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先小人后君子,奸商是这样炼成的(一)

上一章: 下一章:

这些人,目前是他的股东,是他的盟友,有些甚至是有恩于他的人。可是,俗话说,天下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朋友一旦被利益绑在一起,很难说最终会是一种什么结局。为了将来不至于非常被动,他不得不汲取以前的经验教训,先当了小人。


下了班,欧阳佟载了胥晓彤,向碧玺温泉酒店而去。

骆虹曾征求欧阳佟的意见,问他有没有其他朋友一起。她说自己没有安排更多人,仅仅赵丽雅去张罗,如果三个人,显然单调了一些。欧阳佟便想到了王禺丹和邱萍都盯着这个项目,现在,骆虹担任了道隆集团董事长,行政上由正处升上了副厅,虽然比王禺丹低半级,也算是平级了。何况两人都是实业家,都是江南省的商界女强人,骆虹应该有兴趣认识吧。至于邱萍就更不用说了,认识接待处长,可以更加密切与官场的关系,对骆虹同样有百利无一害。他便告诉骆虹,自己有两个朋友,王禺丹和邱萍,可以一起约来。

骆虹不知道邱萍其人,但对王禺丹的名字耳熟能详。听他如此一说,便知道他是有意向自己引荐江南省最著名的企业家,心里多少存了些感激,满口答应下来。同时又和他开玩笑,说,要不要再约几位先生?不然的话,你一个人,对付四位如狼似虎的中年女人,受得了吗?不怕四条狼把你撕成碎片呀。

欧阳佟给王禺丹和邱萍打了电话,两人晚上恰好都有安排。可得知是骆虹请客,态度立即就变了,均表示晚上的应酬去虚应一下,然后赶去碧玺。考虑到两人可能赶不到,胥晓彤又似乎可以成为两人的代表,也是三个投资人之一,欧阳佟便叫上了她。

大家也不是头一次来这里吃饭,既熟悉了这个地方,也熟悉了彼此的口味。晚餐开始,各坐一方。骆虹端起面前的红酒杯,举到欧阳佟面前,说,你是我的幸运星。来,我敬幸运星一杯。赵丽雅连忙举起杯说,老板敬酒,我不能坐在一边,我陪一杯。胥晓彤便说,你们都喝酒,我不好袖手旁观吧,我也陪一杯。欧阳佟说,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看来,我坐在三个女人中间,麻烦大了。喝了杯中酒。接着,他又举起酒杯,对骆虹说,刚才你敬了我,现在该我敬你了。新官上任,我要祝你大展宏图。同时嘛,我们这些兄弟姐妹,也跟着沾点油星。

骆虹一阵大笑,笑得全身都在抖动。骆虹的性格和王禺丹以及邱萍都不同,她是那种一阵风的性格,大声说话,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加上她的胸部特别大,选泳装的时候,又选的是比基尼,上面就像是两块小小的布一般贴在那里。乳部有一半露在外面。她大笑的时候,胸部的那个地方,就像两口乳白色池塘,乳波荡漾,波涛滚滚。她一口喝干了酒,对欧阳佟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德山市庆是吧?没问题,我已经对丽雅说了,全力支持你,三百万,你具体找丽雅去办就行了。

欧阳佟真没想到,她给人的感觉,比王禺丹还豪爽,当即说,为了这句话,我们要喝三杯。他举起杯的时候,赵丽雅和胥晓彤便闹,说,喝交杯。欧阳佟说,我没问题呀,只不过,虹姐,你要不要给你的先生打个报告?骆虹说,别提那个死鬼了,他呀,天天出轨,搞得我都找不到轨道在哪里了,所以,今天出轨一次,也是情有可原。赵丽雅和胥晓彤都说这话说得好,酒一定要喝。欧阳佟和骆虹因此交杯。只不过,平常很容易做的一个动作,现在做起来却有点小难度。根本原因在于,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服务小姐,彼此又是站在温泉池中的,身子一歪,又要不碰到服务小姐,浮力便让他们失去了重心。好在两个歪着缠在一起的身体,又形成了新的支撑,不至于倒下。可也因为不太稳定,手有些抖,欧阳佟手中的酒,就撒了出来,恰好流进了骆虹的乳沟。骆虹顿时大叫,说,喂喂喂,大庭广众呢,含蓄点好不好?

欧阳佟没料到骆虹豪放到如此程度,有些尴尬。不料赵丽雅更豪放,竟然在一边大叫,不能浪费,欧阳,你要喝掉。欧阳佟便想,你们豪放,我难道就装羞涩不成?我肯定比你们更豪放。他当即将酒杯放下来,双手抓了骆虹的双臂,说,这是美差,我最喜欢了。作势低下头,真的要去吸吮骆虹乳沟里的酒。欧阳佟原以为,骆虹肯定会吓得大叫并且逃开,那时,他就顺势收场。可他没料到,骆虹不仅没有逃,而且故意将胸往上一挺,主动地迎着他。他顿时不知怎么办了,只好说,你今天出汗多不多?别尽是汗味吧。赵丽雅却在推波助澜,说,那不是更好吗?那叫汗味鸡尾酒。天下第一美味。他见骆虹将胸挺在那里等着他,他只好迅速想出一句话退场。他说,我才不上当,吃了你的奶,你不成我的小妈了?这个便宜不能让你占。便松开了她,回到自己的原位。

胥晓彤十分灵异,知道如果不及时扭转话题,大家沿着这个话头往下闹,欧阳佟一定尴尬。她便端起酒杯,举到骆虹面前,说,虹姐,早就听说你的名字,今天才有幸一见。你是姐我是妹,我们两姐妹干一杯!骆虹也说,开始听说今天王禺丹王总要来,她可是我们江南省企业界的女领袖,我不知多激动。虽然未能认识王总,能认你这个小妹,我已经非常满足了。干杯。

欧阳佟非常感激胥晓彤救了自己的场,自然也要把握机会,将话题引开。他再一次举起酒杯,对骆虹说,来,为了感谢你对我们敬爱的王禺丹董事长的无耻吹捧,干一杯。骆虹原已端起了酒杯,听了他的话,又将酒杯放下了。说,你说这话就错了,我不是无耻吹捧。我绝对是她的崇拜者。她写的有关人事管理方面的两本书和一些论文,我全都拜读过。我甚至可以大段大段地背下来。赵丽雅立即说,这一点,我可以作证。欧阳佟说,哟,如果董事长来了,听了这话,一定要喝三杯酒。赵丽雅说,可是,你说错了话,该不该罚酒?

欧阳佟无可奈何,只好喝了一杯。二号首长

如果是和男人闹酒,他是绝对不敢端杯的,好在这些都是女人,喝的又是红酒,就算是稍稍过点量,他心里也有数。骆虹和赵丽雅也并不真想灌醉他,酒喝到尽兴,肚子也饱了,赵丽雅便吩咐撤了饭菜,大家开始泡温泉。

也就在这时候,王禺丹和邱萍来了。欧阳佟替她们作介绍,特别强调骆虹是王禺丹的崇拜者,邱萍便说,这真是巧了,那得喝酒。于是,又上了一瓶红酒,各自放在自己的身后。五女一男便坐在温泉池里,一边洗着温泉浴,一边喝酒。

邱萍给骆虹敬酒的时候,便说,听欧阳说,你刚刚荣升道隆集团董事长,我要敬董事长一杯。

说实在话,欧阳佟要给骆虹介绍两个女人的时候,她心里还有些想法。以她的社会经验判断,女人和女人,是很难说到一起的。女人社会是一个复杂的社会,也是一个纷乱的社会,基本没有秩序可言。有人在学校做了一个实验,将十个男孩安排在一堆生活,将十个女孩安排在另一堆生活。一段时间之后,再去观察这两组人,发现,十个男孩形成了两个圈子,每个圈子都有一个头,并且这两个圈子相互对立却又旗鼓相当。再看那十个女孩,她们竟然形成了十一个圈子,那是因为有些人总在不断地换圈子,圈子的领导人,也一直都是皇帝轮流坐,从来都没有固定过。对此,骆虹有着深刻的认识。在生活中和工作中,她宁可和男性打交道也不愿过多地交往女性,尤其不喜欢交往同级别的女性。可是,见了王禺丹和邱萍之后,她很快就喜欢上了她们,本能地觉得,彼此的性格虽然不同,经历也不同,可大家都是性情中人,都是洞穿了世事人情的人。这就是她所定义的极品女人。和这样的女人交朋友,其实是一件很惬意的事。

她对邱萍说,你应该比我大一点,我就叫你萍姐,好不好?见邱萍并没有反对,只是微笑着,便又对王禺丹说,还有王总,我好喜欢你们两个。虽然我也是女人,可现在,我却觉得我就像贾宝玉见到了林黛玉和薛宝钗。萍姐,丹姐,我们三个人一起喝一杯,好不好?欧阳佟偏偏要凑热闹,说,不行,你们三个人都是我姐,我也要和你们喝。

喝过酒,欧阳佟便对骆虹说,我们这个萍姐,是江南省第一交际花。在整个江南省,没有她搞不定的事。虹姐,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她帮忙的事,直接找她好了。她如果不肯帮忙,你就告诉我,我和你一起灌她的酒,灌死她。邱萍说,小佟子你尽胡说八道,我在政府接待处,骆虹是大企业家,我们走的不是一条线,她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欧阳佟说,那可不一定,企业是女人,政府是男人,男女搭配,才能干活不累。

骆虹接过话头,说,萍姐,你别说,我说不定还真有事要你帮忙。

邱萍便矜持地看着她,没有说话。欧阳佟则说,什么事,说出来听一听。

骆虹说,我们道隆公司一直想IPO,这件事,我们已经努力了好几年。而且,企业改制这件事,一直都是我负责的。

几个人其实都关心这个话题,王禺丹立即将话题接了过去。说,这是好事呀。现在,建筑行业的上市公司,也有好几家了。你们道隆集团,发展快业绩好,只要上市,一定会成为江南板块的领头羊。省企业家协会非常支持这件事呀,我记得几年前,协会的文件里,就有支持你们上市的话。为什么几年了还没有搞成?王禺丹是省企业家协会的副主席,所以才有此一说。

骆虹说,是啊。省里确实把我们列入重点。我们呢,也做了好多次方案。可是,方案每次报到厅里,就是批不了。每次不是这问题就是那问题。

邱萍说,如果是这件事,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你也不必找我了,直接找小佟子,叫他帮你搞定。骆虹不太相信,看了看欧阳佟,问,你有办法?王禺丹说,你知道他的公司为什么叫资圆博通?说白了,就是打通资源通道。他的关系比较特殊,从上到下都是通的。你完全可以把这件事交给他,需要的话,我和邱萍再从中帮点忙,保证这件事成了。

骆虹还是有点不相信,说,可是,我们这件事,最大的难题卡在厅里。

邱萍说,建设厅是吧?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是小事,小佟子有办法。

骆虹看着欧阳佟,说,你需要什么条件?王禺丹说,在商言商,谁都不会干不赚钱的买卖。如果让我说,最好的条件,是让他参股。这样有几大好处。第一,股票一上市,他就赚到了该得的利润。第二,他手里有了股票,也好替你们进行某些运作。第三,他的资金搭你们的顺风车上市,而你们不仅不需要出费用,甚至还可以溢价。此外还有第四第五,比如说,作为高管,你如果不好持股或者持股份额不满意,也可以通过他这里,变相持股。当然,你如果这样做的话,你的命运就被他捏在手里了。

骆虹说,好呀,我想被他捏呀,他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王禺丹便拿欧阳佟开玩笑,说,小佟子,听到没有?你想捏她哪里?欧阳佟就说,她太大我的手太小,没法捏。

事情就在玩笑中定了下来,骆虹和欧阳佟约定,明天到他的公司具体商谈细节。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告别她们,走在回家的路上,欧阳佟才突然想起,自己家里还有一个人。整整一天过去了,他没有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有主动找他。不知她现在在干什么?会不会发现自己对她不那么热情,知趣地离开了?这应该是最合理的结果。毕竟是女孩子嘛,没有理由在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男人家里死皮赖脸地待着吧。

到了楼下,往上看了一眼,窗口是黑的。他心中一喜,暗想,她走了。可往楼上走的时候,他心中又有一种深深的失落。他甚至觉得这种情绪没来由,以前也曾无数次与某个女孩告别,有些缠他的,也有些感情很深的,可告别之后,他从没有失落的感觉。眼前这个文雨芳,和自己有很深的感情?谈不上,性格特别讨自己喜欢?更差得远。可是,为什么她走了,自己会有这种失落的情绪?想不明白。

带着这种情绪来到门口,似乎听到房间里有电视机的声音。他觉得怪了,明明没有灯,电视机怎么又开着?难道她走的时候忘了关?他掏出钥匙,打开门,发现室内电视机的光线一闪一闪的,向室内看了看,没有发现她。他伸手开了灯,再看时,吓了一大跳。她竟然在,仍然穿着他的那件白衬衣,抱着靠枕,缩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而他早晨留下的一千元钱,摆在茶几上,并没有动。再看看自己的家,有些变化,显然,她替自己搞过卫生大扫除。欧阳佟是个有洁癖的男人,平常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只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公司的事太多太忙,收拾房间就马虎一些。

他关门的声音惊醒了她。她动了一下,醒过来,看了他一眼,那一眼似乎充满了幽怨。他想对她说句什么,嘴张了张,又觉得不知说什么,只好闭上。她却说,你好狠心,一整天不理人家,想饿死我呀。欧阳佟吃了一惊,问,你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她说,你家里有东西吃吗?他说,冰箱里有鱼有肉呀。她说,可是,你厨房里呢?没有油没有盐,有鱼有肉怎么吃?他说,别说了,走,出去吃吧。她站起来,说,我穿得这样,怎么出去?你去买些面包回来,方便面也可以。

他去超市买了一只烧鸡,又买了面条、油和盐,顺便也替她买了内裤、T恤、短裤和乳罩。回到家后,将这些衣服扔在沙发上,说,不知道你的尺码,也不知道合不合适。先凑合着用吧,明天你自己出去买。说过之后,便进了厨房,替她煮面。她换了衣服,走进厨房,站在他的身后说,你会不会做呀?

他没有回答她,而是问道,我们谈谈?她问,谈什么?他说,我们之间,是不是应该有更多的了解?她说,现在我快饿昏了,没有兴趣思考任何问题。

做好面条,端出来,对她说,试试味道怎么样。她坐下来,尝了一口,说,嗯,看不出来,你还蛮会做饭的。他说,哪里是我会做?你都一天没吃东西了,现在就算是吃糠,也觉得是美味吧。她问,你吃不吃一点?他摆了摆头。

等她吃完了,他再一次问她,现在可以谈一谈?她问,谈什么?他说,谈谈你呀,比如你的童年或者少年生活,你的同学你的朋友。她说,题目太大了吧?童年和少年生活?我过了十几年,一件一件地对你讲,会不会讲十几年?他说,那就谈谈你表哥吧。

她一下子愣住了,急急地说,别在我面前提那个浑蛋。

他也猛地愣了一下,没想到她竟然会说出一句粗口。看来,她和那个表哥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事。他说,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有一种感觉,这件事影响了你十几年,还可能继续对你产生不好的影响。你不能将一副担子背一生,你得找机会放下。

有一段,她显得很激动,但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她似乎渐渐平静下来,然后咬了咬牙,似乎下了决心一般,对他说,你听说过一个叫钙化的词吗?他说,知道。她追问,那是什么意思?他说,我不知道科学的准确解释,那要去查。她说,就按你的理解解释。他说,钙是一种化学名称,其实就是我们俗称的石,所谓钙化,其实也就是石化。比如说,某种物质经历特殊的作用,变成了石头,就是钙化。大家都知道的钙化品,就是化石。她说,医学上还有一种钙化,你知道吗?他说,知道,比如说,肺结核钙化,那是因为患了肺结核病的话,肺部有一个结核病灶。经过治疗后,在这个病灶周围形成了钙化体。这是不是一种石化,我不清楚。总之,这个钙化体,就像一个茧一样,将结核病灶罩了起来。

她更进一步说,还有一种心理钙化,你知道吗?

他真的被她弄糊涂了,心理钙化?这是一个新名词,他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她说,或许,有某些人或者某些事,被钙化了。也就像你说的,形成了一个钙化体,这个钙化体,就像一个茧。你觉得,应该把这个茧敲破,让那个病灶再起作用吗?这样必要吗?

他知道,她绕了这么大一个弯,似乎是为了说明什么。可到底是什么,他不明白,却又不自觉地回答说,有道理。她说,既然有道理,那你就别问,别把那个钙化体敲破。

他不想将那个钙化体敲破才怪。可她既然这样说,他也只好说,那好,我尊重你。心里却在想,看来,自己猜想是对的,她果然被表哥骚扰了。可是,如果真是被表哥骚扰了,为什么她还是处女?这没道理嘛。他很想弄清楚这件事,却又因为答应了她不敲开她心灵的钙化体,只好忍着。他站起来,对她说,你是看电视还是睡觉,随你了。我还有个计划书要做,不陪你了。说着,向书房走去。

她突然说,站住。他停下来,看着她,问道,还有什么事?她说,我要订一个规矩。他暗想,又来了,口里还是说,什么规矩?她说,以后,你每天必须给我三个吻。他的脑子一炸,暗想,还真以为你是我老婆呀。我才不娶你这样的女人。口里却说,为什么是三个,而不是两个或者四个?她说,很简单,第一个,早晨出门前一个告别之吻。第二个,晚上见面时,一个安慰之吻。第三个,晚上睡觉前,一个晚安之吻。现在,你要去工作,我不阻拦你,但这也代表着今晚我们可能不再见面了,所以,你要给我一个晚安之吻。

欧阳佟说,你还玩真的呀。说着,便向书房里走。可他的动作没有文雨芳快,她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几步就蹿了过来,将他堵在了书房门口,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他。他不可能将她拨开跨过去,只好开玩笑地对她说,你矜持点好不好,哪有女孩主动向男人索吻的?她说,我向我老公索吻,有什么错?他想,老公?笑话,我什么时候成你老公了?你是不是在号子里住了一段时间,把脑子烧坏了?可这话,他不敢说。他已经意识到,面前这个丫头很难缠,自己还是别惹事好。

既然她一定索吻,自己反正不吃亏,那就吻吧。他伸出双手,揽了她的腰,轻轻拉了她一下,她的身子立即一软,扑进了他的怀里。他原想敷衍地吻她一下,勉强交了作业过关,却不想她非常主动,将他抱得紧紧的,开始疯狂地吻他。他想,谁怕谁呀,要吻就吻吧。他开始加大动作……

事后,欧阳佟恨死了自己。怎么就这么没有自制力?如果说,第一次还算情有可原,这一次算什么?理智明明已经告诫自己,这个女人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为什么还跟她发生这种事?如果因为今晚自己的孟浪,她真的赖在这里不走,怎么办?

第二天出门上班的时候,文雨芳还没有醒来。他在茶几上留了两千元钱,又给她留了张纸条。意思是她离开学校这么长时间了,最好回去上课。不然,学校可能会因为她长时间旷课而开除她的学籍。

开除学籍自然不会,这方面,她的父亲已经做好了工作。欧阳佟是想用这种办法将她赶走。

上班不久,骆虹便到了。欧阳佟原想找个别的地方商谈,比如喜来登三十八楼的包房里,可骆虹坚持要到他的公司。欧阳佟自然明白,她是想考察一下他公司的实力。果然,骆虹走进公司时,眉头就皱了起来。这只不过一间小公司,二十几个人挤在小小的空间里。这样一间公司,具备和自己合作的实力吗?

欧阳佟还没来,他故意留给骆虹一个调查公司的机会。许问昭接待了骆虹。

许问昭将骆虹引进接待室,热情地对她说,欧总打电话过来,他临时有点事耽误了,可能要晚一点点,特别嘱咐我,先介绍一下公司的情况。骆虹说,看起来,你们公司不是太大。许问昭说,从现在来看是这样。不过,我们刚刚买了写字楼,两千多平方米,正在装修,可能要两个月才能搬过去。骆虹说,我听说,你们公司一年前才注册,半年前,好像还在为成活努力。许问昭说,你了解的情况是对的。不过,我们现在是一间办公室两块牌子。你说的是博亿传播公司,主要业务是广告。今年初,我们又组建了一家新公司,叫资圆博通,从事的主要业务是资产重组、资源整合。注册资金是一亿元。骆虹哦了一声,然后说,资圆博通公司,应该是一间风投性质的公司吗?许问昭说,你可以这样认为,因为我们是一间股份制公司,公司的股东都很有实力。不过,我们不是一家严格的风投公司,而是以整合潜力资源为目标。

骆虹显然不是太明白这个整合潜力资源的确切定义,许问昭便向她解释,公司不生产资源,而只是对现有资源进行重组,再将重组后的资源出售给需要这类资源的公司,所以,属于新兴行业,在国内,似乎还没有严格定义上的行业名称。公司涉及很多种特殊的业务,比如说,做某家公司上市的前期工作,但这种前期工作,又与券商从事的上市推荐工作有本质区别。券商所做的工作,主要在财务以及承销证券方面。券商公司,也可能做资源整合疏通工作,他们的业务是严格按照程序走的。可实际上具体实施过程中,现有的程序可能出问题甚至走不通,更多地需要程序外的幕后工作。比如说,任何一个国家,公司上市工作都不可能一窝蜂,也不可能像发展党员一样,成熟一个发展一个,有一个严格的节奏控制问题,也有一个行业以及地域分布的掌控问题。如此一来,发改委和证监会就拥有了名额控制和节奏控制的权力,这一控制,就形成了排队现象。这就是程序。券商推荐,严格走程序,很可能排四年队,都轮不上。此时,便需要程序外活动了。

有关这些,骆虹自然是明白了。所谓的程序外,主要包括两个方面。其一,某间公司想上市,在省里要排队,因为省里每年分到的名额是固定的,永远都是僧多粥少,加上某些程序外的活动导致的插队,排三四年仍然轮不上,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就算省里排上去了,到了国家层面,仍然有一个走程序问题,这个程序仍然是排队。那里等待冲关的公司更多,谁先谁后,学问就更大了。除此之外,国家还掌握一些特殊名额,谁如果能拿到这些特殊名额,便可以回到省里插队,进入国家级程序后,自然会一路绿灯。别说这两大程序,就如道隆集团所面临的情况一样,企业改制过程中,还可能遇到一个不阴不阳不尴不尬的婆婆建设厅,在整个程序中,这只是起步,连这一步都没法迈出,就无法进入券商推荐这个流程。

那么,欧阳佟这间不起眼的小公司,又有什么能耐,将这三座大山搬开?

许问昭被骆虹的三座大山比喻逗笑了。她说,这么跟你说吧,我们做资源整合业务,其实,最重要的不是物质资源的整合,而是人脉资源的整合。我们的股东团队,可以说是一个强大的人脉资源网。在江南省,如果连我们也走不通的人脉关系,大概其他人也无法走通。这样说,你或许认为有点吹牛的嫌疑。是不是吹牛,我只举一个例子,你可以自己去判断。林飞广告的事,你一定听说了,当初,王禺丹和邱萍两人联手进京去谈这个广告,没有谈成,后来是我们欧总出面,谈成了。他为什么能谈成?他也没有三头六臂,关键是他有一个非常要好并且有实力的大学同学,此人目前是某中央首长的大秘。这是我们最大的人脉资源,也是我们的秘密武器。

听了这话,骆虹有一种恍然大悟之感。难怪王禺丹和邱萍这样两个人物将此事推给欧阳佟,原来背后还有这样一个人脉网。(人)

欧阳佟估计她们谈得差不多了,便及时地出现在公司里。骆虹与欧阳佟之间的谈判正式开始。欧阳佟和骆虹见面,并没有按照一般的社交场所规则握手示好,而是夸张地伸开双臂,做出一个拥抱姿势。骆虹似乎早就等待这一亲密表示,主动投向他的怀抱。欧阳佟只是浅浅地抱了一下,便松开她,说,快松手,我怕你胸前的两颗炸弹爆炸。然后坐到办公桌后,说,不好意思,德良书记的秘书找我有点事,临时被拉了差。让你久等了。骆虹说,没事,反正这一个上午,我是准备交给你的。

刚准备谈正事,胥晓彤进来汇报工作。她目前主要负责公司装修以及广告招商,有些文件需要欧阳佟签署。她退出去后,骆虹问,晓彤不是王禺丹的秘书吗?怎么在你这里做事?欧阳佟说,她也是我们的股东呀。刚说完,寻万芳又进来汇报工作。

骆虹在寻万芳离去之后说,看来,任何一个老总都一样,日理万机。如果在这里,我们恐怕没法谈下去,不如找个安静的地方?

欧阳佟自然知道,这表明她对公司的考察工作已经完成。可他这里,确实有很多具体事务需要处理,如果和她一起去别的地方商谈,这些事又拖下来了。他不好说明这个理由,只是和她开玩笑,说,不好,还是在这里谈算了。她不明白,问,为什么不好?他说,你想呀。这里时不时有人进出,可以分散一下我的注意力。如果去一个安静的地方,你的两颗炸弹在我面前滚来滚去,我不被炸晕才怪,能谈工作吗?

骆虹说,拿你老姐开涮呀。那好,你说,你准备怎样打通建设厅的关系?

欧阳佟说,能有什么办法?遇山钻洞遇水搭桥。骆虹问,能具体点吗?欧阳佟说,具体?用炸弹炸开。骆虹说,我还是不明白。欧阳佟站起来,走到她身边的沙发上坐下,说,其实好简单。你想,你们的计划为什么通不过?因为你们有高管持股,可建设厅的这些领导,什么好处都没有。

骆虹似乎明白了,又似乎更不明白,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准备让他们持股?

欧阳佟说,那是肯定不行的。让他们持股,他们也不敢。我相信,你们当初也想到了,却又解决不了这个难题。骆虹承认说,确实是这样。你有办法解决?欧阳佟说,很简单呀,他们不能持你们道隆集团的股,但能持我资圆公司的股吧?就算不能持我资圆公司的股,但是,我们可以用资圆公司的名义,向他们募集一点资金不?

骆虹是聪明人,他这样一说,她立即明白了。

欧阳佟接着说,不仅向他们募集资金,我建议,你都可以向我们投入一定的资金,我们共同建立一个控股公司。然后以这个控股公司的名义,参与道隆集团的改制,并且具体负责道隆集团的上市操作。

突破了一点,骆虹的眼前豁然明朗。她说,这个办法我看可行。

欧阳佟说,既然如此,我们只要确定一个参股份额,其余的细节,就可以由下面人去商谈了。骆虹问,那么,你打算参股多少?欧阳佟说,我的意思是,参股30%。骆虹说,这个可行吗?我们目前的总股本有十几个亿。如果你们参股30%,总股本将达到二十亿。也就是说,你们需要拿出六个亿的资金。我们的资金流目前是有些紧张,能有六个亿资金进来,我们是非常欢迎的,问题是,你会不会有压力?

欧阳佟考虑的,倒不是资金调动的压力,而是自己所占股份的摊薄问题。王禺丹她们投资之后,目前资圆公司的总资产,顶了天也只能算出个四千多万。王禺丹和邱萍等人,若想再融资五亿六千万,或许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目前的四千万,被摊薄到了不足10%,顶了天地溢价,最多也就25%左右。如此一来,在公司里,他这个董事长,就是一个小股东了。

他说,那就三个亿吧,再不能少了。

他想,如果按照王禺丹的设想,将融资过程分成不同阶段,三个亿投资,应该还是可行的。第一阶段,融资八千万左右,占总股本的20%或者30%,使得现有资本溢价八倍。第二阶段,再融资一到两个亿,再占30%。欧阳佟等创业股东在公司内的股份,被摊薄到294%。这样扩充股本,理论上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事,哪个投资者如此之蠢,投资之前,就让你赚走了百分之几百的利润?但是,这笔投资一旦有了上市前景,情况就不一样了。道隆集团一旦上市,发行溢价如果能够达到八倍的话,资圆公司投入的三个亿,就变成了二十四亿。第二阶段战略投资者投入的二亿资金,就变成了七亿二,资产增值36倍。上市后股票如果能够达到十五元,则资圆公司所持股票市值为四十五亿。第二阶段战略投资者所持股份的市值,便有十三亿多,资产增值六倍多。

有了这一前景,又有王禺丹以及邱萍担保,这样的投资,肯定有人愿意干。

骆虹自然不清楚欧阳佟算的这笔细账,当即表态说,这个我没有意见。不过,我的投入,大概只有一千万。但我要求的份额是总股本的一个百分点。而且,你必须为这笔投入永久性保密。你能保证吗?

欧阳佟看了看骆虹,发现她此时没有一点女人气,完全是一种商场女强人的神态。总股本二十亿,1%就是两千万。骆虹已经将自己的投入溢价了100%。欧阳佟想,就算如此,那又怎样?与自己的溢价比例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他当即站起来说,成交。骆虹也站起来,伸出右手,要与她握手。欧阳佟并没有伸自己的右手,而是伸开双臂。骆虹也改变了姿势,和他拥抱。

两人的身体正式接触之前,欧阳佟迅速收回了双手,在她的胸前顶了一下,说,别顶太紧,我怕你爆炸。他让自己的身子向前倾出一个很大的角度,仅仅只是颈部以上和她拥抱,胸部确实没有接触到。

骆虹松开他之前,在他的脸上拍了一下,说,你给我记住,你今天挑逗了我两次。哪天有机会,我一定要吃了你。说过之后,一阵哈哈大笑,转身而去。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