹备成立公司,一是看到王禺丹这条线肯定有钱赚,二是见杨大元眼看就要下岗,他以前又干过公司,加上自己在电视台也没有太大发展前途,闲得慌。几项条件加在一起,就办了这间公司。

事实证明,这一步走得是对的,公司才开张,进账就已经二百万,另有二百万很快就到。可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副台长会意外地落到自己头上,又遇到杜 崇光釜底抽薪,给自己制造这么多麻烦,自己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过问公司的事。他也清楚,既然开公司,就不能当甩手掌柜,可他能怎么办?分不出多余的身子来 嘛,就算偶尔有点时间,他还想去情场冲一冲浪不是?好在杨大元虽然毛病不少,毕竟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就算他大手大脚花一点儿,那就花一点儿好了,反 正自己不愁赚不到钱呀。

仪式结束,接下来是宴会。所有来宾都被请进了新城大酒店,二楼大厅被博亿公司包了,超过四十桌。此外还包下了最豪华的单间,欧阳佟和杨大元便在这 里招待刘承魁、杨树森、吴天桐、朱丽依、邱萍、胥晓彤等人。杨大元很善于搞气氛,一会儿说笑话,一会儿扮丑角,一会儿背诗,一会儿朗诵毛主席语录,整个场 上,就听到他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和大家爆笑的声音。刘承魁曾经是杨大元的上级,对他的态度显得比较矜持。杨树森和吴天桐对杨大元印象似乎不错,一再说,这个 小杨,是个人才。杨大元和杨树森同姓,两人还续起了族谱,原来,杨树森高杨大元三辈。杨大元竟然当场跪下来叫着祖爷爷向杨树森敬酒。场上第二个活跃人物是 朱丽依,她的交际花本色在这里得到了充分体现,和杨大元一唱一和,十分默契,以至于欧阳佟一次又一次猜测,两人是否多次在床上交流过?另一个原本最善于应 对这类场合的人物是邱萍,若论交际,在场任何人都不可能是她的对手。但非常奇怪,她今天显得比较含蓄,只是小声地和胥晓彤讨论着什么,对杨大元显得很冷 淡。

最特别的可能要算胥晓彤,她几乎不和杨大元说话,杨大元敬她酒,她也只是象征性地沾了沾唇。欧阳佟知道江南烟草将会成为自己的大客户,一再努力, 希望杨大元和胥晓彤搞好关系,但胥晓彤漠然处之。欧阳佟并不知道,事后,胥晓彤向王禺丹汇报,说欧阳佟并不适合搞公司,因为他既不懂财务也不懂管理,甚至 还不懂看人和用人。他或许在别的方面才能出众,但在她所指出的这几个方面,却是大而无当。这几个方面,又恰恰是一个企业管理者所必需的。王禺丹也很奇怪, 胥晓彤只不过代她参加了博亿公司的开业仪式,为什么就能得出这样的结论?胥晓彤说,非常简单,杨大元属于那种从小爹不疼娘不爱的人,因为迫切想得到别人的 重视,一直非常努力地取悦别人,挖空心思说别人喜欢听的话做别人希望他做的事。他这个人特别假,从上到下,没有一丁点儿是真的。他总以为将自己的假藏得很 好,可实际上,他似乎总也没有长大,那种藏假的把戏,人家一眼就能看穿。奇怪的是,如此拙劣的把戏,周围的人都能看穿,欧阳佟却看不穿,这难道不说明欧阳 佟看人的能力有问题?再说,一个人要做公司,三心二意怎么行?他将公司交给别人,自己却撒手不管,这样能干得好公司吗?

王禺丹说,并非将自己的公司交给别人,就一定搞不好公司吧?不是还有职业经理人吗?

胥晓彤说,不错,是有职业经理人,那些职业经理人具有良好的职业道德。可是,那个杨大元是职业经理人吗?如果我的感觉不错,他连最起码的做人都没有学好,还只是一个爱撒谎且没有长大的孩子,还能做好职业经理人?

王禺丹说,你才刚刚去他的公司走了一趟,为什么就下这样的结论?

胥晓彤举了两个例子,她说,作为一名公司老板,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人事管理。就算是职业经理人,要抓的,同样是人事管理。可是,博亿公司的人事 管理是怎样的?她和博亿公司的员工接触了一下,博亿目前还只是一家刚创办的小公司,几乎还没有业务,可是,他们已经招进了十几名员工。听了这话,王禺丹颇 有些吃惊,问道,真的吗?十几名?都是些什么人?胥晓彤说,如果是些人才,她倒还能理解,毕竟,人才对于公司的发展,具有决定性作用。可实际上,博亿公司 招的那些员工,绝大多数是应届毕业生,还有些可能连大学文凭都没有,很可能是从农村进城的打工者。不是她歧视这类人看轻这类人,她本人也是从低层做起来 的。问题是,这些人没有任何从业经验,招进这么一帮新手,能给公司带来什么?

王禺丹说,欧阳佟难道不清楚这些?胥晓彤说,她估计欧阳佟并不清楚。更为关键的,她觉得在这件事情上,杨大元居心不良。王禺丹不理解了,只不过是 招收一些员工,杨大元怎么能居心不良?胥晓彤说,你是没有见过那些员工,自然不清楚。我看过她们,她们全都是年轻女性,一个比一个漂亮。坦率地说,我看了 她们第一眼,就觉得杨大元不是在招员工,而是在为自己选妃子。

王禺丹问,这会不会也是欧阳佟的主意?他毕竟是男人,而且没有结婚。

胥晓彤摆了摆头,说,我看不像,欧阳佟完全不认识这些人。

王禺丹问,你还看到些什么?

胥晓彤说,欧阳佟完全不管公司的财务,一切都放手让杨大元去搞,而杨大元在那里瞎胡闹。王禺丹问怎么瞎胡闹。胥晓彤说,就这么一个开业典礼,搞得 可真是热闹隆重,连卫星直播车都请来了,请了江南省最红的节目主持人,还安排了一台非常精彩的文艺表演以及聘请了专业的礼仪小姐,中午在雍州最豪华的酒店 包了四十多桌,不仅整个大厅坐满了,还有好几个包房。她估算了一下,她所在的那一桌,不算酒水,仅菜钱,恐怕就得两三千,加上酒,没有四千拿不下来。就算 外面大厅便宜一点,大概也需要上千元一桌。中午一餐下来,大概花去不少于十万,再加上其他一些开支,整个开业典礼,恐怕要花三十万。

听了这番话,王禺丹一言未发。确实,欧阳佟现在是有钱了,而他的钱,实际上都是王禺丹给的。经营公司,赚取利润是一个方面,其实更重要的方面,却是节约成本。像他们这样大肆铺张,公司能够撑几个月?

有一句话,王禺丹没有说出来。她找人调查过欧阳佟的合伙人杨大元,并且早已经清楚,这间公司,欧阳佟是撑不了多长时间的。自己所给他的那些钱,如果能撑半年,大概就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

像欧阳佟这种异常骄傲的人,不给他一次沉重的打击,他是一定不肯服输也无法认清自己的。另一方面,不让欧阳佟在失败的旋涡中挣扎一番,她也无法判断,他到底是否能够充当大任。

半年,她想,或许半年之后,自己得到的,又是另一种答案?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